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7)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7)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7)     

一念永恒147 怪丹出世

“不知死活!” “靈溪宗都是一群自大之輩,這可是一尊中階煞獸,遠非其他低階煞獸可比,此人自己找死!”四周這四個血溪宗弟子,一個個冷笑起來,他們可以想象的出,下一幕,這靈溪宗的弟子,必定會被那煞獸生生撕了身軀。 可就在這四人冷笑浮現的剎那,突然的,他們全部全身猛地一震,睜大了眼,露出無法置信與駭然。 他們的眼中,披頭散發的白小純,右手抬起,按向巨熊的瞬間,這巨熊咆哮,發出陣陣驚人的嘶吼,頭顱猛地抬起,仿佛要去撞擊白小純的手臂,要將手臂連同白小純的身體,一同撞成肉泥。 可就在與白小純的手碰觸的一瞬,這巨熊的身體,仿佛被一座山峰轟然壓下,竟沒有任何反抗之力,轟的一聲,竟然被白小純的右手,按著脖子,一把按在了地面上。 整個大地都傳出巨響,出現了震動與波動,四周的四個血溪宗弟子,一個個倒吸口氣,難以相信自己看到的這一切。 “這……” “這怎么可能!!” “他的力氣,居然這么大!” 四人咽下一口唾沫,可卻不甘心就這么離去,彼此目光掃了一眼,有些遲疑,在他們遲疑的這一瞬,白小純的舉動,讓這四人的心神,再次震顫起來。 白小純根本就沒在意身邊這四個血溪宗弟子,此刻的他已完全的沉浸在了研究之中,左手抬起時出現了一把飛劍,居然在四個血溪宗弟子的面前,豁開了煞獸的手臂,如往常的研究一樣,扒開后仔細去看。 鮮血散出,化作陣陣地脈之氣,那煞獸慘叫回蕩時,白小純似覺得吵鬧,隨手一刀割了脖子,聲音戛然而止時,周圍的四個血溪宗弟子,眼睛立刻直了,身體顫抖,齊齊后退,看向白小純時,竟露出敬畏。 白小純絲毫不覺,很快的,那一整只煞獸,在半柱香的時間,就被白小純直接分尸,成為了一個個整齊的碎塊,雖然都在快速的消散,可這一幕幕,讓那四個血溪宗弟子,頭皮都要炸開。 “他……他是與煞獸有仇,還是每次遇到對手就喜歡這樣?天啊,他比我們血溪宗還要恐怖!” “一定是特殊的嗜好……” “他是……他是白小純!!”四人中的一個,趕緊取出玉簡辨認后,面色大變,白小純三個字一出口,其他三人都倒吸口氣,彼此再沒有任何遲疑,急速后退,瞬間就不顧一切的逃之夭夭。 半晌后,白小純目中露出激動,他深吸口氣,振奮的站起身,在這里走來走去,不時抬起手揮舞。 “我明白了,這些煞獸與兇獸看似一樣,可卻有著本質上的不同,靈氣對于它們來說,就是大補之物,如同地脈之氣可以幫助修士筑基一樣!所以那被吞下的弟子,竟消失不見,被瞬間吞噬了所有……” “哈哈,我的丹藥,一定能練成!”白小純仰天大笑,看了下四周,心底有些詫異,他記得方才這里似乎有些其他人,此刻居然一個都沒有。 搖了搖頭,白小純身體一晃,直奔遠處,找了一個山洞后,取出火石,開始煉藥,他腦海里有一個自創的丹方,此刻按照丹方,按照他這幾日對于煞獸的了解,開始煉丹。 除了藥草外,他還加入了一些自己的血液,甚至還覺得不夠,又加入了一些相生相克之物,按照他的理解,最終調配出來。 這一次的煉藥,在進行了兩個時辰時,丹爐內傳出轟鳴巨響,逐漸消散后,出現了一枚丹藥,白小純趕緊將丹藥拿起,外出尋找煞獸,不多時找到了一只,實驗之下,發現這丹藥對煞獸沒有任何吸引,他立刻失望。 “不對啊,到底什么地方出了問題?”白小純冥思苦想,在之后的日子里,再次沉浸到了尋找煞獸,研究煞獸的生活中,很快的,這一次隕劍深淵開啟的時間,已超過了二十天。 這二十天里,幾乎絕大多數的四宗弟子,都來到了劍內世界的深處,在不同的區域,擊殺煞獸的同時,也在彼此廝殺爭奪。 血溪宗的弟子,實力最強,格外兇殘,玄溪宗與靈溪宗勢均力敵,而丹溪宗人數最少,最是弱小。 