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5)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5)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5)     

一念永恒82 南岸天驕

而在這一千年,南岸始終被北岸壓了一頭,每一次的外門天驕戰,前十之中大半都是北岸弟子,使得南岸抬不起頭,更不用說第一的名頭,千年來,都是被北岸摘走。 這里面,也有原因是北岸四峰,南岸只有三山的緣故在內,可在這一千年前,只有三山的南岸,與現在完全不同,無論是煉靈還是煉藥,都可以成為宗門的支柱,無人敢招惹絲毫,而修劍的青峰山,更是被稱之為靈溪宗戰力最強之山。 可如今,處于某些原因,完全逆轉,北岸勢大,在每一次獲勝后,都獲得了大量的資源傾斜,使得整體的戰力越來越強,再加上北岸的修行之法,與南岸完全不同,也就使得在很多外部宗門與修真家族看去,靈溪宗,北岸強勢,已成主導。 靈溪宗,南岸馭物,北岸馭獸! 如白小純入門時所學的,是紫氣馭鼎功,而在北岸入門時,所學則是通天馭象功! 所以香云山的萬藥閣,不但有草木五篇,還有靈獸五篇! 鑒于這千年來兩岸對戰,南岸連連失敗,尤其是三十年前的那一次,居然前十中只有一個是南岸之人,此事讓南岸三山的掌座與長老,紛紛憤怒,下了狠心親自外出,這才有了上官天佑三人的出現。 上官天佑,呂天磊,還有周心琪,是這一次南岸準備的殺手锏,這三人都被各山掌座收為弟子,悉心栽培,如今修為都是凝氣八層,且在戰力上,已能戰勝不少內門。 尤其是上官天佑,更是驚人,擅長虛空之法,被譽為南岸外門第一天驕。 而擅長雷道的呂天磊,同樣不俗,雷法驚人,就連其師尊許媚香,也都贊嘆有加,斷定呂天磊此番必定南北天驕戰前十。 還有周心琪,她平日里顯露出的是藥道造詣,可實際上她的術法,有李青候親自教導,一樣強悍。 這些事情白小純從許寶財那里知曉后,心里也覺得不忿,覺得北岸太欺負人了。 “等我筑基后,一定要去北岸的外門弟子中,好好地殺殺他們的威風!”白小純傲然的在心底有了這樣的豪情,至于這所謂的南岸資格戰,還有之后的天驕戰,他一點興趣都沒有。 這種打打殺殺的事情,白小純覺得不符合自己的身份,他是榮耀弟子,是掌門師弟,輩分都不一樣,白小純覺得自己不應該去和那些晚輩爭搶。 “萬一爭不過怎么辦,這不給掌門師兄丟人么,算了,我還是不去了。”白小純干咳一聲,覺得自己為了掌門師兄,為了宗門犧牲這么大,應該可以去找師尊上香,訴訴苦了。 白小純想的很美,也沒當回事,在這之后的兩個月,他總是去找張大胖,讓張大胖煉靈,每次都不當著張大胖的面,自己用龜紋鍋再煉,取出時立刻在張大胖面前露出激動與狂喜。 張大胖開始也很詫異,可漸漸地,卻是驚喜,而后慢慢得意,甚至習以為常,他自己也非常確定了,自己的的確確是煉靈天才。 甚至在他這強烈的自信下,他的煉靈之法,竟形成了念力,越來越強烈。 時間流逝,一個月后,資格戰舉行前的第三天,白小純接到了宗門的通知,但凡是凝氣八層,是一定要參與資格戰的,沒有緩和余地。 白小純掃了玉簡一眼,打了個哈氣,不以為然,繼續煉丹。 直至三天后,清晨時,南岸鐘聲回蕩,他才晃晃悠悠的走在山門內,看著大量的外門弟子一個個神色肅然的前行,他打起精神,跟著人群走去。 不多時,就到了南岸三山之后的一處山谷內,里面范圍極大,白玉鋪路,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廣場,四周更有一根根盤龍柱,驚天而起。 每兩根盤龍柱之間,還存在雕像,這些雕像全部是兇獸,一個個栩栩如生,使得兇煞之意,擴散八方,讓這整個山谷廣場都處于肅殺之中。 四周的山壁上,有一處凸起的高臺,此刻在高臺上有數十個座位,不但李青候、許媚香等三山掌座端坐在內,就連靈溪宗的掌門鄭遠東也已然到來。 南北兩岸的資格戰,并非同時舉行,南岸先辦,北岸隨后,所以身為靈溪宗的掌門,他不能偏袒任何一岸,此刻先來南岸觀看,之后還要去北岸那里。 李青候三人在鄭遠東身邊,彼此正含笑閑談。 他們身后還有三山的長老,周長老也在其中,一個個要么閉目養神,要么彼此低聲交談,還有的看向下方不斷涌入而來的弟子。 