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6)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6)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6)     

一念永恒112 金風玉露一相逢

“這些蛇太可惡了,一點都不可愛!”白小純很生氣,盤膝坐在丹爐前,傲然的冷哼一聲。 “我白小純如今已熟練掌握三階丹藥,區區小蛇,我還收拾不了你們!” “你們不是總喜歡噴毒液么,不是總喜歡呲牙么,哼哼,我要煉一枚丹藥,讓你們統統閉嘴!”白小純小袖一甩,全身上下頓時升起凌云之志,開始琢磨藥方。 “讓這些蛇閉嘴,我需要這丹藥有很強的粘性,這樣就可以粘住……”白小純嘿嘿一笑,立刻沉浸在了選擇草藥的搭配上。 時間流逝,很快過去了七天,白小純整個人已瘋魔,儲物袋內無數的草藥被他每一株都仔細的研究后又選來選去,最終選擇了三十七種藥草。 這些草藥,全部都是有特殊的方法熬制后,可化作具備強烈粘性的物質,白小純還不滿意,按照相生相克之法,開始調配,試圖創造出粘性更強的丹藥。 一個月后,他披頭散發,丹爐散出大量黑煙,里面有不少藥渣,這已經是一個月來,第十次失敗了,白小純皺起眉頭,聽著外面毒蛇的嘶鳴,他想要收拾這些蛇的心思更強了。 “或許是我想的方向不對,我只是想用外力去增加粘性,雖具備了一些相生相克,但若是能從這些蛇的體內去研究,或許得到的靈感,會使得靈藥效果更好!”白小純沉吟片刻,轉身直接走出石室,在陣法內走來走去時,找準機會,右手一把伸出,速度之快如一道閃電,在其他蛇都沒有反應過來時,一把抓住了一條游走在陣法旁的五目蛇。 猛地抓回,就在他的手縮回的瞬間,無數的毒液,還有無數蛇影,直奔他方才伸出手的位置,呼嘯而來。 白小純此刻沉浸在藥道的研究中,看都不看一眼,掐著手中扭曲的五目蛇,轉身直奔石室,很快的,石室內傳來陣陣讓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那條五目蛇,雖堪比凝氣三層,可在白小純的手中,卻脆弱的如同靈尾雞一樣,被他快速的刨開了身體,連同血肉骨頭,在白小純一寸寸的研究下,直接分解。 白小純目中露出沉思,精神一震,立刻重新開了丹爐,改變藥草的搭配,再次煉制。 一天后,丹爐震動,黑煙滾滾,白小純被嗆得咳嗽,但他的執著被激起,冥思苦想,甚至又出去冒險抓了一條蛇,再次刨開眼睛。 三天后,黑煙依舊傳出,白小純瘋了,大吼一聲,目中發赤,全力研究。 直至又去了一個月,白小純已忘記了初衷,他整個人沉浸在創造這藥方內,不斷地煉制,不斷地在陣法中閃電一把伸手抓蛇,甚至動作都極為熟練。 這一個月,被他抓來了數十條,而陣法外的那些蛇,也都一個個視白小純為死仇般,時刻盯著,嘶鳴不斷,毒液漫天,那幾條堪比凝氣八層的,更是經常撞擊陣法,似要將其破開,生吞了白小純。 “不行,不行,還是不行!”白小純在石室內,他至今為止,煉制這讓毒蛇閉嘴的丹藥,已兩個多月,失敗了上百次之多,一次都沒有成功。 創造藥方的艱難,此刻他深有體會,可他沒有放棄,而是更為瘋狂的研究起來,直至又過去了兩個月,再失敗了數百次之后,終于又一次成功,只是看著煉制出的一枚黑色的靈藥,白小純很不滿意。 “怎么就一枚……” “這里的蛇那么多,我若只是讓一條蛇閉嘴,也沒用啊……”白小純用力的抓了一下頭發,眼睛血絲彌漫,死死的盯著手中的丹藥。 “需要傳播,最好是一條蛇吞下丹藥后,散出的某種氣息,會引動其他蛇的病變……病?對,就是病,我創造出的這個藥方,就是一場病變瘟疫!!”白小純眼中露出強烈的光,呼吸急促,他隱隱覺得自己似乎抓住了重點。 許久之后,白小純忽然笑了起來,這笑容在蛇洞內回蕩,竟仿佛有種瘆人之意,若有人在這里,看到了這種狀態的白小純,一定會倒吸口氣,發誓絕不去招惹沉浸在煉藥狀態下的白小純。 這一刻的白小純,全身上下散發出某種邪惡的氣息。 有了新的靈感,白小純再次沉浸煉藥中,重新取出了所有的藥草,一個個搭配,一個個相生相克,一個個的調整,而抓獲毒蛇也越來越頻繁,好多次都極為兇險,但他仿佛魂不在竅,沒有去注意這些,而是心中充滿了對于創造出藥方的執著。 