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7)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7)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7)     

一念永恒237 少澤峰的巨響

白小純一愣,正要查看時,小黑發出一聲大吼,身體猛地跳起,化作霧氣,傳出不斷地尖叫,沖出洞府外,白小純立刻跟在后面去看,發現這魔頭如發狂一樣,上躥下跳,時而膨脹要崩潰,時而收縮如消散,折騰了好久后,奄奄一息的倒了下來。 從那之后,它再看向白小純時,目中深處的靈動里,蘊含了深深的恐懼…… 就這樣,又過去了半個月,在白小純的不懈努力下,四階不死血丹,在他的手中開始慢慢成型,他已經可以凝聚出三道血氣,第四道血氣的研究,已快要到了尾聲。 小黑這里,這個月吞下的丹藥,質量終于好了一些,可依舊都是廢丹,偶爾有一枚毒丹,會讓小黑控住不住的激動。 它開始喜歡外出,漂浮在無名峰上,甚至偶爾的也會遇到其他修士飼養的魔頭,與那些魔頭全身煞氣彌漫比較,小黑這里明顯弱了很多。 而魔頭與魔頭之間,一向是更為殘酷的弱肉強食,以往都需要被主人嚴厲的克制,才不會出現問題,可小黑這里卻很奇怪,它與這無名峰的其他魔頭似乎很好相處,彼此沒有出現任何廝殺吞噬的事情…… 白小純也挺詫異,但卻沒去想太多,沉浸在煉藥中,直至再次過去了半個月后,這一天,四階的不死血丹,終于被他煉制出來。 當那四道血氣融合在一起,而又涇渭分明時,白小純朗聲大笑,很是高興,他高興的不是自己成功煉制出四階不死血丹,而是……這一次他的煉藥,居然沒有影響到任何人。 沒有酸雨,沒有炸爐,沒有毒霧,沒有腹瀉,沒有出現任何問題,這才是讓白小純高興與振奮的,他覺得自己終于具備了大師的風范。 “哈哈,以后誰還說我是瘟魔,這一次我在無名峰煉藥,就沒有出任何事情!”白小純高興的同時,心中實際上也是詫異的,不但是他詫異,就連血溪宗關注他這里的修士,也都全部詫異。 尤其是無名峰搬走的那些人,更是如此,一個個覺得不對勁,但卻找不出端倪,最終只能確定……這一次夜葬的煉藥,的的確確,無比安全。 “莫非這瘟魔轉了性子?” “他煉藥,居然沒有出事!!” 在這所有人都詫異時,無人注意到,無名峰上,白小純的那個魔頭小黑,幾乎與絕大多數魔頭都接觸了一番…… 四階不死血丹的煉成,讓無名峰的血子與大長老很是喜悅,按照之前的承諾,給了夜葬報酬后,還舉行了一場盛典,打算與夜葬之間進行長期的合作。 這場盛典,就是在無名峰上舉行,甚至大長老宋君婉也被邀請過來,眾人在這無名峰的血子殿,對夜葬很是客氣,話里話外,無不稱贊,白小純覺得這個時候,自己要表現出風輕云淡,于是抬著下巴坐在那里,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一旁的宋君婉,笑瞇瞇的看著這一切,時而目光落在夜葬身上,神采更多了一些,很快的,這盛典進行到了一半時,無名峰的血子笑聲回蕩,起身向著夜葬走來。 “夜葬師弟藥道天賦之高,當世少見,日后必定名震整個東脈修真界,若是能煉制出五階的不死血丹,更是可以讓宗門無比轟動,我相信那一天不會太久!” “五階不死血丹,這可是在宗門內有懸賞的,誰能煉制出來,就是立下大功了!”無名峰大長老,在旁邊也笑道。 四周眾人紛紛笑談,白小純被簇擁在中間,聽著眾人的話語,很是舒爽,正要吹噓幾句時,突然的……一聲驚天動地的巨大轟鳴,驟然間從外面轟隆隆的傳來。 這聲音太大,超越天雷,出現的又太突然,整個無名峰都狂震,地面顫抖,仿佛天崩地裂,更有一股沖擊卷著熱浪,呼嘯而來,吹動四方,使得無名峰血子殿內的眾人,全部心頭一震,齊齊色變。 蒼穹在這一刻都失色,大地持續的震動時,不但是無名峰感受清晰,還有尸峰,中峰,全部都在這一瞬,地動山搖。 血溪宗的內門弟子區域,更是大亂,外門區域,一樣如此,無數驚呼之聲嗡鳴嘩然,一道道長虹,立刻飛出所在山峰,到了半空。 