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8)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8)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8)     

一念永恒238 五階靈藥

“你知道這一爐寶丹,我耗費了多大的心血么,該死的,你為什么不早告訴我,為什么要欺騙我!!”白小純聲音都沙啞了,在這嘶吼中,血溪宗絕大多數修士,都急速靠近,看到了這一幕,就連祖峰上的神識,也都大量的凝聚在了這里。 “我都說了,不讓你們靠近,你說,你是不是靠近了!”白小純說到最后,慘笑起來,神色透出失望,更有苦澀。 少澤峰血子與大長老等人,被白小純這么一番話,說的根本就沒法去反駁,因為的確是血子告訴夜葬,這丹爐不會炸,也的確是說了無論出現什么麻煩,都與白小純無關,尤其是白小純說的最后一句,更是讓他們神色變化。 因為的的確確……是因為他們看到這丹爐四周的高溫,越來越熱,整個少澤峰都要成為焦土,這才無奈之下,咬牙進去看了一眼。 如今理虧,可少澤峰的損失太大,他們惱羞成怒,那少澤峰的血子一咬牙。 “胡攪蠻纏,你受我少澤峰委托,為我們煉藥,若是靈藥煉出來了,這一切本座也就認了,可如今靈藥不但沒有煉出,還毀我少澤峰,夜葬,今天無論如何,本座也要一個說法!”少澤峰血子冷哼,正要強行擒拿白小純,以此事為借口,為少澤峰換來一些好處,可就在這時…… “等下!!!”白小純右手抬起,向前一揮,神色陡然嚴肅,鼻子聳動了一下,似在辨認四周的氣息。 “不對勁,這味道……你們有沒有聞到藥香……”白小純四下看去,開口問道。 少澤峰血子皺起眉頭,冷哼中已然飛出,可就在他飛出的剎那,白小純身體猛地一晃,出現在了不遠處的一塊丹爐的殘壁旁,神色內露出震撼,更有無法置信,掀開殘壁后,看到了在那殘壁下的一粒……散發出五彩光芒的丹藥! 這丹藥五彩之光環繞,藥香不濃,可這五彩之光,在被四周眾人看到的剎那,立刻讓所有人瞪大了眼,腦海轟鳴,更有不少直接倒吸口氣,驚呼出聲! “那是……五階靈藥!?” “我從來沒見過五階靈藥,就算是丹溪宗,能煉制五階靈藥的也只有數人而已,任何一個五階靈藥,都是無價之寶!” “五彩之光,這正是五階靈藥的一個鮮明的特征!!” “天啊,居然真的是……五階靈藥!” 四周眾人嘩然時,白小純心肝一顫,傻眼了,趕緊一把將這丹藥拿起,心中無限的復雜起來,他也沒想到,自己居然煉出了五階,此刻有心將其獨吞,可眾目睽睽之下,他只能絞盡腦汁去想辦法。 不但是白小純傻眼了,少澤峰血子一樣呆住,他身邊的少澤峰大長老與那些血色長老,全部都呼吸急促。 眼看白小純一把將靈藥拿在手中,少澤峰血子猛的大笑起來,身上煞氣瞬間消失。 “誤會,誤會,哈哈……” “夜葬大師,方才是本座與你開了一個玩笑。”少澤峰血子邁步走來,臉上露出充滿了真誠的笑容。 白小純冷哼一聲,沒有說話,腦子里飛快轉動。 “這樣,夜葬大師,之前的承諾,我少澤峰愿意給出三倍!”少澤峰血子逼近一步,四周少澤峰的大長老與血色長老,同時走出,將白小純圍繞在中間,隱隱包圍。 “當著我的面,敢威脅我中峰修士。”就在這時,一旁始終觀望的宋君婉,淡淡開口,一步走出時,出現在了眾人之間,她站在那里,立刻讓四周之人內心咯噔一聲,少澤峰的血子更是面色有些難看。 眼看雙方有些對峙,就在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驀然間從祖峰上傳來,回蕩在四周如同天雷滾滾,震動眾人心神搖晃。 “夜葬煉出五階靈藥,是我血溪宗天驕,列位中峰血色長老!” “至于此丹,歸少澤峰所有,少澤峰準備資源,為夜葬打造血色戰袍!!”話語回蕩時,一個模糊的身影,出現在了半空中,那是一個老者,穿著血袍,氣勢如虹,威壓擴散開來,使得四周所有修士,都心頭震動,低頭拜見。 