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6)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6)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6)     

一念永恒93 此丹對人也有用

第二區域內,此刻鬼牙收回伸出的兩根手指,對付其他人,他只需一指,可面前的公孫云,竟可以抵抗他的第一指。 此刻公孫云面色蒼白,快速后退,苦澀的認輸,抵抗第一指已是極限,他不能受傷太重,他即便是爭不了第一,也要去爭奪第二。 向著鬼牙抱拳,公孫云走下戰臺,回頭看了眼公孫婉兒的地方,他皺起眉頭。 鬼牙神色平靜,也離開了戰臺,同樣在離開前,掃了眼白小純那邊,看到白小純的那些防護后,他目中露出一抹異芒。 站臺外的岸南弟子全部低下了頭……他們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了,對于北岸,徹底的同情。 北岸弟子瘋了…… 公孫婉兒抓狂了,她尖叫中撲向白小純,用了所有的方法,無數的神通術法轟去,可依舊無法破開白小純的防護。 尤其是最后一道,那黑色的手鐲化作的液體覆蓋全身,這可是能阻擋一次筑基修士的保命之物,直至一炷香后,公孫婉兒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虛脫下來,她無神的望著白小純,目中露出絕望。 正要拼了去將鳳鳥召喚出來,可白小純瞄了她一眼,手中出現了一枚丹藥,在手心里扔來扔去…… 公孫婉兒憤憤,死死的握住拳頭。 “認輸!!”她憋屈的開口,目中露出強烈的不服氣。 “承讓承讓,還是你深明大義,沒逼我出手!”白小純心底老開心了,可表面上卻擺出高人的姿態,抱拳淡淡開口。 這就話說出,南岸一個弟子眼淚都出來了,公孫婉兒更是氣的渾身發抖,咬牙離去。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上官天佑與徐嵩一戰,也到了尾聲,上官天佑一劍落下,有強光驚天,光芒消散后,徐嵩的身前,五尊獸全部萎靡,他自己也蹬蹬蹬的退后數步,看向上官天佑時,目中露出敬佩。 “劍靈之體,果然非凡!”他嘴角溢出鮮血,緩緩開口后,轉身走下戰臺。 上官天佑沉默,目光落在鬼牙那里,有精芒一閃,他知道自己的對手,在這里,只有鬼牙! “想必他也與我一樣,覺得與其他人開戰,很是無聊。”上官天佑收回飛劍,目光掃了白小純一眼,看到他身上的防護,目中露出輕蔑,走下戰臺,迎接他的,是南岸無數的歡呼。 在這歡呼中,白小純也傲然的歸來。 第三輪的第一場,六人交戰,勝者鬼牙,上官天佑,白小純,敗者徐嵩,以及公孫兄妹。 相比于上官天佑與鬼牙的勝利,北岸沒有太多關注,他們此刻已經被白小純的幾次三番的無恥,氣瘋了。 白小純已經成功的……引領了這一場天驕戰的節奏,甚至造成的影響之大,難以估算…… 北岸外門弟子一個個紅著眼,握住拳頭,死死的盯著白小純,被數萬人這么矚目,白小純很心虛的摸了摸鼻子,裝作沒看到。 公孫婉兒氣的渾身發抖,身邊兄長公孫云,低聲勸說,這才咬牙打坐,恢復靈力,其他人也都抓緊時間讓自己恢復。 三炷香的休息時間過后,第三輪的第二場,正式開始! 第一區域內,鬼牙的對手變成了公孫婉兒,公孫婉兒苦澀,望著面無表情的鬼牙,她沒有出手,選擇了認輸,她不能再受傷了,否則的話之后的幾場,她會極為不利。 隨著公孫婉兒的認輸,鬼牙直接勝出。 與此同時,第二區域的斗法,正在轟鳴,上官天佑的對手是公孫云,這能在鬼牙手中抵抗第一指的公孫云,此刻袖子一揮,全身上下無數蟲蠱飛出,鋪天蓋地,直奔上官天佑。 上官天佑神色微微凝重,右手抬起時,一把飛劍嗡鳴而出,劍氣縱橫。 這一戰,本應該是萬眾矚目,可如今……不管是南岸還是北岸,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第三區域內。 在那里,白小純一臉傲然的上臺,他的前方對戰之人,是徐嵩! 徐嵩望著白小純,嘴角露出冷笑。 “擅長丹藥,擅長防護么,不過你這一次遇到了我,注定你會極為凄慘!”