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4)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4)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4)     

一念永恒114 李青候懂了

“怎么會這樣……”白小純都快哭了,顧不得擦去額頭的汗水,在外面陣法轟鳴時,咬牙繼續煉藥。 他也不想闖禍啊,白小純覺得自己太委屈了,他最開始的初衷,只不過是想要讓這些蛇閉嘴而已…… 他覺得這是一個很簡單的想法,可怎么也沒想到,他雖然做到了讓這些蛇閉嘴,可卻引起了暴躁。 眼看事態不妙,他第一個想法就是去補救,于是煉了臨時的解藥,也的確是讓這些蛇不暴躁了,可卻沒想到,這些蛇竟一個個肉身變異,力大無窮,甚至自己的陣法都無法支撐太久的樣子。 白小純心驚膽戰,此刻雙目赤色,想要再去補救,爭取這一次可以恢復到最早的時候,哪怕是那些蛇嘶鳴不斷,也都認了。 兩天后,白小純所在石室的陣法,傳出劇烈的聲響,咔咔聲下,無數的裂縫擴散四周,被無數的蛇撞擊,眼看就要支撐不住,白小純呼吸急促,猛地從石室內沖出,手中拿著兩枚丹藥。 “這一次一定能成功補救!!萬蛇谷,恢復原樣吧!”白小純大吼一聲,他這幾天壓力太大,此刻神色都有些恍惚,將手中的丹藥向外狠狠一扔,砰砰聲下,丹藥立刻爆開,形成了一片青色的霧氣,向著四周急速的擴散。 陣法四周的那些蛇,在與這霧氣碰觸后,身體哆嗦,噗通之聲傳遍四周時,這些蛇全部掉了下來,一個個爬在地上,全身酸軟,仿佛肉身的強悍正在快速的消散。 隨著霧氣的擴散,很快的整個洞府內所有蛇,都是如此,那幾條血神蛇也是這樣,眼看事態似乎得到了控制,白小純心中長長的松了口氣,對于藥道,他已經是心有敬畏了,可如今心中更多的,還是那種將一切掌控在手中的自豪感。 “總算是……”白小純深吸口氣,正喃喃低語時,可他話語還沒等說完,突然整個人猛地跳了起來,指著前方一條三丁蛇,眼中露出了駭然與無法置信,更有不可思議。 “這……這……” 那條三丁蛇,居然在這一刻,身體強烈的扭曲中,額頭的位置竟鼓了起來,肉眼可見的長出了一只角! “蛇長犄角!!”白小純失聲,腦海瞬間嗡鳴,泛起了大浪時,此地所有的蛇,全部劇烈的扭曲起來,可以想象若它們可以嘶吼,這一刻必定是嘶吼驚天。 很快的,這四周所有的蛇,全部都長出了犄角!甚至身體的強悍程度,竟再次提升。 若僅僅是長犄角也就罷了,隨著犄角的長出,這些蛇居然全部都暴躁起來,仿佛之前壓制暴躁的藥效無法再起作用,全部瘋狂的扭曲上跳下竄,向著四周的巖壁,一頭撞擊,還有不少,見洞就鉆。 若是洞口太大,甚至它們的身體還可以縮小一圈。 尤其是那幾條血神蛇,更是如此,還有那條頭顱就有一丈大小的蛇頭,這一刻猛地搖晃,頭頂一根長長的犄角,猛地生長出來,雖不鋒利,可滿目長了犄角的蛇,讓白小純倒吸口氣,都快瘋了,更是在他的嘗試下,他發現這些蛇居然刀槍不入。 整個蛇洞內,所有的蛇在這暴躁下,在這撞擊中,一哄而散,一個個發狂,只要是看到洞就鉆進去,若是沒有洞,它們頭頂的犄角似具備某種神奇之力,可以幫助它們開辟出一條通道,從這萬蛇谷,向外全部沖出! 這萬蛇谷雖在香云山后的山谷里,可這些蛇在暴躁下,沒有目的,全部四散,有不少直接就從地底挖洞,去了紫鼎山,去了青峰山。 余下的三成,則是直奔香云山而去。 可以想象,這一刻在三山的山體內部,無數被封了口的蛇打著洞,正瘋狂的破巖急沖,速度飛快,見洞就鉆,擴散整個南岸三山。 噗通! 白小純一屁股坐在地上,望著眼前的空空如也: “這下……完蛋了……” 很快的,這些蛇就從南岸三山的一條條石頭縫隙內,一處處地面的土壤中鉆了出來,那一個個蛇頭頂著犄角,鼓著眼珠,瘋狂的扭動,更是見洞就鉆,立刻驚呆了南岸三山所有的弟子,使得整個南岸,在寧靜了數年后,于這一天,再次爆發出了久違的嘩然與驚呼,更有失聲怒吼。 青峰山上,靈劍堂外,此刻正有上千弟子圍觀歡呼,看著戰臺上此番小比的兩個弟子斗法,眼看其中一人占據上風,正要取勝,可就在這時,突然的,戰臺的地面上猛地出現了一個犄角,一條花眼蛇鉆了出來,四周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時,這條嘴巴無法張開的花眼蛇,竟忽然的鉆入那占據優勢的弟子的褲腿中。 