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8)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8)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8)     

一念永恒108 講義氣的張大胖

李青候眼看這一幕,倒吸口氣,來不及阻止,右手立刻掐訣,向著半空一指,瞬間一道光幕猛地出現,籠罩香云山,這光幕五彩繽紛,極為絢麗。 與此同時,天空上云層內,上千閃電,齊齊降臨,直奔香云山,被這五彩光幕阻擋,全部落在了光幕上,聲響滔天,轟鳴不斷,這光幕波紋回蕩,一一化解。 一直持續了三十多息的時間,當最后一道閃電也被化解后,五彩光幕才消散,香云山內的所有弟子,此刻紛紛顫抖,他們方才有種強烈的危機,此刻緩了過來后,每個人的眼睛都紅了,齊齊看向白小純的洞府。 “白小純!!”無數人的嘶吼驚天,不知是誰第一次沖出,很快的所有人沖向白小純的洞府,還有那些長老,就連李青候也化作長虹,飛速臨近。 搖搖欲墜的洞府內,白小純緊緊的盯著丹爐,正詫異沒有雷霆時,分了一下心神,立刻就聽到了外面震耳欲聾,比雷霆還要強烈無數倍的嘶吼。 白小純嚇的面色蒼白,一個高蹦起,這才注意到洞府都快坍塌了,他趕緊跑出,剛剛出了洞府,他的身后轟的一聲,因太多人沖向這里,形成了震動,洞府再無法支撐,立刻坍塌下來。 白小純整個人都傻了,四周塵土飛揚時,他駭然的發現,自己的四周,無邊無際,全部都是怒視自己的香云山弟子。 “那個……”白小純剛要解釋,人群中周心琪發出一聲凄厲之音。 “白小純,你賠我洞府!!” “打倒白小純!!” “該死的,我都洞府都被你毀了!!” “太過分了,你這根本就不是煉丹,先是炸丹爐,又是各種詭異的小獸,現在又放閃電,你你你……”無數人怒吼,看向白小純時,每個人心中都怒意驚天,他們這兩年被折磨的要瘋了…… 白小純委屈,他真的是在煉丹,可看著不遠處周心琪的洞府被夷為平地,他也心底滿是歉意。 侯小妹與侯云飛也在人群內,就算是他們,此刻也都一臉無奈,侯小妹偏向白小純,銀牙一咬正要去和四周人辯解,嚇的侯云飛一把握住她的嘴,這個時候,很容易引起眾怒…… 這些香云山的弟子,他們已經打定主意,決不能讓白小純繼續煉丹,否則的話,他們每個人都沒有安全感,尤其是想到之前的閃電,此刻所有人的吼聲,更為強烈。 眼看局勢要失控,就在這時,香云山的長老化作長虹,一一到來,甚至李青候的身影,也出現在了半空,這才讓香云山的弟子安靜,只是一個個都可憐兮兮的看著李青候,目中露出希望李青候為他們做主之意。 李青候極為頭痛,他狠狠的瞪著白小純,引天雷降臨,此事不難,蒼穹雷霆屬性為陽,只需用草木的變化,形成陰屬氣息,便可引下雷霆,可這么多的雷霆,也著實讓李青候心驚,之所以如此,實際上李青候也明白,與香云山本身有關系,香云山,本就蘊含陰氣。 只不過弟子察覺不到罷了,而白小純的做法,則是一個引子。 白小純心底對眾人有歉意的同時,也覺得有些委屈,眼巴巴的看著李青候。 “白小純,你以后煉藥,不能在香云山煉,出去煉!”李青候無奈的開口。 “對,出去煉,不能在香云山煉藥!” “他哪里是在煉藥,他是在煉我們啊!!” “沒錯,再這么煉下去,有一天他若毀了香云山,我都不覺得奇怪!!”四周弟子紛紛激動,覺得李青候太英明了。 “我……”白小純正要解釋,李青候大袖一甩。 “就這么定了,都散了吧。”他說完,又瞪了白小純一眼,白小純趕緊閉嘴,哭喪著臉,心里難過,覺得自己讓李青候失望了。 四周眾人眼看李青候做主了,一個個都瞪著白小純,這才漸漸消散,直至四周空蕩蕩后,李青候站在白小純的面前,長嘆一聲。 “把你的天雷洗藥大法,和我說一下。” 白小純立刻抬頭,眼中露出強烈的神采,趕緊將自己創造的這個大法詳細的說出,開口時漸漸眉飛色舞,說了半晌才結束,帶著期待看向李青候。 