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0)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0)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0)     

一念永恒152 你無恥你才無恥

扔完古玉,許小山轉身一晃,剎那遠去,心中發誓回到宗門后,一定去找自己的老爹多要些資源,以后出門時,先用符箓,再用法寶,這樣出風頭,才會囂張。 他性子紈绔,宗門的觀念沒有多少,覺得順眼就交朋友,不順眼的話,就打一架,如白小純這里,他就覺得勉強順眼。 當然若白小純輸了,他會毫不猶豫的奪走白小純的地脈氣引,此刻既然打不過,他的想法就是暗中坑一把。 還沒等他走遠,他的身后傳來白小純的聲音。 “等下,我白小純不會占人便宜,你這寶貝借我,我也送你兩樣。”白小純拿著古玉,頓時全身舒爽,之前的疲憊一掃而空,頭腦也都清晰很多,仿佛之前是在水底,呼吸都不順暢,而眼下一切恢復如常。 可他覺得這許小山給自己這古玉給的太隨意了,白小純琢磨著,或許有詐,于是一拍儲物袋,立刻取出了兩把煉靈兩次的飛劍,暗中蹭了下最后一枚怪丹,沾染了一絲怪丹的氣息后,扔了過去。 “不值錢的物件,你拿著玩吧。” 兩把煉靈兩次的飛劍,直奔許小山,許小山接過后看了一眼,立刻眼睛睜大,呆了一下。 “煉靈兩次?就這么隨手給我了?讓我拿著玩……還一次給我兩把!”許小山咽下一口唾沫,煉靈兩次在他看去,雖不是什么無價,可在凝氣修士中也不多見,最重要的是白小純那隨意的態度,仿佛扔尋常之物一樣扔給自己,這立刻就讓許小山對白小純的財力,有了新的判斷。 更是覺得自己又學會了一招,這種隨手扔出煉靈法寶,才是最好的出風頭的方式,想到這里,他遲疑了一下,仔細的看了白小純一眼,這一次他是真的覺得,白小純很順眼,于是長嘆一聲。 “罷了罷了,白小純,你既然如此對我,我許小山也不好去坑你了,這玉佩單獨一塊雖有些用處,可只短時間有效,超過一炷香就會失效,更會起反作用。”許小山嘆了口氣,袖子一甩,又扔給白小純一枚玉佩。 “兩個一起用,才可以長久驅開煞魂的詛咒。” 白小純接過第二枚玉佩,聽到許小山的話語,他瞇著眼,心里覺得這許小山實在太陰損了,眼看對方轉身要走,他心里多少也覺得對方總算還是個好人,于是一咬牙,喊了許小山一聲。 “等下,許小山,罷了罷了,你既如此對我,我白小純也不好坑你,你把那兩把飛劍給我,我給你換兩把。” 許小山腳步一頓,猛的瞪大了眼,立刻取出那兩把飛劍,仔細的看了看后,沒看出不對勁的地方,可卻沒敢繼續拿著,趕緊扔給白小純。 白小純干咳一聲,接過飛劍,換了兩把給了許小山。 許小山面色古怪,望著白小純,他雖不知道那兩把飛劍有什么問題,但能想象得出,若是白小純沒告訴自己,自己的下場一定很慘…… 白小純眨了眨眼,與許小山目光對望。 半晌之后,許小山長嘆一聲,看向白小純時,他的目中露出強烈的光芒,他最早對白小純是假裝順眼,隨后是真的順眼,此刻是……非常順眼。 “能遇到一個脾性相投的家伙,不容易,白小純,罷了罷了,那兩個玉佩實際上還需要一段口訣才可以真正引動,否則的話,會形成光柱,雖可以避開煞魂,但卻會長久不散,封印自身修為至少一個月以上,這一個月,你什么都做不了。”許小山苦笑,取出一枚玉簡,扔給了白小純。 “你太損了!!”白小純倒吸口氣,這要是他在筑基前使用玉佩,被自我封印,將會耗費時間,怕是一個月后就算封印解開,也失去了筑基的時機。 “你也一樣!不過我是血溪宗,你是靈溪宗,我們原本就是對立的。”許小山干咳一聲,這一次他是真的沒有半點隱藏了,這對他來說,是很少見的,同樣的,遇到白小純這樣的人,也是他這一輩子的頭一遭。 “算了,你既如此真誠對我,我白小純也不能再坑你了,你方才對付我的時候,用的所有法寶,記得在這里都別再用了,上面都被我做了手腳,沾染了一些藥香,可以吸引煞魂來臨,衣服也最好換一套。”白小純也覺得不好意思,低頭提醒了一句。 “你你!!無恥!”許小山睜大了眼,趕緊檢查儲物袋與衣服,半晌后他望著白小純,咬牙開口。 “你也一樣!”白小純抬頭瞪眼回道。 二人目光對望,很快彼此都笑了起來,許小山笑著笑著,認真的看向白小純。 “希望以后還可以相見。”他說完,轉身一晃,急速遠去。 遠處,許小山一邊飛奔,一邊換了衣服,心有余悸,他覺得白小純的陰損,與自己有的一比,這樣的人,以后接觸時要時刻留意。 白小純也感慨,覺得許小山雖是血溪宗的弟子,但卻是個可以交的朋友。 “不過此人太狡猾,沒有我白小純實在,以后和他接觸,要留意一點,唉,我做人就是太實在了。”白小純搖頭,小袖一甩,轉身疾馳。 將那兩枚玉佩仔細的檢查后,按照玉簡的口訣,白小純催發了玉佩之力,他的四周立刻形成了一片模糊的光幕。 這光幕一閃,漸漸消失,肉眼看不到,神識也無法察覺,可在煞魂的眼中,白小純的四周這層防護,如同禁地。 三個時辰后,白衣小女孩出現了數次,但每一次都在靠近白小純時,被立刻彈開,漸漸神色扭曲,發出凄厲之音,可卻依舊對白小純無效。 這才不甘心的消散在了虛無中,白小純終于松了口氣,知道玉佩有效,立刻選擇了一處偏僻的區域,選擇了一處湖泊,沉入進去,在湖底挖了一個洞府,盤膝坐下。 再次確定了玉佩之力可以驅散煞魂后,白小純雙眼一閃,取出了地脈氣引。 “地脈筑基……雖晚了幾天,可我依舊還是第一個!”白小純眼中露出期待,一把握住地脈氣引凝聚出的灰色晶石,體內凝氣十層大圓滿的靈力,轟然爆發,游走一個周天后,如萬馬奔騰,直奔手中灰色晶石而去。 這晶石如同一個無底洞,白小純的靈力涌入進去,頓時就被吸收,隨著吸收,這晶石散發出灰色的光芒,越來越明亮,到了最后,更是傳出轟隆隆的巨響。 在這聲響中,晶石如被燃燒,化作了絲絲灰氣,順著白小純的七竅鉆入進去,也就是三十多息的時間,晶石震動,徹底消失后,大量的灰氣爆發,全部鉆入白小純的體內。 白小純目中浮現赤色,灰氣入體,融進經脈,游走全身時,一種撕裂感擴散開來,那種劇痛,仿佛這灰氣化作了實質,成為了鐵鏈,在身體血肉內摩擦。 這痛楚讓他顫抖,可與修行不死長生功比較,明顯弱了好多,白小純哼都不哼一聲,咬牙堅持,當最后一絲灰氣鉆入體內后,他身體內的灰氣終于首尾相連,化作了一個圓圈。 在這圓圈形成的瞬間,白小純腦海頓時轟鳴滔天,撼魂震魄。 他全身修為形成的靈河,頓時沸騰,從身體的各個位置爆發,全部游走,看似一片散亂,可實際上,仔細去看,可以看出這些靈力,正欲形成一個漩渦。 這漩渦,就是潮汐! 也是地脈筑基的關鍵所在! 靈力成漩,凝聚潮汐,化氣為液,筑地脈道基,斬斷凡俗! “潮汐!”白小純猛的抬頭,全身青筋鼓起,顫抖中發出一聲沙啞的嘶吼。 轟轟轟! 在這嘶吼下,他體內的漩渦猛的加速,在這加速中,如形成了一個黑洞,瞬間就將白小純體內所有的地脈之氣都吸來,而這些不足千中之一。 雖然如此,可只要這漩渦形成,就如同是有了去吸收這隕劍世界內,積累一甲子歲月而成的磅礴的地脈之氣的資格! 剎那間,這吸力穿透白小純的身體,籠罩整個洞府,使得洞府內的巖壁上,出現了一絲絲地脈之氣,直奔白小純而來。 這吸力還在擴散,很快的,整個湖泊都沸騰起來,大量的地脈之氣,滾滾凝聚,而這吸力還在擴大,不斷地散開時,整個隕劍世界的蒼穹,立刻翻滾,無數的地脈之氣幻化出來,向著白小純所在的地方,風云涌動! 這一刻,所有隕劍世界內的四宗弟子,全部都抬起頭,一個個神色駭然,有的吃驚,有的震撼,有的復雜,有的無法置信。 “潮汐,天啊,這是地脈筑基的潮汐!!” “是誰,這才一個月多幾天,居然就凝聚了氣引,開始地脈筑基!” “是宋缺?鬼牙?九島?還是方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