白小純在人群內,神色慵懶,來到了廣場后站在一旁,好奇的看向四周,此地他之前沒來過,尤其是那些雕像,更是讓他覺得好奇,于是跑過去仔細打量,滋滋有聲。 “這些兇獸仿佛活著一樣,有趣。”白小純甚至看到一個兇獸雕像上的毛發,竟在風中飄搖,讓他覺得不可思議。 就在這時,忽然的,人群中傳出陣陣驚呼。 “周師姐來了!” “周師姐修為早就到了凝氣八層,這一次前十里,必定有她,甚至以她的身份,前三也是穩妥!” 只見一道藍綾從遠處天空呼嘯而來,眨眼臨近后,化作了周心琪的身影,她先是向著高臺抱拳一拜,這才走到一旁,閉目養神,看似平靜,可心中一樣存在了緊張,多年的修行,這一次的資格戰,她勢在必得。 高臺上,李青候看向周心琪,微微一笑,目中露出贊賞。 “青候,這周心琪不但草木不俗,術法一樣造詣驚人,想來這一次,定可為你們南岸增輝。”鄭遠東笑道。 “掌門過譽,我這徒兒還需磨練,不過她的心性在同輩中,的確少見,是個可造之材。”李青候謙道。 在這廣場四周人群紛紛羨慕的看向周心琪時,白小純掃了周心琪一眼,咳嗽一聲,擺出與李青候差不多的模樣,背著小手,目中露出贊賞。 關于周心琪的議論還沒結束,猛然間,人群內再次傳出嘩然,所有人都抬頭看向天空,只見一道雷霆轟鳴間,竟有閃電銀蛇游走,一個穿著青衫的少年,神色倨傲,居然踏著一道電光,瞬間來臨。 他的身后,無數閃電游走,雷霆轟鳴,氣勢之強,超越了周心琪,在踏入廣場時,甚至他四周方圓十丈內,都形成了一片雷池,大量電光向著四周擴散開來。 而他的身上,一樣有弧形閃電環繞。 “是紫鼎山的呂天磊!呂師兄具備罕見的雷脈,入門之后始終閉關修行,今日一看,竟如此非凡!” “這呂天磊不俗,他修行的是什么功法,竟對雷電操控到了這種程度!”四周眾人紛紛駭然時,呂天磊神色傲然的向著高臺一拜,轉身走向一旁,他的目中此刻整個廣場上的外門弟子里,只有一個周心琪可以成為勁敵,至于其他人,他不放在眼里。 高臺上,許媚香輕笑,雙眸露出滿意。 “掌門,我這弟子修行的極道馭雷法,你看修的如何?” “已有兩分雷意,以凝氣八層,具備這種造詣,此子已是筑基下的天驕了。”鄭遠東微微動容,多看了呂天磊幾眼。 就在這時,青峰山的掌座,那位枯瘦,可卻給人一種鋒利之感的老者,抬起了頭,遙望遠處時,嘴角露出笑容。 鄭遠東神色一凝,立刻抬頭,不但如此,四周所有長老,全部凝望遠方。 一道劍光……從天地間掀起無盡云層,轟轟而來,這氣勢太強,竟讓云層翻滾,隱隱可以看到里面有一把青色的古劍,形成了一道青虹,瞬間破開所有阻礙,如同是穿梭了虛無,直奔此地。 此劍古樸,青銅打造,帶著歲月之意,極為不俗。 飛劍上,站著一個青年,這青年穿著外門弟子的衣衫,一頭黑發飄搖,樣子俊美到了極致,此刻背著手,氣勢驚人,身體外有一層淡淡的金光,尤其是他的身后,青虹居然化作了一朵朵青蓮,形成了異象。 更后方,還有一頭足有三丈大小魚身龍頭之獸,游走四方,仿佛將天空化作大海,所過之處,竟有雨水灑落。 他還沒等臨近,就有風雨在廣場上吹過,使得無數弟子全部抬頭,看到了這一幕后,紛紛倒吸口氣。 “是上官大師兄!” “南岸外門第一天驕,上官天佑!” “傳聞他具備劍靈之身,是某個劍修大能轉世之體,因某種原因,蒼天愧疚,故而一生福澤無數,三歲走路就可撿到上古殘劍,七歲天空落下一頭赤云獸的幼崽認他為主,十三歲得到金光護體,故而名為天佑!” 周心琪雙眸睜開,凝望天空時,露出凝重。 遠處的呂天磊,更是猛地抬頭,目中剎那閃過雷光,全身無數弧形閃電游走,氣勢掀起,眼神內露出挑釁。 “上官天佑,拜見掌門,師尊,二位掌座,諸位長老。”青虹降臨,上官天佑抱拳,向著高臺一拜,淡然飄落,含笑向著四周外門弟子點頭。 他的目光溫和,向著眾人點頭后,立刻引來無數人的拜見,還有不少女弟子,更是看向上官天佑時,露出羞澀。 “好、好、好!”高臺上,掌門鄭遠東目露奇芒,大笑起來。 “竟在凝氣八層時,感悟到了劍氣化蓮的境界,這上官天佑不管是否轉世大能,即便擁有劍靈之體,在筑基前能做到這一點,當世罕見!” “你們南岸這一次,可是讓老夫也吃了一驚!”鄭遠東看向青峰山掌座,哈哈一笑。 李青候三人都露出笑容,身后的那些長老,也都一個個笑了起來,大有要與北岸一雪前恥之意。 鄭遠東正要繼續開口,忽然看到了下方廣場上,站在一座雕像旁,背著手,擺出前輩模樣的白小純。 “這白小純……裝模作樣的。”鄭遠東啞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