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8)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8)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8)     

一念永恒192 血崖試煉

時間一晃,很快數月過去,白小純是所有參與筑基試煉的眾人中,前幾個完成任務者,雖然提前完成,可畢竟還沒到宗門約定的時間,只能等待其他人陸續完成,才可以開啟筑基試煉。 這幾個月,他也沒有浪費,而是振奮激動的修行不死金剛卷,可以說白小純從踏入修行開始,從來沒有如現在這樣,在沒有任何壓力下,就這么的用心。 甚至每一次修行不死金剛卷時,全身的酸麻感,讓他從開始的不適,漸漸變成了習慣,而現在,甚至能從這酸麻中找到一絲愉悅。 “哈哈,我的力量正在增強,繼續酸麻下去吧!”白小純眉飛色舞,每天都要在洞府內揮舞拳頭,感受著自己的力量逐漸的增加,又看著自己在運轉這不死金剛卷時,四周地脈升起的絲絲血氣,他就激動不已。 “這里就是我白小純的圣地啊,不但闖了禍不被責罰,還有賞賜,甚至修煉都這么快……”白小純感慨,越來越覺得這血溪宗適合自己,可想著想著,覺得自己立場有些不對……于是趕緊擺正心態。 “我是靈溪宗的!”白小純內心提醒自己,重新沉浸在這酸麻感中。 直至數月后的這一天,白小純的不死金剛卷,終于完成了第三個九百九十九次循環,體內傳出轟鳴巨響,身后更有三個巨象之影幻化而出。 他雙眼猛地睜開,露出精芒時,整個人興高采烈的起身,握拳向前一擊,破空之聲驟然傳出時,白小純深吸口氣。 “三象之力,在這里修行,實在太快了,而這還僅僅是血溪宗手背的位置,如果能到了手指,靠近血瀑布……一定能更快!”白小純大笑,琢磨著要出去溜達溜達時,忽然神色一動,拍了下儲物袋,手指出現了身份玉簡。 此刻這玉簡正在微微閃光,白小純靈力融入后,立刻腦海內,回蕩了一個冰冷無情,甚至帶著一絲陰森的聲音。 “內門弟子夜葬,獲二次筑基試煉資格,三日后正午,萬血崖上,與其他試煉者爭奪筑基機緣!” “居然是在萬血崖?莫非這一次的筑基試煉,選擇在了萬血深淵內?”白小純握住玉簡,心神一震,這萬血深淵他之前問詢假夜葬關于血溪宗四色火的火種時知曉,四葉草,就出自萬血深淵。 白小純目中露出期待,他始終在等這筑基試煉的資格,可以說他是所有人中,最在意也是最不在意的。 說在意是因以這個名義,他歸來后就可以顯露出筑基修為,更可以選擇中峰,成為護法,距離獲得永恒不滅之物,邁出了一大步。 說不在意,是因他本就天道筑基。 想到自己是靈溪宗的弟子,于是白小純覺得自己是站在道義的一方,感慨時,袖子一甩,擺出嚴肅的表情,抬起下巴。 “這一次,我不能讓你們筑基成功,不好意思,因為我是臥底!”白小純內心這么想時,覺得自己實在是靈溪宗的功臣,不知不覺的,就又要立下一個大功了。 于是美滋滋的繼續打坐修煉。 三天后,白小純整裝一番,擺出夜葬的那副冷酷的樣子,又鍛煉了一下自己的眼神,使得眼神看起來充滿了煞氣,這才走出洞府,一路向著萬血崖走去。 萬血崖,是靈溪宗內門區域里,兩個神秘的地方之一,另一個地方是處圣丹殘壁。 這萬血崖,是一處深淵,深淵內血光彌漫,形成了一個不大的秘境。 實際上,這里是這巨手的手背上,一個曾經的傷口形成的小世界,被改造后,成為了一處秘境所在。 此地盛產四葉草,這種四葉草是四色火的火種,也算是血溪宗的特產,平日里弟子修行,大都可以用上,甚至是作為資源與外人交易,也都價值不菲。 只不過想要去獲得四葉草,需要一定的機緣,且這四葉草所在的深淵內,存在了血獸,這些血獸沒有神智,只有瘋狂的殺戮之心,似乎是這血溪宗的大手,自身凝結的殘缺生命。 對于一切闖入深淵內的生命,都會發起攻擊。 這一次筑基試煉的地點,就被血溪宗的四位大長老,選擇在了這里進行。 白小純到來時,此地已有七八人提前達到,有的單獨打坐,有的則是彼此靠近一些,正在低聲交談。 白小純一來,就看到了趙無常,趙無常目中有寒芒一閃,這里的所有人,都將是他的競爭者,可臉上卻擠出笑容,熱情的招呼白小純過去。 