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6)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6)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6)     

一念永恒102 有人在么

時間一晃過去數月,白小純對于香云山內門弟子的區域,已非常熟悉,那種成為內門弟子的新鮮感,也漸漸少了。 平日里大都是在洞府,要么修行,要么就是于煉藥房內煉制靈藥,發情丹也被他煉制了不少。 這樣的日子,他覺得很開心,對他來說,修行就是為了長生,讓自己的修為越來越高,從而獲得更為悠久的壽元。 而煉制靈藥,則是他的興趣所在,他的理想是要煉制出長生不死丹,為了這個偉大的夢想,他不斷地煉制靈藥,只是現實的殘酷,在幾個月后體現出來,白小純苦惱的發現,自己沒有藥草了。 哪怕手中有天驕戰第一獎勵的一萬靈石,可煉制三階靈藥所需的材料,在宗門外的坊市買不到,即便是委托那些修真家族,可這價格太高。 最好的方法,就是有足夠的貢獻點,去宗門換取。 “貢獻點……”白小純坐在洞府內,愁眉苦臉,他最缺的就是貢獻點,此刻躊躇一番,他毅然的走出洞府,去了內門弟子發放任務的石碑所在之地。 這里與外門任務處的人山人海不一樣,此地內門弟子不多,都是來去匆匆,似乎時間寶貴,白小純晃晃悠悠的到來時,站在那里,望著任務石碑,選來選去。 “危險的不要!” “貢獻點少的不要!” “長期的也不能要……”白小純喃喃低語,最終目光落在了一則任務上,此任務是宗門長老發布,需要寄滅獸的內核,一枚內核,開出了一千貢獻點的高價。 并且給出了寄滅獸出沒的地點,是在距離靈溪宗不遠的荒蕪山脈中,白小純沉吟片刻,這種寄滅獸在靈獸第四篇里有介紹,準確的說,它不是什么兇獸,而是一種依靠寄生存在的神奇生命。 它會選擇在一些兇獸的身上寄生,使得兇獸會多出一個頭顱,直至最終這個頭顱完全成型,兇獸枯萎而死,寄滅獸成熟,化作九日鳥。 奇異的是,在寄生階段,此獸有很大的藥用價值,可若成熟后破顱而出,成為九日鳥后,全身上下,再沒有絲毫的價值可言,甚至這九日鳥,只能存活九天,它存在的唯一使命,就是在死亡前,重新選擇一個兇獸,繼續寄生。 如同是輪回一樣…… 這種寄滅獸,從某種意義上說,是罕見的永生之物,在無盡的輪回中,一直都存在。 白小純當初熟記靈獸第四篇時,也對這寄滅獸印象很深。 “這任務的難度,是在尋找寄滅獸上,荒蕪山脈太大了,一個個尋找,很是麻煩,耗費時間會很久,所以才給出如此高的貢獻點。” 白小純又查了下荒蕪山脈,知道那里雖范圍很大,可兇獸大多都是筑基以下,少見堪比筑基的兇獸。 思索片刻,白小純接下了這個任務,沒有立刻出發,而是回到洞府內,整頓一番后,這才外出,踏著金烏劍,急速遠去。 荒蕪山脈距離靈溪宗不遠,以白小純的速度,持續的飛行一天就可達到,只不過他修為不夠,時而飛行,時而在大地飛奔,就這樣在過了四天后,終于來到了荒蕪山脈。 此地磅礴,遠遠看去一處處山包起伏,仿佛看不到盡頭,地面上蔥綠一片,形成了茂密的叢林,不時有鳥獸嘶鳴傳出。 沒有立刻尋找寄滅獸,白小純在這荒蕪山脈轉悠起來,直至半個月后,他找到了一處山谷,在荒蕪山脈中,此地是叢林的關卡必經之地,在這山谷內,白小純坐在一顆大樹上,望著眼前這山谷區域,目中慢慢露出神采。 “用正常的辦法,太耗費時間,而且純粹是碰運氣,運氣好了說不定能找到一只,運氣不好,一個月估計也難碰到一個。” “這一次,就是體現我白小純智慧的時候了。”白小純抬起下巴,身體一晃,驟然遠去。 一天后,白小純在一處山頭,感受了一下風的方向,正要取出發情丹,忽然想起了什么,向著四周大聲喊了出來。 “有沒有人啊?這里有沒有靈溪宗的同門啊?”他聲音尖銳,傳遍四周時,聽起來仿佛是在求救。 遠處,叢林內有一道身影,此刻正與一頭兇戰,此人神色冷傲,穿著靈溪宗內門弟子的長袍,他遙遙的聽到了白小純的呼喊,目中露出輕蔑。 “又是一個自不量力,修為不夠就來到這里的弟子,此刻呼喊有什么用,這荒蕪山脈,只有強者才能來。”他神色不屑,根本就沒有要去救援的想法,畢竟宗門雖講團結,可還是有一些人天性薄涼,此事難免。 白小純喊了半天,不見有人回答,這才放心,快速的扔出了一把發情丹,砰砰聲中,這些丹藥全部爆開,化作粉末隨風遠去。 漸漸地,這一片區域里,所有的兇獸,無論在做什么事情,都在聞到了風中吹來的粉末后,身體都顫抖起來,雙眼泛紅,呼吸急促,漸漸發出陣陣嘶吼。 這嘶吼回蕩,白小純聽到后背后翅膀一扇,直奔遠方。 在他身后,他沒有注意到的區域,那冷漠的弟子神色還在輕蔑,忽然風吹過后,與他廝殺的那頭兇獸,突然震動,雙眼立刻紅了,發出瘋狂吼聲,竟不顧一切的向著他撲來,這內門弟子嚇了一跳,趕緊避開。 可就在他避開的瞬間,這片區域的所有兇獸,全部嘶吼,一個個沖出,眼珠子都紅了,全部發狂,這青年駭然,飛快逃命,身后大量兇獸嘶吼追出,嚇的他連忙發出求救。 只是白小純走遠,聽不到了…… 三個時辰后,又在一處風口的區域,白小純再次喊了出來,等了等,不見有人回應后,他才扔下大把的發情丹。 很快的,這片區域內,也傳來了嘶吼聲。 白小純沒有停頓,在接下來的兩天,他以那處山谷為中心,在這附近所有范圍,都扔下了發清丹后,這一大片區域被連接在了一起,發清丹的藥粉,籠罩八方,使得這里面的所有兇獸,一個個都發狂了,嘶吼之聲更為強烈,甚至暴躁起來,橫沖直撞。 眼看就要控制不住時,白小純已飛快的回到他最早選擇的山谷內,在這里,他雙眼冒光,揮舞金烏劍,掃出了一條路后,取出了大把的雌香丹,捏碎后仔細的撒在這里,漸漸地,這里的香氣極為濃郁。 白小純很是謹慎,小心翼翼的避開,快速后退時,還換了一套衣服,確定自己沒有沾染雌香丹的粉末后,這才躲在山谷上,低頭看著下面的小路。 “兇獸乖乖……快點到來。”白小純哼著小曲,神采飛揚的等待。 時間流逝,隨著雌香丹香氣的擴散,慢慢的,這一大片區域內,所有的兇獸,在發情丹的刺激下,本就發狂,此刻猛地聞到雌香,紛紛吼聲滔天,向著山谷急速飛奔而來,很快的,越來越多的兇獸狂奔,幾乎成為了獸潮,地面都在顫抖。 半晌后,當第一波兇獸到來時,白小純立刻站起身,凝神看向下方,眨眼間,大量樣子各異的兇獸,就在這山谷內的小路上,飛奔而過,各種嘶吼滔天,白小純眼睛睜大老大,看著下方無數的兇獸,忽然雙眼一閃,右手掐訣一指,立刻金烏劍瞬間飛出,直奔這群兇獸中一頭虎獸。 這虎獸的背部,赫然有第二個頭顱,金光一閃,這第二個頭顱瞬間爆開,一枚內核飛出,被白小純操控一把抓住,扔在了儲物袋后,金光再次飛舞,直奔遠處又一個具備第二個頭顱的兇獸而去。 這獸潮持續了足有一個時辰,甚至山谷都在顫抖,仿佛要被那些兇獸撞碎,白小純眉飛色舞,操控飛劍不斷閃耀,直至獸潮漸漸消散,他狂喜的發現,自己居然收集了十個寄滅獸的內核。 “還是我白小純聰明啊。”白小純得意的看著儲物袋里的內核,身體一晃,離開了這一大片區域,去了下一個區域。 直至白小純離開了很久,這片區域內,叢林中,一個青年全身衣衫破損,樣子凄慘,身體顫抖,掙扎的一步步艱難的行走,他欲哭無淚,雙眼茫然,那樣子隱隱的,似乎與北寒烈一樣…… “這荒蕪山脈怎么了……這片世界怎么了……這里的兇獸居然不吃人了,而是……我……我……”他眼淚都出來了,失魂落魄。 就這樣,時間一天天過去,白小純憑著發情丹,在這荒蕪山脈幾乎橫行,所過之處,無數兇獸瘋狂,而他每次扔出丹藥,都會先大喊幾聲,問問四周有沒有人。 有好幾次,立刻就有弟子回應,每次這個時候,白小純都會帶著歉意告訴對方自己的計劃,并送出一枚內核作為謝禮,勸人離開,也希望他們告訴其他同門,這段日子離開此地,自己這里會送出一枚內核感激,不少看到白小純的弟子,頓時就認出了白小純,在聽到了白小純的計劃后,每個人都身體一顫,趕緊飛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