李青候若有所思,微微點頭。 “藥道無盡,沒有人敢說自己走到了盡頭,在這條道路上,任何事情都有可能,你說的這個方法,曾經也有人嘗試過,可都失敗了,雷霆之力太大,難以操控,雖有一定效果,可卻過剛。” “這個方法,等你日后修為高一些,至少筑基,再去嘗試吧,現在不要用了。”李青候不忍挫折白小純對于藥道的執著,委婉的開口,說完,目中露出鼓勵,拍了拍白小純的肩膀,這才離去。 白小純嘆了口氣,坐在那里發呆,對于造成不少洞府崩潰,他心里歉意很多,此刻嘆氣時,心里琢磨著大不了自己聽李青候的,先不煉天雷洗藥大法了。 “我換一個研究的方向,用別的方法祛除雜質,這樣就沒有雷霆了,也就不會影響到其他人了,可是去哪煉啊?”白小純想了想,遙遙的看向了紫鼎山,眼睛一亮。 趁著天色還沒黑,白小純整理形狀,回頭看了眼已坍塌的洞府,他目中露出決然。 “為了追求藥道,為了煉出長生不死丹!”白小純毅然轉身,下了香云山,直奔紫鼎山。 對于紫鼎山,白小純已經是熟門熟戶了,畢竟當初與張大胖在紫鼎山尋找靈尾雞時,二人走遍了大半個紫鼎山,況且白小純喜歡讓人稱呼自己為師叔時,也曾自個在這紫鼎山轉悠了好多圈。 此刻走在紫鼎山上,感受著四周的寧靜,看著紫鼎山弟子不像香云山那么的暴躁,甚至一些人看到自己時,還打著招呼,白小純很唏噓感慨。 他一臉微笑,直奔張大胖所在的居所,張大胖還沒有成為內門弟子,居所還是原來的位置,白小純輕車熟路,在黃昏時分,到了張大胖的門前。 看到白小純到來,張大胖立刻笑了,二人坐在院子里,張大胖得意的炫耀自己的煉靈之法,告訴白小純,他現在已經是紫鼎山上,大名鼎鼎,無人不知的煉靈奇才。 白小純趕緊追捧了幾句,張大胖越聽越開心時,白小純干咳一聲。 “大師兄,商量個事唄。” “說!”張大胖大手一揮,一副慷慨豪爽的模樣。 “你幫我在紫鼎山找個地方,讓我在這里煉藥吧。”白小純趕緊開口,眼巴巴的看著張大胖。 “煉藥?你都內門弟子了,洞府內應該有煉藥房啊,對了,我頭段日子閉關,之前被你們香云山打雷震醒,你們那里發生什么事了?”大胖有些詫異,他閉關大半年,對于外界的事情沒有太多了解,況且香云山的事,紫鼎山雖有一些知道,但畢竟是不同的山門,了解的不是很具體。 “那個……我煉丹一不小心,引起了閃電,把自己的洞府給劈了。”白小純哭喪著臉說道。 “啊?”張大胖睜大了眼,遲疑了一下。 “不過大師兄你放心,我可以發誓,在你這里煉藥,絕不會再出現雷霆,你放心,我白小純說話算數,而且我現在已經能煉三階靈藥了,我最后送你一瓶三階靈藥!”白小純趕緊解釋,一拍胸口,信誓旦旦的保證。 張大胖對于三階靈藥心動,這種三階靈藥,坊市內的價格極其夸張,同時張大胖對于白小純這里的要求,也沒有辦法拒絕,此刻又聽到白小純保證,他想了想后,哈哈一笑。 “小事一件,我這里沒有煉藥的地方,不過我認識管理洞府的師兄,給些好處,讓他暗中借給我一個內門弟子的洞府,不過時間長了估計有些麻煩。” “不長不長,少則數月,最多半年!”白小純眼睛一亮,立刻振奮。 張大胖點了點頭,讓白小純在這里等著,轉身走出居所,一炷香后回來時,他神色得意,手中拿著一枚令牌。 “成了,雖不是什么特別好的洞府,但也有煉藥房,距離我這里還不遠,我帶你去。” 白小純歡呼,對張大胖吹捧了幾句,張大胖很是高興,帶著白小純去了洞府所在之處,這才離去。 這一處洞府很簡陋,與白小純在香云山的洞府無法比較,小了很多,不過只要有煉藥房,對白小純來說就足夠了。 他心滿意足的坐在煉藥房內,深吸口氣。 “還是大師兄講義氣!” 白小純很感動,琢磨著自己一定不能去嘗試天雷洗藥大法,也不會去用小獸試驗怪丹,至于丹爐炸開,這一點白小純已完全可以避免,他想來想去,自己都覺得從現在開始,他的煉藥,不會出現其他問題了。 “開始研究祛除資質的方法!”白小純沉下心,取出靈草,目中露出思索,腦海不斷分析推演,漸漸沉浸在了藥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