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6)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6)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6)     

一念永恒59 你死我活

幾乎在陳恒聲音傳出的瞬間,被釘在了大樹上的白小純,猛地抬頭,他目中露出悍戾,左手抬起,竟一把抓住了右肩外的箭尾上,不顧此箭于體內有倒刺,向外狠狠一拽。 鮮血大量的噴灑出來時,那只箭被他帶著幾塊血肉一把拽出,白小純痛的身體強烈的哆嗦,但卻沒有任何猶豫,紫氣馭鼎功在這一刻全面爆發,凝聚為舉輕若重,向著來臨的那位凝氣八層的落陳家族族人,直接一甩而去。 尖銳的破空聲在這一刻驀然傳出,回蕩四方時,這支箭以更快的速度,呼嘯直奔凝氣八層的落陳族人。 舉輕若重之下,這支箭的力度之大,如同山岳。 與此同時,白小純身體墜落,雙手掐訣一指,立刻木劍呼嘯飛出,形成雙殺,頓時肅殺之意驚天,這段日子與落陳族人一次次的廝殺,白小純的戰斗經驗以一種他自己都沒察覺的速度,急速的攀升,仿佛他在他的骨子里,原本就存在了這種對于戰斗的天賦,平日里沒有顯露,如今被連續的生死刺激,徹底的爆發出來。 那位正要開弓射出第二箭的落陳家族人,此刻面色大變,他沒想到白小純這里居然這么狠,甚至此刻回想,方才對方選擇中箭,避開了血肉纏繞,如今又急速反擊,或許本就存在了這個目的。 他身體猛地退后,作為凝氣八層大圓滿的族人,他常年在落星山脈內與兇戰,經驗豐富,此刻雖失去了主動,處于危機,可他在這后退時,竟沒有立刻施展防護,而是用這閃瞬即逝的寶貴時間……將那拉開了一半的弓,完全拉開! “你擋不擋!”他低吼時,第二支箭呼嘯而出,直奔白小純,目中露出猙獰。 在他看來,白小純必定會用木劍去阻擋,如此一來,他這里面臨的就不是雙殺,就可以化解危機,從被動變為主動。 可就在這時,白小純雙目發赤,他不能留給對方絲毫機會,一旦被纏上,很快其他人就會臨近,到了那個時候,自己必死無疑。 他一咬牙,沒有操控木劍去阻擋絲毫,任由那支箭臨近,從自己的腹部穿透而過,而他的箭,也在這一瞬大力爆發,從落陳族人的胸口猛地刺入,帶起鮮血時,這凝氣八層的族人發出凄厲的慘叫,目中露出震驚,身體借力正要后退。 可就在這時,白小純的木劍,如索命一般,剎那來臨,在這凝氣八層的族人脖子上一繞,眨眼間,頭顱掉落。 做完這些,白小純噴出一口鮮血,沒有絲毫停頓,轉身直奔身后叢林沖去,很快消失在了叢林中。 也就是十幾個呼吸的時間,一道道從四周直奔此地的落陳家族的身影嗖嗖而來,一個個紛紛心驚,他們方才親眼看到了那一幕幕,對于白小純的狠辣,以傷換殺,他們觸目驚心。 落陳少主陳恒,也身體一晃,出現在了叢林邊緣。 他望著失去了頭顱的那位凝氣八層的族人,又看了眼化作血肉繩索的那位,沉默下來,目中露出更強烈的殺機。 “陳風,陳古,你們兩個去搜尋其他范圍,防止被此人調虎離山,其他人……跟我進去,不取出此人頭顱,絕不回來!”陳恒袖子一甩,當先踏入叢林內,在他身后,五個落陳家族的族人,三個凝氣八層,兩個凝氣七層。 那兩個凝氣七層倒退,遵從陳恒的命令,外出搜尋,而那三個凝氣八層,則是一個個目中凝聚殺意,隨著陳恒沖入叢林。 無名山脈叢林內,白小純頭暈眼花,他的肩膀,腹部,右腿,此刻全部都有嚴重的傷勢,在這雨夜中寒氣侵入,使得他本就顫抖的身體,更哆嗦了。 “要死了么……”白小純慘笑,他看著自己身上的眾多傷勢,那種入骨的刺痛,讓他的眼淚在眼圈里。 他的腦海中浮現了當初爹娘病逝前,自己望著他們逐漸冰冷的尸體,害怕的一幕幕。 