同樣的,四大宗在各方資料里有記錄的天驕,也都彼此發生過斗法,最出名的一戰,是鬼牙與玄溪宗九島之戰,此戰進行了整整一天的時間,轟鳴八方,驚天動地,最終九島敗落重傷逃亡,鬼牙一戰登頂,被譽為可以與宋缺一戰之人。 同時,公孫婉兒與趙柔,也進行了數次的廝殺,彼此各有勝負,但都無法將對方擊殺。 而上官天佑,也在這一次的隕劍深淵試煉里,光彩大方,他竟在一次擊殺煞獸時,遇到了丹溪宗第一天驕方林,二人勢均力敵,難分勝負。 血溪宗的宋缺,神出鬼沒,沒有出手,也很少有人看到他,可血溪宗在靈溪宗資料里的另一人,許小山,在這劍身世界內,也闖出了極大的名氣。 此人法寶多的令人發指,每次出手,幾乎都是漫天的法器,讓所有與其對戰之人,都會看的頭皮發麻。 而被譽為這一次四宗弟子內的黑馬之人,則是……靈溪宗的北寒烈,此人在其他三宗的玉簡資料內,幾乎沒有多少介紹,只是被看成是尋常天驕而已,可誰也沒想到,他在數日前與玄溪宗雷山相遇,二人展開大戰。 這一戰,竟與雷山勢均力敵,名氣頓時傳遍四方,要知道雷山可是玄溪宗的第二天驕,除了九島,玄溪宗這一代弟子,能與他一戰之人屈指可數。 而靈溪宗在這之前,只是天驕的北寒烈,居然能做到這一點,讓很多人都大吃一驚。 除了這些天驕中的強者彼此各領風騷的摩擦與出手外,其他弟子在這二十多天來,彼此的廝殺一樣慘烈,每天都有人死亡,更有一些運氣不好的,遇到了此地的煞魂,被生生吸成了人干。 同樣的,在這激烈的廝殺與對地脈之氣的爭奪中,所有活下來的弟子手中,都積累了多少不等的地脈之氣,到了最后,因地脈煞獸需靠近才會顯露,所以很是難找,故而真正的廝殺,正在慢慢的開始! 無論是聯手,還是陷阱,又或者是強襲,各種手段,全部展開,整個隕劍深淵世界內,正在快速的大亂起來。 每個人似都紅了眼,擊殺敵人,搶奪地脈之氣,用最快的速度去形成地脈氣引,都不想成為最后一批,都想成為第一批! 在這激烈中,白小純也察覺到了整個世界內殺氣彌漫,他的身影出現的次數不多,大多數的時間是在研究與煉藥,可在這不多的數次里,他就看到了十七具靈溪宗弟子的尸體。 每次遇到這樣的尸體,他都會默默的過去將尸體收起,他要帶他們回宗門。 即便是外出尋找煞獸,也會展開全部速度,往往出手就是雷霆一般,直接抓住一頭煞獸后,拖著就走,開始研究,隨后再次煉藥。 在這不知不覺中,他的道瓶內的灰色地脈液體,已累計到了三成左右,可他更關注的,是自己的靈藥煉制。 至今為止,他已失敗了數十次,最多的時候一天失敗五六次,可越是失敗,白小純就越是沒有放棄,他對于煞獸的身體已了如指掌,對于煞獸的結構也都熟知在心,甚至有一次陷入瘋癲狀態下的他,親自體會了一下煞獸如何擊殺修士。 當他感受到那不是血肉的擊殺,而是一種吞噬自己的生機時,他這些日子來累積的經驗,全部爆發,選擇了一個偏僻的山洞,紅著眼煉制。 這一次他煉了五天之久,五天沒有外出一步,五天失敗了數十次,終于在第五天的黃昏,天空一片昏暗,整個世界多處區域都在廝殺時,白小純面前的丹爐,傳出了驚雷般的轟鳴巨響,這聲響在這一瞬,甚至傳遍了半個隕劍世界。 轟轟轟轟! 這聲音不斷回蕩,如同開天辟地的天雷炸開,甚至在白小純的洞府外,半空中都出現了一片黑色的烏云,正在強烈的翻滾,隱隱可見烏云內,居然還有絲絲白氣繚繞! 在這半個隕劍世界內,此刻所有四宗弟子,全部都愣了一下,齊齊看向白小純所在的方向。 鬼牙正在疾馳,聽到這個聲音后雙眼一閃。 另一個位置,宋缺正在一處不起眼的石壁前,仔細的觀察,聽到這聲音,愣了一下。 “這是什么動靜?” “至寶出世啊!!”血溪宗的許小山,此刻眼珠子都瞪了起來,呼吸急促,加快速度疾馳。 還有玄溪宗的雷山,距離這里不是特別遠,他顯然也與許小山一樣的心思,此刻目中露出振奮與好奇,速度更快。 這雷聲與異象,吸引的不僅僅是修士,還有……煞獸! 更有……隕劍世界內,最神秘莫測,詭異無比的……煞魂!!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