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8)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8)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8)     

一念永恒106 瘋狂的兔子

此刻許寶財與不少外門弟子,正在進行藥徒晉升,徐長老在一旁望著,原本是很嚴肅的事情,可就在這個時候,一群飛鳥從天空飛過,噗噗之聲此起彼伏……無數的鳥屎,瞬間落下,如下雨一樣,許寶財也好,其他參與晉升的弟子,還有四周的觀望之人,甚至徐長老的頭發上,此刻全部都是鳥屎…… 所有人都呆了,一個個下意識的抬頭,看到了那群飛鳥,灑落無數鳥屎,不斷遠去…… “這群鳥……有些陌生……” “該死的,它們這是怎么了,居然……居然腹瀉不斷!!”所有弟子,全部驚呼,徐長老呆了一下,面色都變了。 陳子昂與趙一多,二人如今正在一處山路上,彼此怒視。 “今天,我們二人在這里,要抉出……”他們的矛盾在雜役時就出現,此刻更為激烈,似乎彼此目中都有狠辣之芒,可就在這時,話語還沒等說完,突然的在他們二人中間的地面上,一片塵土掀起,一群長著腿的魚,飛奔而過。 二人一愣時,又看到了幾只不斷打嗝如雷霆般轟鳴的貓,追著那些魚急速而去,這一幕,讓二人倒吸口氣,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忘記了彼此的敵對,都目瞪口呆。 “這個……你剛才看到了長腿的魚么?”趙一多覺得是自己的幻覺,下意識的問了句。 “我還看到了打嗝如打雷一樣的貓……”陳子昂呆呆的開口。 外門弟子的半山腰上,此刻有不少外門弟子發出驚呼,居然有一群兔子,紅著眼,向著他們咬去,哪怕被制止,這些兔子依舊兇猛,牙齒發出嘎查嘎查的聲音,讓人觸目驚心。 尤其是還有一只兔子,坐在幾只龐大的雞身上,不斷地開口。 “咦?” “你會說話?” “哈哈,這丹藥不錯,我白小純的確厲害,這兔子都會說話了。” 整個香云山,這一刻,瘋了……無數的人聽到了這句話,瞬間就明白了,這一幕,是白小純弄出來的! 內門弟子所在的區域,幾只蛤蟆在地面上蹦來蹦去,所有看到他們的內門弟子,全部都倒吸口氣,那些眼睛,怎么看都很是瘆人。 還有一只九頭虎,在宗門橫沖直撞,不斷的嘶吼,整個香云山,這一天全部亂了,無數人被震動,齊齊外出。 更有一只猴子……居然爬上了李青候所在的閣樓房頂,站在了香云山的最高點,坐在那里,望著前來與李青候敘舊,剛剛離去的許媚香,它低頭拄著下巴,沉思…… 李青候面色鐵青,站在閣樓外,抬頭看著那只猴子,正要發火時,噗的一聲,無數灘鳥屎,從天而降,他整個人都呆了。 香云山,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么熱鬧了,無數的外門弟子,還有內門弟子,全部出動,這些小動物沒有對他們造成什么影響,唯獨那群拉屎的飛鳥,在短短的時間內,無法想象那么小的身體,是如何裝的下那么多的鳥屎…… 還有那只兔子,開始只會說三句話,可漸漸地,會說的話越來越多,學的動作也越來越多,到了最后,就連聲音也都極大,扯著嗓子嘶吼。 “天啊,這是什么!” “你看到了么,兔子居然說話了!” “白小純,這一定又是你干的!” “我悄悄告訴你啊,我昨天看到周長老與他的那些鳳鳥,在一個房間里,里面傳出古怪的聲音……” “周心琪師姐,還有杜凌菲師姐,哪怕有白小純阻擋,我許寶財也一定會得到你們的!” “侯云飛師兄你不要這樣嘛……啊……這是什么,我看到了幾只猴子,居然在抽搐!” “媚香師妹,不是我李青候薄情寡義,待我修為突破,踏入金丹,定于你結為道侶!” “哈哈,這丹藥不錯,我白小純的確厲害,這兔子都會說話了。”這兔子不斷奔跑,說的話越來越多,偏偏它耳朵很靈,只要是聽到的話,立刻就惟妙惟肖的重復出來,漸漸讓不少人面色大變,因為這該死的兔子,它耳朵太靈了,幾乎將所有弟子間的秘密都說了出來,還指名道姓。 里面有不少故事,讓眾人聽了后,全部不可思議,尤其是李青候的那一段……此事前所未聞,轟動所有人,不少長老都是睜大了眼。 許寶財驚呆了,侯云飛睜大了眼,李青候身體猛地一顫。 就在這時,白小純從坊市歸來了,他滿載而歸,帶著更多的小獸,目中露出期待,他這一次要將怪丹全部試驗完,可剛剛上了香云山,還沒等走幾步,一潑鳥屎落下,白小純連忙避開,皺起眉頭抬頭看著天空。 看到了一群鳥飛過。 “咦,有些眼熟……”他正詫異時,忽然的,身邊草叢嘩嘩而動,一群長著腿的魚飛奔,白小純愣了,緊接著打嗝如打雷的貓,又飛奔而過,白小純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隨后……有一群猴子一邊抽搐,一邊吐口白沫的跑來,從他身邊快速路過。 白小純顫抖,倒吸口氣,全身寒汗毛都豎起了。 “這……這……不可能!”他呼吸急促,拿出金烏劍,驟然飛起,身后翅膀更是一扇,呼的一聲,沖上香云山。 一路上,他看到了所有的小獸,甚至途中不少人看向他的眼神,都帶著古怪,白小純心驚肉跳,回到了洞府一看,發現洞府大門敞開,里面幾乎空了,只有那幾只大鵝,如守衛一樣,呆呆的站在那里。 “它們是怎么跑出來的!”白小純覺得不可思議,似有所查,猛地回頭,看到了一只兔子飛奔,口中傳出無數的話語,尤其是最后一句…… “哈哈,這丹藥不錯,我白小純的確厲害,這兔子都會說話了!” 白小純眼睛瞪起,那兔子立刻看到了白小純,也立刻眼睛瞪起,轉身一晃快速逃走,白小純知道闖禍了,飛速上前,正要一把抓向兔子,那兔子不知為何,竟速度暴增,瞬間逃沒影了,看的白小純都呆了一下,與此同時,他聽到了從香云山頂,傳來的李青候的怒吼。 “白小純,你自己處理干凈,有一只獸沒處理,有一潑鳥屎還在,我送你去萬蛇谷!尤其是那該死的兔子,讓它閉嘴!!” 聽到萬蛇谷這三個字,哪怕白小純獲得了天驕戰第一,不死銀皮大成,可依舊還是哆嗦了一下,他對于萬蛇谷的陰影極大,此刻哭喪著臉,下意識的抬頭,隨后眼珠子又差點瞪了出來。 他看到了山頂的閣樓頂,一只猴子在那里拄著下巴,露出沉思。 白小純都快哭了,趕緊去了山頂,身體一躍飛出,直奔猴子而去,這猴子側頭看了白小純一眼,目中竟露出一抹感慨之意,仿佛是在享受著難得的自由,看的白小純都愣了,抬手一抓,就將這猴子抓在了手中,扔到了儲物袋內。 這才小心翼翼的趕緊離開,一路奔波在香云山上,于無數弟子古怪的目光中,白小純哭喪著臉,一把抓住那九頭虎,又抓走了長滿眼睛的蛤蟆,急速離去。 很快的,大象般的雞,還有那群長著腿的魚,還有打嗝的貓,都被白小純陸續的抓走,至于天空上飛舞的那群鴨子,最好抓了,幾下就被白小純收走。 至于那群癲癇的猴子,也都被白小純一個個扔進儲物袋,折騰了一整天,最難抓的是那些拉屎的鳥,費了好大的勁,白小純才將它們一個不拉的抓住,直至夜晚時,他數來數去,忽然發現,那學舌的兔子沒看到。 找了好久,白小純沮喪的發現,找不到了,這兔子太能藏了。 “唉。”白小純長嘆一聲,看著香云山上的鳥屎,無奈之下,用了一整夜的時間,才將香云山的鳥屎都打掃干凈,日出時他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洞府內,倒在一旁就累的睡了起來。 清晨時,香云山的弟子看著煥然一新的山門,一個個回想昨日的一切,對于白小純的丹藥,有了極為深刻的認識,只是幾乎所有人都被鳥屎粘過,心底憤憤,可又沒辦法,畢竟他們也看出來了,白小純也不是故意的。 可偏偏就是這不故意的行為,已經多次出現了,所有人都心中悲呼,對于白小純的恐怖,有了直觀的感受。 這一覺睡到了下午,白小純醒了后,不敢繼續試驗怪丹了,離開了山門,去了荒野中,找了一片安全的荒原,打開儲物袋將所有的小獸都放了出來。 “你們自由了……”白小純看著那些小獸,苦笑的說道。 那些沒有來得及吞下怪丹的小獸,瞬間就四散,可吞下了怪丹的,卻一個個都看向白小純,白小純也望著他們,又從儲物袋內拿出不少丹藥。 “吃了這粒丹藥,你們說不定也有一些可能去自我修行,以后別搗亂了,這次你們把我害慘了。”每一個小獸,白小純都給了一個丹藥,最后一揮手,轉身正要離去時,那只九頭虎發出一聲咆哮。 白小純回頭看去,九頭虎望著白小純,目中似有種奇異的光,仿佛要將白小純牢牢記住,這才轉身一晃,飛奔遠處。 天空上的那些鴨子,還有飛鳥,還有地面上的魚兒,以及打嗝的貓,甚至那幾只守衛般的大鵝,長滿眼睛的蛤蟆,還有那群抽搐的猴子,全部都如九頭虎一樣,奇異的望著白小純,這才一哄而散。 最后離去的,是那只喜歡沉思的猴子,它望著白小純,目中露出一抹智慧的光,隱隱的,居然給白小純一種滄桑感。 它深深的看了白小純一眼,轉身遠去。 白小純愣了,方才那一刻,他有種強烈的感覺,這猴子似乎成為了一個睿智的老人,那目中露出的滄桑,白小純覺得自己不會看錯。 他沉默中取出玉簡,找到了記錄給那只猴子吞的丹藥,這原本被他記錄為廢丹的靈藥,此刻被他重點的記錄了一下。 “那枚丹藥……擁有我所不了解的藥效!”白小純若有所思,望著四散的身影,目中露出祝福,這些小獸,因他而改變,他由衷的希望,它們能活下去,快樂的活下去。 許久,白小純轉身翅膀一扇,急速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