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8)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8)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8)     

一念永恒199 血梅的洞府

神算子咬牙外出,與幾個同門換取丹藥時,聽到了眾人的交談,這才明白原來對方不是刻意的暗算自己,可他的恨一樣存在,告訴了眾人,他算出了制造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不是天災,而是有人不知用什么方法,抽走了四周的血氣。 神算子在中峰有名氣,他的話語,立刻被人相信,那些在這兩天被影響的,紛紛帶著殺意,于夜晚時尋找。 可直至又過去了兩天,這些人沒有絲毫線索,血氣依舊每天都在減少,一個個殺機滔天,開始了大范圍的搜尋,漸漸傳言也都散開。 “聽說了么,我們中峰出了一個神秘修士,此人每到夜里就到整個中峰所有區域吸收血氣!” “此人喪心病狂,不少同門都因此在修煉時受傷,最近一到夜里,都不敢修行了。” “這家伙到底是誰,不要命了,一旦被人知道身份,宗門攔著都沒用啊。” 這些話語,白小純在白天時也聽到了,心驚膽顫,消停了幾天,可眼看自己修行速度又減少了,他著急,于是咬牙繼續外出。 之后的幾天,他更謹慎了,而中峰下指區域的這些筑基修士,卻紛紛抓狂,外出發誓要找到他的筑基修士也越來越多,甚至有一次白小純也加入進來,與眾人一起尋找,他尖銳的嗓音,憤怒的神情,仿佛受害者一樣,讓人沒有去懷疑什么。 就這樣,又過去了三天,白小純夜晚在外面繼續溜達,想要趁機吸血氣時,卻發現中峰的那些筑基修士,竟大量的出動,來回尋找,使得白小純一夜都沒找到機會。 白小純想了想,沒有著急,而是等了幾天,這血溪宗內修士之間并非團結,幾天的時間也就散了,白小純立刻得意,再次哼著小曲外出吸收。 “哼哼,和我白小純斗,這種事情,我最有經驗了!”白小純抬起下巴,小袖一甩,傲然走出。 這一夜,又是大豐收甚至他逃遁時路過了一處區域,在這里下意識的吸了幾口后,竟感受到了一股比其他區域還要濃郁太多的血氣,赫然從一個洞府內散出,立刻讓白小純驚喜,可卻沒停留太多,趕緊遠去。 就這樣,人多他就停,人少他就吸吸吸停停半個月后,他的血劍越來越凝固,體內不死金剛卷的力量,已經達到了七象之多。 “很快就要十象了,不死金剛第一層就要成功,撼山撞也可以施展了!!” “還有這血劍,我能感受得到,很快就會被我修成了!!”白小純振奮不已。 與此同時,整個中峰下指的修士,一個個徹底的抓狂,他們本就戾氣濃重,被白小純的行為折騰了半個月,一個個殺意撼天。 這半個月的夜晚,他們多次被打斷修行,尤其是白小純的時間不固定,每次都是隨意的選擇區域 于是,這些中峰下指的筑基修士,紛紛無法承受,尤其是有一些被折磨的,多次修為反噬,噴出鮮血。 “是誰!!!” “我要殺了此人,該死的,我要殺了這個家伙!” “此人找死,害我修為都險些不穩,我要生生剮了此人!!” 一聲聲嘶吼,在整個中峰回蕩,這些筑基修士這輩子都沒遇到這樣的事情,白天在山上時,每個人的眼睛都是紅的,殺意濃厚。 白小純看的心驚,于是每次出門也都使勁揉眼睛,讓自己眼睛也血紅血紅的,才敢出門,與不少人一起怒斥那神秘的血氣狂魔。 隨著事態的發展,這些筑基修士不斷的尋找,甚至請擅長衍算的同門去算,只是擅長衍算之人不多,而神算子就是中峰筑基修士里,名氣最大的一個,偏偏他如今養傷,無法繼續去算,以至于整個中峰下指,積壓的怒氣越來越大。 白小純眼看如此,立刻收斂,消停了數日,繼續外出時,發現這中峰的筑基修士,居然每一片區域,都有一個人在外巡邏,顯然是達成了共識,罕見的促成了一次團結。 