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0)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0)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0)     

一念永恒229 瘟魔之稱名揚天下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許小山大吼一聲,直接躍起,向著尸峰血子風崖一把抱去,趁著這個功夫,白小純趕緊逃遁,飛起時,有些生氣。 “風崖,我煉藥前和你說了可能會出現一些問題,是你親口告訴我,一切放心,如今你要干什么,你雖血子,可莫非你真以為,我夜葬怕你!”白小純飛起后,向著尸峰血子低吼。 他心中緊張,此刻強行裝出一副怒意滿滿的樣子,身上煞氣也隨之散開,右手抬起時,他的手中出現了一個丹瓶。 “這就是你需要的四階逆血養尸丹!”白小純話語一出,尸峰血子風崖制住了糾纏的許小山,看向白小純時,目光在白小純手中的丹瓶上一掃,勉強壓下內心之前升起的怒火。 他之前的確是這么開口的,可無論如何也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但他身為血子,性格有其冷酷的地方,此刻瞇起雙眼,怒意剎那消散,臉上露出笑容。 “是風某有些魯莽了,夜葬師弟,此事與你無關,只要靈藥沒問題,一切之前承諾,風某必定做到。” 白小純也不怕對方食言,右手抬起一扔,丹瓶飛向尸峰血子,被風崖一把抓住后,打開一看,頓時動容,內心狂喜,至于尸峰的亂子,他雖頭痛,可如今眼看丹藥煉成,在這個前提下,一切都是小問題。 “多謝!”尸峰血子笑著開口,目中的寒芒藏起,身體一晃,直奔祖峰,要去祖峰找太上長老,去化解尸峰之亂。 白小純看著對方遠去,內心冷笑,覺得這尸峰血子不講道理,自己明明幫他煉了丹藥,可方才那目中的藏起的寒芒,白小純看的清清楚楚。 “哼,好在我白小純雖是個實在人,可也聰明,那逆血養尸丹你不用也就罷了,一旦用了,你的煉尸就要聽我號令!”白小純得意,覺得自己到時候彈指間,就可讓尸峰血子灰飛煙滅,于是抬起下巴,目光在四周眾人身上一掃,三峰修士,絕大多數在白小純目光掃來時,都內心一震,趕緊退后,露出善意,向著白小純抱拳。 對于夜葬這里,他們已經徹底心驚肉跳,這種煉藥之法,在他們看去,越了神通,殺人無形…… “哎呀,優秀的人,走到哪里,都會有人以這樣的目光仰望,頭痛啊。”白小純越得意,內心感慨時,忽然的,他的目光與宋君婉的雙眸,碰觸到了一起,看著宋君婉那嘴角的冷笑,白小純覺得背后有些寒氣。 “那個……宋姐姐……” “現在知道叫姐姐了?”宋君婉冷笑,瞪了白小純一眼,哼了一聲,轉身走向中峰,四周眾人一個個面面相覷,也都紛紛離開。 很快的,半空中只剩下了白小純。 白小純有些愁,之前宋君婉的目光里,分明透露出一副要讓自己好看的含義,一想起宋君婉日后會換著花樣折磨自己,白小純不由得唉聲嘆氣。 可他又不能不回去,此刻愁眉苦臉,偷偷回到了中峰的洞府,坐在那里,不斷愁。 “怎么辦……這宋君婉怎么這么記仇啊,我不就是當時沒回去么……”白小純揉了揉眉心,琢磨著該用什么方法,與宋君婉緩和一下關系。 在白小純這里冥思苦想時,數日過去,尸峰的致幻事件來的快,去的也快,那些修士一個個6續恢復過來,茫然的看著四周,直至逐漸的回想起了生了一切,有不少人直接出凄厲之音。 “夜葬,我與你不共戴天!!” “啊啊啊,夜葬,我要殺了你!!” 尤其是那幾個血色長老,更是悲憤欲絕,全部閉關,而尸峰大長老,更是在清醒后,仰天悲呼,從此不能有人在其面前提起老鷹二字……選擇了閉關…… 這還不算什么,有一個弟子在致幻時,認為自己是一具尸體,差點把自己給煉了,清醒后,他凄慘的聲音,回蕩四方。 有心要去滅了夜葬,可是中峰他們上不去,一個個抓狂時,只能咬牙忍下,同樣的,對于夜葬瘟魔的稱呼,也在之后的幾天,再次震懾全宗。 瘟魔之稱,名揚天下…… 這些事情白小純聽說后,也有一些感觸,一方面覺得這血溪宗的弟子暴虐,一方面又覺得血溪宗的高層對自己很好,出了這么大的問題,自己都沒什么事。 