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8)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8)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8)     

一念永恒175 請白師兄自重

重新振奮過來的白小純,在香云山頂化作長虹,飛向種道山,筑基之后,按照靈溪宗的門規,已不是弟子,而是長老。 這樣的長老,資質尋常之輩,會被宗門安排職位,于南北兩岸七座山峰負責一些事物,白小純還是外門弟子時,于香云山上看到的如周長老之類的筑基修士,曾經就是這一類人。 而那些本就是天驕之人,則是全力以赴,向著傳承序列邁進,輕易不可見,也不在各自原本的山峰,而是集中在了種道山上。 若干年后,這些人中或許會出現一個傳承序列,可絕大多數,都會在百年后,黯淡的選擇成為各峰掌座,終此一生,或許也無法成為金丹,即便是機緣巧合踏入金丹,也因超過了兩甲子,只能列位太上長老。 也有個別之人,自身才能非凡,才會被提前賜予掌座之職,一邊修行,一邊執掌一峰,如李青候就是這樣,甚至絲毫不影響他在兩甲子歲月臨近前,閉關沖擊金丹境。 放眼整個靈溪宗,筑基修士看似只有那么一百多人,可實際上,更多的筑基,都在種道山。 也唯有成為筑基,才可以于種道山上,被賜予一座洞府,這是地位的象征,也是實力的標志。 雖然這些洞府,大都是在種道山的下半部分山體,可就算如此,這里的靈氣之濃,也不是其他七座山峰可比。 而上半部分山體,則是太上長老以及掌門的所在之地。 白小純天道筑基,在靈溪宗內地位極高,更被老祖看重,他的筑基洞府,被安排在了半山腰,與那些老資格的筑基修士,在同一個層次。 這樣的待遇,盡管有人不服,可卻沒有辦法,天道筑基……使得白小純已然在靈溪宗內,如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矚目八方。 種道山極大,白小純當年身為掌門師弟,身為內門弟子,也有資格來此,可很多地方是禁地,難以看清全部,可就算是那樣,他的印象里,種道山也是極為磅礴。 此刻筑基之后,再次到來,放眼看去,這種道山之大,與四周的七峰比較,仿佛是成人與少年。 一路上看到白小純的靈溪宗弟子,紛紛神色露出恭敬,不斷地拜見,白小純在半空原本打算疾馳,可一看這一幕,干咳一聲,故意放緩了速度,背著手,臉上擺出長輩的和藹,不時的點頭,目中露出欣賞。 他不這樣還好,一露出這么一副樣子,途中看到他的弟子,紛紛神色古怪,似乎想起了曾經的往事。 青峰山上,此刻一個長老正在為數十個外門弟子,講解劍法,抬頭時看到半空中的白小純,感慨的開口。 “你們抬頭看一看,那位踏在金光中的修士,就是我之前和你們說過的,我靈溪宗的絕代天驕,白小純!” 四周的外門弟子,紛紛吃驚的抬頭,一個個在看到半空中的白小純時,目中都露出狂熱。 “他就是白師叔?!” “白師叔英武不凡,更是天道筑基,聽說他那一代的弟子,已被他一個人的光輝,完全遮蓋。” “白師叔所在的那一代人,非同尋常,我聽說了鬼牙師伯,周心琪師伯,上官天佑師伯,北寒烈師伯,任何一個,放在以往,都可以成為巨擘一樣的驕子,可不幸的是,他們與白師叔生在了一代。” 這些外門弟子,都是剛入宗門不久,修為都在凝氣三五層左右,他們雖聽說過白小純的很多傳聞,什么酸雨啊,雷霆啊,萬蛇之類的,可覺得有些夸張,相比之下,他們對于近期傳遍宗門的天道筑基,認為才是最真實的一幕。 白小純在天空飛過,看到了青峰山上這一幕,感受到了那一道道目光里的狂熱,他很感動,他覺得自己雖然筑基了,可卻不能冷漠,更不能讓崇拜自己的小輩,覺得自己如天空的白云,高高在上。 于是干咳一聲,索性改變方向,一晃之下,直奔青峰山來臨,剎那降臨,出現在了那群外門弟子的前方。 此地的青峰山長老,連忙起身,向著白小純拜見時,四周的這些外門弟子,也都一個個狂喜,紛紛拜見。 “拜見白師叔!” “白師叔,你是我的目標!” “白師叔,我喜歡你!”這些外門弟子里,還有一些女弟子,一個個都很鮮嫩的樣子,微紅的臉蛋,此刻露出激動。 