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0)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0)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0)     

一念永恒222 我要煉藥

“我要煉藥!”白小純抬起頭,目中露出強烈的執著,圣丹殘壁的明悟,寒門藥卷的懵懂,使得白小純的藥道造詣,終于突破了之前的三階,他此刻有種強烈的預感,自己可以煉制四階! 要知道四階靈藥,放眼整個東脈下游修真界,都算是珍貴無比,這是筑基修士需要的靈藥,而其最引人注意的標志性的一點……就是筑基丹! 筑基丹,就是四階靈藥,且成丹極難,能煉制出筑基丹,就代表成為藥師! 藥師太少了,血溪宗內,曾經出現過藥師,可如今卻沒有……玄溪宗一樣如此,丹溪宗不說了,自然擁有,甚至傳說中丹溪宗內,還有一位無限接近大藥師的太上長老存在。 除了丹溪宗,唯一擁有藥師的……只有靈溪宗,那是……李青候! 可現在,白小純已站在了三階的巔峰,具備了沖擊四階的基礎,甚至他的理論知識,已足夠支撐他去突破,此刻他深吸口氣,右手抬起一揮,立刻打開了血溪宗這段日子陸續送來的裝滿草藥的儲物袋,看了眼里面的草木后,白小純深吸口氣,一一查看,不由得心神震動。 “這是龍靈根?居然生長了七百多年……” “這是泰魔葉!!四百多年……” “天機果,道仙花……”白小純不斷吸氣,這段日子送來的草藥,一次比一次珍貴,一次比一次罕見,從這些草木上能看出,整個血溪宗對于白小純的重視程度,已超出了白小純的預料。 他不由得糾結起來,一方面覺得血溪宗對自己實在太好太好了……一方面又提醒自己,自己是靈溪宗的人…… 在這糾結中,白小純目光又落在最近送來的,他還沒有查看的另外兩個儲物袋上。 一個是丹爐,一個是血溪宗特有的血火石! 血火石類似靈溪宗的火晶,但卻更為霸道一些,血火疊燃,對于煉藥有很大的輔助作用,可算是血溪宗獨特的煉藥之物,甚至白小純仔細觀察后,這血火石的火,竟是三色火。 他有些可惜,琢磨如果是四色火就好了,不過即便是三色火,白小純也很滿意,打算煉完藥后,暗中留下一些。 至于他的那些四葉草,始終放在他的儲物袋內,他不敢在血溪宗使用龜紋鍋,擔心出現意外。 此刻又看了眼裝滿丹爐的儲物袋,打開一看,白小純呆了一下,哪怕是被那些珍貴的草藥剛剛震驚過,可他依舊還是在看到這儲物袋內的丹爐后,睜大了眼睛。 “這……這是多少個丹爐?”白小純覺得腦海嗡鳴,這儲物袋內的丹爐,居然有上百個之多,大大小小,各自不同,有的明顯存在了一定的歲月,有的還算嶄新,林林總總,看的白小純眼花繚亂。 甚至他還看到至少有數十個丹爐,居然都到了堪比法器的程度,里面存在了藥香,顯然是某個藥師常用之物。 “都是搶的?”白小純揉了揉眼睛,仔細一看,看出了這些丹爐都差不多都有相似的印記,這印記……是一個鼎的樣子,那是丹溪宗的標志。 很明顯,這些丹爐,都是血溪宗這些年來,從丹溪宗弟子手中搶來的…… 這儲物袋內,處了丹爐外,還有一些玉簡,白小純一一查看后,再次被震了一下,好半晌才恢復回來,這些玉簡的價值,更大。 里面赫然記錄的,竟是大量的藥方! 從一階到五階,極為全面…… 白小純感慨一番,雙眼冒光,這么多藥草,這么多丹爐,此刻放在他的面前,讓他忍不住眉飛色舞,搓了搓手,立刻取出一個丹爐放在面前,拿出血火石,體內靈力涌入,瞬間這血火石散發出血色的火光。 “煉藥煉藥!”白小純振奮,他沒有先煉筑基丹,而是從藥方里選擇了一個叫做淬靈凝晶丹的藥方,仔細研究之后,開始煉制。 時間流逝,轉眼過去了半個月,白小純足不出戶,披頭散發,沉浸在煉藥之內,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后,他總結經驗,不斷地嘗試,腦海里迸發出各種各樣的思路,每次有了新的思緒,他就手舞足蹈,發出桀桀的笑聲。 