甚至血溪宗的陣法,都在這一刻開啟。 “發生了什么事!!” “莫非有人攻打我血溪宗!!” “要開戰了!!” 祖峰一樣,隨著巨響滔天,隨著熱浪撲面,祖峰內的太上長老,一個個立刻心驚,全部散開神識,橫掃八方。 白小純也是面色大變,血子殿內,眾人瞬間沖出,一個個都是心頭狂震,白小純更是呼吸一頓,在飛出時,宋君婉出現在他的身邊,神色內露出警惕與吃驚。 放眼看去,其他幾個山峰,也都有大量的修士升空,一個個神色驚疑不定。 可很快的,眾人都愣住了,他們齊齊看向……少澤峰! 少澤峰上,此刻有一股黑煙滾滾升空,形成了一片黑霧,正向著四周不斷地翻滾擴散,氣勢驚人。 而那黑煙升起的地方,是上指與下指區域的中間位置,整個山峰出現了一道道巨大的龜裂,蔓延八方…… 陣陣吸氣聲從四周傳來,很快的,包括祖峰在內,所有人都意識到了,方才的巨響,是從少澤峰傳出。 “少澤峰?!” “那里是怎么回事……”在這眾人紛紛詫異時,白小純望著少澤峰傳出滾滾黑煙的地方,瞇著眼,猛的內心咯噔一聲,睜大了眼,倒吸口氣。 他方才隱隱覺得這驚天巨響有些耳熟,此刻這么一看,立刻認得冒出黑煙的地方,就是自己在少澤峰的煉藥之地……此刻回想,方才的巨響,分明就是丹爐爆炸的聲音…… 這一刻,他猛然間想起,自己……在少澤峰,還有一爐丹藥…… 他的額頭出了冷汗,心肝都顫了起來,呼吸急促,遙遙望去,少澤峰上傳來無數凄厲的嘶吼,他覺得頭皮發麻,眼前有些發黑。 “完了完了……” 在白小純這里心驚肉跳,血溪宗眾人震撼詫異之時,有數道長虹從少澤峰內飛出,當首之人,正是少澤峰的血子,他渾身顫抖,雙眼赤紅,看著一片狼藉的少澤峰,欲哭無淚,抬頭發出一聲凄厲的嘶吼。 他知道,這一切都是夜葬弄出的,此刻瘋狂之下,正要喊出夜葬的名字,正要不顧一切的出手去尋找夜葬,將其擊殺。 可夜葬的名字還沒等從他口中吼出,白小純這里倒吸口氣后,雙眼收縮,內心咬牙,雙眼立刻血色彌漫,竟比那少澤峰血子快了一步,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 “我的寶丹啊!!!”白小純捶胸頓首,披頭散發,聲音凄厲,直接傳遍四周時,他如瘋了一樣,猛的沖出,直奔少澤峰。 “為什么會這樣,蒼天啊,這到底是為什么,我的寶丹!!”白小純整個人瘋狂,聲音極為凄慘,飛出時,化作一道長虹臨近少澤峰,一眼就看到了少澤峰上磅礴的黑煙,還有一片狼藉,觸目驚心的山體。 整個少澤峰,一片焦土,大半建筑與洞府都坍塌了,不少修士一個個面黃肌瘦,眼中冒火,可在看到白小純時,卻都露出恐懼。 白小純根本就不去看一眼,飛奔少澤峰中部,他之前的煉藥之地,很快就看到了這片區域,放眼看去,此地一片平坦,陣法沒了,洞府沒了,丹爐沒了,能看到四周殘存著不少丹爐的碎片,還有那無法形容的熱浪,正向著四周不斷擴散。 半空中的少澤峰血子與大長老,還有那些血色長老,有不少都嘴角帶著鮮血,此刻也都愣了一下,他們正想找白小純的麻煩,可卻沒想到對方居然自己過來了,而且比他們還要凄慘的樣子。 “夜葬!!”少澤峰血子咬牙切齒,目中殺意驚天,身體一晃,轟鳴間直奔白小純。 “少澤峰血子!!”幾乎在少澤峰血子沖來的剎那,白小純渾身顫抖,發狂一樣的猛的轉身,向著少澤峰血子發出更為狂暴的怒吼。 “我煉了三個月,耗費了無數心血,煉制的一爐無限接近五階的寶丹啊!!”白小純整個人顫抖,那悲傷,被瘋狂,使得神色都扭曲,全身煞氣在這一刻轟然爆發。 “該死的,少澤峰血子,你不是說這個丹爐不會炸么,你不是說這是至寶么!!你為什么要騙我!”白小純瘋了一樣嘶吼,眼睛赤紅,他的聲音回蕩四方,氣勢比少澤峰血子還要強,分明是倒打一耙,可給人的感覺,卻是癲狂。 “你……”少澤峰血子怒吼,張開口想要說些什么,可卻啞口無言…… “為什么,為什么騙我,我那么努力,那么用心為你們煉丹,你卻騙我,還說是從丹溪宗搶來的至寶,永遠不會炸開!你要是早和我說,這個丹爐會炸,我不放那么多珍貴的藥草,只是尋常煉藥就可以了,我的寶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