白小純也激動了,看著這些弟子,他心中更感動,他覺得自己為宗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這些小輩的目光,就是最好的獎勵,于是臉上笑容更為和藹,不時的向著眾人點頭,還指點了一下。 “好好修行。” “加油,我看好你們哦。” “喜歡白師叔?咳咳,那你要更努力的修行了,要記住,一切皆有可能。”白小純很有耐心,每一個弟子他都交談了幾句,看著這些弟子激動的呼喚自己的模樣,白小純心中感慨,索性又指點了一番,然后想了想,再指點了一番…… 直至指點了十多次,偏偏每次指點都是把之前的話重復了一遍,四周的那些外門弟子慢慢有些傻眼,他們呼喚白師叔這個稱呼,每個人都差不多說了數十次,漸漸也都覺得不對勁,看向白小純時,有些遲疑。 就連那個長老,也都哭笑不得,想起了當年自己還是內門弟子時,被白小純逼得不斷叫師叔的一幕幕…… 直至到了晌午,白小純才心滿意足的離去,沒有立刻去種道山,而是帶著感動,去了紫鼎山,香云山,在那無數次的歡呼中,白小純精神抖擻,更為感動,又去了北岸的四座山峰…… 直至深夜,在整個靈溪宗的外門弟子,慢慢對白小純這里紛紛古怪時,白小純才想起了正事,干咳一聲,去了種道山。 種道山半山腰的洞府,極為寬敞,無論是陣法還是內部的擺設,都遠非凝氣弟子可比,尤其是靈氣之濃,更是驚人。 雖沒有溫泉,可洞府外卻有一處人工湖,更有云霧裊裊,看起來如同仙境。 四周鳥語花香,甚至若有需要,還可以選擇外門弟子來此作為守洞童子,整個洞府從內到外,如同一個私人的世界,白小純坐在湖邊,左看看右看看,頗為滿意。 “我白小純終于筑基了!”白小純深吸口氣,他通過玉簡了解到,自己如今甚至有了收徒的資格,他琢磨著以后可以收個弟子玩玩…… 白小純入住種道山的消息,很快傳來,在之后的幾天,他的洞府幾乎被踏破,很多種道山的筑基修士,紛紛前來拜見,要看看天道筑基到底有什么樣的非凡。 既然是拜見,自然不會空手,于是很快的,白小純就驚喜連連,收禮收到手都酸了,臉上笑容不斷,與來人談笑。 尤其是那些在隕劍深淵內,承了白小純大恩的筑基修士,更是感激不盡。 直至半個月后,才算安頓下來,慢慢來者稀少后,白小純也收了玩心,他腦海里始終回蕩掌門師兄鄭遠東所說的通天海中島嶼,從那里沖天,踏入蒼穹,可獲長生之事。 “想要去通天海,必須要有足夠的修為,我要努力修行!”白小純深吸口氣,目中露出堅定,在第二天清晨,去了種道山的祖禁之地,他要去選擇筑基修行的功法。 祖禁之地,在種道山的山體內,通道只有一條,進入后,里面卻有上百個分支,每一條分支通道,都代表了一個傳承。 一般來說,拿著信物進入,捏動信物時,信物所在的傳承洞口,會散出光芒指引。 此地極為神奇,曾有傳聞,說這里不但是弟子選擇傳承,也是傳承選擇弟子。 只不過傳承選擇弟子的情況,不多見而已,白小純之前聽許寶財提起,鬼牙不久前來此選擇功法時,曾引起二十多個傳承同時選擇了鬼牙。 “有什么了不起的,二十多個傳承選擇他又怎樣,我還是天道筑基呢。”白小純有些不服氣,走向著祖禁之地。 此地非持有信物者,不可入內,這是門規,也是鐵律,若沒有信物,踏入者會頃刻間,被祖禁之地的陣法,直接滅殺。 故而平日里,沒有特定的守護之人,白小純到來時,四周沒看到旁人,他遲疑了一下,走入通道內,很快的,就來到了一個洞天之地,看到了面前上百個分支洞口。 這些洞口看似如常,可白小純來的時候就了解了,只有自己捏動玉簡,才會有其中一個洞口散出光芒,指引自己進入。 白小純目光一掃,正要憑著玉簡的指引,感受自己要去的洞口時,突然的,前方一處洞口內,走出了一個女子。 這女子,正是周心琪,她也是來這里獲得筑基功法,此刻有所收獲,正要離去,看到了白小純。 “咦?心琪師侄女!”白小純眨了眨眼,喊了一聲。 周心琪眉心一跳,深吸口氣后,平靜的看了白小純一眼。 “見過白師兄,請白師兄自重。” “啊?”白小純一愣,這才想起,對方筑基后,輩分居然與自己平等了,他忽然覺得自己虧了,這么多年,自己始終沒有如愿以償的讓對方多叫自己幾聲師叔…… 于是心灰意冷,一捏手中玉簡,立刻這上百條通道,異變突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