白小純有些傻眼,走了一大圈,最后唉聲嘆氣的離開,正發愁以后該怎么辦時,路過了一處區域,忽然他腳步一頓,疑惑的看著這片區域。 “沒人巡邏?”白小純眨了眨眼,謹慎的看了看四周,最終徹底確定,這里真的沒有人巡邏后,他立刻驚喜,同時也想起了這里有一個洞府,他以前路過時,曾感受到了里面傳出比其他地方濃郁太多的血氣。 此刻找了找,立刻就找到,看著眼前這個不出奇的洞府,白小純拿出玉簡,查看一番后,雙眼冒光。 “我之前怎么沒注意呢,這一片區域,所有洞府都是空的啊,只有這一個洞府有主,雖不知道是誰的,可我吸兩口,應該沒事。”白小純舔了舔嘴唇,猛的大吸一口,立刻大量的血氣猛然間從四周涌來,尤其是這洞府內,血氣翻滾如大浪,白小純只是吸了一口,就覺得堪比自己平日里溜達兩三個區域的總量了。 “好地方啊!”白小純不敢多留,連忙離去,第二天夜里,他又來到這里,再次吸兩口,直至第三天,第四天,白小純驚喜的發現,居然始終沒事,也沒人從洞府里走出,于是膽子大了,甚至第四天時,他一連吸了十口。 最后他終于確定,這洞府內沒人,而且這里居然比他的洞府還偏僻,白天時都看不到什么身影,夜晚更是如此! “哈哈,天道有眼!”白小純狂喜,在第五天的夜里,他早早的來到這洞府旁,緊挨著洞府坐下,他準備這一次吸個夠本,將自己的不死金剛第一層,直接完成! 剛一運轉不死長生功,立刻四周血氣涌來,白小純財大氣粗的一揮手,索性不去吸收四周的血氣,而是重點在身后的洞府內,緊靠著洞府大門,猛的一吸,立刻這洞府無聲的一震,里面的血氣驟然爆發,數量之大,涌入白小純的體內,推動不死金剛卷的修行,使得白小純全身血肉酸麻,力量的增加,極為明顯。 這一幕,立刻讓白小純激動無比,他終于有了一種可以肆意吸收的感覺,仿佛是全身暢游在無盡的血氣中,那種感覺,讓他舒服的似要成仙。 在白小純這瘋狂的吸收時,他身后的洞府內,的確是沒有人,這洞府不大,似很久沒有人居住的樣子,唯獨在中間的位置,有一個血色的小瓶。 這小瓶上烙著一朵血色的梅花,散出晶瑩之光,一看就是重寶,而在這小瓶下,則是一個散出紅芒的陣法,這小瓶所在的位置,正是陣法的核心。 仔細去看,這核心的位置,似存在了一個小孔,而這血瓶,就是刺在這個小孔內! 血瓶里,凝聚了磅礴的血氣,這些血氣甚至沉淀之下,都成為了液體,積累了大半瓶。 眼下隨著白小純的吸收,這血瓶內液體,正飛快的揮發出來,直奔洞府大門涌去。 也就是一炷香的時間,這小瓶內的液體,竟少了三成,就在白小純振奮,繼續加大吸收時,在這血溪宗內,祖峰中部,有一處血湖,四周種植了大量的梅花,如同仙境。 在這湖邊,存在了一個洞府,這洞府大門青色,散出濃濃的威壓,尤其是門上,一樣烙印著一朵血色的梅花。 洞府內,極為奢華,明珠成燈火,靈石化點綴,此刻在這洞府中,一個女子盤膝打坐,她的臉上帶著一個血色的面具,正是血梅! 她突然睜開眼,面具下的秀眉皺起,更有詫異。 “出了什么事情,我放在中峰洞府內的血瓶,怎么血氣減少如此驚人?!” 白小純身后的洞府,正是這血梅在中峰的府邸,只不過她幾乎不去,而是居住在祖峰,可那洞府,卻充滿了奇異,是她父親無極子當年察覺,并留下陣法,使得血氣之濃,超越中峰下指所有區域。 而她這里,則是在中峰洞府內,放下了一件重寶血瓶,以此來吸收積累血氣,已積累了十多年,眼看就要完成,可以配合她修煉一門秘法。 可眼下,這血瓶的血氣,在她的心神聯系中,居然血氣減少,雖有的時候,也會減少一些,可卻是正常現象,從來沒有如今天這樣,減少的這么驚人,且就在她詫異的這么一會時間,那銳減的速度,竟一下子更夸張了,竟又減少了四成。 血梅呼吸急促,鳳目寒芒一閃,猛的站起,直接化作一道長虹,轟鳴間,在這深夜,從祖峰直奔中峰疾馳而去! “我倒要看看,為何會如此減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