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7)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7)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7)     

一念永恒113 要出大事

這靈藥三階,甚至還有一些朦朧之感,就連品質也都驚人,居然不是下品,而是達到了中品,白小純驚喜,立刻壓下對兔子的郁悶,將這丹藥拿在了手中。 越看越是興奮,到了最后,白小純深吸口氣,雙目閃動。 “這是一枚,可以改變萬蛇谷命運的靈藥……一枚靈藥,就可以讓此地所有蛇,全部……閉嘴!”白小純傲然一笑,可卻再次想起了兔子,心底一顫,遲疑時,聽到了陣法外那些蛇的刺耳嘶鳴,還有陣法上傳來的砰砰撞擊之聲。 “聒噪!”白小純一瞪眼,心頭一狠,立刻取出龜紋鍋,他居然要給這丹藥煉靈……而且不是兩次,而是拿出了不多的靈尾,進行了三次煉靈。 銀光閃耀,三次煉靈后,這丹藥的雜質飛速的減少,赫然從下品到了優品! 拿著丹藥,白小純走出石室,站在了陣法中,看著外面無數的蛇向自己噴出毒液,又看著黑影晃動,陣法被持續撞擊的一幕幕。 “半年前,你家白爺爺曾說過,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記住,這一切,是你們逼我的!”白小純右手猛地一揮,立刻這丹藥急速飛出陣法,落在了群蛇之中。 丹藥內白小純特意加入了一滴自己的鮮血,使得此藥剛一落下,就讓無數的蛇迅速沖去,爭先恐后的要去吞食,很快的,一條堪比凝氣四層的花眼蛇,將這丹藥直接吞入口中,身體猛地一震,就連雙眼都露出了奇異的光。 白小純立刻振奮的望去,可就在這時,突然一條凝氣八層的血神蛇強橫的沖來,橫掃四周,使得不少蛇血肉模糊后,這血神蛇一口竟將那花眼蛇吞了下去。 白小純睜大了眼,趕緊看向那條血神蛇,此蛇冷眼凝望白小純,身體慢慢游走,到了遠處一塊巖石上,盤起蛇陣。 白小純有些緊張,慢慢的等待下去,一炷香后,那條血神蛇忽然身體一震,仿佛要張開口嘶鳴,可明顯的,在它張開口時,它的口中居然出現了無數粘稠之物,拉出了很多絲線,仿佛粘在了蛇口內,使得它張口的動作很是艱難。 白小純一看有效,立刻狂喜,等待靈藥的第二個功效發揮。 又過去了一炷香的時間,那條血神蛇的口中粘稠更多,已經張不開了,它的眼睛鼓起,原本冰冷的眼,此刻在這鼓漲中居然如金魚一樣,里面露出的是茫然,這個樣子的它,看起來居然不是那么的兇狠,而是有了一些可愛…… 很快的,居然有砰砰之聲從這條血神蛇的體內傳出,它的身后,居然如放屁一樣,排出了無數的氣體,這些氣體都是粉色的,濃郁凝聚成了霧,向著四周瞬間擴散。 砰砰之聲不斷,那血神蛇的排氣,仿佛沒有止盡,在白小純的激動興奮中,這血神蛇居然連續一整天都在排氣。 整個洞,除了陣法內,全部都彌漫了粉色的霧氣,這些霧被其他的蛇吸入后,漸漸地,那些蛇也都口中分泌粘稠之物,眼睛鼓起,隨后居然也都開始排氣。 這砰砰的聲音,到了最后如同悶雷,在這整個洞不斷地傳開,隨著霧氣的擴散,很快的,所有洞的蛇,都是如此。 甚至就連最深處的那讓白小純覺得恐懼的目光,也都在這一刻渙散,而后傳出了更強烈的砰砰聲。 數日后,當霧氣全部消散時,白小純站在陣法內,放眼看去,整個蛇洞里,一片寂靜,沒有嘶鳴,沒有毒液,所有的蛇,全部都嘴巴被封住,眼睛鼓起,露出茫然。 白小純在陣法中仰天大笑,許久才得意的抬起下巴,自然而然的露出了高手寂寞的憂郁之意,小袖一甩。 “我白小純彈指間,萬蛇谷所有蛇,全部閉嘴,這枚有著紀念意義的靈藥,我白小純將其命名為……閉嘴丹!” 