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4)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4)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4)     

一念永恒172 白小純對不起

這一夜,整個東林城,全城戒嚴,修真家族全部出動,嚴密搜尋的同時,白小純與杜凌菲,已經離開了東林城。 按照杜凌菲的說法,她的任期即將結束,就算是提前回到宗門,也不會有礙,于是陪著白小純,一起向著宗門歸去。 夜晚的天空,繁星點點,明月高掛,白小純與杜凌菲坐在一處山頭,看著天空的星月,月光的映照下,杜凌菲的俏臉,看起來格外的美麗,她微笑的望著白小純,聽著白小純說著二人這些年沒見的時刻,發生在白小純身上的事情。 “小肚肚,你不知道,南岸那些人居然拿石頭來扔我,打的我好痛……” “萬蛇谷的那些蛇,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我只不過是想要讓它們變的可愛一些……” “還有那該死的兔子,小肚肚你回到宗門后,如果看到了,一定要告訴我!” “北岸那些家伙,太欺負人了,想當初我一個人孤苦伶仃的去了北岸,誰也不敢得罪,夾著尾巴做人,可他們居然還不放過我……”白小純說著發生在靈溪宗的往事,杜凌菲在一旁時而柔聲安慰,時而掩口輕笑,目中恰到好處的露出崇拜與驚呼,使得白小純談性大增。 只不過對于小肚肚這個稱呼,杜凌菲多次抗議,可卻抗議無效,她越是抗議,白小純就越是這么稱呼。 “小肚肚,小肚肚,小肚肚……” 杜凌菲輕撫額頭,無奈的嘆了口氣。 直至深夜,二人在這山頂上,找到了一處洞府,在這洞府內,白小純打坐時,突然一股輕風吹來,詭異的是,這輕風吹起白小純與杜凌菲的發絲,可白小純卻絲毫不察。 杜凌菲睜開了眼,看了看身邊的白小純,沉默許久,目中露出復雜與惆悵,走出了洞府時,她抬頭看著遠處的黎明破曉,風吹散她的頭發,杜凌菲右手抬起,下意識的要將發絲婉在耳后。 可就在她的手,與發絲碰觸的瞬間,那些發絲居然穿透了她的手指,飄忽而過,杜凌菲默默的看著此刻模糊的食指,她的目中露出更多的復雜,用力一握拳,手指上的模糊瞬間消散后,她挽著發絲,輕聲喃喃。 “時間,不多了……” 許久,杜凌菲惆悵的回到洞府,凝望白小純,乖巧的坐在了他的身邊,依偎著他的肩膀,閉上了眼,臉上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 時間流逝,轉眼三天過去,三天的時間,對于白小純而言,不算什么,他幻想著回到宗門后,自己的天道筑基,必定可以萬眾矚目,每次想起,都振奮無比,恨不能立刻回去。 而杜凌菲,似乎想讓這旅程慢一些,可看到白小純的興奮,她微笑中沒有開口,三天后,在白小純筑基修為的支撐下,他們距離靈溪宗,越來越近。 在第三天的深夜,距離靈溪宗只有一天的路程時,杜凌菲提出休息一下,二人找到了一處山峰內的洞府,在這洞府中,白小純說起自己在隕劍世界的兇險,說著說著,他覺得有些困,不知不覺的,居然睡了過去。 四周寂靜,只有洞府內升起的火堆,發出啪啪的燃燒聲,火光將這洞府,映照的忽明忽暗,外面的天空漆黑,很安靜。 杜凌菲看著火光,許久,她轉頭凝望沉睡的白小純,目中露出柔和,更有追憶,沒有去在意此刻的身體,開始了模糊。 半晌后,杜凌菲輕嘆,深深地看了白小純一眼后,起身時身體在顫抖,回頭再次看了白小純一眼,看著他沉睡時嘴角還帶著笑容,似做著什么美夢。 她走到白小純身邊,輕輕地,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轉身時,神色帶著決然與果斷,走出了洞府。 在她走出洞府的剎那,洞府外,虛無扭曲,竟出現了九道模糊的虛影,這九道虛影,任何一個都神秘莫測,很是詭異,甚至出現時,竟影響了虛無的變化。 