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1)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1)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1)     

一念永恒188 養尸坊

回到洞府內,白小純愁眉苦臉,唉聲嘆氣,對于假夜葬,他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說同情吧,的確有些,可如今自己替換了對方的身份,一想到未來隨時會遇到某個女弟子上前曖昧,若是長的漂亮,白小純琢磨著自己忍一忍,也就認了。〉 可他無論怎么想,都覺得肯拿出丹藥給夜葬的女弟子,都不可能是太過美好的…… “好在沒人知道我的真實身份,否則我的一世英名,會多了很多的污點。”白小純嘆氣,在之后的日子,盡量的減少外出。 于洞府內,開始修行,原本以他的性格,不會這么努力去修煉,可在這里修行不死金剛卷,好處太大了,白小純知道機會難得,豈能放棄。 甚至他還琢磨著,試圖運轉不死長生功,去凝聚一滴真正的不死血,可惜這不死血是不死卷的最后一卷,白小純只能在修煉時吸收此地的血氣,無法完成凝結。 雖然如此,可白小純依舊振奮,除此之外,對于紫氣通天訣,他也沒有放棄,也在暗中修行,讓體內靈海中的通天河水,慢慢融化。 而他的真正修為,也在與日俱增,眉心的通天法眼,雖被面具隱藏,可照他感覺,隨著不斷地修行,這法眼的威力,也在緩緩增加。 但最讓白小純期待的,還是不死金剛卷的撼山撞。 “十象之力后,就可以凝聚蠻鬼身,算是完成了不死金剛第一層!”白小純深吸口氣,隨著不斷運轉不死金剛卷,感受血氣的融入,察覺自己的力量,正在快的增加,心中滿是期待。 “這才幾天,我的力量已快要接近兩尊遠古巨象了,距離十象之力,已經可以看到頭了,而且這還是在手背的地方,如果去了手指,想必度會更快一些!”白小純振奮,他想到了血溪宗五座山峰上,都有血瀑布,想著若自己能在那血瀑布下修行,一定度暴增。 他不由得心中感慨,這血溪宗,就是自己的圣地。 至于馭人以及元磁之力,白小純也沒有放棄,雖然沒有再次實驗,可在腦海的感悟中,經常去分析推衍。 時間流逝,很快過去了一個月。 這一個月,白小純雖沒有外出,可從洞府向外看去,經常能看到有血溪宗弟子大打出手,甚至有一次,他還看到了一個弟子,竟死在了不遠處。 此事若在靈溪宗,必定是極大的事件,可在血溪宗內,卻是沒有掀起什么風波,只是白起,雖表面無礙,但暗地里,那殺人的弟子,已被處決,顯然,整個血溪宗雖縱容弟子內斗,可卻控制的很嚴格,一旦觸犯了底線,就會露出殘酷的一面。 “如同養蠱……”白小純有些明悟,看似散亂無序的血溪宗內,實際上,存在了白小純所不理解的規則。 又過去了數日,血溪宗對于三大筑基圣地筑基失敗的弟子的后續,也終于定了下來,的確如白小純上次聚會時那位弟子雖說,會再給一次機會,于試煉者獲得筑基機緣。 可這試煉的資格,需要完成一件任務,每個人的任務不同,白小純這里被宗門指定的任務,是讓他去尸峰,養尸一具! 接到這個任務后,白小純覺得有些惡心,一想起養尸,他雖反感,可這任務不可更改,為了最終獲得永恒不滅之物這個目標,白小純咬牙接受。 只有這樣,才可以名正言順的去試煉,獲得筑基丹,明面上筑基,選擇中峰成為護法。 他之前來血溪宗的路上,也曾想過以地脈筑基的身份,可隕劍世界內,畢竟還有血溪宗弟子活著出去了,夜葬沒死,或許還能解釋,畢竟在隕劍世界內,關注的程度很低,每個人都有各自的保命之法,可若是夜葬地脈筑基成功,就不一樣了,對于能地脈筑基之人,就算是在隕劍深淵的混亂里,也是眾人關注的重點。 一旦以地脈筑基歸來,破綻太大,白小純之前思索后,才不得不放棄這個念頭。 第二天清晨,白小純打起精神,離開洞府后,拿著任務玉簡,去了尸峰,有玉簡在手,這才能靠近尸峰的范圍。 對于尸峰來說,養尸坊有多處,在山峰腳下,便有一處。 