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8)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8)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8)     

一念永恒100 還不向你白師叔認錯

白小純更委屈了,他早就發現了,自己這里每次但凡遇到需要去解釋的時候,總是會莫名其妙的弄巧成拙。 這不是他的本意啊,他也不想的…… 北寒烈的兄長北寒風,也被白小純的解釋,直接怒意燃燒,深吸口氣后,他的右手竟在這一瞬,出現了陣陣黑芒,眨眼間竟在他的手心內,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彎月! 如同是落日后的月亮,可這黑色的月亮,散發出的卻是陣陣讓人心神震動的恐懼之力,向著白小純的洞府陣法,直接按去。 轟的一聲,整個洞府都顫動了幾下,洞府外的陣法強烈的扭曲,甚至有不少地方出現了碎裂的征兆,可最終……還是沒有崩潰,甚至眨眼間就恢復如常。 這一幕,哪怕是北寒風也都倒吸口氣,這洞府陣法之強,讓他覺得極為頭痛,此刻狠狠一咬牙,正要繼續出手。 可就在這時,一聲冷哼,從遠處天空驀然傳來。 “北寒風,你在干什么,還不住手!”這聲音如同悶雷,直接在北寒風身邊炸開,轟鳴八方的同時,也將北寒烈也震的不發瘋了,膽戰心驚的趕緊退后。 四周落日峰的內門弟子,也都一個個面色變化,齊齊退后停手,抬頭看向天空,只見六道長虹,從遠處的種道山疾馳而來,剎那臨近。 吼出那句話語的,正是其中一個中年男子,此人穿著黑色的長袍,方臉怒目,整個人散發出一股毀滅的氣息。 “師尊……”北寒烈與北寒風,被這中年男子的怒吼嚇的心神顫抖,趕緊拜見,四周其他落日峰的內門弟子,一個個都在顫抖,齊齊低頭。 “拜見掌座。” 這中年男子,正是北寒烈的師尊,也就是天驕戰時,狠狠的瞪了白小純一眼,抱著北寒烈離去的落日峰掌座。 “不成器的東西,丟然顯眼,還不滾去一旁,稍后老夫再收拾你們!” “還有你等,回去后每個人閉關三年,作為懲罰!”中年男子怒道,北寒風兄弟二人心神顫抖,有些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他們雖然觸犯了門規來到這里,可一向對他們很是慈祥的師尊,不應該如此憤怒啊,畢竟當日師尊也對白小純這里,很是憤怒。 北寒烈兄弟二人隱隱覺得有些自己不知道事情發生了,心底不妙,忐忑的退后時,看向天空的師尊,這一看,更是頭皮發麻,落日峰掌座身邊,竟分別是北岸另外三座山峰的掌座,尤其是鳶尾峰的掌座老嫗,更是神色不善,冷眼看著落日峰的那些弟子。 除了北岸四個掌座都在外,掌門鄭遠東也在其中,還有一人,神色淡然,仿佛毫不在意下方眾弟子的爭執,他是……香云山掌座,李青候。 這情況,不但落日峰的這些弟子覺得不妙,香云山的內門弟子,也都詫異,紛紛覺得這一幕有些詭異……要知道北岸一向狂傲,如今天的事情,以往也發生過數次,每次都是北岸那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如今天這樣,居然如此怒斥,極為少見。 就連洞府內的白小純,也都怔了一下,好奇的看向洞府外的眾人。 半空中,北岸四座山峰的掌座,彼此看了看后,鳶尾峰的老嫗干咳一聲,看向李青候。 “李掌座,按照咱們之前商議的,你看……” “若沒有出方才的岔子也就罷了,現在我也為難,你們自己談好了。”李青候搖頭,淡淡開口,目光掃了眼下方白小純的洞府,眼中有一抹笑意。 “這……”鳶尾峰老嫗遲疑了一下,有些頭痛的看向落日峰中年男子,落日峰掌座心底長嘆,知道麻煩是自己這里的弟子引起的,只能自己來解決,于是臉上露出笑容,看向白小純的洞府。 “小純師弟……”這四個字他說出口后,自己都覺得非常別扭,整個人都不好了,可卻沒辦法,他們北岸四峰商議后,都會白小純的發、情丹極為重視,甚至也都研究了那些戰獸,得出的結論是哪怕一階血脈,都可以被影響。 這就讓他們瘋狂了,這丹藥對北岸來說,將是圣物一樣,要知道有太多強悍的戰獸,因各種原因,很難留下后代,甚至那些一階血脈,往往數十上百年才有一次發情的時候,這也是北岸多少年來最頭痛的幾個問題之一。 尤其是眼下,落日峰的兩尊圣獸之一的碧眼冥月猴,就快要壽元斷絕,可卻沒有血脈留下,迫在眉睫。 