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0)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0)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0)     

一念永恒223 丹爐滿天飛

白小純有些緊張,眼看炸爐居然如此驚心動魄,他內心暗呼好險…… “這要是方才慢了一些,那丹爐在我洞府內爆了,恐怖就不是洞府坍塌那么簡單了,估計我的小命就算沒丟,也一定很慘很慘。”白小純縮了縮頭,帶著歉意看了看遠處正在暴跳如雷的眾人,趕緊加固自身洞府內外的陣法,立刻回身逃到洞府內。 做好了被人找到上門來的準備,可等了一天,白小純發現居然沒有找來,他有些詫異,又等了等,還是沒人來。 “好奇怪……算了,不管了,我繼續煉藥去,為什么會丹爐炸呢?”白小純搖頭,在洞府內盤膝坐下,拄著下巴冥思苦想。 他不知道,之所以沒有人來,是因白小純夜魔的稱呼,已經是兇名赫赫,不是那些人不想來,而是一想起白小純血劍大殺四方的一幕,就咬牙忍住。 也有一個原因,是雖然這一次的丹爐炸開,看起來氣勢強烈,火海遍地,可真正被影響的卻不多…… 三天后,白小純猛的一拍大腿。 “之前煉三階丹藥時也曾丹爐炸開,不過這一次原因不同,是四階靈藥自身在成丹時,會吸收四周的氣息,從而引起不穩!” “與血火石沒關系,這是一次從內向外的崩潰!”白小純呼吸急促,披散著頭發,雙目露出明悟之芒,趕緊起身袖子一甩,拿出一個新的丹爐,繼續煉制。 這一次,他用的時間不長,只是一天,眼看靈藥即將成型,他全神關注,做好一切準備,突然的,這丹爐瞬間赤紅,裂縫再次出現,一股從內部形成的風暴,似乎正在不斷地膨脹擴散,這一次甚至比上一次,還要驚人。 白小純倒吸口氣,趕緊袖子一卷,將這丹爐用力的扔出洞府,扔向半空,這一次,他來不及去提醒…… 一聲震耳欲聾,超越了天雷的轟鳴巨響,驀然間,在中峰的半空,直接傳開,轟鳴下,丹爐崩潰,碎裂了數十塊,燃燒著紫色的火,向著下方墜落…… 落地時,聲響轟鳴,傳來無數憤怒的嘶吼。 “又來了,夜葬,你要干什么!!” “夜葬,你這是煉藥么,你要殺我,就直接來戰!!” “這煉的是什么藥!!” 嘶吼傳開,有十多個修士怒火滔天,可一看彼此的人數,就只能咬牙切齒,不敢去找白小純的麻煩。 白小純在洞府內心驚,等了半晌,發現居然還是沒人來,他頓時感動,深沉的望著遠方。 “雖然你們因為理解,而沒有來找我發火,可你們放心,我保證……這是最后一次。”白小純深吸口氣,他覺得這里的人真的很好,于是回頭繼續煉藥。 三天后…… “該死的,怎么回事!”白小純有些瘋狂了,操控丹爐狠狠扔出。 轟! 五天后……七天后……十天后…… “怎么會這樣!”白小純如同瘋魔,這一次扔出了一個大的丹爐! 轟轟轟! 整個中峰,在這十天里,徹底瘋狂了,隔三差五的一次丹爐爆開,無數的碎片帶著火焰如流星一樣落下,使得中峰的地面,處處火焰。 一處處新建的洞府,被火焰彌漫,一個個修士發出凄厲到了極致的怒吼,整個中峰,寸草不生。 神算子的洞府無礙,可他外出時,被火焰轟擊…… 中峰的修士,他們的殺意,也在這一次次的累計下,已然滔天…… 甚至上指區域,雖好了一些,可也一樣燃燒,還有一些筑基中期,后期的強者所在之地,同樣如此,整個中峰,徹底的暴亂起來。 “夜葬,你找死!!” “不殺夜葬,誓不為人!!” “該死的,這夜葬是要滅了我中峰不成,他這哪里是煉丹,他這分明是煉我們啊!” 尤其是最后一次,那巨大的丹爐在半空居然沒有立刻爆開,而是落了下來,砸在了一處血瀑布上,隨后轟鳴滔天,無數血水如同血雨落下時,宋缺凄厲的嘶吼,傳遍四方,他的全身著火,眉毛,頭發,都在燃燒。 “夜葬!!!”