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7)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7)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7)     

一念永恒181 無人能鎮壓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不去想了,我覺得眼下在靈溪宗,還是挺好的……”許久,白小純忍著心痛,將丹藥放在了儲物袋內,長吁短嘆。 他舍不得靈溪宗啊,尤其是眼下成為天道筑基,上到老祖,下到雜役,讓他感受到了大家庭的溫暖。 而且最重要的,他還沒有讓所有新加入宗門的外門弟子都知道自己,他還沒有去北岸好好地威風一下,他覺得自己若是就這么的離開了,實在太虧本了。 于是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白小純每天不忘記修行,可修行結束后,他總是會背著手,擺出前輩的笑容,行走在整個靈溪宗南北兩岸…… 尤其是外門弟子所在的地方,白小純的身影,神出鬼沒……開始時,會引起陣陣驚呼與狂熱,可慢慢的,所有的外門弟子也都詫異了,他們現,似乎每天里,可以看到白小純過十次之多。 仿佛無論在做什么事情,一抬頭,都會看到白小純的身影,在沖著他們欣賞的微笑,漸漸地,這些人也都麻木了……又在麻木之后,紛紛神色古怪。 不但是這些外門弟子如此,那些內門弟子以及長老,也都一個個頭痛,看著白小純每天不務正業的四處溜達,聽著一聲聲白師叔的呼喚,覺醒了當年的記憶,化作一聲聲嘆息。 好在白小純這一次收斂了很多,重新享受了一把所過之處,無數人矚目的生活后,他終于不再隨意出沒,而是選擇在鐘道山的洞府內……煉丹。 “為了修煉成不死金剛,我需要元氣,我需要煉丹,我白小純要煉制出……四階丹藥!”白小純成為偉大藥師的理想,支撐著他執著的沉浸在煉藥之中。 尤其是……他記得李青候曾說過,自己筑基之后就可以嘗試用天雷洗藥,于是,在接下來的日子里,鐘道山上天雷滾滾,一道道閃電轟轟落下,使得這座山上的大量筑基長老,全部都被驚動。 其他山峰的弟子,眼看種道山的雷霆無數,紛紛心驚的同時,也四處打探,也不知是哪個膽子大的家伙,將白小純曾經的往事又說了一遍,越傳越廣,很快幾乎無人不知,紛紛倒吸口氣,神色中露出震撼。 “白師叔居然干出過這種事?我不相信!” “天啊,這是真的?” 在很多不了解白小純的弟子,紛紛驚疑時,天雷不但沒有減少,反而更多,甚至同一時間,總是有黑煙從白小純的洞府內升起,慢慢的……傳說中恐怖的酸雨,降臨了。 那酸雨嘩嘩,灑落大半個種道山時,因白小純這一次煉制的是四階丹藥,遠非三階可比,使得他在淬煉時,酸雨的范圍更大,向著南北兩岸擴散,很快的就覆蓋了整個南北七座山峰…… 南岸的噩夢,再次到來,無數弟子在目瞪口呆下,身上的衣服頃刻融化…… “白小純又在煉丹!!” “這讓不讓人活了!!!”好在南岸有過經歷,在看到酸雨的一瞬,有所準備,所以雖引起了嘩然,但卻可控。 可……北岸的眾人,他們在這之前,從來沒經歷過這種事情,一時之間,北岸的陣陣凄厲的嘶吼,不斷地傳出,北岸四峰,全部瘋狂。 “怎么回事,這是怎么了!” “天啊,居然有酸雨,我怎么覺得好像聽說過的樣子……” 北岸抓狂了,無數尖叫,無數怒吼,四大峰的掌座與長老,也都火冒三丈,一個個咬牙切齒時,找到了罪魁禍,知道了造成這一切的,是白小純! 若是換了白小純沒有筑基,那么這一刻,一定是南北兩岸所有弟子,全部拿著石頭殺過去,恨不能用石頭將白小純淹沒。 可現在……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紛紛悲憤……白小純已經不是以前的白小純了,他現在是天道筑基,是準序列傳承,是筑基長老,這樣的人物,別說這些弟子不敢招惹,就算是其他長老,也都頭痛,沒有資格去管,而那些掌座,也都想起太上長老等人對白小純的看重,只能無奈的去找掌門理論。 