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9)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9)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9)     

一念永恒186 修行寶地

白小純嘆了口氣,對于夜葬很同情,同時也很佩服夜葬如此能屈能伸。 “難怪能成為暗子,這夜葬也非尋常之輩啊。”白小純一想起方才那女子的面孔,不由得感慨起來。 很快的,他就回到了夜葬的洞府,看著與一群內門弟子排列在一起,很是簡陋的洞府,白小純深刻的體會到了夜葬在宗門的凄慘。 這洞府只有白小純在靈溪宗洞府的一成大小,別說湖泊與丹房了,就連院子都沒有……只是一個石屋,里面除了一張床,就只有一個打坐用的墊子,別無他物。 “你怎么混的,居然這么慘。”白小純搖頭,坐在墊子上,此刻外面漸漸黃昏,靈溪宗每當這個時候,香云山會逐漸的安靜,直至深夜時,所有弟子大都休息。 可在這血溪宗,卻不一樣,隨著黃昏的降臨,白小純聽到了外面有陣陣凄厲的嘶吼,似乎有一些弟子,趁著夜色,正在廝殺。 雖然按照門規,弟子之間不允許出現死亡,可也只是不讓出現死亡而已,如此一來,每當夜色,就是血溪宗最殘酷的時候降臨。 這與靈溪宗截然不同的環境,讓白小純很不適應,此刻他深吸口氣,不去關注外面,而是小心的在洞府門口,布置了一些簡單的陷阱,這才重新盤膝坐下,開始思索未來的事情。 來血溪宗的途中,白小純總結假夜葬所說的事情,知道那永恒不滅之物藏在了五座山峰中,中指所代表的中峰。 而且是在中峰大長老的洞府下方……那是上指的區域,對于內門弟子而言,高出了數個層次,難以到達,畢竟四大山峰,不接受內門弟子,只有筑基才可以居住。 而內門弟子,都是在夜葬此刻所在的大手的手背區域。 至于四座山峰的上指,就算是普通的長老與護法,若沒有召喚,也都不能踏入。 這也是夜葬始終無法獲取的原因所在,也是他想要筑基的目的,因為只有筑基了,才可以選擇四座山峰。 “筑基是第一步,選擇中峰,成為護法是第二步,可惜我在這血溪宗,只能擺出凡道筑基,難以露出地脈筑基,否則的話,就可以成為長老。” “成為護法后,最終的目標……是成為中峰的大長老,這是第三步,也是最后一步,只有這樣,才可以獲得藏在中峰大長老洞府下的永恒不滅之物。”白小純深吸口氣,這個目標很大,需要時間,如何能從一個普普通通的內門弟子,最終成為中峰大長老,這條路在白小純看來,雖漫長,可也并非不可能。 定下目標后,白小純雙目閉合,開始修行,沒有修行紫氣通天訣,而是運轉不死長生功的不死金剛卷。 他想要看看,在這里修行,是否與靈溪宗不同。 就在他體內不死金剛卷展開的剎那,突然的,白小純全身一震,他發現在靈溪宗時,自己修煉不死金剛,體內元氣的消耗恐怖,若沒有天材地寶以及無窮的丹藥,根本就無法支撐。 可在這里,隨著修行,從下方的地面上,有陣陣血氣升起,順著他的身體鉆入體內后,居然代替了元氣,使得不死金剛卷,不但運轉加快,消耗更是被血氣代替。 一個周天后,他全身的肉在顫抖,更是傳出陣陣之感,甚至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居然增加了一些。 白小純雙眼猛地睜開,露出狂喜,激動的呼吸急促。 “這里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寶地啊!”白小純觸摸地面,如同觸摸這巨手的不死皮,他心中的激動更為強烈。 “不死長生功的確非凡,這巨人一定是沒有修煉到巔峰,所以才會死亡,可就算是這樣,他的肉身在不知過去多少年后,還都沒有腐爛,更是衍變成為了一個宗派的山門。 由此可見,不死長生功,的確非凡!”白小純深吸口氣,繼續修煉。 時間流逝,很快過去了四天,這四天里,白小純白天外出,熟悉血溪宗的同時,在與假夜葬溝通中,漸漸把所遇到的內門弟子,大都記了下來。 尤其是他主要鍛煉自己的面部神情,使得自己保持兇狠的模樣,全身上下,散出陣陣煞氣,或許是有些天賦,居然很快的,就徹底融入在內,尤其是笑聲在他特意的改變下,一笑起來,就陰冷無比。 