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1)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1)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1)     

一念永恒65 守陵人

在這個噴嚏打出的瞬間,白小純也蘇醒過來,他的意識還沉浸在昏迷前的重傷狀態中,此刻剛一蘇醒,就下意識的抱著自己的左臂發出慘叫,可這慘叫剛剛傳出就嘎然而止,他詫異的低頭看著左臂,又看了看身體,摸摸這里,又碰碰那里,甚至還掀起衣服去看自己白白嫩嫩的小肚子。 “咦?怎么沒傷口了?”白小純眼中露出驚恐,他想到了村子里老人說的,人如果死了,魂會進入陰冥地府,如今自己身上沒有傷口,分明自己現在只剩下了魂……他哆嗦的抬頭看向四周,發現此地一片寂滅,地面草木枯萎,陳恒的尸體也不見了。 再看遠處時,這四周都是霧氣,只能看到不多的區域,遠的地方模糊不清。陣陣死亡的氣息,在這四周彌漫,讓人感覺全身冰寒。 “完了完了……我穩妥了小半輩子,這次把自己小命弄丟了……”白小純更為確定了,整個人有些失魂落魄,哭喪著臉,哀嚎一聲。 “我還沒給杜凌菲以身相許報答的機會……侯師兄還對我許下重諾……還沒有人知道我就是龜爺,靈尾雞我還吃夠,我……我還沒長生……”白小純越想越是悲傷,眼淚都在了眼圈里。 可就在他悲痛的哀嚎時,突然……他的身后傳來一聲咳嗽。 這咳嗽來的太突兀,嚇了白小純一跳,白小純身體猛地向前爬去,一個翻滾轉身,手中出現了一把木劍。 “誰!”白小純尖聲開口,看到了在自己之前的位置,有一個穿著黑色長袍的老者,如一個僵尸般站在那里,此刻正森森的望著自己。 一身死氣在他的身上格外的明顯,尤其是這老者面色蒼白,都是皺紋,如同是從墳墓內爬出,配合著四周的詭異,看起來很是瘆人。 白小純看清之后,只覺得全身汗毛孔一下子豎起,腦海里浮現出無數的關于鬼怪索命的傳說,但很快他想到自己已經死了,于是瞬間就鎮定下來,抬起下巴哼了一聲,竟從地上站起。 “行了,你是鬼,我也是鬼,反正我都死了,大家都是鬼,誰怕誰啊。”白小純走到老者面前,繞著黑袍老者轉了一圈,滋滋有聲。 “你是這片無名山脈的鬼魂吧,別緊張,我只是路過時偶然死在這里,一會就走了,唉,不知道變成鬼后,能不能繼續修行長生,成為一個長生鬼。”白小純說到這里,心里又浮出悲傷,嘆了口氣。 黑袍老者皺起眉頭,看著白小純,沙啞的開口。 “你這么想死么?” 白小純一愣,他猛然間似想到了什么,連忙狠狠地咬了下舌尖,劇痛傳來時,白小純覺得無法置信,又再次咬了一下,這一次痛的眼淚都流下,他神色狂喜,手舞足蹈,揚天大吼。 “我沒死!!!哈哈,我白小純修為蓋世,天地無敵,怎么會死!”白小純激動的一把拉住面前老者的手臂,可他的手瞬間就穿透了對方的身體,一把抓空,甚至在碰觸老者時,他還感受到了一股濃郁的陰冷。 “呃……”白小純身子一僵,抬頭呆呆的看著面前的老者,雙眼瞳孔放大,發出凄厲的慘叫,身體猛地后退。 “鬼啊!!”方才他認為自己死了,所以無所謂,可這一次他真的恐懼了,腦海里厲鬼索命的故事,更多的翻滾出來。 直至退到了霧氣的邊緣,那里有一層看不到的隔膜,使得白小純無法沖出,他靠著隔膜,顫抖的拿著小木劍,眼睛睜的老大,腦中念頭飛速轉動,最后可憐兮兮的望著黑袍老者。 “老爺爺您要是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我白小純一定幫你完成……” 黑袍老者面色有些古怪,仔細的看了看白小純,覺得眼前此子與他之前看到過的鐵血一幕,仿佛不是一個人,漸漸目中露出沉吟。 “或許,也唯有這種性格的人,才最適合去修行不死長生功……”老者輕聲喃喃,心底釋然,搖頭一笑,轉身向著遠處漂去。 “不死長生功,分為不死卷與長生卷,其中不死五卷,長生五卷……你修行的,是流傳最廣的不死第一卷,不死皮。如今鐵皮大成,銅皮小成!”黑袍老者逐漸走遠,可他的聲音卻飄忽而來,回蕩在白小純的耳邊。 “不死卷,突破生命五大桎梏,長生卷,破解永恒五大封印!” “好好修煉吧,若能到不死金皮的程度,你就可以觸摸到生命的第一層桎梏所在,能否突破桎梏,就看你的造化了。” “相見有緣,送你一枚丹藥,可讓你不死皮略作突破,銅皮大成,送你一枚玉簡,其內記錄不死……第二卷,不死金剛! 