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2)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2)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2)     

一念永恒200 血梅少主好巧

3004血梅化作的長虹,速度驚人,在這深夜更是掀起一片尖銳的破空之聲,此聲隨著她靠近中峰,立刻在中峰回蕩,轟鳴四方。 在宗門內,血梅一向霸道,甚至她無論做什么,即便是不霸道的事情,在其他人眼里,因她的父親是無極老祖,所以都是霸道的。 在多年前,血梅就明悟了這一點,于是索性在行事上,霸道到底,此刻臨近,巨響撼天,立刻就讓中峰下指區域的那些筑基護法與長老,紛紛被驚動,一個個立刻走出洞府,一眼就看到了半空中血梅飛躍而過的身影。 這身影如一道血幕,依稀可見幕中那驚心動魄的嬌軀,還有在那血色的面具上,雙眸內閃過的冷漠! 這一幕,讓很多人心神一震。 “血梅少主居然回了中峰?” “她雖是中峰的長老,可因與大長老不和,罕見她來此啊!” “咦,那個方向……” 在這眾人都內心一動時,立刻有人看到遠處血梅所去的地方,那里似有濃郁的血氣正在凝聚,甚至影響了四周,使得游離在山上的血氣,都在涌去,使得血光逐漸染紅蒼穹。 這一幕,讓這些筑基修士紛紛目光一閃。 “那里是血梅少主的洞府所在,這些血氣……” “莫非血梅少主有什么重寶要出世?!” 隨著眾人紛紛猜測,一個個立刻飛出,直奔洞府所在之地。 此刻的白小純,正全力吸身后洞府的血氣,眼看著自己的不死長生功,正飛快的滋生力量,肉身之力暴增,他的身軀,看似如常,可實際上所有的血肉都在不斷的膨脹積壓。 “不死金剛卷,第一層……十象蠻鬼身!”白小純激動,深吸口氣,感受著體內的力量,轟然暴增。 八象、九象……很快的,就直接攀升到了十象!! 在這一剎那,白小純腦海嗡的一聲,體內傳出無數咔咔之聲,這聲音外人聽不到,可表現在的耳邊時,如同奔雷滾滾。 與此同時,血肉的酸麻瞬息涌現如潮水一樣,向著全身所有部位驟然蔓延,使得全身血肉震動,直至蔓延到了每一根發梢,每一寸血肉后,微微一頓,隨著白小純下意識的吸氣,這擴散全身的震動,猛的倒卷,一路轟鳴中,從他全身所有部位,全部凝聚在一起,凝聚在了他的胸口,交匯之下,融合歸一! 形成了一股……力大無窮的氣勢! 這氣勢,是白小純此刻血肉之力無數次的震動掀起,更是在這不斷的震動中,他的血肉形成了一個個漩渦,直接將四周以及身后洞府內的血氣,猛的一抽! 頓時那洞府內血瓶中的血氣,如同脫韁的馬群,穿透洞府大門,連同四面八方的血氣,一起翻滾中,奔騰而來! 白小純內心一震,在感受體內力量爆發的同時,也暗呼不妙。 他之前都是克制自身,不去吸收四周的血氣,只去抽取身后洞府,這才保持了某種平衡,使得他這里不會血光映天,難以被人發現。 可眼下,隨著不死金剛卷第一層,十象蠻鬼身的形成,他身體的震動不受控制,形成了漩渦,吸收四周的血氣,立刻就使得這里血光爆發,格外明顯。 但卻來不及阻止,他的身體如同蛻變,這四周的血氣融入體內后,似成為了雷霆,巨響在他腦海中回蕩時,他的身體顫抖,每一次顫抖,力量都在爆發。 很快的,從量變成了質,凝十象之力,化……蠻鬼之身!! 轟轟轟! 