這弟子發出尖叫,身體猛地跳起時,四周人忽然的,也有不少立刻尖叫起來,嘩然中,無數的犄角蛇,從地面快速的鉆出,見洞……就鉆。 “這是什么!!居然打不動!” “天啊,這些蛇……這些蛇從哪里來的,居然都長了犄角!!” “該死的,怎么回事,這是怎么回事!!我的法寶在它身上,竟無法破開這些蛇的防護!” 與此同時,在青峰山的山頂,內門弟子居住的地方,一處洞府內,有一個老資格的內門弟子正在盤膝在地面上打坐,突然的,他眼睛猛地睜大,露出無法置信,隨后……傳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叫。 “啊,這是什么東西!!” “蛇!!從地底鉆出的蛇!!” 這樣的慘叫,在不少洞府,都陸續的傳出,上官天佑的洞府內,一樣有這凄厲之聲傳出,似更為瘋狂,仿佛引起了心中的某個傷疤,此刻吼聲最最強烈。 外門弟子那里,一樣在這一刻,無數人被四周出現的這些見洞就鉆的蛇,全部駭然驚呼。就連青峰山的長老也都驚呆了,甚至青峰山的掌座老者,也在這一刻飛出,帶著駭然,望著整個青峰山上出現的犄角蛇。 紫鼎山一樣如此,無數弟子怒吼,術法之光傳遍四周,可那些蛇竟毫不在意,依舊鉆洞…… 呂天磊全身雷光彌漫,發出怒吼的同時,一把從褲襠里抓出了一條鉆進來的犄角蛇,想要捏碎,可卻發現自己居然捏不碎。 “發生了什么情況,該死的,這些蛇怎么這么多!” “不對勁,這不對勁!!” 紫鼎山的吼聲,很快驚天動地,與青峰山一樣,許媚香整個人怒火滔天,厲喝傳遍四方。 “查,給我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同樣的,在香云山,這一刻嘶吼滔天,許寶財慘叫,急速奔跑,周心琪睜大了眼,露出駭然,高高飛起,心有余悸。 侯小妹與侯云飛,一樣急速逃出,還有更多的弟子,此刻全部怒火難以形容,一時之間術法強烈極為強烈,可好在香云山以草木著名,此刻不少弟子都拿出了丹藥,這些丹藥雖效果一般,可卻讓那些犄角蛇避開了一些。 于是更多的犄角蛇,在避開后,重新挖洞去了青峰山,紫鼎山…… “到底是怎么回事,該死的,為何會如此!!” “這是天災還是人禍,我南岸自從白小純被懲罰去了萬蛇谷后,就一向安靜,怎么……恩?萬蛇谷!!白小純在萬蛇谷!!” 就在不少人隱隱似反應過來的瞬間,突然的,有一只兔子,不知從什么地方豎著耳朵跑了出來,似乎聽了很久的樣子,此刻扯著嗓子,在南岸三山之間奔跑,偏偏聲音極大,傳遍四周。 “天啊,我的屁股!” “該死的,我打死這條蛇!!” “啊啊啊,我許寶財以后還怎么見人啊!!” “你這萬惡的蛇,給我出來,我是內門弟子啊,我是青峰山的天驕,我上官天佑今天與你勢不兩立……” “好蛇啊,如果我呂天磊能變成蛇,那我就……嘿嘿……” “李青蛇,李黑子,把你家白爺扔到這里,真以為白爺就對付不了這些小蛇了,等我煉出寶丹,看我怎么收拾這些小蛇,哼哼,說不定我白小純以后可以號令群蛇,叱咤風云!哈哈哈哈!”這兔子口中傳出各種聲音,速度極快,跑遍三山時,所有聽到它最后一句話的弟子,全部都瘋了。 “白小純!” “天殺的白小純啊!” “原來是他弄的,是他號令這些蛇來報復我們的!!” 尤其是上官天佑與呂天磊,此刻全部發出驚天動地的嘶吼,這一刻,三山全部抓狂,其程度超越了當初的酸雨…… 李青候呆呆的看著四周這一切,他的目中露出茫然,他腦海里浮現出白小純進入宗門后的一幕幕。 他還是雜役時,販賣外門名額,引起無數人怒火,整個雜役處都亂了,被他禍害了。 他成為外門弟子后,靈尾雞慘了,周長老的鳥慘了,無數弟子慘了,整個香云山被他禍害了。 他成為內門弟子后,天雷轟鳴,雞飛狗跳,無數怪異的小獸漫山遍野,還有那酸雨……可以說三山都被他禍害了。 可李青候無論如何也沒想到,自己把白小純扔到了萬蛇谷,這白小純居然更夸張了……他連蛇都不放過,居然把整個萬蛇谷都給禍害,蔓延到了南岸。 這一刻,李青候忽然想起了當年帶白小純上山時,山下的村子里眾多村民熱淚盈眶,敲鑼打鼓的歡呼…… 他猛然間,懂了村子里人的激動…… 求推薦票啊,想不想看白小純?打開威信,添加好友,搜索公眾號,耳根,關注就可看到,或在公眾威信里,回復白小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