至于宋君婉這里,白小純也想到一個辦法。 “只能去送禮了……”白小純嘆了口氣,琢磨了好久,于是在洞府內,開始煉藥,數日后,他成功的煉制了一枚青色的靈藥,裝在一個粉色的丹瓶里,這才忐忑的走出洞府,一路直奔上指區域。 途中但凡遇到的中峰修士,在看到白小純后,都會神色變化,很是恭敬的拜見,白小純沒心情理會,冷著臉飛前行。 他越是如此,眾人越覺得是正常的,如果白小純沖著他們笑了,這些人立刻就會渾身毛,坐立不安。 很快的,白小純就來到了宋君婉所在的血湖外,順著小路直接到了血瀑布外,向著里面抱拳一拜。 “夜葬求見宋姐姐。” 瀑布內,洞府大門外,守護在這里的兩個童子,此刻都目光一凝,相互看了看后,一個去稟報,另外的連忙外出,客氣的站在白小純面前,對于白小純與宋君婉之間的關系,整個宗門都在謠傳,他們更是有諸多猜測,不敢得罪白小純,生怕白小純記恨。 這一等,就等了足有一個時辰,白小純心底恨恨,眼看天色快要黃昏,才獲得了宋君婉的同意,洞府大門打開,白小純臉上卻露出冷酷鐵血之意,邁步走入洞府內。 剛一進來,就看到了那巨大的水池,可惜這一次宋君婉沒有在血池內,而是于正廳的上方座椅上,正面無表情的看著白小純,似氣還沒消的樣子。 “你不是不回來么,怎么不但回來了,還來我這里?”宋君婉淡淡開口,她穿著一套紫色的長裙,髻帶著鳳釵,衣衫上繡著一些暗紋,使得整個人的氣質看起來充滿了端莊,可偏偏那雪白的頸脖還有明顯似剛剛沐浴后的水珠,使得她的身上,升起一種讓人忍不住想要去征服的沖動。 白小純眨了眨眼,挺起胸口,袖子一甩,神色保持冷酷,站在那里皺眉開口。 “夠了!”他話語一出,宋君婉愣了一下,沒想到對方居然敢這么和自己說話,一拍座椅,全身震顫,使得這一刻的她,看起來更有無窮魅力…… 身上氣勢轟然爆,目中更有寒芒,正要喝斥時,白小純冷哼一聲,右手抬起一揮,一個丹瓶飛出直奔宋君婉。 宋君婉怒氣沒消,冷笑時右手一揮,立刻丹瓶崩潰,里面的丹藥飛出,落在了一旁。 白小純平靜的望著宋君婉,當看到丹瓶碎裂,丹藥落在一旁時,他的目光黯淡,臉上露出自嘲。 “我夜葬此番回來,只有一件事情,就是把這枚丹藥送給你,我身無分文,老祖給予的藥草,已全部煉成丹藥給了宗門,所以只能去尸峰為風崖煉藥,以此才能積累藥草,煉制出這一顆,我最想煉制的靈藥,把它送給……我最想送給的人!”白小純低沉的聲音,在這四周回蕩。 “藥已送出,我會離開,從此之后,你是大長老,我是夜葬。”白小純聲音內帶著苦澀,似乎那丹瓶的破碎,連同他的心神,也都碎裂了,那丹藥的滾落,也將他的心意,化作飛灰。 此刻抱拳深深一拜,白小純轉身,背影帶著孤寞,一步步走向洞府大門。 宋君婉呆了一下,她原本以為這一次白小純到來,定會嬉皮笑臉的討好,她方才讓白小純在外面等了很久,除了是換了一身衣服外,還有就是要磨一磨白小純的性格,讓他知道,即便是被老祖看重了,這中峰,還有自己這個大長老,不是他可以去明目張膽調戲的。 可卻沒想到白小純一上來,居然就對自己喝斥,她心高氣傲,地位尊高,豈能不火,在火頭上,對于扔給自己的丹瓶,自然會揮碎,她也看到了里面的丹藥滾落,只是怎么也沒預料到,對方接下來居然說出的是這么一番話語。 此刻宋君婉看著地面上的丹藥,又看著白小純蕭瑟的背影,她不知為什么,心中有些空落落的,這種感覺,她這一輩子也沒有過,下意識的開口。 “站住!” 白小純背對著宋君婉,腳步一頓,轉身神色平靜的一拜。 “不知大長老還有什么事情吩咐。”語氣平緩,似沒有絲毫情感蘊含,神情冷酷,仿佛將一切記憶都斬斷在了心底,更是在稱呼上,從宋姐姐,變成了大長老。 “你……”宋君婉面色有些蒼白,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此刻心很亂。 “若無事,夜葬告辭。”白小純神色如常,轉身時,走出洞府,遠遠離去,直至下了上指區域,白小純這才長長的呼出口氣,心臟怦怦跳動。 “這招應該管用吧……若是還沒用,我就真沒辦法了。”白小純緊張,趕緊回了洞府,心底嘆息,他覺得女人實在太麻煩了,尤其是這種位高權重的,更是霸道。未完待續。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