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8)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8)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8)     

一念永恒176 唯一隱藏傳承

就在白小純將手中玉簡一捏,靈力融入的剎那,突然的,這上百個洞口,居然在這一瞬……全部爆發出了璀璨的光芒。 這些光芒刺目,更有轟鳴之聲回蕩,上百個洞口,如同上百個光源,將這洞天瞬間映照的明亮無比。 這一幕,讓白小純一愣,一旁的周心琪,更是睜大了眼,倒吸口氣,露出無法置信,甚至更有駭然。 “這……這怎么可能!!”周心琪失聲驚呼。 上百個洞口,代表了上百個傳承,這些傳承此刻居然全部為白小純打開大門,這就表明,只要白小純愿意,任何一個洞口的傳承,他都可以去選擇。 這一幕,太過驚人,周心琪整個人都懵了,她之前來此地時,只是一個洞口閃光而已,就算是鬼牙,引起了宗門的轟動,也僅僅是二十多個洞口發光。 可眼下,白小純這里,竟然如此…… 而更讓周心琪驚心的,是她很快就發現,這上百個洞口,發光也就算了,竟然在這一刻,爭先恐后的散出陣陣吸撤之力,似要吸白小純入內。 這種狀況,讓周心琪腦海轟鳴,她呆呆的看著這一切,似乎這上百個洞口傳承,此刻變成了上百個老怪,紛紛搶著要讓白小純選擇自己…… 白小純也傻眼了,與此同時,種道山上,所有的太上長老,全部感受到了這一幕,紛紛駭然的同時,就連靈溪宗的幾個老祖,也都察覺,每個人都睜大了眼。 “就算是上一次的天道筑基,也都沒有如此啊……” “能讓所有傳承都如此,只能說明一件事,這白小純凝氣的底蘊之深,已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更是在這一刻,種道山上,爆發出了上百道光柱,沖向云霄時,引起了所有弟子的轟動,他們對這一幕不陌生,一個月前,也曾出現類似的畫面,只不過那個時候是二十多道光柱,隨后就傳出了鬼牙被二十多個傳承同時選擇的事情。 可眼下,居然是上百光柱,所有靈溪宗的弟子,都膛目結舌。 鬼牙此刻正盤膝打坐,突然身體一震,抬頭時,默默的望著天空,他不需要去猜測,已有了答案。 “白小純……” 上官天佑,北寒烈,呂天磊,所有天驕,全部心神轟鳴。 此時此刻,祖禁之地內,白小純也咽下一口唾沫,眨了眨眼,心臟砰砰跳動,忽然看到了一旁周心琪那呆若木雞的樣子,他連忙抬起下巴,小袖一甩,憂郁的喃喃低語。 “唉,我白小純彈指間,祖禁之地上百傳承,紛紛向我敞開大門,實在是太優秀了,好煩惱啊。” 他雖是喃喃,可偏偏這聲音恰好是讓周心琪可以聽到,周心琪面色一黑,心底百感交集。 就在這時,突然,上百洞口中間,一個似乎原本不是洞口的地方,猛然間裂開一道縫隙,突然的爆發出了更為強烈的光芒,如同化作了太陽,瞬間就將四周所有洞口的光,竟全部壓制下來。 隨著壓制,使得這個洞口,成為了上百個傳承中,最矚目的一個,明顯的,這個洞口內的傳承,要比其他傳承,更為強悍與霸道! 而吸力也猛的增加,直接籠罩白小純,眨眼間,就將白小純直接吸了過去,在白小純的驚呼中,身體被一下子拽入洞口內。 直至他消失,其他的洞口似不甘心,光芒扭曲,急速的閃耀的數下,這才似乎無奈的放棄,漸漸平靜下來。 作為此地唯一的親眼目擊者,周心琪不知道自己怎么離開的,她只知道一點,那些傳承露出的迫不及待,顛覆了她的思緒,而最后出現的那個洞口,似乎……不是在這上百洞口之內。 就在白小純被這吸力吸入那充滿了霸道與強悍氣息的傳承洞口的剎那,靈溪宗第九山,五位老祖,全部心神一震。 他們之前都在關注白小純這里,甚至就算沒有出現異變,他們也在關注,必要的時候,他們會降下神念,指點白小純對于功法的選擇。 畢竟,他是天道筑基,靈溪宗極為看重。 可眼下,在那本不屬于上百通道的洞口出現,將白小純吸入后,他們五人神念都有了波動。 “那是……” “這白小純,居然有如此機緣!!” “那個傳承……已很久很久,沒有開啟過了,是上百傳承中,唯一的……隱藏傳承!” 在這眾人都心神撼動時,種道山,祖禁之地內,白小純被這突然增強的吸力,直接吸到了一個石室中。 這石室原本漆黑無比,在他出現的剎那,立刻四周明亮起來。 白小純驚疑不定,這一幕太突然,根本就不是他去選擇,而是被傳承選擇了自己,此刻趕緊看向四周。 石室不大,只有在正中間,放著一本……石書! “恩?”白小純走了過去,目光落在這石書的瞬間,立刻被上面的五個大字,吸引了目光。 “紫氣通天訣!”白小純睜大了眼,覺得這個名字很是霸氣,僅僅看功法的名,就可以想象出不凡。 “南岸紫氣馭鼎功,北岸通天馭獸法,如今這紫氣通天訣,莫非就是靈溪宗……兩大功法的完整體?” “以通天河水修行?”白小純繼續看去,很快深吸口氣,這一頁石書上,只介紹了總綱,可即使是總綱,也都讓白小純心驚。 這紫氣通天訣,是吸收通天河水在體內蘊養,不斷強化,滋散全身,分為四層,分別對應筑基初中后以及假丹境! 而這紫氣通天訣的修行,更可凝聚出一門神通道法,名為通天法眼! 一樣是馭力,可卻明顯與凝氣時,不是一個境界,凝氣以氣來馭,筑基以眼,似目光所去,萬物皆馭! 白小純連忙仔細去看,漸漸的,這石書出現了模糊,出現了四個符文,每一個符文內,都蘊含了無數的信息,白小純一個個看去,神色越來越震撼。 “以通天河修行,第一層時煉化一滴,第二層則是一盅,第三層是一石,第四層居然是……一鼎!”白小純口干舌燥,他聽鄭遠東說過,整個世界,都是圍繞著通天海河,那是靈氣的根源所在。 而這紫氣通天訣,居然如此霸道,竟是直接吸收通天河水…… 好在只是筑基功法,如果還有后續,白小純無法想象最終修行這個功法的修士,會強大到什么程度。 他腦海里不由得浮現出一個畫面,自己揮手間,通天河四大分脈中的一條分脈河流,被自己一口氣吸干…… 這畫面再變,變成了他幻想出的通天海上,自己在半空中一吸,整個通天海……成為了自己的靈海。 “太強了!!”白小純顫抖,呼吸粗重,尤其是這功法產生的神通道法,形成通天法眼,目光所去,一切皆馭,更是讓白小純激動。 “這不就是我所追求的……馭人的境界么!!”白小純哆嗦了一下,目中露出強烈的光芒,哪怕這功法沒有后續,只是筑基,可他也立刻決定,自己就修煉這……紫氣通天訣! 時間流逝,白小純廢寢忘食,在這石室內參悟紫氣通天訣,只是過去了一個月,他雖沒有修行成功,可卻將這功法牢記在腦海里,這才不舍的離去。 “想要修行此法,首先需要一滴……通天河水!”白小純咬牙,用身上的信物玉簡,離開了石室,出現時,在了祖禁之地上百通道前方的洞天內,一晃之下,離開了此地。 他沒有注意到,在他離開后,有數道神念凝聚過去,帶著震驚與期待。 接下來的數日,白小純全部都在種道山腳下的通天河岸邊,盤膝打坐時,看著面前奔流而過,傳來陣陣轟鳴巨響的金色河水,他感受著河水內磅礴的靈力,感受著其內傳出的陣陣恐怖的波動,他雙手掐訣,不斷嘗試攝取一滴河水。 可卻都失敗了,這河水似渾然一體,沒有特殊的手段,不可撼動,而且明顯的具備驚人之力,若身體去碰觸,瞬間肉身就會融化。 直至又過去了數日,白小純依舊還是無法成功后,他沉默片刻,去找了掌門師兄,回來時,手中多出了一個特殊的玉瓶,這玉瓶內,有一滴通天河水,是宗門內幾個老祖,每隔一段時間出手攝取而來,作為獎勵之物,賜予給筑基修士修煉所用。 通過掌門師兄那里,白小純也終于知道了,以通天河水修行,是筑基的一個關鍵,并非他這里如此,所有的傳承,實際上在筑基這里,都是與借用通天河水有關。 靈溪宗其他傳承,較為駁雜,與獸,與劍,有煉靈都有關聯,血溪宗,玄溪宗,丹溪宗,也是這樣,如血溪宗是將其轉化成為靈血,而玄溪宗是用來煉第二靈身以及煉器,丹溪宗則是煉丹為主。 可……所有的傳承,仔細去分析,它們都是借用,而白小純這里,對比之后,已然發現,他所修行的紫氣通天訣,之所以霸道,因為,那不是借用,而是……直接掠奪! 兩者之間,如同天地,完全不同!—— 今晚12點,約不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