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7)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7)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7)     

一念永恒161 廢你潮汐

宋缺所在之地,此刻陣法正在被鬼牙與上官天佑聯手轟擊,聲響傳開,四周震動,那陣法層層碎裂,可還能繼續支撐下去。 蒼穹上,宋缺的第九次潮汐漩渦,正在加速的轟鳴轉動,吸收此刻隕劍世界內,所剩不多的地脈之氣。 宋缺閉著的眼皮下,眼睛通紅,盤膝中不惜代價,透支身體的同時,更是去將自己之前布置的節點,全部吸取,這顯然是除了透支自己,還在透支這片隕劍世界。 在這過程中,那幾處外人沒有注意到的節點,逐漸的出現了一道道碎裂的跡象,尤其是白小純之前與宋缺相遇的外面深淵下的劍身之處,裂縫更多,蔓延看來,使得這把天外大劍,出現了要四分五裂的征兆。 偏偏這個征兆極為詭異,就算是外面畢方山的歐陽桀四人,也都沒有察覺。 “再快一些!”宋缺心中吶喊,雙手保持按著地面的動作,頭發飛揚,地脈之氣更多的被抽來,融入他的第九輪潮汐中,使得這第九輪潮汐漩渦,就要徹底完成,轟動整個世界,蒼穹越來越稀薄。 甚至在這轉動中,其他人感受不到,唯有盤膝坐在他這里,才可以去感受,于那蒼穹漩渦的盡頭內,稀薄的天空中,似乎有一絲……微弱的近乎不可察覺的……氣息! 那是與地脈之氣,完全不同,徹底凌駕在其上的……驚人氣息! 這氣息,只有坐在他此刻這個位置,才可以察覺,而這個位置極為特殊,正是這隕劍世界內,最后一個節點所在,宋缺之所以選擇在這里筑基,就是因這個緣由! 此刻宋缺感受到了蒼穹內的那一絲氣息,他心中激動,他等待這一天已等了很久。 “地脈巔峰又算的了什么,這僅僅是我宋缺的第一步而已,我宋缺要做的,是……天道筑基,只有這樣,我回到宗門后,才有摧枯之力,去與我小姑宋君婉以及那該死的血梅,爭奪中峰血子,成為我血溪宗凌駕于大長老之上,四大血子之一!”宋缺內心振奮。 血溪宗的每一代血子,那是與血溪宗掌門平起平坐,已到了一定的巔峰,再邁出一步,就可進入祖峰,地位至高。 可就在宋缺的第九輪潮汐即將完成的剎那,突然的,一道長虹從天空呼嘯而來,長虹內的正是白小純,他眼中血色彌漫,全身煞氣滔天,背后翅膀每一次扇動,速度都會暴增無數。 這一刻的速度,在體內地脈九次巔峰之力的涌動下,比之前凝氣時快了無數,甚至根本就無法去對比,急速而來,剎那就出現在了宋缺的陣法之外。 他剛一臨近,一股驚人的威壓,就從白小純身上爆發出來,形成了一股壓制之力,讓鬼牙雙目收縮,他擔心體內道基不穩,之前出手始終有所保留,此刻看到白小純的威壓,他冷哼一聲,不愿碰觸,退后一些。 一旁的上官天佑,不如鬼牙,此刻在這威壓下,身體竟承受不住,他畢竟只是五輪潮汐,此刻不得不退,慘笑一聲,他心底的不甘之意,已然充斥全身。 他看著如驕陽般的白小純一步步走來,那種威壓,讓他身體顫抖,修為都有些不穩,這是地脈巔峰對于其他地脈者的天然壓制。 “宋缺!”白小純聲音驀然傳出,轟入宋缺所在的陣法內,宋缺身體一震,他的眼睛無法睜開,一股強烈的危機,讓他內心咯噔一聲的同時,再次瘋狂的加快潮汐,試圖盡快結束。 可白小純的聲音,卻如天雷一樣,在傳入陣法的同時,驀然轟鳴,使得陣法顫抖,而白小純的身體,也在腳步落下的一瞬,直接就踏在了陣法內。 一步落下,大地轟鳴,陣法咔咔聲下,碎裂大半,一旁的上官天佑,內心一顫,鬼牙目中戰意騰燃,好半晌才壓下。 “你既欲干擾我九輪潮汐,我豈能讓你九輪潮汐成功!”白小純右手抬起,全身金光閃耀,不死金皮全面爆發下,他的肉身之力,徹底爆開,一拳落下。 陣法搖晃,轟鳴中再次崩潰,白小純腳步不停,向前一個飛躍,再次一拳,一拳,又一拳! 一共四拳,每一拳都是不死金皮的全力,每一拳都是他突破生命第一層桎梏的爆發,每一拳都帶著他的怒意,在四拳全部落下的剎那,守護宋缺的陣法,轟然崩潰。 露出了在陣法內盤膝打坐,無法動彈的宋缺。 白小純沒有絲毫停頓,自此一步走來,右手袖子一甩,立刻在宋缺的上方,紫氣憑空出現,赫然形成了一尊足有數丈大小的紫鼎,極為真實,其上雕刻清晰,符文以及鳥獸的圖案,散出光芒,甚至在白小純的催發下,這些符文都幻化出來,那些鳥獸也都形成虛影,環繞紫鼎的同時…… 這紫鼎,向著下方的宋缺,轟然砸去。 “你無法自己去結束第九次潮汐,我來幫你!”白小純右手同時一按,蒼穹變化,大地轟鳴,那紫鼎帶著萬鈞之力,直接落下。 巨響滔天,宋缺身體外有防護之光散出,試圖阻擋,可這防護之光在與紫鼎碰觸的一瞬,立刻崩潰,而后還有大量的防護法寶飛出,可依舊還是被摧枯拉朽,使得紫鼎,直接就砸在了宋缺的身上。 一聲凄厲的慘叫從宋缺口中傳出,他眼睛猛地睜開,體內眼看就要完成的第九輪潮汐,在這一刻,被白小純生生打斷,直接撼動根基,在他的丹田處,尚未凝固的第九層道基,寸寸碎裂。 在這碎裂時,第九輪潮汐形成的地脈之氣,無法留在宋缺體內,從他的身體內不斷地擴散出來,扭曲了四周,本該是消散在四周,融入世界內,如同回歸世界。 可卻不知為何,在宋缺的努力下,將體內的地脈之氣,凝聚到一起,化作一道光柱直沖云霄,這樣的做法,去使得地脈之氣,加速的回歸世界。 而天空上,他的第九輪漩渦,也在這一刻停止旋轉,肉眼可見的崩潰開來。 整個隕劍世界內,所有看到這一幕的四宗弟子,全部駭然,一個個發出驚呼。 “宋缺失敗了!!” “他被白小純直接打斷了第九次潮汐!” “天啊,這將是超越了生死的大仇,那是毀道之恨!!” 所有人都心神狂震,許小山在遠處正急速趕來,此刻腳步一頓,嘆了口氣,不再靠近。 更遠處,九島擦去嘴角鮮血,正全力修行,此刻有所察覺猛的睜開眼,目中露出驚恐。 “這白小純……在這里,已經無敵!!” 鬼牙握緊了拳頭,他本是一個沒有太多情緒之人,可這一瞬,他的心中,情緒不斷地滋生,說不出是什么感覺。 而上官天佑則倒吸口氣,仿佛心中被一條毒蛇撕咬,那種瘋狂,讓他對于白小純的嫉妒,已到了恨極的程度。 “白小純,如果沒有你,這一切,應該是我上官天佑的!!” 在這眾人都被震動的同時,宋缺的身體急速后退,鮮血噴出,眼睛赤紅,披頭散發,那目光仿佛要噬人,發出凄厲到了極致的嘶吼。 “白小純!!” 他的九次潮汐失敗,此刻只有八次潮汐,正在體內快速的凝固,一股筑基的修為,在他退后時,不斷地爆發出來,超越了之前,越來越強。 白小純目中一閃,身體瞬間沖出,直接掀起破空之音,出現時,在了宋缺的面前,全身金光一閃,右手兩指閃電般直奔宋缺的喉嚨。 碎喉鎖! 可就在與宋缺身體碰觸的剎那,宋缺雙手掐訣,猛的開口,立刻他的口中吐出一個血球,這血球只有指甲蓋大小,可在出現的一瞬,哪怕是此刻地脈巔峰筑基的白小純,也都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危機。 那血球內,蘊含的靈力,近乎恐怖! 可在這危機中,卻偏偏有一絲熟悉,這種感覺,白小純還是首次遇到,他不知道這是為什么。 瞬間,他的雙指就與這血球碰到了一起,巨響震天,一股驚天動地的沖擊,在白小純與宋缺之間,驀然爆發。 隨著爆發,狂風呼嘯,沖擊之力向著四周橫掃,鬼牙與上官天佑急速后退時,整個大地,如被一只無形大手直接抹平。 白小純嘴角溢出鮮血,身體蹬蹬蹬的后退,心神狂震,以他不死金皮,居然在這指甲大小的血球爆發下,都被震傷,雖然這傷勢不重,可對白小純的震撼,卻是極大。 偏偏那種熟悉的感覺,在方才與那血球接觸的剎那,于白小純心中更為強烈,只是他無論怎么思索,也都無法找到熟悉的根源所在。 “為什么會熟悉!!這血球到底是什么!” 抬頭時,白小純猛的看向宋缺,宋缺此刻一連噴出四口鮮血,胸口凹陷,身體如斷了線的風箏,驀然倒卷,他的傷勢,要比白小純更重。 畢竟他九次潮汐被打斷在先,體內修為不斷凝固在后,本身底蘊在這一刻比白小純也都少了一籌,所以即便那血球是他激發,也依舊被反噬。 可他目中依舊瘋狂,看向白小純時猙獰更多。 白小純正要沖去,可就在這時,宋缺沒有絲毫停頓,猛的轉身,急速逃遁,更是在逃遁中,手里出現了一枚珍貴無比的傳送玉符,狠狠捏碎,剎那間,他的身體被傳送之力包圍,一瞬消失。 出現時,已到了數百里外,再次加速,疾馳遠去。 “希望他沒有察覺,該死的,他來的太快,只差一步,只差一步啊……不過沒有關系,即便我沒有地脈巔峰,也依舊有辦法,超越白小純,只要我成功了,一定殺他!”宋缺咬牙,右手抬起時,手中出現了一個羅盤,這羅盤有九個點閃耀光芒,依稀對應的,正是這片世界,他之前布置的九個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