白小純雙眼驀然睜開,身后隱隱有蠻鬼之影,雖模糊,可白小純知道,隨著醞養,用不了幾個月,就會清晰無比。 一股力大無窮的感覺,從體內每一寸血肉中滋生出來,可白小純來不及去激動,他這里已太過顯眼,血光擴散,必定會引人到來。 “這血溪宗太霸道了,就連修行也都要提心吊膽!”白小純緊張,他知道這血溪宗的不少人,已找了自己很久,這要是被堵在這里抓個正著,那些人必定兇殘爆發,后果不堪設想。 此刻起身正要趕緊逃離此地,可就在這時,遠處天空上,一道血色的長虹,如閃電一樣瞬間臨近。 眨眼間,這長虹就出現在了白小純的上方半空中,化作了一個穿著血色長袍,帶著血色面具,面具上烙印一朵梅花的女子身影。 血梅呆呆的看著自己的洞府,有些發懵,她難以想象,在這血溪宗內,竟有人敢將主意打到自己頭上。 甚至是在自己洞府門口修行,這種事情,她匪夷所思,此刻愣了半晌,她覺得她所了解的下游修真界,能干出此事的都不多見…… 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此刻洞府內的血瓶,已經空了,甚至因短時間被抽走全部血氣,使得這血瓶都要不穩崩潰。 自己十多年準備之物,一夜之間,全部沒了……她的身體微微顫抖,呼吸急促,甚至在來臨的一瞬,她親眼看到最后一縷血氣,從洞府內飄出,鉆入白小純的體內。 血梅鳳目寒芒此刻殺意驚天,帶著急促的呼吸,目光落在了白小純身上。 “血梅少主,好巧……”白小純心虛,被血梅看的發毛,本想說自己是路過這里,可偏偏這四周的稀薄的血氣,被自己的不死金剛第一層所吸引,此刻竟一絲絲的自行鉆入,白小純都快哭了,想要阻止,可短時間做不到……于是趕緊改了話語。 “這里是你的洞府?咱們商量一下……我可以賠償……”白小純哭喪著臉,話語還沒等說完,四周風聲呼嘯,一道道身影陸續出現,都是中峰下指區域的筑基護法與長老,此刻出現后,他們一眼就看到了白小純,也看到了白小純身后的洞府,更是感受到了這四周血氣的稀薄……尤其是……看到了那一絲絲血氣,正歡快的順著白小純全身不斷地鉆入進去。 這一幕,讓這些筑基修士,一個個立刻就明悟過來,看向白小純時,恍然大悟,隨即殺意撼天。 “是夜葬!血氣銳減……與幾天前一樣……難道說此人……” “這段時間害的我多次反噬之人,就是你!!” “竟是此人干的,該死的,一定是他!” 這些帶著殺機的目光,齊齊落在白小純身上時,白小純身體哆嗦了一下。 “那個,諸位兄弟姐妹,大家自己人……我賠償行不……”白小純額頭冒汗,正要解釋,可就在這時,半空中的血梅,長長的吸了口氣,抬起下巴,袖子一甩,玉手指向白小純。 “殺了他。” 聲音冰寒,從始至終,她只說了這三個字,可從這三個字上,卻透出了無比的冷漠,高高在上,如捏死螻蟻。 四周所有的筑基修士,聽到這句話后,全部都殺意轟然爆發,這里面有部分原因是因血梅的威信,還有部分原因,則是這段日子來,眾人已被那半夜血氣的銳減,折磨的發狂。 如今終于找到正主,殺意豈能不起,就算白小純不是正主,可在這些人看去,也脫離不了干系。 就在血梅話語傳出的瞬間,立刻四周眾人,立刻出手,眨眼間,無數神通術法,形成了一道道血色的劍氣,直奔白小純而去。 這是眾多筑基修士的出手,看的白小純頭皮都要炸開,這些筑基好幾十人,白小純覺得自己就算修成了不死金剛第一層,也架不住這么多同階的出手,此刻急速的倒退,就要逃走。 “你們欺負人,有本事一個一個來和我打!”