白小純接到的任務,就是來這里養尸,此刻遠遠一看,那里有一座高聳的建筑,成圓形,通體黑色,時而有滾滾黑煙升起,那黑煙內透出邪惡的氣息,融入蒼穹。 這建筑四周有大量的出入口,這里有不少內門弟子進進出出,每個人都神色陰沉,面色蒼白,似常年不見陽光,與白小純不一樣,他們都是主動接的宗門任務,來此養尸的同時,也在修行與學習。 剛一靠近,還沒等進去,白小純就看到了一個熟人,此人正是許小山,他抬著頭,背著手,站在養尸坊外的大門前,一身地脈筑基的修為波動散開,身后跟著三個冷酷的隨從,正在那里訓斥幾個內門弟子。 “你們知道這養尸坊,老子花了多大的代價,才從宗門買來的么!” “這養尸坊,是老子的,老子全部家當都砸進去了,若是這幾年收不回本錢,不夠去買符箓的,我讓你們好看!” “你們居然毀了我的一具煉尸,雖然只是凡品,可也有價值,我警告你們,若修補不好,老子把你們當成尸體煉了!”許小山怒吼時,那幾個內門弟子顫抖,面色慘白,趕緊低頭認錯,最后許小山不耐煩,揮手時,才將他們揮散。 面色殘留著陰沉,他正心煩時,目光一掃,看到了白小純。 “你是干什么的,這里是你隨便來的地方么!” 白小純忍了半天,才忍住瞪眼,暗道這家伙居然敢這么和自己說話,在隕劍深淵,收拾這許小山時,應該狠一些才是,此刻右手一甩,任務玉簡飛向許小山。 許小山皺起眉頭,接過玉簡后看了看,又掃了白小純一眼。 “我想起來了,當初圍攻白小純時,你也在,居然沒死!”許小山神色有些緩和,想到隕劍深淵的一幕幕,他如今還是復雜,對于靈溪宗的白小純,他心中也有佩服,尤其是想到自己與白小純相互坑殺的一幕,更是感慨。 “那個家伙,如今在靈溪宗內,一定是被當成了寶貝。”許小山搖了搖頭,看向白小純。 “走吧,看在隕劍深淵內你和我一起戰過的份上,我來指點你養尸。”許著,當先走去,白小純擺出冷酷的面孔,與許小山一起,從此地眾多入口之一,踏入進去。 不多時,就來到了一處密室。 這密室不大,成圓形,四周陰森,有九盞油燈燃燒,散出幽光,使得整個密室都很陰暗,正中間有一個水潭。 此潭水血色,看起來詭異非凡,在這潭水內,躺著一具尸體! 這尸體是一個大漢,神色猙獰,一看就絕非善類,在他的眉心處,致命的傷口上,那里的皮膚枯萎,竟組成了一朵梅花的印記。 “此人死在血梅那娘們的手中,能被血梅親手滅殺,想來生前修為不俗。”許小山也不可能知道這里所有尸洞內的尸體,此刻看到這尸體后,喃喃低語。 白小純在一旁聽到,仔細的看了眼這尸體的眉心,對于血梅的手段,有些心驚。 “我尸峰以煉尸為主,而幾乎絕大多數的尸體,都是從凡品,一步步煉到極致,按照等階,分為白僵、黑僵、飛尸、不化骨、犼!” “你的任務就是讓這具尸體,長出白毛,這樣就可以從凡品,變成白僵!” “具體的做法,在這枚玉簡內,你也是凝氣十層的老弟子了,就算沒做過,也都聽說過,無非就是依靠修為,去催化血池,使這尸體在被侵入的同時,不會被損壞,個中分寸,你要把握好。”。 “度快的話,估計有個一年半載就可以結束。”許小山淡淡開口,扔給白小純兩枚玉簡,一枚記錄養尸之法,另一枚則是這具尸體的操控靈簡,以此玉簡,可以操控此尸,隨后正要離去。 “這個……有沒有辦法讓它變的快一點?”白小純不愿在這里浪費時間,看了尸體一眼,問道。 “快一點?有啊,你若有足夠的香藥,也可以被這煉尸吸收,自然就加快了,或者你有本事,弄到一枚傳說中的九幽血丹,只需一枚,就可讓這尸體在十天內,直接進化成為堪比老祖的不化骨!” “我想起來了,你似乎也會煉藥是吧,可以試試。”許小山冷笑,血溪宗弟子爭斗極多,沒幾個愿意在煉藥這種多余的事情上花心思,此刻袖子一甩,不再理會白小純,走出尸洞。 白小純若有所思,看了眼水潭內的尸體,目中露出神采,他覺得自己的機會來了…… “我白小純在靈溪宗煉丹,他們都不樂意,現在我在血溪宗煉丹,總可以了吧……”白小純感慨,自己為了成為偉大丹師,也真是拼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