話語間,徐嵩右手抬起猛地一揮,立刻四周虛無傳出咔咔之聲,竟有三尊兇獸,憑空出現,這三頭兇獸一個是身子足有一丈多高的巨大猩猩,還有一個則是一頭猛虎,而最后一個……居然是背有翅膀的巨大蝙蝠。 這三尊兇獸剛一出現,兇焰滔天,氣勢驚人,每一個都赫然給人凝氣九層的威壓。 “白小純,看看你的防護,能否承受得住我這三尊戰獸,不間斷的轟擊!”徐嵩獰笑,正要出手。 “你認輸吧。”白小純嘆了口氣,右手抬起時,取出了發、情丹,同情的看向徐嵩。 “又是這句話!” “滅了白小純!”在白小純話語說出的瞬間,北岸弟子齊齊怒吼。 望著白小純手中的丹藥,徐嵩仰天大笑,神色露出輕蔑,更有強烈的得意。 “早就知道你會取出這無恥的丹藥,不過你真的以為許某沒有任何準備么,我這三尊戰獸,是特意為你預留的,它們都是雌獸!”徐嵩得意非凡,這才是他最大的把握,他有信心,這一次一定要為北岸出口氣。 北岸弟子聽到這番話,也都振奮起來,不斷歡呼,為徐嵩喝彩。 白小純內心咯噔一聲,眼珠在眼眶里飛快一轉,神色如常,依舊是目中帶著同情,淡淡的說了一句話。 “我這丹藥,對獸有用,對人也有用。”白小純嚇唬的開口說完,看了徐嵩一眼,又瞄了瞄徐嵩身邊的三尊雌獸。 他話語一出,北岸弟子瞬間一片死寂,每個人都呆了一下,隨后腦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現一幕幕想象出的畫面,那畫面太凄美,以至于讓所有人都倒吸口氣。 徐嵩更是睜大了眼,腦海轟的一聲,如有天雷轟擊,他面色瞬間蒼白,想起了北寒烈,想起了公孫婉兒,又想起了若白小純說的是真的,那么自己一旦被丹藥碰觸發了情……他用力的咽下一口唾沫,下意識的看向身邊的三尊戰獸,整個人都發抖了,與此同時,這三尊戰獸似有靈智,居然也看了看身旁的徐嵩,渾身發抖。 徐嵩沒有任何遲疑,瞬間就將三尊戰獸收走,他不敢賭啊,哪怕他覺得白小純所說九成是假,他也不敢去拿這種事去賭。 就在徐嵩將那些戰獸收起,心神震動的瞬間,白小純向前一步走出,全身光芒閃耀,防護開啟,整個人邁著大步,直接臨近,右手抬起向前猛地一揮。 這一揮,一股大力擴散,徐嵩的強悍,在于他控制的獸多,此刻不敢取出戰獸,實力一下子弱了大半,根本就無法抵抗,直接被白小純卷起,鮮血噴出,蹬蹬蹬的后退,憋屈與憤怒交加,他發出一聲凄厲的嘶吼,握拳認輸。 白小純眨了眨眼,干咳一聲,抱拳后,大搖大擺的離去,他的身后,很快傳來無數的怒吼與抓狂。 “白小純,你你你……” “那該死的丹藥,必須被滅絕!” “天啊,誰去把這卑鄙的白小純干掉,我出十個靈石!” “我出十五個靈石,干掉白小純!”北岸瘋了,無數人開口時,累計的靈石很快就上萬之多,看的南岸眾人一愣一愣的,紛紛對白小純這里,敬佩的到了前無古人的程度。 這種公然的懸賞,讓白小純面色都變了,趕緊快走幾步跳下戰臺,覺得背后涼颼颼的,尤其是當他看到這懸賞的靈石,居然都超過兩萬后,他的心顫了起來。 “你們不講理啊,我白小純每次出戰,可都是先勸說對方認輸的!”白小純著急了,又解釋了一句。 這一解釋,北岸眾人更為發狂,直接將靈石追加到了三萬的程度,天空上那只鳳鳥,一臉幸災樂禍,在半空中不斷的叫喚,看的白小純心底恨恨。 甚至上方露臺上有不少長老,都露出感興趣之意。 “我是榮耀弟子,我是掌門師弟,誰敢懸賞我,我讓我師尊把他逐出宗門!”白小純眼看如此,頭皮發麻,扯著嗓子威脅道。 于是……北岸更瘋狂了,不知是誰第一個沒忍住,直接扔出一把飛劍,隔著戰臺飛來,于是無數的北岸弟子,幾乎全部取出了法寶,身邊的戰獸更是嘶吼,仿佛要爆發。 嚇的白小純迅速后退,好在這個時候,露臺上的那些宗門長輩,實在看不下去了,一道光芒落下,阻擋了北岸。 與此同時,上官天佑與公孫云的一戰,也到了尾聲,上官天佑出動了三把飛劍,公孫云用了渾身解數,最終黯淡的認輸,結束了此戰。 上官天佑微微氣喘,公孫云的強悍,讓他也不得不認真起來,此刻走下戰臺時,目睹北岸的瘋狂,他皺起眉頭,看了白小純一眼,目中露出輕蔑與不屑,甚至心底還多少有些嫉妒。 “依靠一枚丹藥與防護,居然和我一樣走到了這一步,哼!”上官天佑轉頭閉目,盤膝吐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