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7)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7)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7)     

一念永恒132 本源返祖之血

望著大黑狗遠去的身影,白小純若有所思,他方才也在觀察,看到了大黑狗的身軀慢慢瘦了一大圈,這很明顯的一幕,讓白小純對這育獸花育化生命,有了一定的了解,又想起花開時的香氣。 “這育獸花內存在著一股致幻的氣息,以此來使各種兇獸在幻境內,氣血最旺盛時,抽取一絲生命本源的返祖之血,用來育化,所以大黑狗才會慢慢消瘦……而兇獸不同,使得他們氣血旺盛的幻境也不一樣,可無論怎樣,其目的都是讓這些兇獸在不同的幻覺內,失去抵抗之力。 不愧是近乎滅絕的育獸種……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它的存在,凌駕于一切兇獸之上!”白小純心神一震,漸漸明悟。 如同蚊子吸血,會散出麻痹之意,這育獸花在吸取本源返祖之血時,會散出愉悅。 時間一天天過去,七天后,白小純眼看那育獸花的花期都過去了不少,若始終沒有其他更優質的兇獸被抽取生命本源返祖之血,就浪費了這珍貴的育獸種。 白小純又想起北岸弟子對自己的污蔑,于是一咬牙,在這一天的深夜,月黑風高,他悄然無息的離開了百獸院。 “雖然很久沒干這種事了,雖然我的身份做出這種事實在是太丟臉了……可沒辦法啊。”白小純目中露出精芒,在這北岸飄來飄去,直奔一處宅子,他速度太快,剎那踏入進去,這宅子內有一只漂亮的孔雀,此刻正在歇息,還沒等察覺四周的危機,就被一只小手一把掐住了脖子上。 這孔雀剛要掙扎,身體就被大力的拽了起來,發不出絲毫聲音,身體都軟了無法掙扎,只能任由白小純拎著,快速離去。 白小純左顧右盼,很是警惕,察覺沒人注意后,又沖向下一處地方,很快的,他的手中除了孔雀外,又多了一條青蟒,沒有結束,繼續前行。 直至半個時辰后,白小純披星戴月的回到了百獸院時,他左手拎著一只孔雀,右手抓著一尊夜豹,腋下夾著一只白猴,身上纏著一條青蟒,帶著激動歸來。 “大豐收啊!”白小純興奮,他知道時間緊迫,于是在這后院,將這些戰獸都束縛后,立刻先將孔雀扔到育獸花內。 眼看育獸花將孔雀吞下,白小純在一旁振奮的等待,不多時,孔雀被吐了出來,目中居然不是陶醉,而是沉浸在記憶里的美好,顯然它進入的幻境,與其他獸不一樣,還沒等它反應過來,白小純趕緊抓了過來,又將那條青蟒扔了過去,隨后拎著孔雀,趕緊離開,將孔雀送回其主人的居所。 這一次孔雀不叫喚,也不掙扎,甚至在白小純走的時候,它竟然還討好的蹭了白小純一下,目中露出期待,仿佛是希望白小純下一次還來帶它去。 “被抽取一絲生命本源返祖之血,不會有礙,可若多了對你不好,聽話,對了……別告訴你主人啊。”白小純嚴肅的壓聲開口,立刻遠去。 這一夜,白小純很折騰,送走了青蛇,送走了白猴,送走了夜豹,天微亮時,就算是他也都覺得挺累的,一想到那些戰獸每一個最后都露出不舍與迷戀,白小純就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尤其是看到育獸花的茁壯,他更是滿足。 “做一件事情,讓戰獸滿意,育獸花滿意,我也滿意,這就說明,我的確是在做好事!”白小純這一天都很高興,當月色再次降臨時,他迎著風,抬起小下巴,繼續外出。 一連數日,他早就輕車熟路了,不管內門弟子還是外門弟子,都是他的目標,每夜都最多選擇四個獸,多了的話,天亮前他來不及送回去。 在白小純這謹慎中,又因他的修為高深,速度太快,這些天始終沒有出問題,唯獨在白天的時候,那些所有暗中被奉獻了的戰獸,一個個在看到白小純后,立刻就會雀躍,想要上去討好。 它們的主人全部目瞪口呆,看著自己的戰獸之前對白小純還是不善,可現在居然在討好,紛紛詫異,與自己的戰獸溝通時,居然沒有一個戰獸給予回應。 直至過去了半個月,白小純得意地看著自己的育獸花又按照計劃去不斷地獲得本源返祖之血,他的最強戰獸,也穩定的發展,于是每次深夜,都極為賣力。 