這笑聲傳出洞府,使得那些血樹一個個更顫抖了,甚至偶爾路過白小純洞府的中峰修士,也都聽了后有些心驚,可更多的,卻是一副看熱鬧的心態。 “感悟了一下丹壁,就真以為自己可以煉出好的靈藥?” “哼,我聽說了,整個宗門如今的草木資源,已陸續的送到夜葬那里,他這是給自己挖了一個大坑,若是煉不出來,又或者煉出的只是尋常靈藥,此人必定倒霉!” “區區煉藥而已,搞不懂宗門為何特別重視!” 中峰的修士,幾乎有大半,與白小純有過節,平日里不敢在他面前露出,可眼下隨著時間流逝,各種言辭都出現了。 不過如宋君婉以及其他三個山峰的大長老,還有祖峰上的一些太上長老,卻是對白小純這里滿懷期待,宋家老祖也是如此,時而看向中峰。 很快的,又過去了十天,中峰的修士,眼看白小純還在閉關,于是暗中的嘲諷,越來越多,這里面最主要的原因,是處于對白小純的嫉妒,嫉妒他與大長老之間的關系,嫉妒宗門對他的袒護,嫉妒草木資源的嚴重傾斜。 而白小純自身的實力又不俗,逆血返祖,這一切……已經超出了所有凡道筑基的護法,使得那些地脈筑基的長老,感受到了強烈的威脅。 甚至一些筑基后期,也都有了這種感覺。 又過去了三天…… 白小純的煉藥,已進行了一個月,他在洞府內,整個人如同瘋狂,雙眼血色,繞著丹爐走來走去,不但的煉制,又從草木中提取自己所需的藥力,配合自己的理論,在多次失敗后,終于在眼下,看到了成功的可能。 “這一次,應該可以成功!”白小純舔了舔嘴唇,聲音沙啞,死死的盯著丹爐,直至又過去了幾個時辰,丹爐猛的震動,藥香散開時,白小純目中露出激動,可很快的,這激動就化作了驚恐。 “這……這是這么回事!”白小純睜大了眼,看著靈藥即將煉出的瞬間,整個丹爐突然散發出強烈的高溫,似乎丹爐內的藥力不穩,影響了丹爐本身,進而又影響了血火石,不但溫度剎那提高,更是有一股強烈的危機,在白小純的心神內擴散。 砰砰之聲回蕩,丹爐劇烈的顫抖,一道道細微的裂縫出現,有血色的火,在這裂縫內外蔓延,整個丹爐,如同要爆開一樣。 仿佛有一股驚人的力量,正在丹爐內不斷地膨脹,不斷地瘋狂…… “炸爐!!”白小純倒吸口氣,他的頭皮有些發麻,這是四階靈藥,不是三階,二階可比。 三階靈藥的炸爐,威力就已經很驚人了,如今四階靈藥炸爐,其威力的大小,讓白小純雙目收縮,他甚至感受到了這丹爐內散出的氣息,堪比筑基修士的自爆之力。 來不及去思索太多,白小純尖叫一聲,全身修為驟然運轉,卷著眼前這個丹爐,立刻飛出洞府,眼看丹爐內的碎裂瘋狂的蔓延,他頭皮發麻,將丹爐向著天空,狠狠的扔了出去。 “大家小心!”在扔出的瞬間,白小純發出了一聲大吼,吼聲傳遍整個中峰的同時,這丹爐在半空中,直接爆開,巨響滔天,仿佛天雷炸動,驚天動地,掀起一層波紋沖擊,橫掃四周。 丹爐崩潰,四分五裂,那一塊塊碎片還有黑色的藥渣,此刻向著四周開來,更為恐怖的,是每一個碎片,因染著藥渣,都燃燒著火焰,放眼看去,整個天空如同天女散花…… 使得無數中峰弟子,被生生震醒,一個個面色大變,急速沖出。 “怎么了!” “發生了什么事情!!” “靈溪宗打來了?” 在這些修士一個個吃驚時,他們立刻看到了半空中,那一片片如同流星般的火焰,在這四散中,向著中峰灑落下來,蘊含了大力,在落下時,傳出巨響。 一時之間,聲響不斷的回蕩,但凡是被這丹爐碎片落下的區域,立刻就會火焰燃燒,甚至有一些修士,頭發都燃燒起來,發出凄厲的嘶吼。 整個中峰,立刻亂了起來,就連宋君婉也都被震驚,立刻出現,呆呆的看著這一刻的中峰多出區域成為火海,更是感受到了焦糊的藥味,仔細看了看,確定那些碎片是丹爐的一部分后,她不由得倒吸口氣。 “這是煉藥造成的?煉藥……居然也能這么恐怖?”她覺得不可思議,在她的印象里,煉藥應該是很安靜才對,就算是有意外,也不會形成如此災害。 這一刻,如果有靈溪宗的弟子在這里,一定會覺得眼熟,如果知道了真相,那么一定會同情的看著血溪宗……在心底默默告訴他們。 “從白師叔煉藥的那一刻起,一切災禍……才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