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2)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2)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2)     

一念永恒151 白小純你和我斗

一個時辰后,白純飛奔時心中悲催,他覺得自己太凄慘了,明明此刻已有了地脈氣引,想要找個安全的地方,可卻被女孩追上。 一想到方才的兇險與危機,白純就心顫,此刻天色漸晚,四下看不到身影,白純找到了一處山洞,氣喘吁吁,一邊打坐,一邊警惕的看著四周,這山洞他覺得還算隱蔽,正考慮要不要選擇這里筑基時,忽然的,他眼前出現了扭曲。 這扭曲只是一瞬就恢復,分不清是這世界扭曲,還是自身的眼睛扭曲,總之,在恢復之后,他的面前,無聲無息的出現了一道身影。 正是那穿著白衣服的女孩,黑色的眼睛,死死的盯著自己。 “哥哥,你不要走,陪我玩……” 白純要崩潰了,他眼珠子通紅,掐訣間立刻靈力散開化作紫色的大鼎,轟的一聲砸向前方。 地面顫抖時,他身體一躍而出,低頭看去時,發現根本就沒有那白衣女孩的身影,之前的一切,如同是自己的幻覺。 “該死的!”白純面色難看,他察覺出了不對勁,也猜測那詭異的女孩,或許是在自己身上,下了什么術法。 無心休息,白純咬牙,再次前行,要盡可能的遠離這里,又過去了一個時辰,他遙遙的看到了三個修士正在彼此廝殺,白純剛一靠近,腳步猛地一頓。 他前一刻看那三人四周還是空曠,沒有其他身影,可眼下卻看到在三人的身邊,那白衣女孩,詭異的站在那里,沖著自己微笑,只不過這笑容越來越大,到了最后,赫然化作了一張大口,向著自己瞬間撲來。 白純頭皮一炸,全身修為散開,右手握拳,不死長生功爆發,一拳轟出,地面震動,女孩消失,不遠處那三個修士,此刻都駭然的看著白純,他們親眼看到白純出現后,如發狂一樣,居然一拳轟在一塊山石上。 眼看那山石成了飛灰,三人倒吸口氣,立刻避開。 白純沉默,看向四周,咬牙之下繼續遠》≧》≧》≧》≧,⌒去。 很快過去了兩天,白純整個人疲憊不堪,這兩天里,他太多次的看到了白衣女孩,甚至連自己打坐也都可以看到對方的身影。 且這種狀態越來越嚴重,開始時還間隔一個時辰,可眼下幾乎每隔三百息,就會發作一次,根本就無法去筑基。 而在這兩天里,白純也遇到了一些四宗弟子,甚至靈溪宗的弟子也都遇到,可沒有一個能看到白衣女孩,他們的眼睛里,白純是獨自一個人。 就在這第二天的黃昏,白純雙眼血絲彌漫,他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這疲憊中,似乎生機難以鎖定,竟出現了要飄散出去的征兆,甚至頭腦也都有些昏昏沉沉。 “下一次的發作,就快到了……”白純沉默,索性不再前行,而是坐在一塊大石上,握緊了拳頭,他的身上還有一枚怪丹,可他不敢繼續扔出,他有種直覺,自己之所以沒死,就是因為這枚丹藥還在自己手中。 一旦扔出,被那女孩獲得,那么自己很有可能……會與雷山差不多的下場,這一次的事情,也給他敲響了一個前所未有的警鐘,丹藥……不可隨意去煉。 “這種似真非真,似幻非幻的事情,可以看成是一種毒,只要找到解毒的辦法,就可以痊愈!” 白純沉吟時,突然的,遠處有一道長虹呼嘯而過,原本是要路過而去,但在靠近白純這里時,卻突然停了下來。 “咦?”這是血溪宗的青年,一臉紈绔的樣子,此刻看向白純時,目中露出火熱,他的手中拿著一個羅盤,眼下這羅盤的指針,指向白純時,發出刺目的強光。 “你居然搜集到了足夠的地脈之氣,形成了地脈氣引……這也太快了!!” “哈哈,這是命中注定啊,我許山這一次可以名震四宗,第一個筑基!”這青年,正是血溪宗的許山,此刻他激動,又看了白純一眼。 “別煩我,一邊玩去!”白純心煩,他正計算時間,還有十幾息,再次發作的時間就到了。 “我知道你,你叫白純,在你們靈溪宗內,被譽為是殺手锏般的弟子,可惜你現在的狀態,居然虛弱到了如此,你的生命之火黯淡的隨時可以熄滅,我許山的機會來啦!” “白純,你身上有一枚地脈結晶,咱們商量一下,你借我玩玩怎么樣。”許山目中露出貪婪,仰天大笑,身體一晃,掐訣時立刻他的四周,居然出現了七八種法器,每一個都散發晶芒,透出不俗的氣勢,在他的揮舞下,直奔白純而來。 