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3)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3)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3)     

一念永恒148 哥哥陪我玩吧

在這半個隕劍世界內,此刻無數的區域,快的模糊扭曲,似乎在這虛無里,有一頭頭沉睡的煞獸,在這一瞬,不知是被天雷喚醒,還是冥冥間感受到了白小純的靈藥,此刻竟全部在震動中,睜開了眼。 有一些煞獸蘇醒的地方,附近有四宗弟子,可絕大多數煞獸蘇醒的區域,沒有修士,它們全部在這一剎那,以猙獰的雙目,看向白小純所在的方位,那目中露出貪婪與瘋狂,似乎有無數的嘶吼咆哮。 緊接著,隨著多處區域虛無如水波一樣的波動,這半個隕劍世界內的煞獸,竟齊齊而動,于虛無中穿梭疾馳。 可……比這些煞獸更驚人的,則是在這半個隕劍世界內,一些沒有煞獸敢出現的區域里,慢慢虛無中凝聚出了一個又一個身影。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最小的是一個穿著白色衣衫的小女孩,抱著一個沒有皮的血色小熊,正茫然的漂浮,更有一些通天大6從沒有出現過的兇獸。 它們是……煞魂! 是這把天外大劍,在無盡的歲月里,被其主人持有所滅殺的生命,于這地脈中,衍變而出的死魂! 詭異無邊,神秘莫測,可以肯定的是……這些煞魂生前,絕非……通天大6之人,他們,來自傳說中可以永恒的天外! 這些身影零散,分布在隕劍世界的偏僻區域,它們所在的地方,是煞獸的禁區,沒有任何一頭煞獸敢于靠近。 而此刻,這些身影,在各自的區域里慢慢從虛無中走出,有的穿著古老的服裝,有的穿著戰甲,有的身體長滿鱗片,樣子各異,身體多有殘缺,要么失去了手臂,要么只剩下半個頭顱,還有的在腹部有巨大的窟窿,陣陣黑氣散出,揮不斷。 每一個煞魂,都帶著茫然,它們沒有神智,沒有記憶,所過之處,所有煞獸都顫抖,任由這些煞魂漂過,若是恰好被煞魂碰到了身體,這些煞獸就立刻碎滅消散。 尤其是那些兇獸樣子的煞魂,更是模樣詭異,如拼湊出來! 煞魂降臨,穿梭虛無時,度之快,難以形容,越了一切空間的阻隔,所去的地方……正是白小純所在之地! 數量眾多,從四周八方,齊齊而去! 途中,一些四宗弟子察覺到了不對勁,他們看到了四周的虛無扭曲,看到了一個個煞獸的虛影若隱若現,原本正驚喜要去廝殺,可很快就頭皮麻,駭然的現,這里的煞獸太多了。 成群而去,如同煞獸之潮! “怎么會事!” “天啊,這里的煞獸很難找,可如今怎么全部都自己出來了,數量居然如此龐大!” “一定是出了什么變故,該死的,那些是什么……煞魂,那些是煞魂!”半個隕劍世界內,四宗弟子的驚呼,很快回蕩,尤其是當他們看到那些煞獸中,居然出現了煞魂時,一個個頓時倒吸口氣,趕緊飛奔逃走。 對于煞魂的恐怖,四大宗的長老,對于弟子的叮囑都是一樣的,煞魂……隕劍深淵特有的存在,絕不可招惹,遇之立避! “居然連煞魂都被吸引,那個方向,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我們遠遠的跟著,去看一眼!”四周的四宗弟子,要么三五成群,要么單獨,此刻都被這煞魂與煞獸之潮震撼,紛紛深吸口氣,暗中跟隨。 這一刻,半個隕劍世界,全部因白小純靈藥出世前的九聲天雷,震動而來。 山洞內,白小純身體都消瘦了一圈,頭散亂,死死的盯著面前的丹爐,看著每一次轟鳴傳出時,丹爐都會多出一道裂縫。 直至九聲后,丹爐猛地顫抖,驟然間崩潰爆開,整個丹爐,直接四分五裂,與此同時,有四道黑色的幽光,瞬息就從崩潰的丹爐內飛出。 白小純早有準備,袖子一甩,紫氣馭鼎功全面爆,近乎形成了一片領域般的掌控,籠罩四周,將那四粒要沖出的靈藥,直接壓下,一把抓在了手中。 “想跑?”白小純得意的哼了一聲,低頭看向手中的四枚丹藥,目中露出火熱,趕緊出了山洞,想要去找個煞獸看看效果。 可就在他走出山洞的剎那,突然的,白小純神色微動,身體猛地退后半步,在他退后的剎那,一條黑色的蝎尾,剎那從虛無中出現,從白小純之前所在的位置,蝎尾呼嘯而過。 一擊不中,一條一丈多長的黑色蝎子,從虛無中幻化,目中露出瘋狂與貪婪,死死的盯著白小純右手的四枚丹藥,剎那撲來。 氣勢兇猛,不似低階煞獸,更是與當初的巨熊一樣的中階。 