這一天深夜,天空烏云蓋住了明月,四下一片漆黑,白小純手中拎著一只刺猬,肩上扛著一頭兇牛,將它們制服,使得無法發出聲音后,悄然無形的靠近了一處宅子。 “碧眼黑貓……”白小純目露奇芒,他始終惦記這頭戰獸,此刻靠近后正要有所行動,突然的,漆黑的院子里,有一雙碧色的眼睛,猛地睜開,更有一聲低吼,仿佛是貓叫,在這安靜的夜里,驀然傳出。 “這么警覺!”白小純吃了一驚,這貓叫傳遍四周,不少人驚醒,白小純趕緊后退,可就在這時,那碧眼黑貓居然沖了出來,直奔白小純,似要阻攔其逃走。 尤其是目中,居然很是人性化的,露出嘲諷。 白小純大怒,若是換了其他時候,他收拾這黑貓很容易,可眼下他見光死,焦急中背后翅膀一扇,在四周有人出現前,展開全速急忙遠遁。 那貓叫帶著穿透力,白小純一路狼狽,避開出現的北岸弟子,好不容易才逃了出來,走在回到百獸院的小路上,他對那黑貓,咬牙切齒。 “得想個辦法,那黑貓太警覺了。”白小純正頭痛,忽然神色一動,身體急速避開,一道黑影從他身側呼嘯而過,更有咣叱的咬合聲音傳出。 “又是你!!”白小純之前本就火大,此刻一看這黑影,正是那條大黑狗,頓時更怒。 這大黑狗之前兩次偷襲,都是一擊不中立刻逃遁,可這一次卻沒有離開,而是帶著瘋狂與兇殘,更有恨意,竟再次沖來。 它若逃跑,以極為靈活與夜行獸的特質,在速度上會極快,白小純必須用全力,還需一些時間才可以抓住,可眼下它不跑,很快的就被白小純制服。 “今晚還缺個獸,就拿你代替了!”白小純恨恨道,拎著不斷掙扎的大黑狗,回到了院子里,先是讓兇牛與刺猬去奉獻,最后才將依舊掙扎兇猛的大黑狗扔到了育獸花里。 當他把兇牛以及刺猬送走,又回來時,這一天的時間,白小純也發了狠,準備給這大黑狗一個難忘的教訓,竟一連讓它奉獻了十五次。 最后這大黑狗都奄奄一息了,才被白小純兇狠的扔了出去。 “下次你若再敢偷襲,我讓你變成狗干!”白小純怒道,那大黑狗勉強的爬起,趕緊鉆入叢林內,等白小純看不到時,它趴在暗處,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目中竟露出深深的陶醉。 又過去了數日,白小純依舊是深夜行動,只不過對碧眼黑貓的警覺,讓白小純很頭痛,想要強行出手,卻發現這黑貓居然躲在其主人的房間里不出來。 讓白小純很無奈,雖然不甘心,可也只能放棄,選擇其他的獸,但心里始終惦記,這一天深夜,他在送一只蟾蜍獸回其主人的居所后,歸來時,猛然間腳步一頓,一道黑影,瞬間從他身邊沖過,熟悉的咣叱的聲音,再次傳來。 依舊還是大黑狗,他精神抖擻的站在那里,這一次還是沒有逃走,而是呲牙露出兇狠,似還要再沖來的樣子。 白小純目瞪口呆,被這只大黑狗的執著震撼了,可緊接著白小純就覺得古怪,之前第三次偷襲時,白小純沒多想,眼下仔細一看,這大狗依舊是沒有逃走,完全放棄了自己的速度,甚至剛才偷襲時,給白小純的感覺,似乎有些敷衍的樣子,咬合的力度,遠遠不如前幾次偷襲時那么的兇殘。 “你是故意的吧!”白小純詫異的問道。 這大黑狗原本正要沖出,可聽到這句話后,腳步一頓,停了下來,眼睛望著白小純,也不低吼,也不呲牙,更不再沖出,就這么直勾勾的望著。 白小純神色古怪,沒有理會這條大黑狗,繞開疾馳時,大黑狗居然跟在了后面,一路跟著白小純回到了閣樓,回到了院子里。 剛一到來,這黑狗居然尾巴都激動地搖晃起來,沖向育獸花,竟然……自己跳了進去。 白小純目瞪口呆,神色越發古怪,尤其是他看到奉獻結束后,這大黑狗爬了出來,居然沒有離去,而是又跳了進去,來來回回,直至第二天黃昏時,這條大黑狗居然自己奉獻了七八次。 “這……這……那么多生命本源返祖之血,你不要命了啊,該死的,你進入的是什么幻境?”白小純倒吸口氣,一把抓住還要繼續奉獻的大黑狗,趕緊扔了出去,正要威脅一下,白小純突然內心微動,話鋒一轉。 “我知道你能聽懂我的話,告訴你,下次如果還想來,別老偷襲我,你去把那只碧眼黑貓抓來,我就允許你再奉獻一次!” 大黑狗一瘸一拐的正要離去,聞言腳步一頓,回頭看了看白小純,轉頭跑遠。 數日后的深夜,白小純正要外出尋獸,可剛要走出閣樓,突然的,聽到了外門傳來熟悉的犬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