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8)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8)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8)     

一念永恒123 戰

“無恥!!這世間居然還有這么無恥的人!!” “天啊,我長這么大,還從來沒見過這么無恥的家伙,不行了,我要不行了,我要去掐死他!” “別攔著我,這白小純太可惡了,他居然無恥到了這種境界!!” 四周眾人,全部抓狂,一個個怒吼震天,甚至很多人的眼睛都紅了,尤其是劉大彪此刻逃了回來,腿都在發抖,眼淚在眼圈里的一幕,更是讓人同情心痛。 “太過分了,內門弟子的不接,去接外門弟子的挑戰,這也罷了,可白小純你挑軟柿子捏,也不能挑這么軟的啊!!” “來戰我啊,我陳傲第一天就挑戰你了,來啊!!”那些內門弟子也都氣瘋了,怒視白小純,吼聲驚天動地。 遠處,公孫兄妹以及徐嵩也都快速趕來,知道了緣由后,紛紛倒吸口氣,露出震驚,很快就紛紛怒斥。 尤其是快速臨近來臨的北寒烈,更是仰天大吼。 “白小純,我要向你挑戰!!” 這些吼聲融在一起,超過了雷霆,直接在北岸四峰傳遍,使得無數外門弟子心驚,直奔此地,而內門弟子也都睜大了眼,急速來臨。 隨著一聲聲挑戰的聲音傳出,數百的紙鶴從這試煉臺上凝聚出現,唰唰唰的直奔白小純,眨眼就落了一地,險些將他淹沒。 這一幕,北岸多少年來從沒有過,這幾乎是所有弟子的狂怒,使得北岸四個掌座,都倒吸口氣,連同大量的長老,瞬間來臨,出現在了半空,目瞪口呆的望著這里。 可偏偏他們想了好久,也沒想到白小純到底觸犯了什么門規,尤其是那個老嫗,更是睜大了眼,呆呆的望著試煉臺上的白小純,他的確沒觸犯門規,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規則…… 眼看這四周的紙鶴飛來的越來越多,四周眾人怒火焚天,白小純也怒了,他很是無辜,他堅定地認為自己沒有做錯什么,沒有違反門規,又不是他去挑戰別人,是別人來挑戰他。 他只不過是接戰而已…… 此刻聽到眾人都在喊著要戰自己,白小純眼睛一瞪,大吼一聲。 “你們太欺負人了,好好好,這是你們逼我的!”白小純怒視眾人,右手抬起一揮,嘩嘩之聲傳出,他從儲物袋內,赫然取出了五千多紙鶴,都是這段日子他收到的戰書,其中有一千多,是之前來的時候,剛剛收到的…… 四周眾人也都安靜下來,一個個盯著白小純,里面的內門弟子都磨拳霍霍,隨時準備去出戰,至于外門弟子也都怒火燃燒,尤其是之前沖動了,跟隨劉大彪一起發出挑戰的那一千來人,此刻又是憤怒,又是忐忑。 就在這種眾人怒目等待時,白小純心底憤憤,目光掃過那些紙鶴,從里面選擇了一個凝氣五層的外門弟子,直接拿起,傲然開口。 “就你了,我接受你的挑戰!” 隨著白小純的話語傳出,瞬間四周的人群里,一個外門弟子身影消失,被自動的傳送到了試煉臺上,這外門弟子是個少年,此刻顫抖,害怕的眼淚都要出來了,連連后退。 “我……我認輸!!” 四周眾人,再次呆了一下,無數人只覺得眼前發黑,他們發現,永遠不要去判斷白小純無恥的底線所在…… “啊啊啊,我要殺了他!白小純,這一次你走不出去,除非是戰完所有人,否則的話,此事沒完!” “這種無恥……我……我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天啊,降下一道仙雷,劈死他吧!” 白小純更生氣了,心底惱火,眼看這四周人越來越多瘋狂。 “我白小純從南岸孤苦伶仃的來到北岸,一直夾著尾巴做人,誰都不敢去得罪,你們卻如此逼我,我和你們拼了!”白小純眼睛都紅了,他一咬牙,又拿出了一個凝氣五層的紙鶴。 唰的一下,一個外門弟子出現在白小純的面前,整個人都要崩潰了,趕緊高呼認輸,白小純冷哼一聲,再次取出一個紙鶴。 很快的,在四周眾人越來越憤怒的嘶吼下,白小純一個又一個接受外門弟子曾經的挑戰,那些外門弟子全部都顫抖腿軟,可因是主動發起者,不可取消,只能帶著眼淚快速認輸,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貢獻點到了白小純那里。 