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8)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8)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8)     

一念永恒218 談判破裂

白小純心情激蕩,他看著鐵蛋,面具下的真正面孔,此刻露出開心的笑容,更有溫暖,鐵蛋越是強大,他就越高興。 尤其是聽到四周人之前的驚呼,白小純更是激動,他很想告訴所有人,這是我的鐵蛋! 可白小純明白,這一刻,鐵蛋不能過來,他站在血溪宗人群內,遙望鐵蛋,他的目光里似帶著唯有鐵蛋能明白的含義。 “乖乖的,回家去,等老爹我辦完事,回來找你。” 鐵蛋腳步猛地一頓,它很聰明,尤其是當年跟隨白小純時,白小純教了它很多事情,此刻眼珠一轉,立刻猜到了什么,于是停頓后,向著血溪宗眾人呲牙,露出兇殘之意,可偏偏那目光似有若無的,掃過宋君婉的胸口…… 這目光,別人看不出什么含義,白小純豈能看不出來,他心底嘆了口氣,狠狠的瞪了一眼鐵蛋。 鐵蛋趕緊低頭,再次咆哮一聲,轉身驟然離去,速度之快,剎那就沒影了,四周的那些戰獸,也都紛紛嘶吼幾聲,重新回到了各自主人的身邊。 方才掀起的排山倒海的氣勢,此刻慢慢消散,沒有任何人注意到,在那鳶尾峰上,此刻有一道目光,遙遙的望著血溪宗人群內的白小純。 這目光帶著一絲奇異,那是一個女子,一個衣著樸素,容顏秀美的女子,雖然有些面色蒼白,可不但沒有減少其美麗,反倒使得此女有種楚楚可憐之意,讓人看到后,會忍不住升起憐惜。 “哥哥,原來你去了血溪宗呀……”女子掩口一笑,目中卻有詭異之芒一閃而過……她,正是當日在隕劍深淵內失蹤的公孫婉兒,在白小純去血溪宗的這段日子,她回到了靈溪宗! 在公孫婉兒望向白小純時,白小純體內的天道氣息突然微震,他有些詫異,隱隱覺得似有目光凝聚在自己身上,四下看了看,一無所獲,白小純詫異時,前方鳶尾峰老嫗深吸口氣,臉上露出笑容,覺得自己這些年對鐵蛋那么好,果然是有用的,自己一開口,鐵蛋就聽從的離去了。 “不好意思,諸位還是離開北岸好了。”鳶尾峰老嫗內心喜悅,可表面上卻露出森然。 宋君婉深吸口氣,好半晌才壓下內心的不平靜,雖然早就知道靈溪宗有了王獸,可如今親眼看到,那種真正面對時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根據密報,這王獸也是那白小純培育出來,天道筑基,明悟水澤國度,培育出王獸……這白小純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這種人,若是我血溪宗的修士……就好了。”宋君婉心底嘆息,沒有了繼續參觀下去的心思,聽到鳶尾峰老嫗的話語,正要開口,可就在這時…… 一聲冷哼,從蒼穹上驀然傳來,天空上,一直存在的磅礴的漩渦,此刻宋家老祖的身影,邁著大步,全身四周血光滔天,走出漩渦。 他的身后,可以看到漩渦內,靈溪宗老祖之一的李子墨,神色有些遺憾,隨之而出。 “靈溪宗諸位道友,莫要自誤,一旦開戰,就停不下來了!”宋家老祖面色陰沉,回頭看了一眼漩渦,又看了看李子墨,淡淡開口。 “宋道友給出的條件,太過苛刻,我靈溪宗……寧愿一戰,也絕不愿殘喘千年!”回答宋家老祖的,不是李子墨,而是漩渦內,此刻浮現出的一張滄桑的面孔,這面孔肅然,有無盡歲月之力彌漫,目光帶著深邃,此刻開口時,天空都掀起波紋。 此人,正是靈溪宗一代老祖,寒宗! 宋家老祖目光收縮,冷哼一聲,大袖一甩,頓時身體外血光化作血霧,驟然擴散,右手向著下方血溪宗眾人一抓。 “我們走!”他一抓之下,包括白小純在內的所有血溪宗修士,身體瞬間飛出,直奔血霧,剎那到了血霧上后,這片血云翻滾,向著遠處轟然而去。 速度之快,一瞬無影! 這一切變化太快,靈溪宗眾人紛紛心神震動時,天空上的漩渦內,之前浮現出的面孔,遙望血霧遠去的方向,目露沉思。 “我們要不要留下這宋老怪?”李子墨緩緩開口。 “這宋老怪修為不俗,在血溪宗八位老祖中,論戰力,可列為前三,他既敢單獨到來,必定有準備,其中有詐,況且此事也不符道義之舉。”一代老祖沉吟片刻,慢慢說道,至于主因是前者還是后者,唯有他自己知曉。 “寒兄……李某覺得,血溪宗也不愿開戰,他們的條件能看出,已是給出的極限,我們……”李子墨遲疑了一下,不忍未來戰爭中宗門的死傷,輕聲開口。 “子墨,你心軟,可在這個時候,心軟是沒用的,老夫也知道一旦開戰,生死危機,我靈溪宗有滅門之災禍,所以宋文云給出的條件,我是同意的,能不開戰,即便是我們錯過了這一次的機會,可卻避免了宗門的毀滅,避免了這些小輩的死亡……”寒宗滄桑的聲音回蕩,帶著疲憊,他的話語,外人聽不到,只有李子墨與另外幾個老祖,可以聽聞。 “所以我們承諾,不會趁機去攻打血溪宗山門,也不會與空河院聯手,也的確會履行承諾,可是,我們不能允許對方以通天河來布置陣法!” “一旦為了此刻避開災禍,同意了對方以通天河布置陣法,使得通天河水在我們這片區域枯萎,靈氣減少,封印我們千年,所有人修為停滯,無法突破,千年……怕是用不了幾百年,靈溪宗就自己枯死了,就算是熬過了千年……那個時候的宗門,比現在虛弱太多太多,這就是把主動權,送給了別人,把災難,留給了后人!” “等于是把刀,懸在了脖子上,千年后,血溪宗與現在不一樣,已是中游大宗,強悍了不知多少倍,而我們則脆弱不堪,那個時候,他們想給予我們憐憫,會選擇遵從約定,可若是不想的話,可以輕而易舉的滅了我們全宗!”一代老祖目中的滄桑,似看到了千年后的死亡,語氣低沉。 “被封印了千年,看似避免了死傷,可實際上,卻是留下了日后滅門的大患,反倒不如現在,局勢多變,就算真的開戰,靈溪宗雖不如血溪宗,可也很強悍,配合外力,一切皆有可能。” “子墨,看事情,我們身為老祖,不能看眼前,要加上歲月,去看全局與未來!” “靈溪宗……寧可這一代鐵血戰死,也不愿如狗一樣殘喘千年,千年后有希望也就罷了,可分明……這是一條絕路!”一代老祖神情疲憊,說完后,漸漸消散在了漩渦里,很快的,蒼穹的漩渦消散,李子墨沉默片刻,目中露出戰意,他明白,一代老祖說的很對,站著死,還有希望活下去,可跪著活,未來一定死的很慘! 不久后,掌門鄭遠東的命令,傳遍南北兩岸。 “宗門大陣維持開啟,落陳山脈陣法點燃,全宗外出弟子,立刻召回,所有修士……備戰!!” 而此刻,在靈溪宗與血溪宗之間的天空上,血云轟鳴而過,血溪宗的修士,一個個都膽戰心驚,他們看到了坐在最前方的宋家老祖,面色鐵青,始終皺著眉頭,似帶著無限心事。 尤其是想起方才宋家老祖走處漩渦時說的那些話,顯然,這一次與靈溪宗的溝通,失敗了。 而失敗之后,兩宗之間的戰爭,也隨時可以爆發,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覺得這回去的路程,充滿了兇險。 神算子面色蒼白,低頭在那里推衍,白小純沉默,他知道事情的始末,此刻也明白了靈溪宗的回答,心底嘆息,這種決定宗門的大事,不是白小純可以干擾與參與的,他沉默中,遙望靈溪宗的方向,心底滿是擔憂。 血霧前方,宋君婉坐在宋家老祖身邊,神色也帶著警惕,不時看向四周,歸去的路上,眾人都在沉默。 時間流逝,很快的,這片血霧就靠近了落陳山脈,只要翻過這里,就可以回到血溪宗的勢力范圍,宋家老祖睜開雙眼,目中露出深邃與寒芒。 可直至這片血霧飛過落陳山脈,踏入到了血溪宗的范圍內,竟也沒有絲毫的伏擊出現,唯獨在他們離開后,落陳山脈轟轟一震,以一道光幕爆發,與蒼穹連接,放眼看去,形成了一個浩蕩的壁障,屹立在了兩宗邊界中間。 “好一個靈溪宗……”宋家老祖沉默片刻,輕嘆一聲,目中深處,有遺憾,也有尊敬,右手一揮,立刻他的袖口內,有三個光點飛出,在半空中,竟化作了三個虛幻的身影,其中一人,白小純看了后,立刻認出,正是無極子。 “居然沒攔截?”這三個虛幻的身影,都是血溪宗老祖,他們出現后,血霧上眾人紛紛拜見,白小純也拜見后,抬頭看向那三個虛幻身影的老祖,這三人每一個身上,都散出詭異的波動,扭曲虛無,白小純看了后,暗自心驚。 “老夫親自作魚餌,他們不管是因道義還是因懷疑,讓我離去,這本身就是一種無畏與霸道,靈溪宗……這將是一個勁敵!”宋家老祖輕嘆。 其他三人也都沉默,無極子遙望靈溪宗的方向,許久搖頭,也輕嘆一聲。 “可惜,我們信不過他們,他們也信不過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