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0)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0)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0)     

一念永恒140 筑基圣地

又過去了一個月,鐵蛋的行為,變本加厲,但凡是曾經招惹過白小純的那些男弟子,一個個都要瘋了,可卻沒有任何辦法。 這個時候,白小純的修為,終于到了凝氣十層大圓滿,達到了極致,似乎碰到了一層隔膜,難以精進。 “唯有筑基!”白小純深吸口氣,眼中露出期待,筑基分為凡脈、地脈與傳說中的天脈,增加的壽元也完全不同,分別是百年,二百年以及五百年。 對于天脈筑基,白小純沒有去想,那是太縹緲的事情了,整個靈溪宗萬年來,也只是出現過數次天脈筑基之人,都是擁有莫大的機緣才可擁有了天脈之氣,借此筑基。 “一般來說,凡脈較多,需要筑基丹,地脈筑基,則需要地脈之氣……且地脈筑基也有強弱,要看在筑基的時候,能承受幾次體內的靈海潮汐!至少一次,至多九次!” “還有我的肉身之力,已觸摸到了生命第一個桎梏,無論是突破到不死金皮,又或者借助龍象化海經筑基成功,應該都可能使桎梏突破,若是雙雙突破,說不定還可以更厲害!”白小純沉吟,他記得在宗門內,筑基丹可以用貢獻點換取,雖數額龐大,但以白小純的身家還是可以換來的,只是他有些不甘心,畢竟凡道筑基,只是增加一百年壽元。 正糾結時,白小純取出傳音玉簡,想了想,給李青候傳了一道音訊,問詢了地脈之氣的事情。 很快,玉簡散出柔和的光芒,李青候給了回信,白小純立刻靈力融入,頓時在他的腦海里,有李青候的聲音,低沉的回蕩。 “本也打算近期與你說,三個月后,北岸選一百五十人,南岸選一百人,都是凝氣十層的內門弟子,于種道山大殿集合。” “三大筑基圣地即將開啟,你去隕劍深淵,與所有人一起爭奪地脈之氣,借此地脈筑基,一旦成功,可以增加二百年壽元,你的長生愿望,就邁出了一大步!” 白小純身體一震,看著玉簡,呼吸急促。 “地脈筑基,若能成功,可增加二百年壽元!!”白小純目中露出渴望,但很快就遲疑了一下。 “與人爭奪,必定會廝殺……” “可那是二百年啊!”白小純掙扎了很久,長生的執念全面爆發,眼睛直接紅了。 很快的,關于三大筑基圣地要開啟的消息,在南北兩岸都慢慢傳開,很多天驕都和白小純一樣,提前知道了此事。 這三大筑基圣地,分別是隕劍深淵、一幽秘境以及上古靈窟,每甲子歲月同時開啟一次,這一次的開啟時間,即將到來。 這三處具備戰略資源的區域,并非是靈溪宗獨有,而是整個東脈下游修真界,包括靈溪宗在內的四個最強的宗門所共有,每次開啟,四大宗都會派出弟子爭奪。 其中以隕劍深淵為首,一幽與靈窟略次,之所以如此,是因傳說中隕劍深淵,有可能藏著一絲天脈之氣。 這傳說已很久了,可自從隕劍深淵被發現至現在,每一次開啟,也沒看到有人獲得天脈之氣,就算是地脈,每次四宗數百人進去,能成功者不超過幾十人。 可以說,地脈爭奪,充滿了血腥,物競天擇! “在里面必定是一番腥風血雨,爭奪地脈筑基的資格,每次都會死很多人……我聽說這也是四大宗門的一次較量,成功地脈筑基的人數越多,對于下一次開啟進入的人數,就越多。” “不甘心啊,凡脈,地脈之間,差距極大,地脈筑基可以碾壓凡脈,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 有關三大筑基圣地的議論,很快擴散南北兩岸,所有的內門弟子,但凡是修為到了凝氣十層,都對于這個消息,怦然心動。 但也有一些,對于其血腥的傳聞,更是忐忑,寧可去選擇更安全的凡道筑基,也不要那多出的一百年壽元以及未來碾壓凡道的輝煌。 三個月后,清晨,隨著種道山上鐘聲敲響,回蕩整個宗門時,在那肅然的鐘聲下,南北兩岸七座山峰的掌座,全部騰空而起,神色嚴肅,他們的身后,都跟著數十個弟子,直奔種道山而去。 這一刻,整個宗門內,所有的弟子都抬起頭,望著天空的這些身影,那里面任何一個弟子,眾人都可以叫得出名。 北岸這邊,北寒烈,徐嵩,公孫婉兒,北寒風,公孫云,還有在那眾人前方,全身上下黑霧繚繞的鬼牙…… 南岸一樣如此,青峰山,香云山,紫鼎山的弟子,全部抬頭,許寶財激動,振奮的在手中的小冊子上記錄自己所看到的這一幕。 上官天佑比曾經更強了,整個人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劍,散發出奪目的光芒,還有周心琪,全身藍色彌漫,似有濃郁的生機擴散。 還有一道雷霆似要破開蒼穹的呂天磊,還有一些老資格的內門弟子,此刻一個個都神色肅然,隨著三峰掌座,急速前行。 “北岸一百五十人,南岸一百人,不知道這一次,他們中多少人可以成功的從其他三大宗的廝殺中崛起,地脈筑基成功!又有多少,永遠也無法回來……修行之路,就是一條殘酷的弱肉強食之道。” “我聽家族的長輩說起,每一次的三大筑基圣地,都是腥風血雨,似乎筑基已經不是主要目的,滅殺其他宗門之人,才是最關鍵之處,這是四大宗,每甲子歲月一次的戰爭!” “那為何還要讓這些天驕去送死?雖地脈之氣不可保存,可更穩妥的凡道筑基,雖弱了很多,但死亡卻不會那么多……” “哼,一代弱,代代弱,如果真的這樣,那么靈溪宗早晚要衰敗滅亡!” “對于四大宗任何一宗而言,除非認為弟子中一個都無法地脈筑基,否則的話,但凡有希望,都不可避戰,不然的話,不但這一代弟子會弱,而且對勢力范圍掌控力以及對外的威懾力會大幅下降,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如丹溪宗,曾經連續避戰三次,宗門戰力大幅度下降,其勢力范圍內,已經山頭林立,出現了群狼吞噬之勢,僅僅我靈溪宗,就在丹溪宗范圍內搶下了兩成資源。這才逼不得已,幾次重新加入進來,以死亡換取地脈筑基的弟子,這才勉強維持住局面。” 南北兩岸的長老,以及一些老資格的弟子,此刻都在議論。 與此同時,隨著南北兩岸弟子的飛行,很快的,他們就來到了種道山的大殿外,一個個在各自掌座的帶領下,都站在了那里,俱都神色凝重,更有肅殺之意彌漫。 他們都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去的地方,是機緣與血腥共存! 此刻一個個也都相互打量,但很快的,就有不少人詫異,他們發現四周的人群里,缺少一個人。 “白小純怎么沒來?” 不但是他們詫異,南北兩岸七峰的掌座,也都沉吟,看向北岸百獸院的方向,李青候站在那里,神色如常,他相信,自己不會看錯白小純,白小純雖頑劣,雖怕死,可他對長生的執著,絕非一星半點。 此時此刻,百獸院內,白小純聽著鐘聲的回蕩,沉默了很久,直至半晌后,他狠狠的一咬牙,三個月來,他全力修行,更是用了海量的貢獻點,換了上千符箓,將自己差不多武裝到了牙齒,更是試圖徹底突破不死鐵皮,雖沒有成功,可也精進了不少。 此刻拿著整理好的行裝,他拒絕了鐵蛋的同行,獨自一人踏著金烏劍,驀然飛出,直奔種道山,途中還去了一趟靈石閣,用大量的貢獻點,換取了可以在外界煉藥時,代替地火的地火晶,以備不時之需。 他的眼睛內有血絲,這三個月,他雖早有決定,可他做事穩妥,所以去查了大量的典籍,知曉了每次三大筑基圣地開啟的兇殘與血腥,更是知道這三大筑基圣地的開啟,對宗門而言,也是一次對外的威懾與力量的展現。 隨著了解,他心都顫了,尤其是在八百年前有一次,靈溪宗進入三大筑基圣地的弟子,居然只有不到十人活著回來,其慘烈的程度,讓白小純觸目驚心。 好在也只是那一次出現了如此慘烈的事情,有記錄點出,八百年前那一次的開啟,是因血溪宗內,出了一個恐怖無邊的絕代天驕無極子,碾壓一切,橫掃八方,不僅僅是靈溪宗損失巨大,其他三個宗門一樣如此,也正是因為八百年前的那一次近乎滅絕的壓制了其他三宗的一代弟子,才使得血溪宗,一舉超越了玄溪宗,成為了四大宗之首。 至于那無極子,如今已是血溪宗的無極真人。 而在其他的時候,每次三大筑基圣地開啟,死亡不會這么夸張,最多也就是一半而已,即便無法成功地脈筑基,小心謹慎一些,也都可保住性命。 可就算是這樣,一半的死亡幾率,依舊讓白小純心底顫抖,他很想拒絕這一次的機會,以筑基丹凝聚凡道筑基,增加一百年壽元便可以了。 但他的夢想,不是僅僅增加一百年壽元,而是……長生!! “我不是為了多活一百年,我要的是長生!”白小純眼珠子更紅,這段日子他查了典籍后,對于筑基更為清晰,他在那些典籍里看到,自古以來,沒有哪一個凡道筑基,可以修成金丹! 想要修成金丹,必須要具備地脈筑基! 而若能踏入金丹,哪怕是最低層次的金丹,壽元的增加都遠超筑基,以此列推,修為越高,長生越是有望。 “我可以躲避這一次,可一百多年后呢……我拿什么來躲避死亡,那個時候,我會不會后悔當年沒有去地脈筑基?”白小純這三個月來,一次又一次的問自己這個問題,到了最后,他的眼睛內血絲更多,整個人如瘋魔一樣,咬著牙,徹徹底底的下定了決心。 “一切,都是為了長生!!”白小純低吼一聲,化作長虹,踏著金烏劍直奔種道山,速度飛快,在南北兩岸弟子剛剛聚集種道山大殿不久,他的身影,就剎那來臨。 謝謝大家的支持,希望能設置自動訂閱,爆發沒有結束,今晚12點,繼續爆發,呼喚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