白小純目光一閃,左手快若閃電,越了蝎子的度,一把伸出抓住蝎尾,向著一旁的巖壁狠狠一輪,轟的一聲砸下時,他的靈力瞬間迸出來,轟入這蝎子的體內,直接碎滅了幾處蝎體中最脆弱的幾個區域,蝎子掙扎了一下,身體軟了下來,飛快模糊,化作地脈之氣被白小純收走。 若是換了尋常修士,對付這不俗的中階煞獸,即便是聽過宗門前輩提點,也難以這般簡單的滅殺,可對研究了數十近百頭煞獸的白小純而言,他一眼看去,就能找出煞獸的脆弱點,殺之容易。 “剛一出丹,就能引起煞獸的注意,哈哈,我白小純的丹藥,的確是成了!”白小純振奮,更有強烈的得意感,正琢磨要不要將這四枚丹藥煉靈時,他四周的虛無,肉眼可見的出現了一層層水波般的波紋,放眼看去,在四方遠處,這波紋更多更強烈,甚至還有一頭頭煞獸的身影,若隱若現。 “這么多,夠了夠了,哈哈,如此一來,我白小純一定可以第一個筑基!” 白小純眼看這些煞獸,更激動了,手舞足蹈,正要大干一場,可忽然面色一變,睜大了眼,看到在遠處,赫然有一個只存在了半個頭顱的身影,穿著一身灰色的長袍,僅剩下的一只眼內露出茫然,正漂浮而來,穿梭虛無時,頭顱微動,那茫然的雙眼在看向白小純時,竟出現了一些神采波動。 這波動,似蘊含了渴望,瞬間如鎖定了白,是鎖定了白小純手中的丹藥,急而來。 它四周的煞獸,看到這身影出現,立刻顫抖,不敢動彈,被那身影飛掠過時,足有七八頭煞獸,身體被碰觸,直接崩潰消散,慘叫都沒有傳出。 “煞魂?!怎么連煞魂都被引來了,好在只有一……啊?”這一幕,看的白小純面色變化,可他的話語還沒等說完,突然的,在遠處又出現了一道煞魂的身影,這煞魂沒有雙臂,披頭散,穿著一套殘破的鎧甲,一樣在看向白小純時,露出渴望,急靠近。 沒有結束,更遠處,還有一個老者,腹部有一個巨大的窟窿,也幻化出現,一步步走來。 白小純頭皮麻,倒吸口氣,正要后退時,駭然的現,這里的煞魂絕非三個五個,而是……一群!! 放眼四周,此刻虛無扭曲間,一個又一個的煞魂身影,6續的出現,每一個煞魂身上,那渴望的目光,都讓白小純面色蒼白,有種要被活活撕了的感覺。 “怎么會這樣!”白小純欲哭無淚,身體猛地后退,他可不想面對這些煞魂,在這隕劍的世界內,別說是凝氣修士了,就算是各宗的長輩,在這煞魂的手中,也有很大的可能隕落。 可就在白小純后退的瞬間,那些煞魂一個個猛的抬頭,有一些出了一聲聲尖銳的嘶吼,那嘶吼帶著震懾,讓四周的煞獸更為顫抖,白小純全身一震,神智都要模糊,一個踉蹌時,只覺得腦海如被一個重錘直接轟擊,噴出一口鮮血,嚇的渾身抖,一樣尖叫一聲,咬著舌尖,借助疼痛清醒,加逃遁。 他冷汗流下,背后大黑鍋內的翅膀,揮舞到了極致,度之快,剎那間出現了殘影,直接遠去,可他的度雖快,但那些游走在虛無中的煞魂,度更快。 眨眼間,這四周的數十個煞魂,全部向著白小純不斷地漂浮,越來越近…… 尤其是里面有幾個煞魂,度最快,除了最早出現的半個頭顱的身影外,還有一個則是那穿著白色衣服的小女孩,這小女孩一聲不,面色陰冷,唯獨目中茫然里,渴望強烈。 遠遠的,不少四宗的修士跟隨歸來,看到了這一幕后,一個個都頭皮麻,其中靈溪宗的弟子,更是焦急,有一些試圖去引走那些煞魂,可這些煞魂根本就不理會旁人,只追白小純。 “殺人了!!”白小純慘叫,奪命狂奔時,眼淚都快流出了,他沒想到自己只不過是煉了吸引煞獸的丹藥,不知為什么,居然牽扯出了這些煞魂。 “該死的,一定是我剛才煉藥時,弄錯了什么地方,又煉出了怪丹!”白小純悲哀,眼看這些煞魂越來越近,一個個瘋了一樣的追著自己,白小純一咬牙,忍著心痛,將四枚丹藥中的一枚,向著遠處狠狠的扔出。 就在這丹藥扔出的剎那,四周的所有煞魂齊齊一頓,頭顱全部抬起,絕大多數改變方向,直奔丹藥沖去,使得白小純終于逃出,到了遠處時,他忍著膽顫,回頭看了一眼。 這一眼,他看到自己扔出的那枚丹藥,在眾多的煞魂爭奪中,赫然被那個穿著白衣服的小女孩,以突然爆出的極致度,直接搶到,一口吞了下去。 幾乎在吞下丹藥的瞬間,這小女孩目中的茫然,竟消散了不少,有一絲幽芒閃過,神色更為陰冷,仔細一看,似乎在她的身上,仿佛多出了一些靈動! 遙遙的,小女孩轉頭,與白小純的目光對望。 二人目光凝聚的剎那,白小純頭皮猛的一炸,耳邊傳來一個詭異的幽幽之聲。 “哥哥,陪我玩吧……”這聲音出現,立刻讓白小純全身汗毛都豎起,頭也不回的展開全,疾馳遠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