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0)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0)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0)     

一念永恒89 你認輸吧

幾乎在白小純抬頭的瞬間,北岸五大天驕里的北寒烈,忽然微微一笑,他本就俊朗,此刻這么一笑,竟讓南岸這里的不少女弟子,也都目中露出異彩。 他面帶笑容,拍了下趴在身邊,樣子猙獰兇殘的夜行獸,向前走去,那夜行獸腦袋一晃,眼中露出幽芒,站起了身。 在這大狗站起的剎那,南岸不少人立刻傳出驚呼。 夜行獸的身體,在站起時,足有一丈多高,全身粗壯,似蘊含了無窮之力,頭顱碩大,牙齒露出時,還有口水從嘴角流下,黑色的毛發膨脹,使得這大狗看起來更為兇猛。 尤其是它的四肢,更是比尋常人的大腿都要粗,還有一根根骨刺露出,一躍之下,就跳到了戰臺上,仰天一吼。 這一吼,化作音浪,翻滾八方,使得不少北岸弟子身邊的兇獸,一個個都顫抖,仿佛遇到了王者一樣,不敢抬頭。 北寒烈帶著笑容,走上了戰臺,目光掃過南岸眾人。 “北岸,北寒烈,不知與我對戰之人是哪位同門?” 隨著他話語傳出,他身邊的那頭大狗,口水不斷地滴落,眼中有冰冷殘忍之芒出現,牙齒似乎在這一刻都肉眼可見的生長了一些,換了任何人,看到如此兇獸,都會失去戰意,尤其是它的舌頭伸出,兇殘之意,格外明顯。 南岸眾人沉默,看向在眾人前包括白小純在內的沒有出戰之人,白小純看了看北寒烈,又看了看那條大狗,眼珠一轉,神色露出古怪,干咳一聲,傲然走出。 他剛一走出,身后的南岸弟子,全部目光凝聚,露出期待。那巨大的夜行獸,此刻綠幽幽的眼睛,正鎖定了白小純。 白小純擺出一副高手的樣子,抬起下巴,走上戰臺,遠處天空,周長老的那只鳥,似也關注了白小純這里。 “南岸,白小純!”上了戰臺,白小純話語剛說完,那夜行獸突然低吼一聲,目中的殘忍化作了一股似要吞了白小純的煞氣。 “白小純?聽說你是這一次南岸資格戰的第一?”北寒烈看了眼白小純身上的裝扮,目中毫不掩飾的嘲諷。 “你叫北寒烈是吧,我給你一個機會認輸!”大狗的煞氣看的白小純心頭狂顫,可他的神色卻依舊保持高手的樣子,傲然如天空白云。 “認輸?”北寒烈聞言一愣,隨后仰天大笑,似乎聽到了什么可笑至極的笑話,眼中漸漸起了煞氣。 “有意思,這么多年來,你還是第一個敢這么對我說話的外門弟子。”北寒烈右手抬起,掐訣正要操控夜行獸。 “北寒烈,這是你最后的認輸機會,我白小純一旦出手,自己都害怕,我勸你……還是不要讓我出手的好。”白小純輕嘆,仿佛絕世高手,寂寞天下,看向北寒烈時,露出一絲同情。 這個時候,南岸的眾人,都傻眼了,他們看著白小純,又看了看北寒烈,尤其是那條兇殘的大狗,無論把二人怎么對比,似乎都是北寒烈聲勢更強。 可白小純的話語,卻讓南岸眾人心底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些希望,可一想到白小純以往的劣跡,南岸眾人都患得患失。 至于北岸,這一刻哄堂大笑,嘲諷之聲絡繹不絕。 “這家伙傻了吧,北寒師兄是五大天驕之一,雖不如鬼牙,可就算是鬼牙師兄,也都承認北寒師兄的實力,這白小純是誰啊,如此囂張。” “北寒師兄不但自身實力強大,他的那尊夜行獸,就連長老都贊嘆不覺,屬于獸中王者,肉身強悍,力大無窮,平日里一聲低吼,都可以震懾心神,這白小純……瘦瘦小小,估計一口就得被咬斷了大腿!” “北寒師兄,必勝!” 北寒烈被白小純逗笑了,目中寒芒一閃,打定了主意,定要讓這白小純皮開肉綻,不死也掉層皮,掐訣間正要出手。 “我真的一旦出手,自己都害怕。”白小純嘆了口氣,在話語傳出的同時,他右手猛地一拍儲物袋,立刻手中出現了兩枚丹藥。 與此同時,北寒烈獰笑,掐訣一指,立刻在一旁等的不耐煩的夜行獸,大吼一聲,直奔白小純而去。 而北寒烈這里,也身體一晃,速度飛快,眉心太陽印記散出光芒,沖向白小純。 可就在這一人一獸沖來的瞬間,白小純身體速度暴增,剎那躍起,一枚丹藥飛速彈出,直奔夜行獸。 夜行獸目中兇芒閃耀,低吼時本可以輕松避開,可卻身體一頓,表情有些變化,竟毫不閃躲,一口直接將那丹藥吞了下去。 吃下這枚丹藥后,這大狗身體猛地顫抖,雙眼瞬間就血絲彌漫,全身上下傳出轟鳴巨響,本就粗壯的身體,這一刻竟再次膨脹起來,眨眼間就龐大了一倍。 骨刺更多,牙齒更長! 