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5)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5)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5)     

一念永恒208 宋姐姐救我

“召之即來,揮之即去……這是一種境界啊。”白小純越想越期待,滿腦子都在幻想以后修煉這元磁之力大成后,真的就可以做到揮袖間,灰飛煙滅,小袖一甩,敵人遠去,朋友投懷。 白小純美滋滋的,看了看自己的衣袖,嘗試的甩了幾下。 于是更努力的研究,就這樣,又過去了半個月。 這一天深夜,白小純正研究元磁之力時,血溪宗外,有一頂血色的轎子,被八個模糊之身的魔頭抬著,從遠處緩緩飄來。 在這血轎的四周,還有大量的宮女,拿著血色的燈籠,說過之處,血霧擴散,轎子內,帶著面具的血梅,正目露陰冷,手中拿著一枚玉簡。 她一個多月前外出執行宗門的任務,滅殺一個與玄溪宗暗中來往的修真家族,此刻任務完成,回歸宗門。 “夜葬……”眼看臨近宗門,血梅目中有殺意閃耀,一個月前,她在執行任務時,就得到了宗門內一些弟子對她的通報,知道了中峰的暴亂,更是知道了自己的洞府,被夜葬所毀。 此刻回到宗門,血梅目中殺意更多,對于這夜葬,她之前沒有太多在意,在她眼里如同螻蟻一樣,一句話就可以決定生死。 若非是她當時要外出執行任務,即便是對方躲在了尸峰,她也一樣可以上去滅殺,只不過親自動手,她有些不屑。 可如今……這夜葬居然膽大到毀了自己的洞府……即便是她也得到了消息,這夜葬與不少筑基修士一戰,甚至引來中峰血氣,逆血返祖,極為不俗。 但……她血梅要滅,依舊可滅! 血梅右手抬起一揮,淡淡開口。 “去中峰!” 她話語一出,四周宮女與那幾個魔頭,立刻改變方向,不回祖峰,而是直奔中峰,在這夜色中,快靠近。 隨著到來,一股威壓從她身上散出,使得中峰不少筑基修士察覺,紛紛觀察,看到了這血橋之后,那些曾經聯手要擊殺白小純的修士,立刻目中露出狂喜。 尤其是神算子,他現在的洞府,極為簡陋,此刻察覺血梅在天空飛過,他身體顫抖,目中激動。 “夜葬,這一次……看你如何躲,別人忌憚不敢對你出手,就算是無極子老祖對你也認可,但血梅少主九次潮汐,更是無極子老祖的愛女,她要殺你,老祖也不會理睬!” “夜葬,你死定了!” 整個中峰,在這一刻,一片寂靜,可若仔細去聽,隱隱能聽到不少人壓住的呼吸,似暴風雨前的平靜。 隨著血轎的靠近,很快的,就來到了血梅的洞府上空,血梅坐在轎子內,低頭看著坍塌的洞府,她的呼吸有些急促,身體一晃化作一道血光,直奔洞府落下。 袖子一甩,立刻一塊塊碎石飛舞,清理出了一片區域后,她看到了殘破的陣法上,那已經四分五裂的血瓶。 她沉默了半晌,身上漸漸升起越來越強的煞氣,這煞氣很快爆,形成一股氣勢,向著四周轟隆隆的擴散時,隱隱可以看到,她的四周赫然出現了九層漩渦。 這九層漩渦,正是地脈的九次潮汐顯化,不斷地旋轉時,成為了九個巨大的颶風,引起不少人駭然的同時,血梅的聲音,帶著無盡殺意,傳遍四周。 “夜葬在哪?” 神算子始終留意血梅的舉動,此刻聞言,他第一個沖了出來,趕緊飛奔靠近血梅,抱拳深深一拜,抬頭時,一臉振奮,壓著激動,趕緊開口。 “血梅少主,還請為我們做主,那夜葬兇殘無比,嗜殺成性,無惡不作,不但毀了您的洞府,更是殺了不少同門,還搶了我的洞府,他此刻就在我的洞府內,在下愿意為少主引路!” 血梅目光在神算子身上一掃,那目光,讓神算子內心一顫,趕緊低頭,立刻帶路,直奔白小純所在的洞府。 四周不少筑基修士紛紛暗中出來,跟隨在后,一個個目中帶著殘忍,都要去看看白小純如何被血梅少主滅殺。 “這夜葬死定了!” “哼,讓他再囂張,他可以欺負我們,但在血梅少主面前,他就是螻蟻!” “血梅少主九次潮汐,名震東脈下游修真界,同輩中,除了那傳說中的白小純,誰能是血梅少主的對手?” 這些人更為振奮,在這跟隨中,很快的,就來到了白小純的洞府外。 “血梅少主,那惡徒就在這里!”