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6)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6)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6)     

一念永恒236 小黑吸了它

“過來!”白小純掃了眼在角落里發抖的黑影,從儲物袋內拿出一塊紫色的玉牌,話語傳出時,這黑影再次一抖,緩緩向著白小純飄來,直至在他的面前時,凝聚成一片霧氣,霧氣內有面孔若隱若現。 白小純右手抬起一抓,但卻直接穿透,這魔頭沒有實際的身體,讓白小純興趣更多。 “血溪宗的魔頭……與厲鬼有些相似,可鬼是由生者死亡后魂魄凝聚而出,這魔頭……又是怎么出現的呢。”白小純想了半天,也找不出端倪,只是隱隱覺得,這魔頭與自己這里,似乎除了無名峰的操控玉牌外,還有某種更深層次的聯系。 思來想去,白小純只能將魔頭的誕生,歸結于這修行的不死長生功的巨手…… 就在白小純這里思索時,忽然的,這霧氣內的面孔,突然目中露出兇殘之芒,竟猛地催發霧氣,向著白小純直接一撲而來。 一股寒氣瞬間擴散,更是帶著兇殘,似乎要吞噬白小純的靈魂,白小純驚了一下,這魔頭突然的反噬,讓他嚇了一跳,修為驟然散開,向外狠狠一彈。 魔頭發出一聲慘叫,全身霧氣明顯崩潰了一些,只剩下了一半急速后退,重新縮在了角落里,瑟瑟發抖。 “好大的膽子!”白小純生氣了,上前幾步,狠狠的踢了那團黑影一腳,這魔頭趕緊避開,白小純冷哼一聲,看著手中的玉佩,此玉牌不但可以操控魔頭,更是講述了如何通過一些手段,或是祭煉,或是放養,等等讓魔頭強大起來的辦法。 最常見的,就是以自身的精血去喂養,使得魔頭與自身之間,達到一種念之所動,魔頭立懂的程度。 同時隨著喂養,會讓魔頭自身修為逐漸的提高,另外就是……殺戮與吞噬,殺戮可讓魔頭嗜血,吞噬可讓魔頭強悍。 另外也講述了魔頭有反骨,必須從一開始就強制鎮壓,使其不敢反噬與背叛,否則的話,越是強悍之后,就越是不好操控。 “區區剛誕生的魔頭,就敢反噬主人!”白小純很生氣,操控玉佩,使得那魔頭無法避開后,上前連續踢了好幾腳,以他的修為,幾下之后,這魔頭的霧氣就再次崩潰了不少,只剩下了一縷殘絲,不斷的發出求饒的慘叫。 “記住了,我很厲害,你要再敢惹我,我要讓你好看,哼,你就叫小黑好了。”白小純嚴肅開口,給對方起了名字后,就沒再理會,而是研究了一下無名峰血子讓自己煉制的靈藥藥方。 “不死血丹……”白小純若有所思,這不死血丹他以前聽說過,是多年前血溪宗一位在殘壁下感悟成功的老祖,創造出的一種對整個血溪宗四座山峰,都有極大幫助的靈藥。 不但煉魔頭時可以效果非同凡響,對尸峰的煉尸,少澤峰的煉體,都一樣有推動之效,所以從這不死血丹被創造出來的那一刻起,此丹對于血溪宗而言,需求極大。 只不過這不死血丹很難煉制,三階以下還好,四階后極為艱難,且一旦煉出,效果極其不俗,而若能煉制出五階不死血丹,就可超凡,甚至能喚醒血溪宗的一些隱藏的底蘊之力,如無名峰這里,就是打算讓夜葬幫助煉制一枚四階不死血丹,嘗試用來將一個沉睡的古老魔頭喚醒。 白小純拿著藥方,越看越是心驚,這藥方內一共有九十七種藥草,每個之間都存在了諸多的變化,而這一切變化,都需要用通天河水來鎮壓,直至完美融合,添入這巨手內的靈血,從而煉制出……不死血丹。 “任何一次搭配錯誤,就會造成煉藥失敗,而且要掌握這些草藥融合過程中的一些節點,有的需完全中和,有的取初融之氣……直至融合在一起,揮發出一至九道不等的血氣!” “一道血氣是一階,以此類推,那無名峰血子讓我煉制的,是具備四道血氣的四階不死血丹!”白小純雙眼一閃,又仔細的研究了片刻,對于創造出不死血丹藥方之人,更為敬佩。 “難怪此丹難煉,一道血氣簡單,兩道以上就需要大量的推衍計算,還需要非常豐富的藥道造詣,三道血氣的復雜程度,超出兩道血氣的十倍之多,至于四道血氣,更是夸張……想要去煉制,分明是需要萬物草木之法,只有掌握了這種藥法,才可以逆向煉藥,從而簡化了過程!”