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0)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0)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0)     

一念永恒103 我要為宗門做貢獻

在這荒蕪山脈內,靈溪宗的弟子不多,大概十幾人的樣子,畢竟這里對于內門弟子而言,雖少有筑基兇獸,可也有一定的危險。 故而都是認為自身強悍者,才會到來。 在白小純很是密集的呼喚下,所有在這里的弟子,都陸續的聽到了他的聲音,其中大多數都聽從了白小純的勸說,拿著白小純給出的歉意謝禮離開,可還是有那么兩三個天性薄涼之輩,神色不屑,帶著輕蔑,以為是求救,根本就不理會白小純的呼喚,裝作沒聽到,甚至心底也未嘗沒有等呼喚之人滅亡后,拿走儲物袋的心思。 在這里依舊獨來獨往,他們開始還沒覺的什么,可很快的就發現這里的兇獸有些不對勁,一個個連習性都改了,暴躁瘋狂。 上官天佑也在荒蕪山脈,一樣曾聽到了白小純的呼喚,可目光一閃,沒有理會,他接下的任務與白小純一樣,都是尋找寄滅獸,此刻他很是心驚,他親眼看到有一頭堪比凝氣六層的巨熊,居然抱著一顆大樹,不斷地撞擊…… 這樣的一幕,他不是第一次看到了,途中,他還看到了一只兔子,居然敢來襲擊自己,那目中的瘋狂,讓他覺得熟悉的同時,也覺得頭皮發麻。 “不對勁,這荒蕪山脈莫非發生了什么變故!!”上官天佑倒吸口氣,他立刻就想到了白小純的發情丹,心底猛地一顫。 而此刻,白小純的儲物袋內,寄滅獸的內核,已有三十多個,他帶著振奮,還在散播發情丹的粉末,直至半個月后,白小純驚喜的發現了一處八字形的山脈交匯處,這里居然有一個很大的風口…… 似乎四周的風,在吹過這里時,都會被引來,從這里向著半個荒蕪山脈擴散,風速之急,按照白小純的判斷,三天的時間,就可以吹過半個荒蕪山脈,站在這風口下,白小純需要很大的力氣才可以保持身體不被吹飛,這還是他沒太過靠近的緣故。 他的頭發飛舞,看著上方的風口,整個人都激動了。 “這里就是最絕佳的散播之地啊!!而且這山脈內應該沒同門了,我可以放心大膽的收割啦!”白小純興奮了,他為了不殃及同門,這段日子送出了十多個內核,但卻沒有心痛,畢竟這里的內核,他有把握拿到更多,此刻仿佛已看到了無數的貢獻點飛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他深吸口氣,立刻將所有的發清丹都取出,全部捏碎后,撒向風口,被這里的風一吹,立刻卷向前方,擴散大半個荒蕪山脈。 白小純站在山頂,傲然的望著大地叢林,一股高手的感覺,油然而起。 “我白小純為了造福荒蕪山脈,不容易啊,想來多少年后,這片山脈的兇獸會多了好多好多……這都是我的功勞。” 他感慨時,一聲嘶吼從不遠處的叢林內傳出,緊接著,無數的嘶吼聲,陸續的回蕩,很快的……這嘶吼越來越多,不斷地擴散,一天后,兩成荒蕪山脈的區域……吼聲驚人,三天后……半個荒蕪山脈,徹底瘋狂! 在這半個荒蕪山脈都瘋狂時,白小純快速飛出,每隔一片距離,就扔下大半的雌香丹,引來這片區域所有的兇獸后,收割寄滅獸的內核。 這一路他非常滿足,不僅僅是收獲內核,還有那種造福整個荒蕪山脈的滿足感,尤其是他看到那些兇獸一個個在發情后,開始了彼此撲來撲去,那種造福的感覺,更強烈了。 “我是一個好人,以后這片山脈的所有兇獸,都會感激我的。”白小純快速飛出,又扔下大把雌香丹。 山脈內,靈溪宗那幾個之前沒理會白小純呼喊的弟子,此刻一個個都目瞪口呆,他們看著各自四周一個個發狂的兇獸,尤其是那些兇獸居然彼此撲來撲去……每個人都倒吸口氣。 “這……這是怎么回事!” “這一幕……怎么這么熟悉……”這幾個弟子,全部駭然,紛紛心驚,一個個趕緊逃遁,想要離開這里。 “白小純!!”上官天佑也顧不得去擊殺兇獸,飛奔遠去,他覺得這里太恐怖了,尤其是北寒烈的一幕在他腦海浮現后,上官天佑面色蒼白,身子都哆嗦了。 可他們幾乎每個人,都已在了這荒蕪山脈的深處,想要離開不是那么容易,尤其是在此刻這半個荒蕪山脈的兇獸都發狂的時候,更是無比艱難…… 白小純一路愉快,飛奔而過,時而扔下發情丹,引來大量兇獸后,收割內核,直至半個月后,當他離開了荒蕪山脈時,他的儲物袋內,已有了快二百個寄滅獸的內核。 