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1)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1)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1)     

一念永恒215 掐指一算

白小純正瞪著呂天磊,忽然聽到宋君婉那邊提起自己,立刻豎起耳朵去聽。 不但是他如此,血溪宗所有修士,此刻全部寂靜,看向宋君婉那邊,白小純這個名字,在血溪宗名氣之大,極為響亮,無論是奪走宋缺的天道之氣,還是在隕劍深淵的瘋狂殺戮,都使得這個名字,足以讓所有人重視。 “宋長老來的不巧,白師弟正在閉關。”許媚香遺憾的說道。 “早就聽說這白小純神秘莫測,絕世之才,可惜此次見不到。”宋君婉笑了笑,搖頭一嘆,絕美的容顏,此刻配合這嘆息的神情,使得她整個人散發出驚人的魅惑,即便是許媚香容顏不俗,可這么一對比,也都黯然失色。 血溪宗的眾人想起宋君婉的可怕,強忍著趕緊低頭,可靈溪宗的眾人,卻顯然沒有什么準備,不少修士一眼看去,立刻神色有些恍惚,呂天磊更是目中露出奇異之芒。 “宋長老媚骨天生,平日里血溪宗中峰的弟子,一定都無心修行吧。”許媚香眼中厲芒一閃,聲音傳遍四周,才讓眾人清醒過來,頓時心驚。 白小純感慨,心中得意,他很想此刻摘下面具,告訴宋君婉,妖孽,收起你的招式,你家白爺爺,就在這里。 他又掃了眼清醒后,依舊殘留著失神落魄的呂天磊,內心鄙視,暗道若非自己英明,改變了宋君婉的衣著,否則的話,這宋君婉如果穿的是以前的衣衫,這呂天磊估計要噴血。 白小純正感慨時,宋君婉掩口一笑,如沒察覺許媚香言辭里的譏諷,看了看靈溪宗南岸,提議道。 “聽說這白小純出身香云山,既然如此,不知許掌座可否帶我們去香云山看一看?” 許媚香這一次沒有拒絕,她這一次的任務,就是帶血溪宗的人,參觀一下靈溪宗,此刻聞言點頭,走向香云山。 剛一靠近香云山,就有一道長虹飛出,向著眾人抱拳,飛來之人是個女子,穿著一身水藍色是的長裙,素顏美麗,如同仙子,正是……周心琪。 她的出現,立刻就讓血溪宗不少人認出,一個個都神色凝重的留意起來。 “拜見許掌座。”周心琪平靜開口,目光掃過血溪宗眾人。 “心琪,這位是血溪宗中峰大長老宋君婉,這香云山,你來帶著介紹一番。”許媚香微笑開口時,周心琪點了點頭,帶著眾人走上香云山。 從山腳下開始,走的路線是宗門早就固定好的,一路血溪宗能看到的,也都是靈溪宗故意讓他們看到的。 甚至四周的弟子,也都是如此。 白小純在人群內,看著香云山的一草一木,看著周心琪的背影,內心唏噓。 “我白小純名氣實在太大了,誰都知道,這宋君婉千里迢迢就為了看我一眼,唉,以后我要低調,名氣太大了,很煩惱啊。” 他這里正感慨時,參觀到了一半的宋君婉,眉頭微微一皺,笑著開口。 “許掌座,周道友,那天道筑基的白小純,既然出身香云山,不知可否帶著我們去看看,這白小純曾經居住過的洞府?” 她話語一出,周心琪皺起眉頭,看向許媚香,許媚香目光微閃,也笑了起來,與宋君婉目光對望。 “聽說血溪宗中峰,有一人被稱為神算子,擅長補天之法,在同輩中很是不俗,這位道友想必就是,不如來親自算一算,我那白師弟的洞府所在。”許媚香說著,看了一眼神算子。 神算子神色冷漠,一言不發,心中卻有得意。 宋君婉瞇起雙眼,想了想后,看向神算子,點了點頭。 神算子干咳一聲,暗道這一次自己的機會來了,一定要把握這個機會,讓所有人都看到自己的本事。 “我雖不擅長斗法,可對于補天之術,在整個血溪宗內,同輩中我說第一,沒人敢說第二!”神算子輕蔑的掃了一眼白小純,這才走出幾步,在四周靈溪宗與血溪宗眾目睽睽之下,右手抬起,立刻掐訣。 與此同時,他目中更有推衍之意,口中念念有詞,隨著印訣速度越來越快,他目中仿佛有畫面急速閃過,可卻總是有一層迷霧阻擋,讓他看不清晰。 “果然有陣法!”神算子冷笑,他出手時就有準備,此刻一拍儲物袋,立刻手中多出一塊蘊含歲月之力的灰色骨片,握在手中,狠狠一捏,再去推衍。 