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5)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5)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5)     

一念永恒194 看見本護法還不拜見

他們只有一個月的時間,如果這一個月找不到白小純,拿不到筑基丹,他們就失敗了,一想到這里,所有人都瘋狂起來。 更有的,對白小純的恨,已經是難以形容,近乎不共戴天一樣。 “夜葬,你太獨了!!” “雖然我血溪宗講究弱肉強食,更是一將功成萬骨枯,可你也不能獨到這種程度啊!” “十個筑基丹,你哪怕扔出一個給別人也行啊!!” “就算你躲到火山內,也沒用,這火山內雖有迷宮通道,可范圍不大,怎么也能找到你!” 在這眾人四下各自帶著殺機,于這迷宮般的地下通道內尋找白小純時,白小純左拐右拐,此刻前行時忽然腳步一頓,看到了前方的石縫處,長著一大片三葉草。 其中有一顆,正是四葉! 白小純眼睛一亮,立刻上前將這四葉草拿起,仔細的看了看,目中露出興奮。 “這里果然有四葉草,哈哈,我的煉靈,可以進行第四次了。”他心底振奮,收了后,立刻前行,在這龐大的地底迷宮中,似乎忘記了筑基丹,開始尋找四葉草。 時間流逝,很快的過去了四天,這四天里,白小純數次遇到其他人,往往彼此一見面,對方就立刻殺來,白小純干咳一聲,身體一晃,進入通道后很快甩開,繼續尋找四葉草。 途中血獸也遇到了幾頭,仔細的觀察了一下這里特殊的血獸后,白小純也覺得驚奇,避開后繼續找四葉草。 又過去了三天,白小純在這地底通道飛奔時,來到了一處眾多通道的交匯處,這里是一個龐大的深坑,足有十多里范圍,深坑內長著無數的蘑菇,這些蘑菇一個個都很龐大,最小的也都一人多高,大的足有十丈大小。 這些蘑菇顏色各異,還有的近乎半透明,正在有規律的搖曳晃動,在那些蘑菇之間,地面上長著血色的三葉草,白小純仔細一看,這些三葉草中,幾乎每隔一段距離,都會出現一顆四葉草。 “恩?”白小純眼睛一亮,覺得這里是個好地方,看了眼那些蘑菇,他遲疑了一下,正要試探一下時,忽然睜大了眼,露出無法置信與駭然,身體都頓了一下。 他赫然順著遠處的一群蘑菇中間的縫隙,看到在那群蘑菇后面,有一只白色的兔子,正趴在那里,左看看,右看看,不時的一口吞下一顆三葉草。 白小純有些不敢相信,這兔子,他絕對不會認錯,居然是那只學舌兔!! 白小純覺得這個世界都變的詭異了,這兔子的存在,超出了他的想象,白小純去了北岸時,這兔子也出現在了北岸,如今白小純到了血溪宗,這兔子竟也出現。 “我都來這里了,你你你……你怎么還在!”白小純越發覺得這兔子非同尋常,好在此刻白小純看出,這兔子似乎沒發現自己,于是不顧這里有不少四葉草了,白小純對這兔子,是真的怕了,連忙小心翼翼的后退,就要從身邊一個通道趕緊離去。 “千萬不能讓它看到我,不能讓它知道我在這里……不對,我現在是夜葬,它應該認不出我才對。”白小純心驚肉跳,可就在他悄然無息的退后時,突然的,一聲怒吼,從這處深坑內傳出,一條巨大的血色蚯蚓,直接從這深坑內鉆出,直奔兔子而去。 兔子猛的跳起,速度之快,那蚯蚓根本就無法碰觸絲毫,可就在兔子跳起的同時,地面上眾多地方全部翻滾,一條又一條巨大的蚯蚓,全部鉆出,密密麻麻,直奔兔子追去。 兔子豎著耳朵,口中傳出陣陣嚯嚯之聲,似學著蚯蚓鉆土時的聲音……向前疾馳飛奔,正要順著一條通道遠去時,忽然一頓,竟看了白小純一眼,似乎詫異,同時也露出了一絲……親切…… 看到這親切之意的瞬間,白小純頭皮都要炸開,沒有任何遲疑,剎那鉆入通道,急速遠去。 “這該死的兔子,它到底怎么回事!!”白小純都要哭了,他害怕啊,對于這兔子,他是真的怕了。 一想到那學舌的話語,白小純這一次很慶幸,自己發現的早,否則的話,若被傳出了什么話,白小純一想到整個血溪宗知道了,原來自己就是白小純后,立刻就哆嗦起來。 “這要是知道了,我估計會死一萬次……還會被一塊塊的切下來,送給靈溪宗……”白小純倒吸口氣,在心底喃喃,他此刻已經謹慎很多,尤其是知道兔子在后,不斷地提醒自己,千萬不能多言。 “不能四下亂走了,兔子在這里,這里太危險了。”白小純想到這里,趕緊找了一個地方,挖出一個洞口,鉆入進去,愁眉苦臉的默默等待時間。 “也罷,這段時間,我就當是筑基好了,這樣外出的時候,也就沒事了。”白小純嘆了口氣,盤膝坐在這里,默默打坐時,又想了想,索性拿出一些其他的丹藥,與筑基丹對比時,忽然雙眼亮了一下,想到了一個主意。 此時此刻,在這迷宮內的其他弟子,已經一個個瘋狂了。 他們全部紅著眼,在這通道迷宮內搜尋,一連找了十天的時間,終于將這全部迷宮都找了一遍。 也找到了白小純所在的地方,可當他們剛靠近,白小純就嗖的一聲飛出,疾馳遠去,身上更是散發出一絲絲筑基的氣息。 這一幕,立刻讓這些弟子抓狂! “他在筑基,抓住他!” “我們找了十天,他竟在筑基,一定不能讓他成功!” 可就在這些人凝聚起來,瘋狂的追擊時,白小純嘆了口氣,右手突然抬起,立刻有數粒帶著筑基丹氣息的丹藥,被他直接向著好幾個方向,猛的扔出。 “筑基丹給你們了,誰再來惹我,等我筑基后,滅他全族!”白小純低吼,聲音也帶著煞氣,速度也一下子爆發,遠遠離去。 四周眾人紛紛呼吸急促,他們感受到了那些丹藥上筑基丹的氣息,此刻猛地散開,直奔這些丹藥而去,一時之間,斗法廝殺,轟鳴不斷。 這場爭奪,最終有五個修為強悍的弟子,搶奪到了丹藥,急速逃走時,被其他人追擊,可很快的,就有凄厲的嘶吼,帶著咒罵之聲,滔天而起。 “假的,這不是筑基丹,該死的夜葬!!我想起來了,他會煉丹!!” “這是假的,真的是假的!!” “這些不是筑基丹,是上面蓋了一層筑基丹的碎末!!” 雖然如此,可卻沒多少人相信,直至有一個弟子將搶到的丹藥拿出,眾人在一起都看到了丹藥被撥開后,露出的里面一枚尋常的二階丹藥后,一個個對白小純的恨,已經無法形容了,尤其是這種損招,只有藥師才能干的出來,偏偏血溪宗藥師很少,高層雖希望多一些藥師,可實際上弟子們,很少有人去選擇將大量時間耗費在煉藥上。 “夜葬!!我要殺了你!!”眾人抓狂怒吼,再次尋找,又過去了十天,所有弟子,一個個都憔悴的越發瘋狂,他們披頭散發,焦急的嘶吼在很多地方都傳出。 而如今距離最后的期限,只剩下了十天,這讓所有人焦急的要崩潰,彼此之間的廝殺,還有遇到血獸時的殺戮,也隨著情緒的波動,不斷地進行。 在他們這尋找下,終于又找到了白小純。 可這個時候……他們一個個絕望的發現,白小純身上,散發出了濃郁的……筑基氣息! “大膽,看見本護法,還不拜見!”白小純抬起下巴,小袖一甩,傲然開口。 血溪宗弟子進階,成功筑基后,就不再是弟子了,而是可以選擇四大山峰中任何一個,成為護法,若是地脈筑基,則是比護法高出一頭的長老。 可無論是長老還是護法,對于內門弟子都擁有極為的威懾,甚至從某種程度來說,掌握了生死。 此刻隨著眾人找到了白小純,隨著白小純袖子一甩,傲然的開口,聲音回蕩時,他前方那些血溪宗的弟子,一個個欲哭無淚,悲憤欲絕,全部望著白小純,半晌之后,那些方才喊打喊殺的弟子,一個個都快哭了,對白小純的恨,已經難以形容,可卻只能低下頭。 “拜見……拜見夜護法!” “拜見……夜護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