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8)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8)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8)     

一念永恒221 萬物草木道

這青色的光柱沖天,使得蒼穹翻滾,甚至四周的血氣,都在這一刻擴散開來,這一幕,立刻震動了血溪宗。 中峰大長老宋君婉,正在打坐,此刻猛地睜開眼,露出驚疑,走出洞府后立刻就看到了青光,更是看到了青光升起的地方,正是圣丹殘壁所在。 “夜葬在那里感悟,難道”宋君婉內心一震,立刻飛出,不但是她這里如此,其他三個山峰,此刻也有長虹疾馳,直奔圣丹殘壁之處。 甚至就連祖峰內,此刻也都有不少神識之力散開,籠罩圣丹殘壁,立刻就看到了那里的白小純,看到了他目中的深邃,看到了他神色的恍惚,還有那如癡如醉的表情,這一切,無不表明,白小純正在感悟丹壁! “每隔百年左右,都會有人感悟成功,但卻都沒有引起丹壁如此青光!” “我記得典籍上曾記錄過,八千年前的那位血真人,感悟這丹壁時,也曾出現滔天青光莫非,這才是真正的感悟?” “這夜葬居然在草木藥道上,也有如此天賦!” “他以前就會煉藥,如今又能感悟,如能成功,說不定多少年后,我血溪宗會出一個煉藥大師!!” 不但是那些太上長老注意到了白小純,這一刻,祖峰上更有兩道目光,如同閃電一樣,驟然間看向白小純。 一個是無極子,另一個則是宋家老祖! 這二人目光奇異,神色都有些動容,仔細的看了半晌后,眼看白小純四周一道道身影出現,宋家老祖忽然開口。 “宋君婉,為夜葬護法,任何人不要打擾他,如有違反,格殺勿論!” 宋家老祖聲音冰寒,回蕩四方時,立刻白小純四周的那些來臨的修士,全部腳步一頓,都膽戰心驚,一些原本升起的心思,也都立刻打消。 宋君婉深吸口氣,立刻向著祖峰一拜,快走幾步到了白小純身邊,盤膝坐下后,為白小純護法。 更有一些中峰內屬于宋君婉的嫡系修士,也都陸續來臨,環繞四周,一個個盤膝坐下,冷冷的看著外圍那些來此的修士。 有宋君婉護法,又有老祖警告,四周那些別有心思的修士在看了幾眼后,相繼離去,很快此地平靜下來。 可隨著夜葬感悟丹壁之事的傳開,在之后的一個月里,每天都有不少修士過來,都在觀望,宋君婉也不時看向目中充滿了血絲,如失了魂一樣,似乎眼前只有丹壁的白小純。 “這夜葬逆血返祖,補天之法驚人,更是對于藥道也有如此天賦,我血溪宗這塊丹壁,來嘗試感悟的弟子也有很多,可就算是有能成功的,也不會引起丹壁如此反應! 這白小純,他從這丹壁上感悟的,是什么藥道?”宋君婉看著白小純,目中深處,神采更多,她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透這個夜葬了。 對方明明很簡單,似乎一眼就可以看穿,可當你認為自己看穿時,會猛然間發現,自己所知道的,所看到的,只是滄海一粟。 “這樣的人,怎么會在凝氣時,默默無聞?難道真的是厚積薄發?”宋君婉看著白小純,目中露出沉吟,可無論怎樣,她雙眸內的神采,依舊是她自己也沒察覺,已慢慢越來越濃。 時間流逝,又過去了一個月,白小純早已忘我,他的眼中,只有那藥師的模糊身影,只有此人的煉藥過程。 他一遍又一遍的觀察,直至看的仔仔細細后,丹壁上的虛影模糊,再次清晰時,換了一個人,也在煉藥,手法與方式,又有不同。 可總體來說,藥道的理論卻是一樣,都是以草木之丹煉藥之法,通過不同的人,不同的方式,去表達同一個知識。 白小純身體震動,他看著一個又一個身影去煉藥,看著每個人都用著一樣的知識,去創造自己所需的草木藥力。 漸漸的,他的腦海如被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他的呼吸急促,他的雙手不知覺得抬起,在面前不斷地模仿丹壁內煉藥的一幕幕。 隨著他雙手的模仿,漸漸地,在白小純的身上,居然也出現了一層青光,這青光出現的剎那,立刻丹壁的光芒竟被吸引,直奔白小純而來,似乎與他連接在了一起。 