可眼下,白小純的丹藥居然如此逆天,讓北岸這四個掌座,勢在必得,只是查找了無數資料,也沒找到有關這個丹藥的描述,最后他們不得不確定,這是一枚……白小純自創的丹藥! 這才找到了掌門,找到了李青候,想要擁有。 若是換了其他弟子,哪怕是內門弟子,他們只要一句話,此事簡單的很,甚至有太多方法,可以讓弟子乖乖上繳丹方,可白小純不一樣……他是榮耀弟子,是掌門師弟,這樣的身份,讓他們只能想辦法去換,無法用其他方式獲得。 甚至還需要白小純同意才可,不能去強迫……原本在掌門的調和下,已經與李青候達成了一些條件,可還沒等他們商量完,就聽說落日峰的弟子去找白小純的麻煩,頓時這北岸的四個掌座怒了。 生怕落日峰的弟子不知道分寸,得罪了白小純,使得換取丹藥的難度加大。 這才有了方才落日峰掌座怒斥的一幕。 “小純師弟,還請出來說話。”落日峰的掌座,努力擠出和藹可親的樣子,聲音也都輕柔了好多,這話語一出,四周所有落日峰的弟子,全部都身體一顫,北寒風兄弟二人,更是睜大了眼,呆若木雞。 洞府內,白小純眼珠轉動,詫異的看著外面這一幕,他覺得很不對勁,又看到了李青候之前的目光,若有所思,盡管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可心底卻起了無數的猜測。 “你的那些弟子太兇了,要打死我,我小命差點就沒了,我可不敢出去……”白小純心里想著事,嘴上委屈的開口,傳出話語。 他話語楚楚可憐,傳出后,北寒風兄弟二人只覺得一口涼氣從背后升起,四周其他的落日峰弟子,也都紛紛神色大變,他們依然看出了北岸四個掌座對白小純的重視程度,那近乎是討好了,這個時候,白小純如此開口,他們的下場可以想象。 李青候與鄭遠東,面皮微微抽動起來時,落日峰掌座猛地轉頭,狠狠的看著那些落日峰的弟子,低吼一聲。 “還不快向你們白師叔認錯!” 那些落日峰的弟子,一個個哭喪著臉,趕緊抱拳向著洞府認錯。 北寒烈悲憤欲絕,正要掙扎,可看到師尊嚴厲的目光,他委屈的低下頭,向著洞府抱拳。 “白師叔……我……我……我錯了!!” 北寒風沉默,掙扎中抬頭望著師尊,看到師尊的目光越發凌厲后,他心底一顫,額頭青筋鼓起,可卻不能不抱拳認錯。 整個人都顫抖了,看向洞府的目光,已是怒火滔天。 “小純師弟,你看這樣可好?”落日峰掌座趕緊開口,努力讓自己更和藹可親一些。 半晌后,洞府陣法出現了一道裂縫,白小純的頭鉆了出來,四下趕緊看了一眼,這才干咳一聲,大搖大擺的走出,抬起小下巴,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 “算了算了,我身為長輩,不會與這些師侄一般計較的。”白小純很是大度的小袖一甩。 他身前的北寒烈眼睛血絲彌漫,整個人顫抖,恨不能上去一拳打在白小純的臉上,可卻不敢這么做,他的兄長北寒風也都覺得天地旋轉,那種憋屈的感覺,讓他要發狂。 二人的目光,讓白小純生氣了,他狠狠的瞪了過去,心中暗道這個時候,誰怕誰啊,比眼神,我白小純這輩子還從來沒怕過別人。 “小純,你的那枚可以讓戰獸發……情的丹藥,可是你自己獨創?”落日峰掌座深吸口氣,柔聲問道。 他這一出口,老嫗以及另外兩個北岸掌座,都看向白小純,目中露出期待,北寒兄弟二人只覺得腦海嗡的一聲,徹底明白了因果,二人苦澀,對白小純這里,更為憎恨。 白小純眨了眨眼,心里頓時明白了原因,一挺胸口,抬頭傲然的點頭。 “沒錯,那偉大的丹藥,正是我白小純獨門秘方,外人誰也煉不出來,只有我自個能煉制!” 北岸四個掌座,立刻心底喜悅,可神色卻不露太多,落日峰的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點頭開口。 “小純師弟如此年輕,就能獨創丹方,不愧是天驕,這枚丹藥的丹方,對我靈溪宗至關重要,老夫拿出十萬貢獻點,換取你的丹方,如何?小純師弟,你將這丹方換給宗門,可是造福整個宗門的大事,你身為榮耀弟子,宗門就是你的家啊。”落日峰中年男子淳淳善誘。 “好啊!”白小純立刻開口,大有一副我為宗門赴湯蹈火的模樣,甚至直接就說起了丹方,北岸四個掌座頓時驚喜。 “丹方是明決子,菩木花,靈冬竹,還有……咦,還有什么來著,怎么想不起來了,莫非是方才被人驚嚇后,忘了?”白小純又皺起眉頭,冥思苦想。 李青候嘴角露出笑容,鄭遠東有些無奈,北岸四個掌座,一個個人成精了,豈能看不出原因,紛紛苦笑時,落日峰掌座一咬牙,不善的看向下方的落日峰弟子。 被他目光掃過,包括北寒兄弟二人的所有落日峰弟子,都全部身體一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