陣陣灰氣從這骨片內升起,瞬間被神算子吸收,一旁的許媚香等人,紛紛目中凝重。 可漸漸地,神算子卻面色蒼白起來,額頭有冷汗流下,很快的,就睜大了眼,他發現自己準備的手段,居然沒用,哪怕這是上古時期的一塊算骨,可居然也都無法破開這陣法,在這整個靈溪宗內的陣法,極為恐怖,形成干擾,阻止一切推衍計算。 再算下去,必定反噬,甚至會瞬間耗費所有心神,直接枯死,他不敢繼續取算,正要放棄時,忽然目光一閃,掃了眼不遠處看熱鬧的白小純。 內心殺意起伏,神算子退后一步,抱拳向著宋君婉一拜。 “夜葬師弟在路上曾說,上知星空,下知黃泉,揮揮衣袖,方圓萬里皆在心中,此地香云山白小純的洞府,我神算子自嘆不如,算不出來,讓他來算吧,想必以夜葬師弟的推衍仙法,一定可以輕而易舉的算出。” “是不是啊,夜葬師弟。”神算子冷眼看向白小純。 白小純懵了,他方才正在看熱鬧,沒想到這無恥的神算子,自己算不出來,居然將自己拉進去,且明顯神算子方才又是蒼白,又是冷汗,可見這推衍不但艱難,更有危險。 許媚香等人心神微動,齊齊看向白小純,周心琪也冷冷的掃了一眼,隨著靈溪宗眾人的目光凝聚,血溪宗眾人,也都紛紛看去。 宋君婉皺起眉頭,正要開口時,神算子冷笑,再次傳出話語。 “夜葬師弟,路上你可以說了,知曉一切方圓萬里之事,怎么?如今卻不敢算了?莫非你與我說的那些,都是在吹噓?你若能算出,我神算子甘拜下風,從此對你夜葬,俯首稱臣!”神算子話語一出,四周一片寂靜。 靈溪宗樂的去看血溪宗修士間的不合,尤其是夜葬與神算子,名氣都不小,二人不合,對靈溪宗而言是好事。 至于血溪宗的弟子,對于白小純這里也都樂意看其出丑,尤其是神算子都說下如此話語,他們自然不會出言。 宋君婉瞇起雙眼,神算子的行為,讓她惱怒,此刻目中已有寒芒。 白小純一看周圍的人都看著自己,他眨了眨眼,覺得自己的洞府,自己能不知道么,帶人看看也無所謂,反正里面什么都沒有,而且記得早就坍塌了。 于是白小純傲然的抬起下巴,輕蔑的掃了眼神算子,干咳一聲,走出幾步,引動眾人目光后,他淡淡開口。 “也罷,原本我夜葬想要低調,不欲在這里露出自己的真實本領,因為我知道,一旦我露出了真正的本領,一定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可既然你神算子許下如此重諾,好,我算給你看!”白小純袖子一甩,目中露出強烈的光芒,整個人在這一刻,氣勢轟然爆發。 隨著爆發,他頭發飛揚,沒有掐指,沒有念念有詞,而是雙目閉合,雙手抬起,仿佛正在溝通天地,與這整個世界融合在一起。 看到這一幕,神算子冷笑,覺得白小純裝神弄鬼。 “我沒有察覺絲毫的波動,看你如何去算!” 時間一息息過去,很快的,就過去了二十息的時間,就在神算子越發冷笑時,在這四周眾人驚疑時,突然的,白小純雙眼驀然睜開,目中露出奇異之芒,右手抬起,一指遠方。 “跟我走!”說著,他當先一步走出,直奔所指的地方,眾人在后跟隨,很快的,就到了一處碎石區域,白小純一指那里。 “白小純的洞府,就在這里!”白小純傲然開口,言辭斬釘截鐵,似乎無比確定。 “笑話,這里一片廢墟,會是白小純的洞府?”神算子譏笑起來,可正笑著,突然覺得不對勁,看向靈溪宗眾人時,他猛的睜大了眼。 周心琪目瞪口呆,許媚香倒吸口氣,張大胖更是身體一震,還有四周其他的靈溪宗弟子,一個個呼吸急促,齊齊看向白小純,目中露出難以形容的光芒,這光芒里,有震驚,有駭然,也有……覺得這夜葬深不可測! 尤其是周心琪與許媚香,她們知道有陣法存在,可卻沒想到對方居然強悍到了這種程度,無視陣法,直接算出。 血溪宗的眾人,眼看靈溪宗修士的神情,頓時明白夜葬算的絲毫沒錯,一個個心神狂震,補天術,雖很多血溪宗弟子都學過,可僅僅是皮毛而已,很少有人如神算子那樣去研究,可如今,夜葬這里,居然直接碾壓神算子,這一幕,讓眾人心神一跳。 宋君婉也呆了一下,看向白小純時,目中的神采更多,她也沒想到,白小純居然真的能算出。 神算子身體一顫,無法置信,整個人都傻了。 “不可能,這怎么可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