時間再次流逝,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四個月…… 很快的,白小純從決定創造藥方開始,至今已有半年,這半年來,他失敗了不知多少次,終于在半年后的這一天,他披頭散發,整個人極為邋遢,臉上還有很多黑灰,唯獨赤色的雙目內,露出強烈的激動,望著面前的丹爐。 “要成了,哈哈,就要成了!”白小純振奮的低吼時,丹爐微微震動,眼看其內凝集了白小純半年時間的心血,創造出的靈藥就要出現,白小純興奮的站了起來。 “李青蛇,李黑子,把你家白爺扔到這里,真以為白爺就對付不了這些小蛇了,等我煉出寶丹,看我怎么收拾這些小蛇,哼哼,說不定我白小純以后可以號令群蛇,叱咤風云!”白小純仰天大笑的吹噓,可就在這時,他忽然心神一動,有種似被目光注視的感覺,愣了一下立刻回頭看向石室的大門。 這一眼看去,他整個人呆了一下。 只見不知什么時候,石室的大門旁,竟多出了一個身影,那身影不高,站立在那里,兩個白色的爪子佝在身前,一雙長長的耳朵豎起,身后還有短短的拳頭大小的尾巴,在那里還微微晃動…… 紅色的眼睛,凸起的小嘴,還有兩顆大牙呲在外面,此刻正呆呆的望著白小純。 時間仿佛在這一瞬凝固,白小純睜大了眼,忽然大吼一聲。 “你居然在這里!!”這身影,正是那只亂動了香云山,白小純找了所有地方都沒找到的……學舌的兔子! 隨著白小純的大吼,這兔子居然學著白小純的樣子,也向著白小純大吼一聲。 “你居然在這里!”兔子猛地睜大眼,身體快速后退,與此同時,它的口中傳出了無數的話語。 “天啊,這是什么!” “你看到了么,兔子居然說話了!” “我悄悄告訴你啊,我昨天看到周長老與他的那些鳳鳥,在一個房間里,里面傳出古怪的聲音……” “侯云飛師兄你好壞,不要嘛……啊……這是什么,我看到了幾只猴子,居然在抽搐!” “媚香師妹,不是我李青候薄情寡義,待我修為突破,踏入金丹,定于你結為道侶!” “哈哈,這丹藥不錯,我白小純的確厲害,這兔子都會說話了。” “李青蛇,李黑子,把你家白爺扔到這里,真以為白爺就對付不了這些小蛇了,等我煉出寶丹,看我怎么收拾這些小蛇,哼哼,說不定我白小純以后可以號令群蛇,叱咤風云!哈哈哈哈!”這兔子口中傳出各種聲音,速度極快,剎那就跑出了石室,白小純要抓狂了,尤其是聽到兔子說出的最后一句話,他整個人傻眼了,怒吼一聲追出石室。 可這兔子速度太快了,在白小純追出石室時,它嗖的一聲沖出陣法,洞無數的蛇全部嘶鳴,無數毒液噴出,可這兔子靈活的無法想象,全部避開,甚至身后大量的蛇彈起要去咬它,可卻全部咬空,任由這兔子一溜煙的……直接跑沒影了。 遠遠地,還能聽到它的聲音,學著各種人,在這洞府內不斷地回蕩。 白小純要崩潰了,他不敢追出去,他的速度雖快,可明顯的不如這兔子靈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逃走,欲哭無淚,他一想到這兔子的喜好,還有那很大的嗓門,就覺得全身冷汗,他擔心這兔子跑到外面亂說,若是被李青候聽到,白小純可以想象自己一定會更凄慘。 “該死的,這是什么兔子!!”白小純咬牙切齒,可卻悲哀的想起,他自己也不知道這是什么兔子,因為這兔子完全是他自己創造出來的。 那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讓白小純抓狂,他忐忑中趕緊清了清嗓子,向著兔子逃的方向大吼。 “李掌座英明神武,天下無敵,是我最親的親人!” “李叔,我白小純一定好好努力,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我白小純性格頑劣,就應該被懲罰在這里,每日明悟,多謝掌座大人……”白小純哭喪著臉,不斷地開口,試圖讓兔子聽到這些話后學舌。 半晌之后,隨著身后石室內丹爐傳出一聲震動,有藥香散出,白小純這才愁眉苦臉,內心把那兔子詛咒的體無完膚,唉聲嘆氣的回到了石室里,打開丹爐,看到了里面有一枚黑白相間,散出陣陣奇異之光的丹藥。 晚上12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