不過白小純現在這個身份,是內門弟子中的巔峰,距離筑基只差一步,哪怕在人看去,最多也就是凡道筑基,可也不是內門弟子愿意招惹的。 數日來,倒也相安無事,這一天,白小純正于洞府內修行不死金剛卷,突然神色一動,抬頭時神色自然而然的陰冷無比,目中露出冷厲之芒,看向洞府大門。 很快的,有聲音從外面傳來。 “夜師弟,在下趙無常,還請出來一見。” 白小純立刻問詢假夜葬,知道這趙無常也是去過隕劍世界之人,這才保持冷酷的樣子,走出洞府時,全身煞氣擴散,冷眼看著在他洞府數丈外的一個中年男子。 “何事!”白小純淡淡開口,對眼前這趙無常也有些印象,當初此人連同其他血溪宗弟子,曾試圖圍攻自己,卻被自己的滅殺嚇到,逃的很快。 趙無常面色蒼白,可目內卻藏著狠辣,站在那里時,整個人如同一條隨時可以噬人的兇狼,白小純出現的瞬間,他的目光在白小純身上一掃。 “夜師弟別來無恙。”趙無常皮笑肉不笑,收回目光時,緩緩開口。 “也沒什么特別重要的事情,不過是我們這些隕劍世界內的失敗者,彼此的一個聚會,交換一些信息,商討如何凡道筑基,夜師弟既也歸來,趙某琢磨著,要招呼你一聲。”趙無常心中也在嘆息,他們這些失敗者這段日子很難堪,在宗門的地位不上不下,處于筑基與內門弟子之間,如今沒有地脈筑基的機緣,就只能選擇凡道筑基。 可凡道筑基所修的筑基丹,對于血溪宗而言,想要獲取,需要付出慘烈的代價,如今他們這些失敗者,大都彼此結盟,趙無常思來想去,聽說夜葬歸來,便欲來此結盟,他這一方多一個人,總是好的。 “哦?”白小純略一沉吟,便點了點頭,與這些人接觸一下,獲得一些信息,對他有幫助。 眼見白小純同意,趙無常笑了笑,帶著白小純走在山門內,向著聚會的地方走去,一路上他多次留意白小純,覺得眼前這個夜葬,與記憶里的有些不大一樣,似乎煞氣更濃了一些,且目中的冷酷之意,也多了不少。 “看來隕劍世界內,這夜葬雖沒有地脈成功,可他居然能在那白小純的手中活下來,很不簡單。”趙無常若有所思,于是話語多了一些,二人都保持一定的距離,不痛不癢的交談。 距離聚會之地,還有小半路程時,忽然的,天空有驚雷轟鳴! 這雷聲翻滾,傳遍四方時,更有陣陣血色的霧氣,如同血浪,澎湃擴散,天空中,原本有幾個筑基修士正飛過,此刻這幾人面色猛的變化,趕緊讓開道路,神色露出恭敬。 白小純一愣,抬頭看去時,只見遠處天邊,血霧擴散時,在那血霧內,赫然有一頂血色的轎子,這轎子足有十丈大小,通體血色,更有無數冤魂環繞四周,張開大口發出無聲的嘶吼,氣勢驚人! 而將這十丈血轎抬起的,是四個身體一丈多高,散出黑氣,如魔頭般的猙獰厲鬼,它們皮膚青色,每一個身上都凝聚著堪比筑基修士的波動,更有冰寒之意散開四方。 同時,在這血轎的兩邊,于那血霧內,赫然還存在了兩排穿著血色長裙的宮女,一個個秀麗絕色,可卻面無表情,手中提著燈籠,如同開道一樣,擁著血轎,踏霧前行。 氣勢如虹,詭異非凡。 就算是白小純,也都被這一幕震驚,他第一個反應,就是老祖出行,可仔細一看,那血色轎子內,坐著一個女子。 這女子穿著赤色的長袍,一頭秀發隨風而動,看不到相貌,因為在她的臉上,帶著一張血色的面具,這面具上繡著一朵……梅花! 此刻這女子正輕扶下巴,遙望遠方。 看起修為,只是筑基,可卻有磅礴的靈力威壓從她體內壓制不住的擴散,形成一層層潮汐漩渦,使得血霧翻滾。 這代表了,此女是地脈筑基! 白小純睜大了眼,覺得很是羨慕,以他在靈溪宗的地位,都沒有如此出行的儀仗,可這血溪宗的一個筑基修士,竟這般夸張,讓白小純不由得深吸口氣。 “你不要命了,還不低頭!小心血梅少主挖了你的眼睛!!血梅少主在一幽圣地,九次潮汐地脈筑基!”白小純身邊的趙無常,看到白小純居然如此直視半空中的血轎,內心一顫,若非想要和白小純聯盟,他才不會多說,此刻咬牙低吼提醒。 “血梅少主?!”白小純立刻就想起了靈溪宗許寶財談論過的,那位血溪宗的天驕,此刻低頭時,也看到了四周不少內門弟子,全部恭恭敬敬,一個個不敢抬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