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1)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1)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1)     

一念永恒242 血子試煉

“妖孽又出招了!”白小純只覺得身邊香氣撲面,鉆入鼻間,化作陣陣幽意,讓人心頭一酥,頓時警惕,眼看宋君婉離去,白小純有些發愁。 “不行啊,這么下去,我早晚要被這妖孽得手,我雖然定力很強,雖然英武不凡,雖然有太多太多的優點,可是……這妖孽太厲害了。”白小純深吸口氣,平靜自己的心緒后,嘆了口氣。 “罷了罷了,趕緊拿到那永恒不滅之物,我還是快些回靈溪宗好了,這么久了,我都想小妹了。”白小純感慨時,盤膝打坐,直至第二天清晨,他睜開雙眼,精力充沛,體內修為達到此刻的巔峰,這才起身走出洞府。 “能不能成功,就看這一次了!”白小純抬起下巴,昂然而去,一路所過,不少修士在看到他后,都立刻恭敬的低頭,尤其是白小純這一天穿的,是一件血色的長袍,這長袍是數日前少澤峰送來,為他打造的血色戰袍。 只有血色長老,才可以穿戴,本身就是一件法器,可以抵抗結丹強者一擊之力,極為不凡,任何一件血色戰袍,都需要耗費極大的資源。 此刻穿著血袍,白小純這夜葬的面孔,本就英俊不凡,使得他這里,所過之處,引來無數敬畏的目光。 白小純很享受這樣的待遇,于是飛的慢了一點,晃晃悠悠到了上指區域,來到中峰頂端的血子殿前時,眾人都已到齊了。 宋君婉與血梅,分在兩側,二人正彼此帶著寒芒對望,血梅身后有二十個修士,一個個赫然都是筑基后期的強者,神色平靜的同時,也有濃郁的煞氣隱隱散開。 顯然這里面每一個人,雖不算天驕,可也殺戮不少,在外面,有其名號,之所以能成為血梅的護法,必然與其父親無極子有很大緣故。 宋君婉的身后,一樣有不少人帶著冷厲,站在那里,宋缺就是其中之一,至于其他人,白小純目光一掃,認出不少都是宋家嫡系族人。 在這四周,所有血色長老都到來,更有中峰全部修士,也都臨近,血子試煉的開啟后,他們會在此等待,直至血子降臨。 天空上,有數個模糊的身影,雖然只是站在天地之間,可卻有驚人的威壓散開,正是血溪宗的幾個老祖。 一共來了四位,有兩位白小純只是之前喚醒不化骨時見過,另外兩個他熟悉一些,分別是宋家老祖與無極子。 白小純到來時,天空上的宋家老祖,也看到白小純后,一瞪眼,白小純頓時一個激靈,趕緊低頭,快速走到宋君婉的身邊。 “成事不足,就連試煉開啟也能遲到,你若是怕死不愿來,直說就是!”宋缺看了眼身邊的夜葬,低聲冷笑。 “缺兒,你又頑皮了。”白小純打了個哈氣,斜眼看了宋缺一眼,重點在其剛剛長出的頭發與眉毛上掃了掃。 “你!”宋缺咬牙,死死的盯著白小純,正要開口時,前方的宋君婉冷哼一聲。 “夠了,你們都閉嘴,要吵,等試煉結束后我給你們主持,讓你們好好的吵一次!” 宋缺咬牙,不再開口,白小純眨了眨眼,覺得這四周氣氛太壓抑,于是也不再說話。 半空中,宋家老祖與無極子相互看了看,彼此一笑后,無極子目光掃過下方眾人,他低沉的聲音,緩緩傳開。 “中峰血子試煉,開啟!”無極子右手掐訣,一指下方中峰血子殿。 血子殿轟然震動,在殿前廣場上,地面驀然間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裂縫,這裂縫內有濃郁的血氣散出,更有陣陣陰寒之意,低頭看去,這裂縫內血光刺目,似乎一張等待吞噬血肉的大口,讓人看了后,心頭震動。 可若仔細去看,可以發現這裂縫內的血光,似乎有些不同,仿佛在那些光芒內,存在了一個又一個世界,一旦碰觸,就會被拉入血光的世界里。 在這裂縫出現的剎那,血梅身后護法內,走出一人,此人神色冷漠,目中帶著殺意,緩步走出,冷眼看了看宋君婉身后的眾人,輕蔑一笑,當先踏入裂縫內,消失無影。 