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5)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5)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5)     

一念永恒207 夜魔遠播

“夜魔?”聽到那些血樹面孔的尖叫,白小純一愣,他不知道,這一天的時間,隨著他的兇殘傳開,已經有不少人,暗中稱呼他為夜魔。 此刻那些血樹面孔叫聲不斷,白小純聽的心煩,冷哼一聲。 “閉嘴!” 他聲音一出,帶著一股兇殘之意,嚇的那些血樹一個個瑟瑟抖,立刻收聲,看向白小純時,露出恐懼,竟一個個從地面上拽出根,趕緊散開,露出了一條小路。 “神算子,給我出來!”白小純背著手,抬起下巴,淡淡開口,聲音傳開四周,不少人聽到后,紛紛內心一顫。 洞府內的神算子,更是面色蒼白,目中露出瘋狂,咬牙切齒時,冷汗不斷地滴落。 “夜葬,你不要欺人太甚!!”他的聲音尖銳,從洞府內傳出。 白小純沒有踏入血樹區域,這洞府的陣法威壓,讓他覺得有些威脅,此刻聽到神算子的回答,他擺出冷酷,故意逼出血氣,向外轟然擴散,眨眼間,這四周的血氣翻滾,隱隱成霧。 這一幕,讓那些血樹面孔更為抖,可卻不敢出尖叫,一個個縮在一起,神色駭然。 而四周察覺到這一幕的筑基修士,也都心驚的看著白小純身上的濃郁血氣,洞府內的神算子,此刻面色蒼白,慘笑起來,目中露出瘋狂,正要拼死去抵抗時,白小純的聲音,帶著桀驁之意,飄蕩四方。 “夜某給你三息時間,立刻滾出此地,這洞府,我要了。”白小純袖子一甩,傲然開口,覺得自己這句話說得,非常有氣勢。 ‘“夜葬,我和你拼……恩?此言可真!!”洞府內,神算子全身修為爆,正要全力操控洞府陣法,與白小純拼了時,猛的聽清了白小純的話語,他立刻睜大了眼,露出驚喜,似有些不敢相信。 “聒噪,夜某說一是一,說了要你的洞府,今天這洞府,要定了!”白小純抬起下巴,傲然開口。 他話語剛剛說出,洞府大門驟然開啟,神算子身影剎那飛出,度之快,轉眼就沖上半空,口中更有聲音回蕩。 “夜葬,我血溪宗雖是魔宗,可也講究一言九鼎,當著這么多道友的面,你若食言,必定被唾棄,此生無人會再信你!”神算子怕啊,他害怕白小純故意讓他出來,好對自己動手,此刻聲音尖銳,更是快的扔出操控洞府的玉佩,急逃走。 他沒想到白小純來這里,居然只是要洞府,而非要他的命,此刻還覺得有些不可思議,有種劫后余生之感。 白小純一愣,接住玉佩,詫異的看了看逃之夭夭的神算子,立刻明悟過來,心中感慨,也沒理會太多,走入血樹內。 那些血樹一看換了主人,立刻眉開眼笑,紛紛阿諛奉承。 “夜魔主人威武不凡,天下無敵。” “夜魔大人雄才大略,宏圖霸業唾手可得!” 聽到這些血樹面孔的話語,白小純面色嚴肅,冷冷的看了看他們,可目中卻有鼓勵,那些血樹面孔先是忐忑,可看到白小純目中的鼓勵后,一個個鼓起勇氣,繼續吹捧,白小純搖頭一嘆。 “太優秀了,走到哪里,都有一群家伙捧著,真是苦惱,我又不能去阻止。”白小純感慨時,那些血樹阿諛之言更多。 “夜魔一出,天下無魔!” “夜魔一眼,所有女修立刻迷倒……” “夜魔一嘆,蒼穹失色!” 在這眾多血樹賣命的吹捧下,白小純心情愉悅的走入神算子的洞府,看著此地濃郁的血氣,與宋缺所在的血瀑布,也都不相上下后,白小純更滿意了。 四周七八個傀儡,同時拜見,在白小純的安排下,整理洞府后,他安心的居住下來。 很快的,白小純奪了神算子洞府的事情,就傳遍中峰,擴散宗門,對于夜葬的兇殘,再次引起了一系列的傳聞。 時間流逝,很快過去了半月,半個月的時間,有關夜葬的事情,不斷地酵后,整個血溪宗范圍內,所有修真家族,已經全部知曉。 紛紛知道,血溪宗內,又出了一個無比兇殘的人物,竟以一己之力,與一群筑基開戰,擊殺七八人,引動中峰血氣,凝聚驚天血劍。 尤其是逆血返祖,更是撼動眾人心神。 “此人性格古怪,不可猜測,前一瞬可以爆起殺人,后一瞬又能輕飄放下,這種性格,難以捉摸……” “血溪宗無極子老祖都說此子有魔性……能在那白小純的手中活下來,可見此人早有不俗!” “宋缺似乎都不是他的對手,可惜了他是凡道筑基,否則的必定更強!” “這算什么,我聽說四大山峰的大長老,全部都在瘋搶此人,最終還是中峰的宋君婉大長老,不惜……” 血溪宗范圍內,有關夜葬的消息在這傳開時,也通過一些渠道,將這些消息送出,使得正在開戰的玄溪宗與丹溪宗,也都聽說。 