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8)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8)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8)     

一念永恒79 小純我們信了

白小純猛地睜大了眼,滿腦子都是三千靈石……看著侯小妹,他的眼睛冒光,這一刻他多么的想上去一把抱住侯小妹,給她三千個大拇指…… 告訴她,你是好樣的! 拍賣場內的眾人,對于這個如此提高的價格,全部嘩然,在侯小妹的聲音傳出后,一個個都呆了一下,齊齊看向侯小妹,看到了一個掐著小腰,胸脯挺的鼓鼓的,白白嫩嫩,小巧玲瓏,神色得意,如小辣椒一樣的少女。 她抬起下巴,看著周心琪,一副我是修真家族我怕誰,我很有錢的樣子,非但沒有讓人覺得反感,反而越發覺得這侯小妹可愛。 不少人目中露出笑意,還有一些更是驚艷。 “三千一百靈石!”周心琪平靜開口,神色已冷了下來。 “小烏龜對我很重要,但凡是小烏龜的丹藥,我侯小妹不惜代價,都要買來,哼哼,我出四千靈石,我是修真家族的,有的是靈石!”她又強調了后一句,身邊侯云飛此刻低著頭,一臉尷尬,心底也在發愁,他這妹妹,不知怎么就崇拜上了那小烏龜,這幾年已到了狂熱的程度…… 四周有周心琪的傾慕者,有些看不下去了,不少人紛紛開口,說侯小妹為了一個二階靈藥,竟開出如此價格,實在敗家。 “本小姐就是有靈石,你咬我啊?”侯小妹聽到這些言辭,立刻不樂意了,挺著小胸脯,掐著小腰,脆聲反駁。 白小純在陽臺上看著這一幕,越發覺得自己當初將侯小妹從歪路上引導到了正道,是多么的正確。 周心琪皺起眉頭,她沒有那么多的靈石了,此刻沉默半晌,輕嘆一聲,只能放棄。 侯小妹眼看周心琪不開價了,頓時驚喜,她實際上也是裝出一副氣勢,這么一大筆靈石,她自然沒有,只不過此刻故意這么說,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老祖總不能不承認吧。 最終在侯小妹的得意中,這枚煉靈三次的丹藥,被她成功買走。 白小純心滿意足,贊賞的看了眼遠處的侯小妹,干咳一聲,琢磨著既然侯小妹這么崇拜自己,自己若再不告訴對方自己的真正身份,實在是太不對了。 于是打定了主意,眼看這第一天的拍賣會要結束了,他趕緊出去,準備當著所有人的面,表露身份。 拍賣場的后臺處,幾個修真家族的老祖也在這里,負責此地的防護,其中一個中年男子干咳一聲,向著四周同伴苦笑。 “那個……我孫女性格頑劣,讓大家見笑了。”他說著,苦笑的拿出對等的靈石,放在了一旁。 “赤子之心。”眾人哈哈一笑。 第一天的拍賣結束,這拍賣會一般都持續數日,白小純不打算繼續來了,他的丹藥都已賣光,此刻心情振奮的趕緊走出,到了門口時,他站在那里,遙望從拍賣場涌出的人群。 這些人都是門中弟子,一個個正興奮的議論方才的紫氣升靈丹。 很快,白小純就看到了周心琪,塔目中露出鼓勵欣賞,似在勸說對方不要氣餒,邁步正要上前時,他的目光讓周心琪一愣,趕緊避開,沒等白小純靠近,就化作長虹飛出。 白小純正郁悶時,身后傳來驚喜之聲。 “小純哥哥!”侯小妹一臉喜悅,蹦蹦跳跳的從人群內擠出,扭著小腰到了白小純的身邊,侯云飛在侯小妹的身后,看到白小純時,也露出笑容。 白小純收回看向周心琪身影的目光,目中露出贊賞的望著侯小妹,一副前輩的樣子,拍了下侯小妹的頭。 “小純妹妹,不錯,以后買東西時,就要這樣的霸氣!” 侯小妹立刻臉紅了,隨后想起了什么,高興的拿出那枚紫氣升靈丹。 “小純哥哥你快看,這是小烏龜煉的丹藥啊,被我買下了,你要不要,我送你給你,你以前不是說你最崇拜小烏龜了么,我特意給你買下的。”她目中露出讓人心動的神采,將丹藥放在了白小純的面前,小臉滿是期待,仿佛她的世界里,此刻只有白小純。 一旁的侯云飛看到這一幕,目光柔和,含笑不語。 白小純一怔,沒想到對方買下丹藥的目的,原來是因為自己,他頓時感動了,看到四周人不少,于是深吸口氣,神色露出肅然。 “小妹,我要告訴你一個天大的秘密!”