隨后一個個血梅身后的護法,都陸續走出,踏入裂縫內,消失不見,最后一個走出的,是血梅自己,她冷眼掃了掃宋君婉以及其身后的眾人,走入裂縫內,消失不見。 “這是血子試煉的第一關,名為無盡血界!”在這些人陸續踏入裂縫時,宋君婉低聲開口,向著身后包括白小純在內的二十個護法修士,解釋這無盡世界。 “這一關,我與血梅有辦法直接走過,可你們不能……” “血祖的體內,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進入,所以這第一關,考驗的是我與血梅選擇的護法,到底能有多少人,可以成功進入第二關!” “想要進入血祖體內,必須要成為血祖的一部分,血祖雖死,可其身軀依舊存在了部分生機,并非完全枯萎,所以你們必須獲得認可,被血祖體內沒有枯萎的組織,認為是自身的一部分,才不會被排斥出去。” “裂縫內,血光中存在了無數個世界,每個世界只能兩個人踏入,血梅那邊的護法已先去選擇,這些被選擇的世界,會在你們踏入裂縫的一刻,傳出吸力,吸你們進去! 敵對的兩個人,進入同一個世界后,看誰能先取代世界意志,成功者,就算是被認可,進入第二關,失敗之人,會被排斥出去。你們不但要小心血梅那里的護法,還要小心在這些世界里存在的血獸,這些血獸沒有神智,極為嗜殺!” “我在第二關,等你們!”宋君婉說完,向著眾人抱拳一拜,宋缺神色肅然,點頭后向著夜葬冷哼一聲,當先走出,踏入裂縫,很快的,其他人陸續前往。 白小純也在其中,望著裂縫,遲疑了一下,咬牙一躍跳入。 在跳入這裂縫的剎那,有一道血光掃來,在碰觸白小純的身體后,白小純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吸力,身體不受控制的飛向這片血光。 這血光在外面看不大,可如今親身感受,仿佛是一片光海,在那吸力中,很快的,就看到了光海的盡頭,那赫然是一個巨大的血色球體。 而這樣的球體,放眼看去,四周無數……甚至白小純隱隱的看到其他人,也都是與自己一樣,出現在不同的球體之外,很快就被這球體吞噬。 白小純心驚肉跳,剛要收回目光,可卻突然的,這里出現了異變,這四周所有的血球,居然在這一刻齊齊顫抖,散發出更多的血光,直奔白小純這里照耀過來。 甚至白小純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居然感受到了這些血球似乎傳遞出某種渴望……渴望自己這里選擇它們。 還有一些明顯沒有被血梅的護法選擇的血球世界,此刻居然也蠢蠢欲動,一時之間,血光驚天,就連外面也都傳出驚呼。 白小純緊張,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這下方最早選擇的血球,似發狂一樣,竟不等白小純靠近,而是主動的升起,飛速的剎那與白小純碰到了一起,散出狂喜之意,猛的一吸。 白小純眼前一黑,被融入球體內,眼前昏花,當一切清晰時,他立刻發現自己居然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里。 這里的天空是血色的,地面也都是血色的,所有的山巒,甚至是植被,都是血色,一片寂靜。 “這也太詭異了。”白小純警惕的看著四周,回想方才的一幕,覺得非常不對勁,想了想后,他覺得這一切,或許與自己的不死長生功有很大的關聯。 “莫非我是天命之主……所以我到了這里后,此地的這些血球都瘋狂了。”白小純眼珠轉了轉,干咳一聲,感受四周時,他隱隱察覺到在很遠的地方,似乎有一股意志存在,這意志正傳遞出渴望,仿佛在召喚自己過去。 “這里還有一個血梅的護法,要小心一些,她的護法,都是筑基后期。”白小純四下看了看,更為警惕,向前飛去。 隨著飛行,白小純覺得更不對了,他發現自己都不需要太去耗費修為,此地有風,竟吹著他走…… 而且一路上,他居然一個血獸都沒看到,仿佛這里就沒有血獸似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