靈溪宗與血溪宗接壤,更是知道的更具體,夜葬的名字,也次在靈溪宗內,傳遍南北兩岸,使得無數靈溪宗弟子紛紛心驚。 “夜葬?沒有印象……”鬼牙即便是閉關,也都聽說了此事,皺起眉頭想了好久,也沒想出在隕劍深淵內,血溪宗的夜葬。 上官天佑也是如此,思索很久,雖沒有印象,可卻很留意,心中不甘更強,他知道如今這個時代,天驕并起,若不想被時代淘汰,只能自己更強。 “夜葬……”周心琪深吸口氣,對于血溪宗的事情,靈溪宗極為留意,周心琪的心底也有心驚,尤其是聽說那夜葬一個人與眾多筑基開戰,這一幕,讓周心琪咬牙,修行更為刻苦。 還有北寒烈,呂天磊,徐嵩,還有公孫云,不但是這些天驕因夜葬的事情被刺激,就連掌門等人,也都如此,對于一個能同時與一群同階開戰的筑基修士,他們雖在意,可更在意的,卻是逆血返祖。 “這夜葬若成長下去,會是一個不小的災患……” “讓人加大力度去找白小純,這小子自從離開后,就沒影了,居然找不到蹤跡,就連宗門派出的守護之人,也都找不到他的氣息。” 在這靈溪宗天驕與高層都震動時,內門弟子里,也對于這夜葬有了耳聞,不過不屑之語更多一些。 “夜葬算個什么東西,能和白師叔比么?” “就是,白師叔若出手,這夜葬立刻灰飛煙滅!”這樣的言辭,大都是從侯小妹以及張大胖等人口中傳出,尤其是許寶財,更是熱衷傳播。 甚至侯小妹為了證明這個新崛起的夜葬,只需要白小純一根手指就可以滅掉,還找到了閉關的侯云飛去問詢。 “夜葬?當時圍攻小純的人太多了,沒有什么印象。”侯云飛想了半天,也沒想起,笑著開口。 “我就說嘛,小純哥哥最厲害了,哥,你說小純現在在哪啊,怎么都找不到他,他會不會有危險。”侯小妹很開心,但很快就有些失落。 侯云飛摸了摸侯小妹的頭,看向遠方,許久輕笑。 “不用為他擔心,這家伙……無論在什么地方,需要擔心的都不是他,而是他四周的倒霉蛋……如今,說不定有不少人,都在因為他而憋屈抓狂。” 侯小妹想起白小純的那些往事,立刻笑了,深吸口氣,目中露出堅定,白嫩的俏臉微紅,她知道自己要更努力的修行,只有這樣,未來或許……與白小純之間,才有可能。 在夜葬之名傳遍四方時,白小純正在血潭內修行,借助這里濃郁的血氣,他開始修煉不死金剛的第二層。 與此同時,他體內第一層靈海的那滴通天河水,也已經融化了大半,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徹底融化。 這代表了筑基初期的突破,同時也代表了白小純的馭人,將會更進一步,可以去試驗很多之前做不到的想象之法。 而他眉心的通天法眼,雖沒有機會使用,可卻在眉心始終醞釀,白小純相信,當自己第三目睜開時,威力要比曾經大上好多。 還有撼山撞,白小純在不斷地熟練下,他的洞府內外總是轟鳴,漸漸更為熟練起來。 關于元磁之力的研究,白小純也沒有放棄,雖始終不得要領,但他相信此法不俗,尤其是想到那引力斥力的變化,他就怦然心動。 “這要是被我研究明白了,以后誰要來殺我,比我強的,我一指,對方就無法靠近,比如弱的,我一召,就自己飛來。”白小純想到這里,振奮的雙眼亮晶晶。 謝謝大家7月份的月票,我知道這個月,很多兄弟姐妹為了給耳根投月票,花費了很多,我挺不忍心的,誰的錢都不是大風刮來,都是自己辛苦賺得。 我在起點寫書7年多了,從剛開始的確存在了爭奪之心,直至現在,七年的時間,認識了無數的兄弟姐妹,謝謝你們多年來的陪伴,謝謝。 今天,我想說,我不想因為我,導致大家多花很多不需要花的錢,我們該拿到的耀榮,都已經拿到了,無論是月票還是推薦票,太多太多,至于破紀錄,我都記不得咱們破了多少個記錄了。 我希望大家有票就給我,沒有的話也不要去紅包了,咱們順其自然就好了,不強求什么名次。等情節了,你們高興的時候,如果還想玩玩,那耳根就陪大家活動活動爭個第一,其他的時候,和我聊聊天,這個不花錢……哈哈。 最后,希望大家能力所能及時,能始終訂閱正版,別無他求!因為你們的每一個訂閱,都是一個作者的膽與骨,我不想做無膽之徒,也不愿做軟骨之輩,希望大家成全! 祝所有兄弟姐妹,身體健康,萬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