神算子咬牙開口,他對白小純的恨,經過這幾次三番后,已經入骨了。 血梅目光落在白小純的洞府外,那些血樹面孔上,只是一眼看去,那些血樹面孔一個個頓時睜開眼,顫抖起來,可竟一個都不敢說話,顯然在它們感覺,這血梅少主要比夜葬,還要恐怖。 不但不敢說話,更是瞬間一個個拔出根脈,趕緊散開,露出了內部的血潭以及血潭旁的洞府。 血梅眼中殺意成血氣,驀然游走時,身體一步走出,竟跨越這片區域,直接就出現在了白小純洞府的上空,右手抬起時,她蔥白玉手瞬間成為了血色,向著下方直接一拍。 這一拍之下,整個中峰轟然一震,當日那位老祖出手時,曾浮現出的陣法,再次出現,連續閃動了幾下后,爆出大量的血氣,這些血氣急凝聚,直接在血梅下方形成了一朵血色的梅花。 向著洞府,直接轟去! 洞府猛的震動,陣法出現,試圖去抵抗,可那朵血色的梅花,太過驚人,凝聚八方血氣,更似乎可以克制陣法,使得這洞府陣法只是抵抗了幾個呼吸,就瞬間黯淡,使得血梅的一擊,直接落下。 轟轟之聲滔天而起,震動四方,四周眾人一個個振奮的看到,白小純的洞府,在這一刻,直接崩潰坍塌,四分五裂,大量的石塊開來。 “血梅少主威武!!” “哈哈,夜葬,你……”四周眾人正歡呼,可很快就現,洞府內居然沒人…… 血梅冷哼一聲,右手再次抬起,向著一旁的血潭一指,立刻一股血氣瞬間爆,直奔血潭,在轟擊這血潭,使得血潭震動崩潰的瞬間,一道身影從血潭內驟然沖出,正是白小純。 “大家都是天驕,有話好說……”白小純心虛,他在血潭內修煉正好好地,聽到了外面的巨響,還沒等去觀察,血潭就被人炸開,好在他跑的快,沒有被波及,也有心驚,知道這血梅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寶,可以遮蓋氣息,否則的話,他不可能之前沒有絲毫察覺。 血梅一言不,神色平靜,似在她眼里,除了有限的一些人,余等都是螻蟻,而顯然,這有限的一些人中,不包括夜葬。 此刻右手抬起,再次一指,這一指,次讓白小純感受到了一絲危機,那是地脈九次潮汐下,形成的九次爆。 看似一指,可實際上其內蘊含了疊加之力,瞬間臨近。 白小純也生氣了,他覺得大家都是天驕,有什么事情可以商量,沒必要這么激烈的打斗,此刻全身血氣散開,右手抬起向著身后一抓,立刻一把血劍自行凝聚,在他一抓之下,直接出現,向著來臨的這一指血氣,驀然斬下。 轟的一聲巨響,撼動四方,掀起沖擊擴散時,白小純頭飛揚,血梅目中次露出奇芒,身體不動,冷哼一聲, “的確有些本事,可外力就是外力,血氣,封!”她淡淡開口時,右手掐訣,向著地面一指,這一指之下,一個月前那位老祖出手時形成的一幕,再次出現。 白小純四周的血氣,剎那搖晃,竟自行散去,他一眼就看到這四周地面,出現了之前的那些陣法印記。 顯然血梅做不到如無極子一樣操控整個中峰,可卻能控制這四周一片區域。 “現在,你就是螻蟻。”血梅平靜開口,身體一晃,直奔白小純殺來,白小純面色變化,這四周血氣的確被壓制了,可若是他想,依舊可以,只是這樣的話,勢必會暴露一些他不愿讓人知道的秘密。 轟的一聲,二人瞬間接觸,白小純后退,怒火更多,眼看那血梅目中殺機濃郁,再次掐訣,形成了一朵血色梅花,直奔自己而來。 白小純目中露出凌厲,這血梅的難纏,比宋缺強出太多,是白小純筑基之后,次遇到的勁敵,此刻正琢磨該如何處理時,突然的,一聲嬌笑,從四方傳來。 “這是什么騷風,居然把我們的血梅少主給吹來這里了,怎么的,看上我家的夜葬師弟了?”笑聲帶著慵懶,回蕩時,中峰大長老宋君婉的身影,出現在了白小純的身前,她換了一套衣服,可這衣服有些小,無法包裹她的身軀,似歇息前所穿,凹凸有致,雪白肌膚,火辣勁爆…… 此刻話語間,那血色的梅花凝固在了半空,而宋君婉一頭秀飄落,帶著香氣散開時,整個人如同成熟的蜜桃,讓四周不少筑基修士,先是倒吸口氣,口干舌燥,而后又趕緊低頭,不敢去看那致命的誘惑。 唯有白小純,多看了幾眼,委屈的開口,一副被欺負了的樣子。 “宋姐姐……你再晚來一會,我小命就丟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