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4)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4)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4)     

一念永恒190 綠毛護主

白小純火了,眼看這僵尸的毛發顏色,居然都和自己對著干,怎么變都不變成白色,這讓白小純心中煩躁。 他轉身時打開丹爐,索性將儲物袋內大半藥草都拿了出來,配合血溪宗的藥草,混合在一起,改變藥方后,瘋狂的煉制。 此刻他披頭散發,早就忘記了自己不是在靈溪宗,而是在血溪宗……此刻他的全部心神,都沉浸在煉藥內,那瘋魔的樣子,赤紅的雙眼,使得假夜葬的魂,都心驚膽顫,如同回到了當初的隕劍世界,不敢打擾絲毫。 “這白小純……瘋了。” 在白小純煉制靈藥時,這一處養尸坊內,許小山也在納悶,他發現這半年來,養尸坊的煉尸秘血,消耗的程度比以往要大了一些。 “怎么回事?”許小山詫異,有些心痛,開始調查,可在這養尸坊內,煉尸上千,他一時半會難以找到原因所在,好在這消耗,還算是他承受范圍之內。 “罷了罷了,雖有消耗,可這也說明,我這里的煉尸晉升速度很快。”許小山安慰自己,不再理會。 一個月后,尸洞內,白小純看著眼前的丹爐,發出陣陣桀桀的笑聲,為了煉這一爐香藥,他都不惜給自己放血了,期待自己的血引動這靈溪宗的大手的血氣,使得丹藥得到驚人的變化! 此刻右手抬起狠狠一拍,一聲轟鳴回蕩,丹爐開啟后,一股刺鼻的濃霧,瞬間升起,被白小純袖子一甩直接揮散后,他紅著眼,盯著丹爐內一塊只有指甲蓋大小的白色香塊,仰天大笑。 “這一次,一定成為白色!”白小純振奮,小心的摳出這指甲蓋大小的香塊,拿在手中仔細的看了看,白小純更為激動,他很清楚,這香塊別看只有這么一點,可實際上這完全是濃縮之后淬煉形成。 這么一小塊的效用,是之前所有香藥加在一起,都無法比較的。 “我的白毛僵尸,出現吧!”白小純傲然低吼,右手抬起一揮,立刻這白色的指甲蓋大小的香塊,直接飛到了尸體上,穿透層層毛發,落在了這僵尸的眉心上,迅速燃燒,轟的一聲,爆發出了濃密的白霧。 這霧氣之大,瞬間擴散時,白小純連忙后退,直至快要退到出口時,這白霧才停止擴撒,濃密無比,看不清里面的一切,只能聽到那僵尸發出了陣陣難以形容的驚人咆哮。 這咆哮,甚至還透出一股狂喜…… 白小純更為高興,急切的等待,與此同時,在這養尸坊內,許小山的居所中,他正頭痛的站在一個老者的面前。 那老者穿著寬大的灰色衣袍,衣袍上繡著一座山,仔細一看,那赫然是尸峰,袖口的位置,各有一個猙獰的尸頭,隨著甩袖,那尸頭如活了一樣,栩栩如生,看起來很是驚人。 老者一頭灰發披散,身體挺拔,滿臉皺紋,可偏偏他身上的生機旺盛,似乎他的真正年紀,并不是外表所看。 而他的修為,雖不是金丹,可卻是筑基巔峰,已然進入到了假丹境界,距離結丹,只差一絲,此刻他坐在椅子上,冷眼看著許小山。 “大長老,這不時間還沒到么,大長老放心,我許小山既然包下了這養尸坊一年,怎么也都不會付不起靈石,三個月后,第一批煉尸就要出現了,到時候連本帶利,都給你!”許小山干咳一聲,趕緊開口,他也沒想到今天這尸峰大長老居然親自到來,問他包下養尸坊一年的費用問題。 “許長老,希望你屆時真的能做到,否則的話,就算你身后有老祖,我也定要拿你問責!”尸峰大長老淡淡開口,起身正要離去。 可突然的,屋舍外的大門,被人直接推開,一個少年面色驚慌,帶著無法置信的神情快速沖了進來。 “大膽!”許小山面色一沉,他好不容易才搪塞了大長老,對方都要離去了,可這不開眼的奴才,居然這個時候沖進來。 此刻目中露出殺機,低吼時許小山也看到了少年神色驚慌,心底詫異。 “少主不好了,出大事了!!” “煉尸秘血的消耗……一下子少了總量的三成!!”少年都快哭了,面色煞白,他負責煉尸秘血的記錄,方才看到少了如此多,整個人都懵了,此刻說完才看到,這里除了少主許小山外,還有一個老者,這老者他覺得有些眼熟,多看了一眼后,只覺得腦海轟的一聲。 “大……大長老……” 許小山一聽這話,整個人頭皮都要炸開。 “消耗了三成!!”他眼睛都紅了,瞬間沖出,直奔養尸坊的秘血總壇,大長老也露出詫異,這煉尸秘血雖是煉尸的關鍵之物,可都是緩慢減少,除非是一些重大的進階,否則的話不會損失太多。 “減少三成?”大長老一晃,也跟了過去。 很快的,許小山就到了秘血總壇,此地有一個巨大的血池,有上千個出口,融入這里上千尸洞,他剛一到來,負責此地的幾個弟子,一個個就面色蒼白的趕緊拜見。 可許小山聽不到了,他呆呆的看著眼前這巨大的水池,他記得昨天時,這里還剩下了大半之多,可眼下,居然少了一半…… “這怎么可能!!”他全身一震,心中劇痛,這些秘血,都是他花錢買的,此刻只覺得眼前有些發黑,怒吼時,他看到水池內的秘血,居然再次減少,眨眼間,就只剩下了一個底,徹底空了…… 所有的秘血,都順著一個通道涌去…… “那條通道……該死的,是夜葬!!”許小山全身煞氣滔天,瘋狂的大吼一聲,帶著殺人的心,飛出秘血總壇,就要去白小純所在的尸洞。 與此同時,白小純在尸洞內,看著白霧正飛快的稀薄,心底狂喜,剛要上前時,他忽然面色一變,猛的瞪大了眼,露出無法置信與駭然。 “這是什么!!”白小純倒吸口氣,他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的看去,在那稀薄的白霧內,居然出現了一道道綠色的細絲,這些細絲極多,不斷地扭動時,向外飛速蔓延。 甚至有一些碰到了墻壁,居然直接就鉆了進去…… 白小純只覺得頭皮發麻,面具下的第三目,在這一刻猛的睜開,一眼看去時,目光穿透霧氣與絲線,直接看到了尸洞深處,此刻水潭不見了,尸體不見了,他看到的,是一團龐大的,難以形容的……綠色毛發組成的絲團! 無數的綠色絲線,以這一處尸洞為中心,正向著四周的墻壁鉆入,不知蔓延到了什么地方…… “這些……是毛發?”白小純腦海嗡鳴,身體急速后退。 就在他后退的同時,整個養尸坊內,上千尸洞,數千弟子,全部都傳出驚呼與失聲。 “這是什么!!” “天啊,出了什么事情,這些綠絲是什么東西!!” “該死的,這些綠絲居然鉆到了我的煉尸內!!” 在這些聲音傳出的瞬間,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巨響,驀然間,從這養尸坊的環形建筑內,驟然傳出。 隨著傳出,大量的尸洞坍塌,更是在坍塌時,無數的綠色絲線,全部擴散傳來,尤其是各個尸洞內那些弟子的煉尸,幾乎全部都被綠絲鉆入體內,隨著鉆入,這些尋常的煉尸全部顫抖,竟從它們的身上,也有綠毛出現,即便是那些本身已長出白毛的煉尸,也都通體一震,毛發瞬間被改變,成為了綠色。 這還不算什么,還有一部分綠絲鉆入大地,無法鉆的太深,于是又折了回來,從這四周的地表,猛的鉆出。 當許小山到來時,他整個人都懵了,看著坍塌的養尸坊,看著四周的樹木上,居然也都長出了綠毛,還有石頭,閣樓,花草,這四周的一切,此刻徹底的變成了綠毛的天地。 而坍塌的養尸坊,此刻綠毛更多,向著四周擴散,讓所有人看到后,都觸目驚心,無數的弟子飛奔逃出,神色帶著駭然與驚恐,一時之間,嘩然不斷,紛紛抓狂。 “這到底是什么東西,我的煉尸,我辛辛苦苦兩年的煉尸啊,被這綠毛鉆入,顏色都改變了!!” “這是誰干的!!”在這無數人嘶吼時,白小純一臉驚慌的從自己的尸洞內飛出,他身后無窮綠絲,順著洞口爆發出來,很是顯眼。 “夜葬,你到底干了什么!”許小山氣的渾身發抖,看到白小純后,立刻怒吼。 隨著許小山的怒吼,四周其他人,一個個立刻看向白小純。 “這是什么東西,該死的,是誰,是誰弄的,我的煉尸啊,我辛苦了半年的煉尸啊。”白小純眼看如此,知道自己闖禍了,膽戰心驚時,發出了凄厲的慘叫,悲憤欲絕,那樣子,讓眾人一愣。 “敢糊弄本長老,我滅了你!”許小山怒極而笑,眼中殺機一閃,右手抬起時,地脈靈海轟然爆發,形成陣陣潮汐之力,擴散四方時,他向著白小純一指,立刻一股驚人的煞氣滔天,一道死亡的波動,驟然爆發,直奔白小純而去。 四周之人,沒有人阻攔,不遠處的尸峰大長老也只是眉頭微皺,但也沒有阻止。 白小純面色一變,他此刻不好展開真正修為,可若不展開,憑著夜葬顯露出的實力,在這一擊下,必死無疑! 可就在這時,似察覺到白小純這里的危機,一聲悶悶的咆哮,直接從白小純身后的尸洞內,驟然傳出。 隨著傳出,竟有無數的嘶吼,同時從各個尸洞內,齊齊咆哮! 異變突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