可此刻,這九個詭異神秘的虛影,居然向著杜凌菲深深一拜,似極為恭敬,如同仆從。 “小祖,您交代的事情,已完成了,一共十一人,全在這里。”其中一個黑影,聲音沙啞,仿佛從無數歲月前傳來,揮手時,身邊赫然出現了十一個頭顱,這十一個頭顱,每一個臉上都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似死亡前的一瞬,看到了多么不可思議,難以置信的畫面。 他們,赫然是東林城內,所有來歷不明的暗子,都接受了暗殺白小純的任務。 杜凌菲沒有理會那些頭顱以及四周這九個虛影,她轉身,凝望洞府內沉睡的白小純,很久很久,她輕聲喃喃。 “我在靈溪宗的一切,都是虛假的,唯獨落陳山脈那個意外,是真實的。” “任務我已完成,可卻沒有快樂,只有對你的歉意……白小純,對不起。”呢喃時,杜凌菲的眼中,似有淚水流下,可這淚水滑落臉頰時,在落地的過程中,卻變成了飛灰,消散開來。 “小祖,老祖為您塑造的這具凡身,無法維持太久,派遣我等到來,為您接引,是否選擇回歸?”杜凌菲身邊,九個神秘的虛影正中的一個,恭敬的開口,聲音飄忽不定,扭曲了四方。 杜凌菲沉默,再次看了一眼沉睡的白小純,她輕輕的點了點頭,目中露出疲憊,轉身時,身體慢慢消散,最終化作一縷青煙,與四周九個虛影,一起消失…… 而那十一個頭顱,也在他們消失的同時,成為了飛灰。 第二天清晨,當初陽的光芒灑落大地,照耀在了洞府內時,白小純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 “小肚肚,我要喝水……”白小純打了個哈氣,心底也有詫異,自從修行后,他就很少睡覺了,更不用說如這一次的長覺,此刻揉著眼睛,他起身時沒看到杜凌菲。 白小純沒太在意,走出洞府時,迎著陽光,伸了個懶腰。 “定是這段時間太累了,居然睡著了,不過這一覺睡的真好啊。”白小純深吸口氣,只覺得精力無比的充沛,似全身內外,都透出盎然的無窮生機,而他體內的九層靈海,此刻也徹底的成為了金色,凝聚成了天道筑基。 他的氣息不再內斂,而是收發由心,體內靈力磅礴,每一次呼吸,似乎都可以聽到體內傳來的驚濤駭浪的聲音。 那種感覺,讓白小純覺得好久沒有這么舒服過了,他索性在一旁打坐,熟悉體內天道筑基內,蘊含的那一縷天道之氣的同時,等待杜凌菲。 一個時辰后,杜凌菲居然還沒有歸來,白小純睜開眼時,心底有些焦急。 “怎么還沒回來?”白小純沉吟中取出傳音玉簡,向杜凌菲傳音,可卻石沉大海,沒有絲毫回應。 “不對!”白小純立刻起身,開始四周尋找,可直至到了黃昏,他找了四周所有地方,竟沒有找到任何蛛絲馬跡……杜凌菲,仿佛憑空的……消失了! 白小純越發著急,心中忐忑的同時,更有了一些不好的預感,他面色蒼白,眼中露出血絲,再次尋找。 “小肚肚,你在哪!” “杜凌菲,你去哪了!!” “杜凌菲……”白小純的尋找,一連找了四天,這四天,他找了四周全部區域,直至自己披頭散發,憔悴無比,也都沒有找到杜凌菲。 “小肚肚,是我做錯了什么么,你不要躲著我,你告訴我!” “杜凌菲,你出來!”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白小純如發狂,他呼吸急促,最終回到了杜凌菲始終的洞府,在那里仔細的尋找,依舊一無所獲。 他的心不知為何,在刺痛,仿佛要撕開,空落落的,這種感覺,他從來沒有過,他握著胸口,面色蒼白,仔細的回憶,想起了自己無緣無故的沉睡,他的心漸漸也沉了下來,目中露出茫然。 甚至白小純的長久沒歸,使得宗門內都派出人來接應,侯云飛帶隊,還有南北兩岸的弟子,甚至李青候也出現了。 當他們找到白小純時,看到的是眼睛赤紅,坐在一處洞府外,神色憔悴,整個人瘦了一大圈,如魔怔一樣發呆的身影。 “小純,你怎么了!”李青候這還是首次看到白小純這么一副樣子,立刻心痛,趕緊上前問道。 白小純身體一顫,目中依舊茫然,轉頭看著面前的李青候,喃喃低語。 “李叔,杜凌菲……丟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