白小純腦海轟的一聲,在這一剎那,似乎有無數的藥道知識,通過這青光,直接涌入他的腦海里。 這一幕,立刻讓血溪宗祖峰上的眾人,再次震動,齊齊看去時,以他們的修為,一眼就看出了端倪。 “這是傳承!” “難怪丹溪宗多次不惜代價要換回這丹壁,若非是當年血真人歸墟前下了命令,此丹壁永遠不可還給丹溪宗,怕是早就被丹溪宗換回去了。” “此物是丹溪宗藥道的傳承我記得在丹溪宗,似乎還有一半殘壁?”血溪宗幾個老祖,相互看了看,都看出了彼此目中的心動之意。 在這傳承中,白小純腦海劇痛傳來,他身體顫抖,雙眼立刻赤紅,口中發出低吼,強行承受。 他不舍的放棄,因為這些藥道知識,他只是看了一眼,就心神狂震。 “以天地為爐鼎,以萬物為草木,念化魂種,煉造化之丹!” 白小純腦海翻滾,掀起滔天大浪,這一刻,他想到了被自己滅殺的方木,對方的天地爐鼎,顯然就是出自這丹壁傳承的第一句! 同時,他更是想起了方木死時,被自己感受到了那陰陽臉的青年,方木竟被那陰陽臉,不知在何時,種下了魂種! 此事當時白小純覺得詭異,對于那陰陽臉看似不在意,可在心中,卻很警惕,而眼下他終于明白了對方所施展的,正是念化魂種! 而此刻白小純所傳承的,則是草木萬物功! 天地爐鼎,萬物草木,念化魂種,這三種神通之法,正是丹溪宗支撐宗門的根本之道! 只不過因血溪宗當年搶走了這半塊殘壁,使得丹溪宗缺少了萬物草木,或許,這也正是丹溪宗逐漸沒落的原因之一。 “以萬物為草木,草木之變,凝聚所需一切藥力這種藥道,匪夷所思!”白小純呼吸急促,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自己只不過是想要裝模作樣一番,卻真的在這丹壁上,獲得了如此傳承之法。 在他的承受下,丹壁的光芒越來越弱,而他身上的青光卻越來越強,數日后,當丹壁的光芒消散的剎那,白小純的雙眼,驀然睜開,他身上的青光,滔天而起,撼動八方,使得天雷幻化,滾滾擴散的同時,在半空中,竟出現了無數的草木之影,不斷地融合,不斷地變化。 這種天地異象,頓時讓所有血溪宗的弟子,全部駭然,可以想象,這一天后,夜葬的名字,必定再次于血溪宗轟動,更是會傳到其他宗門的耳中,夜葬的名氣,在整個東脈下游修真界,將再次聲名赫赫。 “夜葬”宋君婉起身,目中帶著關切,看著白小純,此刻的白小純,他全身消瘦了一大圈,整個人都凹陷下去,近乎皮包骨,可目中卻閃動著驚人的光芒。 “我要去煉藥!”白小純向著宋君婉點了點頭,來不及多說,他此刻需要消化腦海里的知識,需要用具體的煉藥去讓自身牢牢記住萬物草木的感覺,身體一晃直奔中峰飛去,一路無數人目光凝聚,就連祖峰上的老祖,也都目中帶著期待,看向白小純。 回到了洞府內,白小純立刻閉關,他身上的草木不多,可也毫不遲疑的取出,打開丹爐,不去煉制靈藥,而是去煉制草木之丹。 在這煉制的過程中,他對于草木的藥力變化,掌握的更多,與腦海里的傳承印證后,收獲極大,整個人廢寢忘食,而血溪宗對白小純的重視,在這一刻也體現出來,在宋家老祖的安排下,大量的藥草被無償的送到了白小純這里,更是將一個又一個丹爐以及血火石,陸續送來。 這是用整個靈溪宗的資源,來讓白小純盡快完成傳承的掌握,那些藥草內,甚至有不少,都是罕見之物,放在外面,可以賣出天價,被人爭奪。 可眼下,卻毫不猶豫的,送給了白小純。 甚至送來藥草的童子,還極為恭敬的對白小純開口。 “老祖讓弟子轉告大師,這只是第一批,之后還會有藥草陸續送來!” 也正是因為這一批藥草的及時送到,白小純在熟悉傳承的過程中,沒有絲毫的中斷,在這不斷地煉制草木之丹中,他的雙眼越來越亮,他的藥道造詣,更是不斷地突飛猛進。 甚至白小純狂喜的發現,那曾經自己看不懂的寒門藥卷,在這一刻,居然能看懂了第一頁的一部分! 哪怕只是一部分,與萬物草木結合后,白小純目中露出奇異之芒。 “我覺得,我現在終于可以去煉制四階丹藥了,甚至五階,也不是沒有可能!” 四階丹藥,是一個分水嶺,若能煉出,他將不再是藥徒,而是成為藥師!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