白小純不服氣的吼了一聲。 轟鳴在他身后回蕩,眾人含怒出手,掀起狂暴的沖擊,氣勢如虹,撼動八方時,白小純魂飛魄散,他能明顯感覺到,這些人……是真的要殺了自己啊。 “太過分了,不就是吸了一些血氣么,我是血溪宗的筑基修士啊,居然要殺我,這是逼我叛出宗門啊!”白小純顫抖,尖聲時急速逃遁,避開身后的無數神通術法,心肝都顫抖了,他覺得那血梅太霸道了,自己都說了愿意賠償,可居然還一甩衣袖,還抬起下巴,這是屬于自己的標志性動作,對方居然也會! 轟鳴之聲,在這深夜里,在這中峰下指區域,全面爆發,大量筑基修士,一個個殺意驚天,追擊白小純。 可白小純的速度極快,此刻如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不斷地飛馳,口中還發出慘叫。 “殺人了,殺人了……”他心底委屈,眼看這四周人更多了,跑的越發賣力。 半空中血梅沒有出手,她此刻咬牙切齒,一步走入自身洞府內,看著血瓶,目中殺意又起,半晌才壓下,趕緊去轉動陣法,使得血瓶不會因血氣大量的減少而損壞。 與此同時,整個中峰下指區域,一片混亂,白小純的尖叫聲,眾人的怒吼聲,融合在一起,傳遍四方。 “這家伙怎么跑的這么快!” “今天我要將你碎尸萬段!!” “夜葬,我神算子與你不死不休!” 轟轟之聲持續傳出,這些筑基修士不斷地追擊,可白小純的速度太快,中峰又太大,他在這中峰繞來繞去,半個時辰后,這些筑基修士一個個郁悶的發現,居然追丟了。 “一定是躲起來了!” “我就不信他能躲一輩子” “無礙,我神算子拼了受傷,也要去算一算此人在何處!”在這眾人找不到白小純,紛紛冷哼時,神算子一咬牙,立刻開始去算。 半晌后,他眼睛更紅,右手抬起一指遠處時,在他的指尖上,飛出了一只血色的蝴蝶,這蝴蝶立刻遠去,眾人目中露出猙獰,跟隨蝴蝶疾馳。 此刻,在這中峰一處偏僻的洞府后,白小純無比緊張,他躲在這里,愁眉苦臉,唉聲嘆氣。 “我也不知道那洞府是血梅的啊,我以為沒人用,想著別浪費了,我也不是故意的。”白小純不忿,有心去反抗,可一想到對方那么多人……于是發愁,忽然看到一只血蝴蝶飛來,他愣了一下后,立刻警覺,雙腿狠狠一踏地面,轟的一聲直接彈起遠去。 就在他彈起的剎那,他之前所在的地方,大量術法神通,轟然降臨,若非白小純跑的快,慢了一些,此刻必定受傷。 就在白小純彈出的同時,四周一道道筑基修士的身影,急速而來,就要去阻止,可白小純反應頗快,立刻改變方向,全速飛馳。 很快的,又一輪追擊,在這中峰再次掀起。 半個時辰后,當眾人又找不到白小純時,神算子傲然的掐訣去算,又一只血色蝴蝶飛出,帶著眾人尋找白小純。 “這夜葬,他逃不掉,我神算子的天機之術,豈能是他可以避開的!” 幾次三番,白小純發現自己無論躲在什么地方,都會很快出現一只血色蝴蝶,隨后眾人的術法就會降臨。 他也清楚的聽到了人群內那位神算子的話語,知道此人擅長推衍,算出了自己所在的位置,他心底恨啊,可卻沒有辦法。雖然假夜葬也曾學過一些天機術法,可卻只是皮毛,根本就沒辦法與神算子去對抗。 “這里的人太壞了,還是靈溪宗好啊……那里就算天雷滾滾,酸雨降臨,也只是對我扔石頭,可這邊,這點小事,居然就要打打殺殺,欺負人!”白小純嘆了口氣,無限的想念靈溪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