白小純目中露出堅定,開口時,一股高手寂寞的樣子,油然而起。 他已經擁有了可以隨時隨刻,變化出這么一副樣子的能力。 侯小妹一愣,身邊的侯云飛也詫異了一下,看向白小純。 “什么秘密?”侯小妹露出聆聽的神情,好奇的問道。 白小純用力的咳嗽一聲,抬起小下巴,小袖一甩。 “我,白小純,就是那名動天下,神秘莫測,驚天地泣鬼神的……偉大的……龜爺!!”白小純仰天大笑,他說出這句話后,心里都是感慨,這句話,他憋在口里數年了,此刻終于能說出,而且是當著最崇拜自己的侯小妹面前說出,尤其是四周人不少,這才是萬眾矚目。 最重要的是,他認為不能讓崇拜自己的人始終不知道,原來偶像就在身邊!白小純抬頭看著天空的白云,一副孤傲的模樣,耳朵卻豎了起來,等待侯小妹與四周眾人的驚呼。 心底已經想好了,一會驚呼聲中,自己應該說什么樣的話。 可等了半天,卻沒聲音傳來,四周一下子安靜了,白小純詫異,忍不住收回看向天空白云的目光,瞄向侯小妹與侯云飛。 侯小妹呆了,侯云飛也呆了,他們都傻傻的看向白小純,四周那些從拍賣場出來的弟子,也都一個個神色古怪。 “小烏龜那是淡泊名利,如天空白云一樣的人物,白師叔居然自稱是小烏龜?呵呵……走吧走吧。” 白小純面色頓時難看,正要去解釋。 “小純,你沒事吧?”侯云飛有些擔心,摸了下白小純的頭。 “我真是!”白小純著急的說道。 “啊?好的好的,你是你是……”侯云飛神色古怪,趕緊點頭。 “小純哥哥,你以前和我說過,小烏龜是如天空白云般,淡薄名利之人……其實在我心中,你和小烏龜是一樣的高度,你不用假冒小烏龜……”侯小妹幽幽的看著白小純,輕聲說道。 “我真的……”白小純還沒說完,一旁的侯云飛神色肅然,拉住白小純的手臂。 “小純,我們信了!” “我真……”白小純睜大了眼,剛開口,侯云飛神色更為嚴肅。 “小純,我們真的信了!” “我……”白小純目中茫然,只覺得萬念俱灰,怎么解釋也解釋不清了,理想與現實的巨大落差,使得他失魂落魄的轉身,晃晃悠悠的走遠,不知怎么回到的宗門。 在院子里,他呆呆的望著天空,神色露出悲哀。 “我真的是龜爺啊……”他覺得委屈,他覺得自己的夢想,自己想要在萬眾矚目下說出身份的豪情,此刻全部碎裂了。 而偏偏他也找出了問題所在,是自己這些年把小烏龜吹噓的太高了……以至于所有人的心目中,小烏龜的形象已孤傲非凡。 準確的說,在他與侯小妹的不懈努力下,小烏龜已經被神化了…… 半晌后,他不甘心,去找了許寶財,當著許寶財的面,他嚴肅的說出了自己的身份,許寶財呆了……連連點頭說我信了。 白小純哭喪著臉,回到了院子里,再次發呆。 直至數日后,孫塵來拜訪,白小純立刻驚喜,覺得自己抓住了希望,孫塵知道那丹藥是自己送去的。 可還沒等他開口,孫塵送出了足夠的靈石后,抱拳向著白小純,深深一拜,神色肅然,帶著凝重。 “白兄,之前不知曉那枚丹藥居然是貴宗天驕所煉,此事家祖也都吃驚,如今宗門內能與那位天驕聯系之人,想必只有白兄你了,不然你也不會有此天驕的丹藥。” “還請白兄轉告那位天驕,我孫家,希望與他建議長久的友誼,日后若有丹藥處理,定全力以赴!” “還請白兄務必轉告這位天驕,我知道此人淡泊名利,不惜熱鬧,如天空之云,追求的是至極的藥道,這等人物,日后必定一飛沖天,我孫家愿為他處理凡塵俗事。”孫塵抱拳深深一拜,抬頭時發現白小純目中茫然,他等了片刻不見白小純回神,遲疑后再次抱拳,告辭離去。 心底也在感慨,白小純果然在靈溪宗地位非凡,那無人知曉的神秘天驕,居然都與他有交情。 他的腦海里,壓根就從沒想過白小純是小烏龜,性格相差太大了,對于小烏龜的事情,不但靈溪宗的弟子知曉,外面的修真家族也都早就知道,全部都調查后,得出的性格結論,與周心琪所想的近乎一致。 直至明月高掛,白小純才回過神來,嘆了口氣,身子一晃躍起,站在了院子的竹子上,背著小手,神情陌落的仰望星空,山風吹來,掀起他的黑發,吹動他的衣衫發出嚯嚯之聲。 “沒想到我的骨子里,居然存在了淡泊名利,如天空之云般的飄逸,唉,都怪我平日里掩飾的太好了,有時候,優秀,也是一種寂寞。”白小純小袖一甩,月光下,他的身影真的有了高手寂寞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