認輸后,回到了人群內,這些人的怒吼要比其他人強烈太對太多,一方面帶著對白小純的憤怒,一方面則是心痛貢獻點。 而白小純這里,貢獻點以一種恐怖的速度,瘋狂的增加,到了最后,他自己看的都觸目驚心,一天的時間,對于北岸之前沖動的那一千多外門弟子而言,是一場浩劫…… 這場浩劫里,白小純化身大魔頭,收割貢獻點,白小純也發了狠,一千多外門弟子,他生生用了三天的時間,才全部戰完。 盡管沒有斗法哪怕一次,可這不斷地取出紙鶴,也讓白小純覺得手臂都酸了。 而四周的北岸弟子,他們的瘋狂,哪怕嗓子都沙啞了,也依舊強烈,且越來越驚心動魄,甚至執法堂都不得不出現籠罩四周,一個個無奈的看著白小純的同時,也在警惕,擔心這前所未有的事情,引起北岸弟子的暴亂。 四峰掌座,早已觸目驚心,不敢離去,在這里作為震懾,彼此目光對望時,都看到了各自的無奈與震撼。 “這白小純,難怪南岸把他送來這里!” “他一個人,就可以毀滅一個宗門啊!!” “偏偏他還沒有觸犯門規……” 三天后,白小純晃了晃手臂,冷哼一聲,站在試煉臺上,他已將所有的外門弟子,全部戰完,他也看出了四周這數萬人,不會讓自己這么離去。 “既然如此,就別怪我了。”白小純沉默片刻,忽然笑了,這一刻他的身上,沒有了以往的謹慎小心,而是出現了與落陳家族一戰時的鐵血! 在四周眾人瘋狂的赤目下,他選擇了一個內門弟子,開始接受挑戰。 這一刻,所有人都全神貫注看著試煉臺,很快的,一道身影出現,那身影是個瘦高的青年,剛一出現,就仰天大笑。 “白小純,今天我……” 轟! 這瘦高青年話語還沒說完,白小純已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一拳落下,這瘦高青年睜大了眼,身體瞬間被震的飛起,撞在了試煉臺的防護光幕上,直接昏了過去。 四周眾人全部睜大眼,倒吸口氣時,白小純神色平靜,取出了第二個內門弟子的紙鶴,很快的,那第二個到來的內門弟子,也在眨眼間就被一拳轟暈后,白小純拿出第三個…… 一天的時間,他一共接受了一百個內門弟子的紙鶴挑戰,這一百人都是凝氣八層的修為,可任何一個,在白小純的面前,都只是一拳。 黃昏時,白小純結束了選擇,盤膝坐下,在這試煉臺上打坐,四周的眾人將他團團圍住,那目光帶著憤憤,似若白小純敢離開,他們會全力阻擋。 第二天清晨,白小純睜開眼,神色如常,取出紙鶴,繼續接受挑戰,一樣是一百人,一樣是每個人,只是一拳!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直至過去了二十天,整整二十天的時間,白小純接受了兩千內門弟子的挑戰,全部都是凝氣八層,全部都是一拳轟去。 沒有一個,能有資格讓他出第二拳。 這一幕,雖有一定的威懾,可卻沒有讓北岸弟子沉默,一個個看向白小純時,依舊是怒目,可緊接著,在白小純平靜的繼續接受挑戰中,又過去了二十天。 這二十天出現的,不再全部是凝氣八層,而是有了不少凝氣九層,可很快的,所有人都駭然的發現,白小純已經強悍到了……哪怕是凝氣九層,兩拳之下,必定轟的昏迷過去。 甚至有一些都噴出鮮血。 這一幕,立刻撼動了四周北岸弟子,使得他們漸漸沉默下來,尤其是公孫兄妹以及徐嵩的出現,還有北寒烈的出手,這四大天驕,居然在白小純的面前,也僅僅是十拳而已。 北寒烈無法置信,他的落日訣,竟在白小純的面前,不堪一擊! 公孫兄妹徹底駭懼,他們以為自己在天驕戰后的成長速度已經很快,可此刻卻發現,白小純的成長,比他們還要快,甚至快了太多! 徐嵩苦澀,看著白小純,他仿佛看到了另一個鬼牙,那種恐怖的強悍,足以讓一切同輩之人絕望。 十拳之下,轟殺一切,畢竟白小純的肉身,已經是觸摸到了身體第一層桎梏,這種境界,換了其他人,需要不死金皮大成,又或是龍象化海心境巔峰,才可以達到,而白小純雖是不死銀皮大成,可配合龍象化海經,重疊之下,提前達到。 這種強悍,已經是做到了筑基之下,真正的無敵。 當這四大天驕敗落的一刻,四周所有北岸弟子,全部沉默,看向白小純時,前所未有的復雜,漸漸,盡管憤怒依舊,可卻……心服口服! 修真界,尊敬強者,白小純以這恐怖的讓人絕望的實力,在這一刻,征服了所有北岸弟子。 雖還是公敵,可卻是讓人競爭,希望超越的公敵! 不知是誰先動的,很快的,試煉臺外,此地眾人讓開了一條道路,通向百獸院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