宋缺凄吼,猛的沖出,直奔白小純洞府,與此同時,其他人在這不斷地壓抑下,隨著宋缺的怒吼,徹底爆發。 “殺夜葬!” “夜葬不死,我們早晚被他玩死!” “先是血氣,然后是抓兔子,如今又是炸爐,夜葬,你就是一個禍害!” “我要殺了你,血氣時我的洞府毀了,你抓兔子時又毀了,現在又被毀了!!” 中峰從來沒有如此團結過,從筑基初期到筑基后期,幾乎九成的修士,全部帶著滔天的殺意轟然而出,直奔白小純的洞府所在,打算一起出手,以雷霆之勢,直接連人帶洞,全部滅去。 這樣的話,就算是宗門不允許,也都沒用,總不能因為一個死人,去為難他們中峰近乎全部的筑基修士。 白小純也察覺了這一幕,頭皮發麻,他哪怕如今到了筑基中期,自認為可以橫掃不少人,可眼看如此多的筑基修士,里面凡道的,地脈的都有,從筑基初期到筑基后期,一個個都殺氣騰騰,更是有不少,都沒有了頭發與眉毛。 尤其是當首之人宋缺,更是整個人一根毛都沒有了,此刻吼聲如雷,蜂擁而來。 “你們聽我說!”白小純嚇的面色蒼白,頭皮發麻,心驚肉跳,身體立刻后退,就要去勸說,可他的聲音,剎那就被無數的嘶吼淹沒,眼看那些人飛速靠近,一個個修為爆發,一股驚天動地的氣勢,從他們身上崛起,使得這四周仿佛成為了怒浪,而白小純則是孤舟,眼看就要被拍死。 就在這時,一聲冷哼,驀然間從祖峰傳來,這冷哼如同冰寒的冷水,瞬間融入此地瘋狂的眾人的心神內,使得這要擊殺白小純的眾多修士,一個個心神猛地一顫。 能讓眾人剎那間冷靜下來的,只有太上長老與老祖能做到,而方才那個聲音,不管是來自誰,都讓眾人心頭一顫。 與此同時,大長老宋君婉的身影,出現在了白小純的前方,她冷冷的看著來臨的眾人,皺起眉頭。 “夠了,夜葬也不是故意如此,煉丹難免出現意外!”她話語一出,四周那些筑基修士一個個沉默,他們雖敬畏大長老,可一個個都是桀驁之輩,此刻心中不服,一個個目光露出兇殘之芒。 “這也是老祖的意思!”宋君婉淡淡開口時,目中露出寒芒,她前方那些筑基修士一個個聽了這句話,紛紛苦澀,各自長嘆一聲,哪怕是宋缺,也都只能忍氣吞聲,咬牙離去,但心里,都對白小純這里,更恨了。 “他不可能這么煉制下去,老祖的耐心有限,若是他長久煉不出來,他的下場會很慘!”眾人一個個內心冷笑,壓下這一次的怒火,等待夜葬這里被宗門責罰的那一天出現。 直至眾人散了,白小純才心有余悸的走了出來,拍了拍胸口。 “這些人不講理,我是在給宗門煉藥!”白小純瞄了眼宋君婉,連忙開口。 宋君婉轉身,古怪的看著白小純,半晌之后搖了搖頭,她在之前也沒想到對方的煉藥,居然如此恐怖…… “夜葬……你一定要煉出讓老祖滿意的丹藥。”她遲疑了一下,意味深長的提醒后,深深地看了白小純一眼,轉身離去。 她無法把話說得太明,她相信夜葬能聽出來,血溪宗的高層,大都是只看結果,不看過程,如果夜葬最后煉出的丹藥,使得老祖滿意,那么在這過程中的一切事情,只要不是觸犯了底線,宗門都不會在意,甚至還會明顯的袒護。 可若是……他最終煉出的丹藥,無法讓老祖等人滿意,那么這樣的人,就是廢物,血溪宗秋后算賬的事情,不在少數。 簡單來說,就是你要有用,你越有用,在宗門就越是可以橫行! 白小純目光一閃,這個道理,他自然懂,從在尸峰養尸后,他就明白了血溪宗的規則…… “只看結果,不看過程,這是多好的一個宗門啊。”白小純感慨,干咳一聲,轉身回到洞府,繼續煉藥。 與此同時,祖峰上,宋家老祖坐在一處庭閣中,收回看向中峰的目光,微微一笑,他的身邊,有兩個太上長老正陪在一旁,此刻也都笑了起來。 “夜葬如此煉藥是不是太過了?”其中一個太上長老搖頭道。 “這才是我們血溪宗的弟子,煉藥都這么與眾不同,一看就是我輩魔道中人,別人煉藥都是溫吞水一樣,而他煉藥,天雷滾滾,氣勢驚天!”另外一個太上長老,調侃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