這老者,正是宋家老祖,白小純也深吸口氣,抱拳一拜。 對于宋家老祖的安排,眾人不敢拒絕,只能同意。 “今日全宗都在關注此地,也好,老夫在這里,也要向諸位說三件事情!”宋家老祖平靜開口,聲音回蕩整個宗門。 “第一件事,七天后,四峰修士奉獻血氣,召喚我血溪宗不化骨蘇醒!” “第二件事,一個月后,中峰血子試煉開啟!” “最后一件……戰爭……要開始了!” 宋家老祖說完,目光在四周眾人身上掃過,無數粗重的呼吸聲回蕩開來,一絲絲煞氣不斷地凝聚,很快集合所有人的氣息,直沖云霄。 “戰!!” “戰!!!”四周眾人,齊齊嘶吼,在這嘶吼中,整個血溪宗氣勢爆發,驚天動地,白小純在人群內倒吸口氣,雖一樣大吼,可心中卻是焦急。 “都散了吧!”宋家老祖看了眼夜葬,臉上露出笑容,轉身時,身影消散。 此地眾人一個個帶著戰爭前的亢奮,也都各自回到自己的山峰,那枚五階靈藥,白小純盡管不舍,可卻不得不給了少澤峰血子,這才與宋君婉一起,回到了中峰。 一路上宋君婉沉默,目中有寒芒閃耀,白小純心底郁悶焦急,也不愿開口,直至到了中峰,宋君婉忽然側頭看向白小純。 “夜葬,中峰血子試煉,我需要你做我的護法,幫我爭奪血子之位!” “血子試煉存在危險,你不用立刻給我答案,一會兒我回到洞府后,會立刻閉關,等血子試煉開啟前,我會出關來找你,那個時候,你告訴我你的選擇。”宋君婉深深的看了夜葬一眼,轉身走向上指區域。 白小純沉默,望著宋君婉的背影,他的心中復雜更多,直至回到了洞府后,他盤膝坐下,有些發愁。 通過宋家老祖的話語,白小純知道血溪宗的那些老祖,經過這段日子的爭議后,顯然已經有了決斷,兩宗的戰爭,迫在眉睫,或許幾個月后就會開啟。 沉默中,七天過去。 當第八天的清晨到來時,陣陣鐘鳴之聲,在血溪宗內回蕩,白小純深吸口氣,走出洞府時,看到了四座山峰幾乎所有的筑基修士,都一一飛起,凝聚在各自的山峰上指區域。 很快的,有八個身影,直接從祖峰走出,如同巨人,轟轟間,踏在了半空中,這八個身影全身散發光芒,扭曲了四周,只能看到輪廓,看不清樣子。 在這八人出現的瞬間,所有修士,全部跪拜下來。 “拜見老祖!” 聲音整齊,回蕩四方,白小純心神震動,他知道,那些個至高無上的身影,正是血溪宗的八個老祖! 無極子,宋家老祖,就在其中,還有一人,穿著一身紫色的長袍,氣勢之強,遠超他人,站在半空時,似乎太陽都有些黯淡無光。 陣陣威壓籠罩四方,如同天威。 “所有人,釋放你們的血氣,開血門!”一個聲音從八人中傳出,回蕩四方時,轟鳴擴散,整個血溪宗的大手,猛的震動,所有地面,同時浮現出陣法之紋。 緊接著,血氣轟然爆發,從少澤峰開始,無數的血氣凝聚到了山尖,形成了一道血色的光柱,沖天而起,緊接著是無名峰,中峰,尸峰,最終是祖峰! 轟轟轟! 五道血色光柱,全部沖入云霄,使得蒼穹色變,成為了血意,化作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時,血溪宗內所有修士,全部感受到了體內的某種血氣的翻滾,修為驟然散開,轟鳴中,一個個爆發出絲絲血氣,這些血氣全部升空。 就在這時,八個老祖中走出一人,此人是一個中年男子,相貌俊美,似身上有種獨特的魅力,可以讓人望去時,心中升起好感與信任。 “老夫旱炎,負責此番召喚血溪底蘊,我需要九個弟子輔助,來煉氣化血!” “許小山,宋缺,血梅,韓東,周鄭峰,……”旱炎老祖淡淡開口,聲音平和,可他身為老祖,尋常話語也有威壓,每喊出一個名字,立刻被叫到之人,立刻飛上半空,在旱炎老祖前方拜見。 隨著一個個身影出現,當集齊了八人后,所有血溪宗弟子,都深吸口氣,這八人,無不都是地脈多次潮汐者,都是當代血溪宗的天驕之輩! 就在這時,旱炎老祖目光落在了中峰上,說出了最后一個名字。 “夜葬!”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