他們這些聚在一起,都是當日洞府內的幾位。 “這一次我聽說獲得資格的人有三十多個,可筑基丹卻很少,在這深淵內,不但彼此要廝殺爭奪,還要面臨血獸。” “就按照我們之前約定的,進入后,先聯手滅殺其他人,然后我們彼此再抉擇筑基丹的歸屬。” 眾人低聲議論時,白小純看向一旁的萬血深淵,這深淵的入口是長條狀,足有數十丈寬,下方血光濃郁,看不到盡頭所在,可卻能感受到一縷縷氣息,似鎖定在了這里,如同有恐怖的存在,于下方張開大口,等待吞噬。 隱隱的,還能聽到有悶悶的咆哮,從這深淵下傳出。 “這里的血獸,據說有筑基以上的存在,對于我等而言,這里的危險程度,不弱于筑基圣地。”趙無常感慨開口時,白小純點了點頭,收回目光。 陸續有其他人到來,有的加入進來,可更多的卻是散在四周,冷眼看著身邊一切同門。 很快的,正午時分,此刻參與筑基試煉的弟子大都來齊,足有三十七人。 就在這時,突然的,遠處四大山峰,此刻各有一道長虹,掀起奔雷之聲,轟鳴而來,從少澤峰飛來的,是一個中年男子,這男子身體高大,全身氣血磅礴,遠遠一看,竟影響了四周,使得他身邊數丈內,有血氣驚人。 尤其是在他的身后,似有一道虛影,看不清晰,只能大致看出,似乎是一只大手,隱隱的與這血溪宗的大手,似乎有幾分相似。 而最驚人的,則是這中年男子的右手,外露出的皮膚上,居然有陣陣龜裂的痕跡。 他正是少澤峰的大長老,而來自無名峰的大長老,是一個侏儒,這侏儒短發,臉上有一道疤痕,他腳下踏著一天黑霧,仔細一看,這霧氣赫然是一個魔頭,神色猙獰,更有威壓擴散,帶著侏儒,直奔此地。 尸峰的大長老,白小純見過,正是那位滿臉皺紋,可偏偏身上的生機,給人一種年輕人感覺的老者。 而最后一個,則是中峰大長老,也是白小純最關注的目標,那是一個女子,一個全身上下,仿佛成熟到了極致的曼妙女子。 這女子穿著很是大膽火辣,明明是尋常的道袍,可在她的身上,卻充滿了誘惑,雪白的長腿,還有那腰臀之處夸張的收攏以及圓潤之翹,足以讓所有人看到后,都會忍不住多看一眼。 飽滿,似乎這道袍都無法兜住,仿佛隨時可以爆出,還有那一頭紅色的長發,使得整個人,如一團火。 偏偏她的俏臉,說不出的美麗,瓜子臉上似天生就帶著嫵媚,雙眸流盼間,露出絲絲媚態,就算是白小純,在看到后都下意識的吸了口氣,而其他人更是心臟跳動加速,可卻趕緊低頭,不敢去看第二眼。 “她就是中峰大長老?宋缺的小姑宋君婉?”白小純沒忍住,又多看了一眼,這一眼看去時,立刻就與這熟透的女子目光對望。 宋君婉笑了笑,可白小純卻頭皮一麻,他不知為何,對方明明是笑,可他卻感覺到了強烈的危險,連忙低頭。 在他低頭的瞬間,宋君婉目光一閃,心底有些詫異,在她這個位置去看,這萬血崖上所有人,只有白小純這里抬頭看了自己第二眼,這讓她不悅,正要懲罰時,對方竟如此敏銳的察覺,立刻低頭。 隨著這四位大長老降臨,萬血崖上,所有弟子,立刻抱拳,向著四人紛紛一拜。 “拜見四位大長老!” 白小純也在人群內,裝模作樣的拜見一番,心底也在感慨,這中峰大長老如此妖孽,自己要去她的香閨洞府獲得永恒不滅之物,實在太難了。 “還是按照原計劃,爭取能取代她的身份,我白小純成為中峰大長老吧。”白小純內心嘆息時,耳邊傳來中峰大長老宋君婉的聲音。 “你們都是筑基圣地的失敗者,原本按照規矩,是應該被責罰的,可這一次,我等四人與掌門商議后,破例再為你們進行一場凡道筑基試煉。” “以筑基丹進階,就是凡道筑基,而成功率不好說,有的人一枚筑基丹就可以成功,有的需要兩枚,三枚,我血溪宗最多的一次,是一個弟子用了六枚筑基丹才成功進階!” “此刻我手中丹瓶內,有十粒筑基丹。”宋君婉微微一笑,笑容更為嫵媚,可卻帶著一絲邪異,偏偏這邪異不但沒有減少她的美麗,反而使得她更為動人,如同帶刺的玫瑰。 此刻她話語中,右手出現了一個丹瓶,竟一笑之后,直接將丹瓶,扔下一旁的萬血深淵內。 “去搶吧,你們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后,我們會接引你們上來,成功筑基者,可選擇山峰成為護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