掌門鄭遠東也只能苦笑,對于一個準傳承序列,他也有心無力,而李青候又閉關,否則的話,李青候出馬,白小純必定老實。 甚至他也找過白小純,告訴白小純,修士這一生,修行只是一方面,還需要一些歷練,沒有經過打磨,就算是仙鐵也難成銳利的仙劍。 想讓白小純在東林洲內歷練一番,只要不出東林洲,危險的程度就會銳減,且也能符合歷練的需求。 可白小純一聽這話,連忙搖頭,他覺得在宗門挺好的…… 他已徹底沉浸在內,不斷地研究之下,當初在南岸的一幕,慢慢的重新上演,就在整個靈溪宗都要抓狂,承受不住的時候,白小純忽然停住了煉丹。 他嘆息一聲,這段日子來,四階丹藥不斷地失敗,沒有一次成功,白小純就算是再不甘心,也慢慢看出了問題。 “是我的藥道造詣不夠,強行去煉也無法成功,想要煉制出四階丹藥,需要我本身藥道的造詣提升。”白小純有些明悟,想要去找李青候學習,可卻現李青候閉關沖擊金丹,于是只能歸來。 取出寒門藥卷,可無論怎么去看,都看不懂,那種感覺,如同是那些字他都認識,可組合在一起,卻看不明白了。 “如果把我的藥道造詣看成是初階,那么這寒門藥卷,就是高階……這中間,缺少了一段承上啟下的藥道知識啊。”白小純愁眉苦臉,唉聲嘆氣時,靈溪宗南北兩岸的弟子,長老,掌座,還有種道山的那些筑基長老,紛紛松了口氣。 可他們還是小看了白小純…… 四階靈藥雖暫時無法煉制了,但白小純對于紫氣通天訣的修行,也興趣越增大,尤其是他現,自己夢想中的馭人,通過紫氣通天訣以及元磁的斥力引力,隱隱有些靈感后,立刻激動了。 “我太笨了!” “馭人,沒必要一定要完全操控對方,我可以通過一些其他的方法來代替啊,比如……我操控對方的衣服,進而操控對方的身體!” “而這一切,除了馭力外,元磁的斥力引力,也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啊。”白小純越想越激動,雙眼冒光,趕緊走出洞府。 出了洞府,白小純一路上看到不少人,可卻不好下手,他不知道自己這一次的靈感,是否正確,于是離開種道山,路過青峰山的時候,他忽然看到了一個熟人。 “陳飛?”白小純眼睛一亮。 陳飛此刻正傲然的走在青峰山上,身后跟著兩個目中帶著羨慕與阿諛之意的大漢,正捧著陳飛。 “恭喜陳師兄,完成內門試煉,晉升內門弟子!” “哈哈,陳飛師兄從此之后,就是我青峰山的內門弟子了,從此海闊天空,一飛沖天!” 陳飛抬起下巴,心中舒爽,這些年來,他終于從外門變成了內門,此刻躊躇滿志,正要開口時,忽然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青峰山誰看到我,都要恭稱一聲陳師兄,這是哪個不開眼的,居然敢直呼我的名字!”陳飛內心不悅,冷哼中目光一掃,四下沒人,他下意識的抬頭,突然的……看到了從遠處飛來的……白小純。 “白小純!!不……白師叔!!”陳飛在看清白小純的剎那,頭皮都要炸開,出一聲尖叫,身體顫抖,一切的躊躇滿志,在這一瞬全部坍塌,一旁那兩個大漢,也都身體哆嗦,露出緊張與恐懼。 這二人,正是當日陪著陳飛一起,要埋伏白小純的弟子,三人后來雖被白小純教訓了一下,可隨著白小純地位不斷地升高,他們的恐懼也越來越強烈。 尤其是錢大金當年外出執行任務,多年未歸,他們隱隱聽說錢大金早就死在了外面,這一切都是白小純的手筆,頓時更恐慌。 好在似乎白小純忘記了他們,漸漸地沒有太多的風波,三人才慢慢放下心來,可如今,居然看到白小純主動找了上來,三人膽戰心驚。 “弟子陳飛,拜見白師叔,白師叔功高蓋世,千秋萬代,壽與天齊,天下無敵!”陳飛哆嗦中,立刻抱拳趕緊拜見。 他身后兩個大漢,也都高呼,很是賣力,嗓子都吼的沙啞了。 白小純一愣,聽著陳飛的話語,忽然覺得這陳飛真會說話,于是臉上立刻嚴肅,淡淡開口。 “胡說什么呢,我白小純豈是那種喜歡聽人溜須拍馬之輩!”白小純嘴上這么說,目中卻露出贊賞,還有鼓勵。未完待續。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