白小純目中露出奇異之芒,他算是看出來了,這不死血丹,若正常去煉,難度之大,無法形容,唯有逆煉! 想到這里,白小純立刻取出丹爐與藥草,開始熟悉煉制的過程,他沒有要求自己一次性成功,而是在煉制的過程中,不斷地摸索。 時間流逝,很快過去了半個月,白小純沒有離開洞府半步,沉浸在煉藥內,幾乎每天都要開啟數爐之多,血火石沒了就去要,草藥沒了一樣去要。 源源不絕的藥草每天都會送來,在這一座山峰資源的堆積下,白小純對于這不死血丹越發的熟悉起來,只不過在這熟悉的過程里,他煉廢了一爐又一爐的靈藥。 以往那些煉廢的靈藥,白小純都是直接扔掉了,可這一次,當他要扔掉時,去遲疑了一下,看向從始至終,一直躲在角落里的魔頭。 “不知道這魔頭吃不吃靈藥,雖然是廢丹,可里面還是有不少精華的。”白小純想了想,拿出一枚廢丹扔到了魔頭面前。 “吃吧。”白小純期待的說了句,那魔頭靈智初開,有些懵懂,飛撲上去,猛的一聞,立刻這廢丹肉眼可見的成為飛灰,化作了一絲絲黑氣,鉆入魔頭體內。 “真的吃啊。”白小純有些驚喜,于是將所有的廢丹,一股腦的扔給了魔頭,那魔頭依舊神色呆滯,全部吸收后,那些廢丹成為飛灰消散,這魔頭打了個飽嗝,竟如喝醉了一樣倒在一旁,閉目沉睡。 “哈哈,還是我聰明啊,這些廢丹居然還可以這么用。”白小純查看了一下魔頭,發現沒什么不好的變化后,覺得自己做了件好事,于是再次煉藥時,偶爾觀察魔頭,至于那些廢丹,他沒有吝嗇,都給了這魔頭。 時間流逝,漸漸又過去了半個月。 半個月來,白小純開了多爐,可卻一次次失敗,他對于草木萬物之法雖明悟,可還是不夠熟練,總是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好在這些問題隨著出現,正不斷地被白小純解決,同時所有的廢丹,白小純本著不浪費的想法,都扔給了魔頭。 “我別的沒有,這些廢丹多得是。”白小純也覺得這樣挺好的,修士無法吞下廢丹,但這魔頭卻無礙,甚至這一個月的吞丹下,白小純洞府內的魔頭,身體都龐大了不少,看起來已不再是小人兒,而是化作了七八歲的孩童大小,全身漆黑,四周有陣陣黑氣不斷地滋生。 更重要的,是這魔頭的神智似乎也都比以前多了一些,不再時常呆滯,而是可以去按照白小純的吩咐,做出一些簡單的配合。 只是有些時候,它似乎對白小純的那些廢丹,有些抵觸,可卻不敢不吸…… 甚至有一次,白小純的丹爐一個失誤,出現了要炸爐的跡象時,白小純立刻后退,呼喚小黑。 “小黑,吸了它!” 小黑瞬間撲上來,竟身子穿透了丹爐,到了其內,一吸之下,將里面的靈藥吸走,化解了丹爐的崩潰,自己卻趴在那里抽搐一番,目中依舊呆滯。 白小純口中嘖嘖有聲,覺得這魔頭真的挺不錯的。 “行啊小黑。”白小純很高興,繼續煉藥,還有一次,他的丹爐內出現了陣陣霧氣,一看到霧氣,白小純就知道要遭,這霧氣要么化作酸雨,要么就是聞了后腹瀉,又或是融入墻壁讓人致幻。 這個時候,他再次想起了小黑。 “小黑,吸了它!” 魔頭小黑又一次挺身而出,直接一吸之下,將所有霧氣都吸走,隨后又趴在那里,身體的霧氣都凌亂了,如果它有口水,此刻一定是口吐白沫,神色無比呆滯。△≧△≧ 白小純頓時激動。 “好好好,小黑,你真厲害!”白小純振奮,他打定主意,以后要煉藥,身邊一定帶著小黑,這小黑實在是太優秀了,廢丹它吃,毒霧它吃,炸爐它來解決,總之只要是與煉藥有關的一切負面的雜質,都可以給它…… 只是沉浸在煉藥中的白小純,沒有注意到,魔頭小黑在這一個月的吞噬各種雜質后,它的目中深處,漸漸多了一些靈動,可平日里卻隱藏的很好,在白小純面前,從來都是一副呆呆的模樣。 直至又一次,白小純眼看就要將靈藥煉成,可卻失誤,煉制出了一枚不知道藥效的怪丹,看著怪丹,白小純長嘆一聲,正要收起時,瞄了眼小黑。 “小黑,吸了它。”白小純眨了眨眼,開口后,小黑明顯身體一頓,可還是飛了過來,一吸之下,身體猛地顫抖,很快全部吸收后,撲通一聲倒在那里。 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