他一臉高手寂寞,走出了陣法,走在群蛇之中,看著四周一個個樣子可愛的蛇,他心中都笑開花了,可就在他這里高手的感覺正強烈時,忽然的,在他不遠處有一條一步蛇,此刻竟全身瞬間出現了紅芒,仿佛滋生了高溫,如同變異一樣,竟極為暴躁的向著四周橫沖直撞。 被封住了口,這一步蛇無法嘶吼,更為狂躁,在這撞擊下,它的身體似乎不知疼痛,很快血肉模糊,可還在撞擊。 白小純嚇了一跳,想要阻止,卻發現那一步蛇如同癲狂,依舊撞擊,白小純面色一變,但很快他就毛骨悚然的發現,四周所有的蛇,竟全部在這一刻,齊齊暴躁,全身散出高溫,向著四周扭曲的撞擊,上跳下竄。 尤其是那條吞下了丹藥的血神蛇,更是身體明顯的粗壯了一些,猛地一晃,也在撞擊。 在這洞穴的深處,此刻更有一聲轟鳴傳來,緊接著,整個蛇洞內,所有的蛇,全部暴躁起來,如同瘋了一樣扭曲身體,甚至還有不少彈起后,撞擊巖壁。 白小純睜大了眼,趕緊退后到了陣法內,可就在他進入陣法的瞬間,這四周無數的蛇,有大半都向著陣法撞來,陣法搖晃時,白小純看著四周那些瘋了一樣的蛇,頭皮發麻。 “壞了壞了,這些蛇瘋了,這么撞下去,要出大事!”白小純緊張,他的本意是讓這些蛇閉嘴,可沒想到居然引起了這種副作用,一想到若李青候知道這些蛇出了狀況,必定震怒,白小純頓時心底一顫。 白小純焦急,趕緊回到石室內,開啟丹爐,取出大量藥草,他要再次煉丹去補救,此刻沒有之前的得意,反倒是哭喪著臉,心驚膽戰,數日后,白小純雙眼血絲彌漫,頭發散亂的沖出石室。 他的手中拿著三枚丹藥,這是他在這三天不眠不休,抓緊一切時間煉制出的臨時補救丹藥,按照他的想法,是可以緩和一下這些蛇的暴躁,爭取出足夠的時間,讓他去煉制完全的解藥。 剛一走出石室,白小純就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此地的蛇,此刻全部都瘋狂了,不斷地撞擊下,巖壁四周無數坑洼,還有更多的蛇,依舊血肉模糊的撞擊。 白小純都快哭了,立刻扔出丹藥,這三枚丹藥在半空砰的一下爆開,化作無數霧氣擴散,所有被霧氣籠罩的蛇,瞬間就安靜下來,不再暴躁,甚至肉眼可見的,它們的身體居然在快速的恢復…… 數日后,整個蛇洞內,所有的蛇都不暴躁了,重新恢復了安靜時,白小純這才松了口氣。 “嚇死你家白爺了,還以為多大的事,哼哼,以白爺的藥道造詣,這都不是事!”白小純得意,正要去繼續煉制解藥時,他忽然腳步一顫,咽下一口吐沫,艱難的看向不遠處的一條蛇。 那是一條花眼蛇,全身飛速的痊愈后,居然在身體內,爆發出了一股驚人的氣息,這氣息極強,不是修為的波動,而是單純肉身之力,它只是身體微微一扭,居然將一旁的一塊大石,直接擠的爆開。 這一幕,讓白小純眼皮直跳,花眼蛇在這洞不少,雖毒液驚人,可身體卻很脆弱,不可能有這么大的力氣,可眼下這一幕,卻是真實發生在白小純的面前。 白小純呼吸急促,猛地看向其他蛇,漸漸地,他的額頭泌出冷汗,失聲。 “怎么可能!!” 只見這洞石室四周的所有蛇,全部都在這一瞬,肉身之力暴增,雖然不狂躁了,可只要它們一動,地面都在微微一顫,無數的巖石,全部崩潰碎裂,這哪里是蛇,這分明是一條條大能手中的鞭子,可以碎滅一切阻擋在前的障礙。 全部都變的力大無窮,肉身強悍,此刻轟鳴四周時,更有不少昂起頭看向白小純,直奔他而來。 陣法原本是可以阻擋的,但現在,卻是劇烈的搖晃,咔咔聲下,甚至出現了一些碎裂的征兆,一旦陣法破開,白小純無法想象自己面對這么多力大無窮的蛇,該怎么去對付。 尤其是在這個時候,那幾條堪比凝氣八層的血神蛇,竟一個個明顯比其他蛇還要肉身強悍,撞擊陣法時,遠處的一條通道內,居然伸出了一個碩大無比,足有一丈大小的蛇頭,鼓著雙眼,盯著白小純! 這龐然大物,僅僅蛇頭就有一丈,可以想象身軀必定更為龐大,嚇的白小純尖叫一聲,他知道自己闖禍了,此刻急速回到石室內,立刻打開丹爐,抓緊一切時間要去補救。 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