它的口水流下,尤其是…… 整個身體在這一瞬,猙獰無比,難以形容。 它的眼睛都紫紅了,穿著粗氣,神智似乎都模糊起來,雙爪撓地,仰天傳出驚天動地的古怪吼聲,嗷嗷之音傳遍四周時,戰臺外的所有外門弟子,全部都倒吸口氣。 “這是……這是什么丹藥!!” “不對勁,我怎么覺得這大狗的樣子,有些眼熟……”南岸弟子驚呼出聲。 而北岸那邊,則是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看著吞下了丹藥后夜行獸的變化,明顯的,他們感受到了這大狗的氣勢,以恐怖的程度暴增,不但肉身更為強悍,甚至這種發狂,讓不少北岸弟子都驚喜。 “這丹藥竟有如此效果!” “可以讓兇獸發狂!!” 這一幕,讓四周不少人吃驚,就連北寒烈也都愣了一下,有些摸不清狀況,雖明顯感覺夜行獸強悍了太多,可他不知為何,總是感覺有些不妙。 “再勸你一句,認輸吧。”白小純抬起下巴,淡淡開口。 “本打算這一場斷你一只手臂也就罷了,既然你裝神弄鬼,這一場,我要斷你四肢!”北寒烈眼中煞氣彌漫,天驕戰雖不可取性命,可骨斷筋傷在所難免,此刻話語中身體猛地沖出,直奔白小純。 白小純嘆了口氣,右手抬起一甩,他煉制出的雌香丹,直奔北寒烈而去。 扔出丹藥,白小純速度飛快,趕緊后退到了戰臺的邊緣,站在那里,緊張的關注北寒烈。 北寒烈雙目收縮,正要閃躲,可這丹藥卻自行崩潰爆開,化作無數粉末,籠罩四周,任憑北寒烈如何避開,也都沾了不少在身上。 他面色一變,以為是毒丹,急速退后,趕緊檢查時,卻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反倒是有一股奇香,很是好聞。 他皺起眉頭,越發覺得古怪,正要速戰速決時,忽然聽到身邊有低吼傳出,余光一掃,立刻面色大變。 只見那只正在嗷嗷大叫的夜行獸,此刻猛地轉頭,穿著粗氣,目中露出強烈的紅光,竟死死的盯著北寒烈。 北寒烈被看的心驚肉跳,正要去操控時,一聲大吼驚天動地,那夜行獸直奔北寒烈而來,速度太快,北寒烈閃避不及,直接被夜行獸撲的爬倒。 “該死的,你瘋了!!你要干什么!”北寒烈面色陰沉,剛剛怒吼,立刻就被那大狗死死的按住了后背,這夜行獸力大無窮,此刻瘋狂,竟讓北寒烈無法動彈,一股不妙的預感,讓北寒烈面色瞬間蒼白。 這一刻,四周所有外門弟子,全部不由自主的靠前一些,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就連露臺上的那些掌座與長老,也都看了過去,甚至山頂的太上長老的神識,似乎也都關注起來。 緊接著,讓所有人倒吸口氣,甚至駭然的一幕……隨著北寒烈一聲凄厲的慘叫,出現了! “不……不……你!!啊!!!”北寒烈慘叫驚天動地,他表情痛苦,目中更有茫然,仿佛不敢去相信這一切事情的發生,全身顫抖,聲音凄厲到了極致。 “天啊!!這是什么丹藥,不是發狂,是發……啊!” “這……這……” “北師兄居然被自己的戰獸給……了?!”北岸所有弟子,全部轟鳴起來,一個個都無法置信,甚至大半弟子,全部呼吸急促,眼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驚恐與震撼。 而北寒烈此刻的掙扎,已到了抓狂,他的慘叫不斷傳出,凄厲無比,這一幕驚天動地,開創了靈溪宗前無古人的先河。 就算是鬼牙,此刻也都愣了一下,睜開雙眼看去時,他身體一顫,眼睛睜大老大,露出不可思議。 南岸的所有弟子,此刻只覺得腦海轟鳴,連思緒都沒了,上官天佑懵了,覺得整個世界似乎都不好了,周心琪臉瞬間紅了。 白小純站在戰臺上,也一樣心驚肉跳,這是他第一次嘗試把發丹作為斗法之物,沒想到竟如此驚人……此刻望著凄慘抓地的北寒烈,他都不忍了,嘆了口氣。 “我都說了,我一旦出手,自己都害怕,也勸了你好多次,可你……執迷不悟啊。”白小純不忍,很是無辜。 “白小純!!”就在這時,一聲怒吼從天空上傳來,北寒烈的師尊,整個人煞氣滔天,轟鳴而來,大袖一卷,立刻趴在北寒烈身上的那頭夜行獸大狗,身體被直接卷起,扔出老遠,他一把抱起沒臉見人的北寒烈,有種不真實的荒謬感覺,甚至他自己都覺得不愿在這里多逗留,憤怒的瞪了白小純一眼,趕緊離去。 至于北寒烈,身體的創傷與心靈的痛苦重疊在一起,讓他眼睛一閉,不得不昏迷過去,他都不知道自己以后該怎么見人,那種痛苦,讓他覺得這一切,仿佛噩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