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6)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6)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6)     

一念永恒125 當年那只夜行獸

這被白小純命名為馭人大法的神通,在之后的日子里,成為了此地兇獸新的游戲,它們經常會身體莫名其妙的飛起來,然后又掉下來。 偶爾的,還會突然兩腿站立,這些兇獸不但沒有覺得恐懼,反而很感興趣,到了最后,那些瘦小的獸看到白小純,立刻就跑過來,想讓白小純帶著它們玩耍。 而那些身體龐大的如飛虎般的兇獸,則是經常看著白小純在自己身邊不斷地伸出手指,口中還念念有詞,往往很快的,白小純便開始嘆息,一副很郁悶的樣子默默走開,直至他走遠,這些身體龐大的兇獸都在詫異,不知道白小純在干什么。 直至一個月后,白小純不得不暫時放棄了馭人大法。 “此法一旦修成,必定是驚天動地,我暫時先緩緩,等再強大一些,一定可以修成!”白小純有些不甘心,可嘗試了一個月也都沒有太多的起色,不由得感慨起來,慢慢收了心,想要繼續修行水澤國度時,又控制不住的看了看自己的翅膀。 “當時北岸那老太婆給我元磁珠子與翅膀時曾說,這里面蘊含了引斥秘法……”白小純眼睛一亮,把翅膀拿在面前,開始研究,數日后他嘆了口氣,只能又將其埋在心底,留待以后了。 直至此刻,才算徹底的收了心,開始全力修行水澤國度。 時間流逝,不知不覺的,白小純在這北岸,已接近兩年,他后院的那株育獸種,已長出了一丈多高,可惜還沒有開花,不過按照白小純的判斷,距離開花的日子,已不算很遙遠。 而他的水澤國度,也在這不斷地修行下,漸漸氣勢越來越強,每次展開,都有轟鳴巨響,有一股奇異之力仿佛不屬于這個世界,降臨四方。 整個百獸院內,九百多尊兇獸,已經被白小純全部觀摩完了,每一尊兇獸他都幾乎了如指掌,可偏偏他的本命之靈,還是沒有形成。 “難道是我觀摩的兇獸還不夠?應該去觀摩一下更強的兇獸才好。”白小純沉吟了好久,看了眼古獸深淵,遲疑了一下,覺得那里太危險了,想了想后,他眼睛一亮,猛地抬頭,看向北岸的四座山峰。 “北岸的四座山峰,有守山靈獸!” 北岸的四座山峰,每一座山峰的山頂,都存在了一尊強悍的兇獸,是各峰的守護獸,雖不如那條天角墨龍,可也是非凡。 每隔數日,它們都會偶爾外出,要么在天空飛舞,要么就是仰天一吼,撼動四方時,也會引起不少弟子的羨慕與關注。 白小純在北岸這段日子,也曾多次看到,尤其是鳶尾峰的那尊七彩鳳鳥,更是讓他記憶深刻。 打定主意后,白小純匆匆離開了百獸院,路過試煉臺時,看了眼試煉臺的那尊兇獸的雕像,這不是他第一次看這個雕像,可每次都有種說不出的感覺,這也是其他弟子都有的現象。 甚至白小純也曾仔細的觀察過,但卻一無所獲,漸漸也就不再關注,只是路過時,會下意識的掃了一眼。 收回目光,白小純首先要去的是鳶尾峰,此刻正帶著心事,走在路上時,忽然心神警覺,背后元磁翅瞬間出現,身體嗖的一下強行向前沖出了數丈。 幾乎在白小純避開的瞬間,他之前所在的位置,有一道黑影剎那來臨,咣叱一聲,仿佛是牙齒用力咬合的聲音讓人心悸的傳出。 這聲音不小,甚至都引動了空氣的音爆,讓人可以想象得出,這得需要多大的力氣,多深的恨意,才會在牙齒咬合時,發出如此驚人的氣勢。 那黑影赫然是一條大黑狗,身體足有一丈大小,如同牛犢,只是全身干瘦,更是毛發蓬松,仿佛野狗。 此刻神色猙獰,盯著白小純,更有大量的口水順著牙縫流淌,尤其是那目中的紅芒,似帶著瘋狂。 白小純也驚了一頭冷汗,驀然回頭,立刻就看到了這條大黑狗,愣了一下后頓時認出。 “這不是北寒烈的那條夜行獸么,你……”可還沒等白小純說完,那大黑狗就嗖的一下,急速離去,儼然是一擊不中,遁之千里。 白小純有些發懵時,四周的不少北岸弟子,也都紛紛認出了那條大黑狗,一個個倒吸口氣,傳出低聲議論。 “北寒師兄的這條夜行獸,太可憐了,北寒師兄沒法要它了,其他人也不敢去靠近,長老都覺得它可憐……” “是啊,這條夜行獸從那之后,就時常在我們北岸溜達,甚至我有一次還看到它站在一個小山包上,看著夜空發呆,似帶著惆悵。” “可憐啊,難怪它要去偷襲白小純……” 白小純眨了眨眼,聽到這些話后,也覺得心底有歉意,看著大黑狗遠去的方向,白小純決定不追究這大黑狗偷襲自己的問題了。 “我也沒辦法啊,我當時出戰,都說了讓北寒烈認輸,我一旦出手,真的是自己都害怕。”白小純嘆了口氣,轉身走開,去了鳶尾峰。 以他榮耀弟子的身份,哪怕是在北岸,也一樣諸多區域暢通無阻,小心翼翼的到了鳶尾峰的山頂后,他沒有太靠近山頂的窯洞,而是在遠處找了一處巖石,盤膝坐在那里,默默等待。 