不死長生功吧,此功……超凡!”老者已走遠,看不清身影,但隨著聲音的飄搖,有兩道長虹瞬間飛來,漂浮在了白小純的面前。 白小純心神一震,呆呆的看著老者離去的背影,這個時候他完全明白,自己之所以沒死,之所以傷勢恢復,一切都是對方所救。 而原因……就是自己修行的不死長生功。 白小純雖怕死,可對于恩情看的極重,他知道自己曾經的傷勢,幾乎是九死一生,此刻身體震動,他深吸口氣,向著老者離去的地方重重的跪拜下來。 “多謝前輩救命傳功之恩,還請前輩告知名諱……”白小純大聲喊道。 “老夫……守陵人。”老者已融入天地間,他的聲音微弱,帶著滄桑,帶著追憶,仿佛從無數歲月前傳來,似有若無。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四周的霧氣隔膜,發出咔咔之聲,瞬間支離破碎,消散開來,使得這被封閉的空間,與外面的世界重新連在了一起,有風吹來,掀起白小純的長發,白小純抬頭望著遠方,沉默很久。 “不死長生功……生命五大桎梏,永恒五大封印?”他輕聲喃喃,這些是他前所未聞之事。 半晌,白小純深吸口氣,看著漂浮在面前的丹藥與玉簡,將玉簡拿在手中神識一掃,里面記錄的正是不死第二卷的內容。 將玉簡收起后,白小純目光落在丹藥上,他雖成為了藥徒,可卻辨認不出這枚丹藥的品階,拿在手中仔細的看了看,他性格謹慎,目中露出思索,明白若那黑袍前輩想要害自己,有太多的辦法,所以這枚丹藥,對他只有益處,沒有害處。 沉吟中他四下看了看,將這丹藥收起,身體一晃向外走去,一路看著四周的叢林,神色很是感慨,回想之前與落陳家族的激戰,那種兇險,讓他此刻都心有余悸。 “不知道杜師姐與侯師兄怎么樣了……有沒有逃出去……”白小純沉吟時,沒有取出玉簡嘗試聯系,他擔心一旦落陳家族沒有被滅,那么玉簡的波動,或許會引起一些麻煩,此刻一摸儲物袋,取出了馮炎的風行舟,略一施展,立刻發現此舟竟可以使用了。 他眼中露出喜色,心底有了猜測,倒也不著急離去,在這片山脈內,找到了一處山洞,在里面休息一番,取出了龜紋鍋,將黑袍老者給予的丹藥煉靈。 很快的,丹藥銀芒閃動,上面出現了三道靈紋,白小純拿著丹藥,目中露出果斷,一口吞下,在吞下的瞬間,他的體內轟鳴,如有一團火驀然爆發,化作了無法形容的生機元氣,向著全身急速擴散。 他身體顫抖,咬牙堅持,運轉不死長生功,拍打自己的身體,漸漸地,他的全身皮膚不再是黑色,而是出現了銅色,這銅色越來越重,到了最后,他幾乎成為了一個銅人。 體內的力量猛地暴增,一股強大的感覺,在他的心底持續的掀起。 可這藥效沒有結束,被白小純煉靈三次之后,這丹藥似達到了一個驚人的品質,在白小純全身皮膚完全銅色的瞬間,他全身猛地一顫,耳邊傳來咔咔之聲,似有什么東西碎裂。 他的皮膚在這一刻,竟出現了裂紋,這裂紋越來越多,密密麻麻覆蓋全身時,劇痛更強烈的傳來,可在白小純的忍耐下,慢慢的,那些裂縫內居然有銀光出現! 不死皮,分為鐵,銅,銀,金四個層次! 就連那黑袍老者都無法預料到,他給白小純的這枚丹藥,竟在白小純的煉靈之下,推動自身的不死皮,突破了銅皮之后,居然再次突破。 轟轟之聲在白小純的體內回蕩,一連持續了數日,他的皮膚碎裂更多,到了最后,如同蛻皮一樣,開始脫落,每落下一塊,露出的皮膚赫然是銀色。 直至又過去了十天,當白小純身上最后一塊碎裂的皮膚脫落后,他全身上下,散出銀色的光芒,盡管只是淡銀色,可他睜開雙眼時,就連目中也都有銀芒一閃。 身體一晃,速度之快,直接掀起驚人的破空聲,明顯比之前,快了至少兩倍以上! 白小純目中露出狂喜,他右手握拳,向著一旁山巖轟去,巨響滔天,那巖石瞬間就崩潰,不是成為碎塊,而是化作了碎粉! 這種力量之大,一樣是之前的數倍之多。 白小純激動,他深吸口氣,這一刻他有信心,若是再與陳恒一戰,那么自己絕不會如此慘烈。 而在他的嘗試之下,更驚人的,是他的防護程度,全身不死銀皮,使得那把煉靈三次的木劍,竟都無法傷害他絲毫。 白小純振奮,看著全身在不運轉不死長生功后,又恢復了白白凈凈的樣子,重新換了件衣服,向著遠處展開全速,得意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