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1)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1)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1)     

一念永恒243 夜葬殺你者賈烈

這片世界,無論天空還是大地,都是血色,即便是草木山巒也都如此,放眼看去,血色無盡。 在遙遠的天邊,存在了一片血色沙漠,而這沙漠的盡頭綠洲所在,連接著一片血色的大海。 大海的深處,有一座山,此山高聳似要直沖云霄。 這座山,就是這片世界的意志所在,第一個踏上這座山的修士,就可獲得世界意志的加持,從而離開這里,被血祖的身軀所認可,具備了進入第二關的資格。 這樣的世界,在血祖體內有無數,而這一次血梅與宋君婉的血子試煉,一共開啟了二十個,注定了……四十個雙方的護法,最終能成功獲得資格者,最多只有二十人。 而血梅與宋君婉各自護法的數量,將決定第二關的優劣之勢。 此刻在白小純降臨這個世界之前,血梅的護法,首先降臨,這是一個中年男子,身體干瘦,可目中卻有寒芒閃耀,一身筑基后期的修為波動,使得他整個人如一條毒蛇,一旦被他盯著,九死一生。 實際上也的確如此,身為血梅身邊眾多護法中,在戰力上足以列為前三的賈烈,他有絕對的自信,除非是遇到宋君婉身邊有限的一兩人,否則的話,他足以橫掃所有。 他看似中年,可實際上年齡已過百,只不過修行的功法特殊,才保持肉身的巔峰,再加上一甲子歲月前的筑基試煉時,他已地脈五次潮汐筑基,一身修為強悍無比,更是擅長襲殺。 “這片世界莫非是我的福地!”賈烈遙望遠方,手中掐著一條血色海蛇的七寸,任由這海蛇如何掙扎,也都無法掙脫出他的手掌,被他隨意一捏,砰的一聲,海蛇崩潰。 賈烈看都不看一眼,目中只有遠處的那座高聳的山峰,他覺得這一次的血子試煉第一關,很有意思,這么大的世界,自己隨即降臨下來,居然就來到了靠近世界意志所在之地。 他的目中,可以看到遠方的大海上,有一座高聳的山峰,有陣陣波動擴散。 “也罷,既然如此,也算那宋君婉的護法走運,我既可以提前奪走世界意志,也就不需去將其滅殺了,不知與我在一個世界的,是不是那個夜葬……”賈烈冷笑,按照他原本的打算,是找到宋君婉的護法,將其擊殺后,在這片世界里,自己就沒有任何意外,可以成功獲得世界意志的認可。 此刻身體一晃,他在這血色大海上疾馳,很快的,就靠近了那座直沖云霄的大山前方,一路謹慎,剛要靠近時,他忽然腳步一頓,面色變化的剎那,一聲聲撼動蒼穹的嘶吼,驀然間從那山峰上傳來,一條血色的巨龍,竟從山后探處了頭顱,死死的盯著靠近的賈烈。 這頭顱足有十多丈大小,煞氣滔天。 一股強烈的危機,立刻讓賈烈身體一震,額頭出現冷汗,睜大了眼,心神狂震。 “不可能,這里怎么會有這種血獸存在,這……這已不是筑基可以抵抗!!” 在賈烈這里吸氣時,一聲聲嘶吼陸續傳出,大量的血獸,從山峰上散出氣息,擴散八方,使得風云色變,血海翻滾,除此之外,更有一雙雙帶著煞氣的雙眼,在海面下若隱若現,密密麻麻,足以讓人觸目驚心。 似乎若賈烈再敢靠近一些,此次無論是海底還是山上的血獸,都會瞬間涌現,強力擊殺。 放眼看去,這里存在的血獸,數量之多,讓賈烈頭皮發麻,不敢繼續前行,緩緩后退,直至退出了千丈之外,山峰上的巨龍,才緩緩收回了探出的龍頭,四周的血獸也都氣息消散,海面下的那無數的眼睛,也都慢慢閉合。 賈烈擦去額頭的汗水,呼吸急促,方才那一瞬,被這么多血獸盯著,他就算對自己的修為再自信,也都快要魂飛魄散,此刻在千丈外,賈烈皺起眉頭,有些發愁。 “這里的血獸太多了,一時半會難以進去,只能依靠時間去慢慢等待,尋找機會……”賈烈咬牙,再次遠離了一些,藏身默默等待。 可直至等了七天,這里的血獸依舊不見少后,賈烈目中殺機一閃。 “也罷,此地一時半會怕是不會出現太多的變化,我與其在這里苦等,不如去找找看宋君婉的護法,將其擊殺后,我就有足夠的時間去等,如果運氣好,對方是夜葬……那就省事了!”賈烈沉吟片刻,回頭看向身后血海,冷笑起來。 他擅長襲殺,自然也擅長搜尋,感官敏銳,這片世界雖大,可他相信以自己的修為,想要找到地方,并非困難。 此刻身體一晃,離開這里直接飛出,開始尋找此地的另一人。 可走出沒多遠,海面內突然海浪翻滾,一頭巨大的血獸,有著人身魚尾,驀然沖出,帶著嗜血之意,殺向賈烈。 一番交戰后,賈烈將這血獸擊殺,繼續前行時,還沒等走出多遠,又有兩三個血獸從海底沖出…… 與此同時,白小純也在天空飛行,越是飛行,白小純就越是覺得奇異,這片世界太安靜了,他已飛出了數日,居然一個血獸都沒看到,地面一片荒蕪,四周看去,什么都沒有。 這一路極為順利,甚至有時候白小純收起修為,身體居然也能在那風中被吹的向前挪動,這種感覺,讓他覺得詭異,更為警惕。 “這里不對勁啊,還有那血梅的護法,在我之前降臨這里,要提防對方的偷襲。”白小純四下看去,小心翼翼的向前飛去,很快就踏入到了沙漠的區域。 而此刻,賈烈在血海上,正驚恐的逃遁,他的身后,足有數千血獸,正瘋狂的追擊,賈烈這里面色蒼白,神色恐慌。 “該死的,這里的血獸怎么這么多,我也沒去招惹,怎么一個個接二連三的出現,甚至還出現獸潮!!” 很快的,又過去了十天,白小純這一次是真覺得這里非常怪異,到現在為止,他依舊是半個血獸都沒看到,若非是之前來的時候,宋君婉曾說這里存在了兇悍嗜血的血獸,他都不知道此地居然還有血獸。 如今眼看就要到了沙漠的盡頭,甚至他都能看到遠處的血色綠洲以及更遠處的血色大海,白小純更為詫異,越發謹慎。 與此同時,賈烈那邊,整個人披頭散發,神色憔悴,雙眼赤紅,他一路從海上飛來,途中幾乎每時每刻都會遇到大量的血獸攻擊,有好多次生死危機,此刻好不容易才避開,終于到了血色綠洲這里。 回想海面上的一切,賈烈對于這片世界,有了很強的敬畏之心。 “若非是我有幾個保命的手段,怕是九死一生,我這里都如此艱難,宋君婉的那位護法,一定也是如此,說不定此人在途中就被血獸吞噬了。”賈烈回頭看了看血海,心有余悸,正要打坐休息時,忽然內心一動,猛的抬頭遙望遠處,看到了遠處天邊的一道長虹,正緩緩飛來。 “嗯?”賈烈雙眼寒芒一閃,體內修為剎那間全部收斂,更是右手抬起時,取出了一枚珠子,這珠子散發柔和之光,隔絕了他的一切氣息。 這珠子詭異,使得他的氣息,除非是修為比他高出不少,否則的話很難察覺,此物也是他從血海順利歸來的保命手段之一,此刻他一動不動,瞇起雙眼盯著蒼穹。 “夜葬?哈哈,竟真的是他!”賈烈目中殺機一閃,笑了起來,對于這個夜葬,盡管對方聲名赫赫,可他卻內心不屑。 “只不過會煉藥罷了,哄得宗門老祖開心,還真以為自己是天驕了,即便他逆血返祖,可一個凡道筑基中期,我要殺之,易如反掌,此番殺了他,少澤峰血子給我的任務,也就完成了!”賈烈篤定,身上煞氣凝聚,只等對方靠近時,出手襲殺。 白小純一路警惕,速度不快,神識散開,緩緩飛行時慢慢靠近了這片血色綠洲,正要飛過,他神色一動,低頭看向下方那片血色綠洲,盡管眉心第三目沒開啟,可他的直覺中,傳來陣陣危機,他沒有半點遲疑,在感受危機的瞬間,立刻后退。 “嗯?”賈烈沒想到夜葬居然如此敏銳,此刻冷笑,他修為強悍,索性不再隱藏,而是身體剎那間一躍,沖天而去,化作一道奔雷,帶著彌天的煞氣,直奔夜葬而去。 “夜葬,殺你者,賈烈!”賈烈向天長笑,速度之快,掀起陣陣音爆,氣勢之強,使得其四周血霧翻滾,右手掐訣一指之下,他身上的霧氣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血色手印,直奔白小純,轟轟而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