這一等就是三天,三天后的清晨,突然的一聲鳳鳴仿佛撕裂長空烏云,陣陣七彩之光在山頂窯洞內閃耀時,七彩鳳鳥,優雅的飛出,在半空中翅膀伸開,初陽光芒落在它的身上,折射出璀璨的七彩光輝,看的白小純心神震動,他隱隱感受到了在這七彩鳳鳥體內,似存在了一股可怕的力量,一旦爆發,自己即便是有大成的不死銀皮,也遠遠不是對手。 凝望時,白小純將鳳鳥的身影,烙印在心底,不斷地觀摩,直至一炷香后,這七彩鳳鳥才慢慢飛回,看都不看白小純,回到了洞府。 白小純深吸口氣,閉上眼,腦海勾勒出七彩鳳鳥的模樣,繼續等待,又過去了五天,還是清晨,這七彩鳳鳥再次出現。 時間流逝,白小純在這鳶尾峰的山頂,一連觀摩了數月,只是偶爾才回百獸院一次,很快就匆匆歸來。 鳶尾峰的弟子,大都聽說了此事,紛紛詫異,大都沒有在意,可也有一些內門弟子,若有所思,心底起了猜測。 直至又過去了一個月,白小純對于鳳鳥的觀摩,已到了入微的程度,他這才起身離去,去了落日峰。 落日峰的守山靈獸,是一只黑色的三眼烏鴉,這三眼烏鴉身體足有兩丈,四周有一道道黑絲扭曲虛無,出現的時間不多,一個月也就那么一兩次。 每一次外出時,不但速度飛快,更是會掀起一連串的閃電,且往往都是黑夜出沒,白天不會出現。 白小純為了觀察這三眼烏鴉,在夜里全神貫注,終于在三個月的時間,一共看到了五次,每一次他都目不轉睛,沉浸在觀摩中,漸漸地,似乎他的本命之靈,誕生的跡象更為明顯。 穹頂峰的守山獸,不是飛禽,而是一只巨大的蜥蜴,這巨蜥動作緩慢,可氣勢卻是極強,而它也最適合白小純去觀察,因為它每次走出洞穴,都會站在一塊穹頂峰最高的巖石上,一動不動的遙望遠方。 白小純遠遠的看著,不斷的觀察,幾個月后,對于這蜥蜴的觀摩程度,超越了七彩鳳鳥,更是超越了三眼烏鴉。 至于鬼牙峰的守山靈獸,更是奇異,或者不能稱呼為靈獸,而是一尊山鬼,仿佛是集合無數兇獸于一體,凝聚山脈成靈,而后誕生了意識,自稱山鬼。 這是一個具備人形的身影,全身長滿了黑色的毛發,有著人的眼睛,額頭以上如狼張開了大口,頭頂生著兩根扭曲的角,上半身長著蛇的鱗片,胸口的位置探出一個虎頭,身后還有一條長長的尾巴。 它的手中永遠都拿著一把森森的骨叉,每次出現時,天空都會出現云霧,遮蓋了日月,使得它的雙眼,在一片漆黑中,露出幽光。 白小純看的心驚膽戰,他能感受到對方知曉自己的存在,可似乎彼此差距太多,根本就沒有理會自己,而是站在山頂,仰天發出無聲的咆哮。 在這咆哮中,鬼牙峰的無數石頭子,都在微微顫抖,許久,隨著山鬼回到了洞,這些石頭子才恢復如常。 時間流逝,白小純沉浸在了觀摩中,在這北岸的四座山峰之間不斷的來來去去,腦海里,他的本命之靈要誕生出來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而卻卡在某個隔膜上,就是無法突破。 北岸的弟子,也慢慢都知道了白小純在觀摩守山靈獸,有的人不理解,可如徐嵩,北寒烈等內門弟子,卻是猜測之后,心底咯噔一聲。 “他在修行水澤國度!”這是北岸不少內門弟子,猜出的答案,因為只有修行水澤國度,才需要去長久的觀摩兇獸。 “水澤國度,是與鬼夜行齊名的靈溪宗頂級秘法……且不同的人修行,有不同的效果,有的至強,有的極弱。” “白小純既然在觀摩兇獸,就說明他的本命之靈還沒有誕生出來……” “不知道他的本命之靈,會是什么……” 在這北岸內門弟子紛紛猜測時,白小純觀摩四峰靈獸,已有一年。 實際上這一年來,不但是內門弟子關注他這里,就連四峰的掌座以及掌門,還有李青候,也都在暗中關注白小純水澤國度的進度。 他們也在詫異,因為按照正常來說,百獸院的觀摩,就足以形成水澤國度的本命之靈,可白小純這里似乎還不夠,但就算是不夠,加上四座山峰的守山獸,也應該可以了,但偏偏……還是不夠。 “白小純的本命之靈,竟如此難形成!” “本命之靈,因人而異,它是按照一個人的內心潛在世界,形成了一種神秘莫測的靈幻……” “白小純的本命之靈,會是什么呢……” 在這眾人關注時,白小純結束了對四座山峰守山獸的觀摩,茫然的走在北岸,他發現,再怎么觀摩也都沒用了,明明有強烈的感覺,似乎隨時可以在腦海中誕生出水澤國度的本命之靈,只差一點就能突破。 可這一點,卻仿佛無限之大。 白小純迷茫,他不知道自己該怎么做了,此刻默默的在這北岸前行,在路過試煉臺時,他下意識的看了眼試煉臺的那尊兇獸的雕像。 這被他曾經看了多次,每次都只是有說不出的感覺,卻難以明悟的雕像,在這一瞬,在他看去的剎那,白小純腳步瞬間一頓,整個人身體一顫,目中露出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