白純抬頭,冷眼看了許山,正要出手,可就在這時,他眼前忽然扭曲,白衣女孩的身影,再次出現,站在許山的身邊,向著白純詭異的笑,笑容越來越大,最終化作一張大口,眼看就要撲向白純。 可就在這時,許山突然尖叫起來,居然猛的退后,看向身邊空曠的區域,目中露出恐懼與駭然,身體強烈的顫抖。 “有神智的煞魂,天啊,這里怎么可能還存在有神智的煞魂,不是都被滅了么,該死的,你居然被這樣的煞魂盯上,難怪你如此虛弱,這是被詛咒了啊,你死定了!”許山倒吸口氣,急速后退,退后時右手抬起,取出了一枚古玉。 這古玉上有一片褐色的區域,如同鮮血沁入,在取出的剎那,許山明顯松了口氣,急速后退。 下方的白純,此刻猛地睜大了眼,呼吸急促。 “你能看到她?!你手里是什么寶物!”他的世界里,他看到白衣女孩原本在許山察覺后,看了許山一眼,可緊接著,隨著許山取出古玉,白衣女孩居然神色一變,瞬間后退。 許山根本就不回話,轉身急速就要離開這里,還沒等逃遠,白純身體瞬間沖出,背后翅膀一扇,整個人轟的一聲,直接出現在了許山的面前,右手抬起,一拳轟去。 “許山,咱們商量一下,把這古玉,借我玩玩。” “我沒搶你的就不錯了,你還敢來搶我的,你都被詛咒了,離死不遠,還敢和我動手!”許山面色一變,掐訣時,四周浮現七八件法寶,驟然反擊。 白純全身銀光閃現,一拳落下,轟的一聲直接與許山的七八件法寶轟在了一起。 巨響驚天動地,那七八件法寶,全部顫抖,咔咔聲中一一崩潰,白純化作狂風,瞬間來臨時,許山觸目驚心,神色猙獰的大手一甩,手腕上的珠子飛出,在前方赫然化作十八尊尸人,每一個都赫然堪比凝氣十層大圓滿,散發死氣,擴散四周,齊齊出手。 這種操控尸體之法,白純還是首次遇到,他發現這些尸體身上,都長滿灰毛,根處黑色,似向黑毛轉化。 一個個都極為不俗。 轟鳴之下,白純背后的大鐵鍋崩潰,可他的身體,卻沒有損傷絲毫,反倒是雙手揮舞時,一股驚人的馭力爆發,竟籠罩四周,操控那些尸人,使得他們身體一顫,竟無法繼續動彈,只能發出咔咔之聲。 許山嘶的一聲,可雙手卻沒有停頓,左手一揮,立刻九座青銅棺材飛出,立刻變大,向著白純壓而去,右手一揮,一個葫蘆出現,吐出三千砂礫,卷動四方,直奔白純。 而他頭發一甩,發絲上掛著的幾個鈴鐺,也脫離而去,形成了一道道虛影,沖殺白純。 更驚人的,是他猛的張開口,口中吐出一把血色扇子,這扇子揮舞時,方圓百丈,立刻血霧漫天,似形成了陣法,有咆哮之聲從血霧內傳出,化作無數利爪,從四周八方,卷著血霧,直奔白純。 “我許山有的是法寶,煉尸,白純,你和我斗?!”許山得意的大笑,一拍儲物袋,立刻又飛出了二十多件,每一個都品質極好,還有一瓶丹藥,被他一口全部吞下,耗費的靈氣頓時彌補,若有第三個人在這里,必定被這一戰駭然心驚。 可就在這時,突然的,被大量法寶圍攻的白純,身體外出現了一只仙鶴,化作盾牌環繞,身體上更有黑光一閃,覆蓋全身。 同時,他猛的一拍儲物袋,手中頓時出現了數百張符箓,一把貼在身上,轟的一聲,一層層的防護光幕齊齊爆發,眨眼間數百層光幕,厚度足有五十多丈,氣勢驚天。 “我白純身上有的是防護符箓,你那些區區法寶,敢和我斗?”白純傲然的聲音傳出時,四周的尸人直接就被掀開,三千砂礫無法進入太多,被卡在里面,還有不少更是彈飛,那九座青銅棺材,同樣在落下時,根本無法破除,被生生阻擋在外。 即便是許山,也都眼珠子差瞪出來,呆呆的看著這一幕,整個人都懵了,他與人打斗一向是依靠眾多的法寶與煉尸,可這還是第一次遇到白純這種與自己不相上下之人。 雖不是法寶,可那數百張符箓的價值,讓許山觸目驚心。 “資料里這個白純很神秘強悍,可沒他這么有錢啊!!”許山苦笑,他很清楚自己的可怕,也自然清楚與自己一樣的人的可怕程度,尤其是那么多符箓,他都眼熱,畢竟法寶需要靈力補充,而符箓則需要的極少,耗費的大都是符箓本身之力。 價值不菲,又有使用的時效限制,所以就算是許山,也都覺得奢侈。 此刻眨了眨眼,對于白純,他也挺服氣的,覺得與自己挺像,心中甚至還有了一絲惺惺相惜之意,想了想后,直接將那古玉扔向白純。 “該死的,我許山還沒服過什么人,你白純算一號,這個你既然需要,給你不可能,借你玩玩沒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