心滿意足的,白小純出了荒蕪山脈后,直奔宗門而去。 直至白小純離開了數日,上官天佑等人一個個陸續出來,每個人都面色凄苦,披頭散發,狼狽非常,目中大都有茫然,在走出山脈時,仰天發出凄厲之音。 至于他們到底在這片山脈里發生了什么事情……成為了一個永恒的謎團。 白小純一路疾馳,帶著振奮回到宗門,趕緊去了任務處,當任務處的弟子看到白小純居然一口氣拿出了快二百個寄滅獸的內核后,眼珠子都差點掉下來,無法置信,每一個都詳細的檢查后,看向白小純時,已經目瞪口呆。 他在這任務處好多年,寂滅獸的任務經常會出現,可最多的一個,帶回來也就是幾十個內核而已,這還是耗費了一年的時間。 可白小純這里,只是去了幾個月,回來時,居然拿了如此多。 “不愧是掌門師弟,榮耀弟子,天驕戰第一的白小純……”這內門弟子倒吸口氣,對白小純這里極為恭敬,清點之后,白小純拿著近二十萬貢獻點,努力想要表現出風輕云淡的模樣,可那得意勁,根本就掩飾不住。 此事也轟動了南岸,一次性拿到二十萬貢獻點,任何一個聽到之人,都會無法置信,而隨著那些被白小純在荒蕪山脈勸走的弟子,紛紛苦笑的告訴了其他人原因后,南岸三山,每一個內門弟子在看到白小純時,都會心神一顫。 “這是一個狠主!!” “太瘋狂了,他居然給半個荒蕪山脈撒了發情丹!!” “那里短時間內,去不得了……” 在這議論紛紛時,上官天佑與另外幾個狼狽的弟子,也都陸續的歸來,上官天佑本身知道是白小純的緣故,還稍好一些,可另外幾人,此刻才明白過來,每一個都發出凄厲的嘶吼,幾乎要滴血一樣,但卻對白小純無可奈何,畢竟……白小純那密集的呼喚,他們都聽到過,心底都在后悔,若是當時回應一句,或許就不會如此凄慘了。 白小純對于這任務,也因這一次的收獲,起了濃厚的興趣,于是他的身影,經常在任務處出沒,每次都是選擇這種采集與兇獸有關之物的任務。 仿佛上了癮,每次接下任務就煉制丹藥,然后立刻外出,而每一次……都會有一些弟子發狂,不管是參與任務的還是沒參與任務的,都會抓狂,因為只要是白小純去過的地方,那里別人短時間就別想去了。 太危險了…… 云端山脈,寒林山脈,景峰山脈,原東山脈…… 在接下來的一年內,白小純化身任務狂魔,橫掃了任務處上所有與兇獸有關的任務,每一次都收獲極大,一次次的轟動任務處的同時,也讓無數的內門弟子都越發抓狂。 甚至當香云山的兇獸任務都沒了后,白小純又去了青峰山,紫鼎山,搶奪與兇獸有關的任務,這一去,紫鼎山與青峰山的弟子,全部體會到了什么叫做任務狂魔。 到了最后,南岸的內門弟子絕望的發現,但凡是宗門附近的山脈,已經沒地方能去了,那里面彌漫了無數時刻發情的兇獸…… 無奈之下,三山集合了數百內門弟子,齊齊上書宗門,要求宗門免去白小純的任務資格…… 這事就連李青候都無法強行干擾,難得白小純這么熱心的完成任務,最終掌門都頭痛了,他發現自從白小純進入宗門后,幾乎每隔一段時間,自己都會為他頭痛,現在他幾乎是一聽白小純這個名字,就下意識的會心里嘆息。 “他不認真還好,這么一認真……實在是……唉,這白小純,他是一個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掀起風雨的家伙!” “他不是要去煉丹么,去煉丹吧,貢獻宗門出了,只望他能消停一些……” 眼看上書的內門弟子,從之前的數百人增加到了上千,掌門一咬牙,與李青候商議后,免除了白小純的任務資格十年。 他是整個宗門,唯一的一個,十年內不需要完成任何任務,而且每個月都可以獲得一筆不菲貢獻點的弟子。 白小純也委屈,當他在任務處又看好了一個任務,準備去接下時,被告知了這個結果,他都傻眼了。 “憑什么,我要為宗門做貢獻,我要為宗門付出,你們太過分了!”白小純憤憤的開口,在任務處弟子敬畏如神人的目光下,白小純長嘆一聲,最終無奈的抬起小下巴,小袖一甩。 “我白小純彈指間,任務處……灰飛煙滅。”他搖頭嘆息,身影透出一絲寂寞,憂郁的離去。 傻眼了……竟然沒更新成功!!!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