或許,是從那個時候起,他開始特別的害怕死亡。 “我要活著!”白小純抬起左手擦去眼角的淚,他狠狠地咬著冰冷的牙,在這叢林內急速飛奔,他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以后會如何,他腦海里此刻只有一個強烈的念頭。 “活下去!” 對于死亡的恐懼,在這一刻同樣也激發出了無窮的力量,支撐著白小純,在這雷雨夜里,急速前行。 甚至他慢慢發現,自己的修為在這幾次的生死交戰后,竟出現了松動,似乎距離突破凝氣六層,已經不遠。 漸漸地,遠處的天邊出現了初陽,一束束陽光穿透樹葉,落在林間的雨珠上,折射出美妙的光芒,只是雨水卻始終沒有停下。 白小純的身后,叢林內陳恒四人,也在急速飛奔,陳恒的面色越來越難看,對方的速度太快,哪怕是有重傷在身,可于這叢林內,自己等人竟始終無法追的上,甚至此刻追了一夜,居然有些找不清對方所在的方向。 尤其是這場雷雨,洗去了所有的痕跡,就算他們身為居住在落星山脈的修真家族,常年在叢林內與兇獸打交道,于這大雨天,也都無法看出蹤跡。 “分散尋找,此人重傷,逃不出太遠,你們三個間隔百丈,一旦發現此人,不要開戰立刻后退,傳信給我!”陳恒咬牙,一字字開口時,他身后的三個凝氣八層的族人心底遲疑了一下,紛紛點頭,各自散開。 時間流逝,一天后,白小純全身的疲憊,已到了一個臨界點,若非是強烈求生的意志在支撐,早就倒下了。 他雙唇干裂,面色憔悴,就連速度也都慢了下來,又前行了一炷香后,忽然的,他面色一變,猛地看向右側時,他看到了一道身影從那里飛躍而起,不是沖向自己,而是向后逃遁。 這是一個長臉青年,正是三個凝氣八層的落陳家族族人之一,他此刻后退時,右手拿著一枚玉簡,狠狠一捏,立刻傳信出去。 白小純心底一沉,身體猛地加速,向著叢林深處疾馳。 長臉青年面色變化,對于白小純這里,他已心存忌憚,正遲疑是否追擊時,立刻眼中露出喜色,只見在兩側百丈外,此刻有兩個身影,正急速而來。 這二人都是凝氣八層,而更遠處,一道長虹飛天而起,正是陳恒。 三人向著這里,呼嘯臨近,看他們的速度,那兩個凝氣八層的族人,十息就可臨近,而陳恒,最多二十息,也會出現。 長臉青年大笑,有了決斷,全身修為轟然爆發,更有大量的防護之光出現,右手一拍儲物袋,立刻手中出現了一把大劍。 這大劍足有七尺之長,外表看起來很是古樸,被長臉青年拿在手中,揮舞時劃破四方,鋒利無比,他目中殺機一閃,獰笑中展開全速,直奔白小純追擊。 “靈溪宗的天驕,殺起來定然很讓人愉悅,比殺那些散修應該更有成就感!”長臉青年笑聲傳出,手中長劍向前狠狠一斬,頓時一道劍光劃破四方,形成了破空的風聲,左手掐訣時,向前一指,立刻一個拳頭大小的火球出現,飛向白小純。 轟的一聲,盡管雷雨,可這火球依舊在爆開時,散出炙熱,使得四周掀起沖擊,白小純身體一頓,轉頭時眼中露出殺機,他知道若不解決了對方,自己無法繼續逃走。 但就在白小純轉身的瞬間,長臉青年忽然后退,目中露出譏諷,他絕不會給白小純機會,也絕不會靠近,他的目的只有一個,牽扯白小純。 白小純握緊了拳頭,身體一晃再次疾馳,可很快的,那長臉青年又來干擾,幾個呼吸后,另外兩個凝氣八層的族人,也都臨近,看到了白小純后,二人全身修為爆發,直奔白小純。 與此同時,那長臉青年大笑一聲,不再避開,而是速度全部展開,與另外二人一起,從三個不同的方向,殺向白小純。 三位凝氣八層,此刻在這擊殺下,遠處飛來的陳恒,也都心底松了下來,知道這一次,對方即便是再有什么手段,也都必死無疑。 “可惜,你沒有成長起來的可能了。”陳恒淡淡開口,可眨眼間,他面色突然一變。 只見遠處的白小純,他的四周三道身影呼嘯臨近,各自展開神通術法殺來時,白小純右手掐訣,木劍呼嘯而出,直奔其中一人,同時右手握拳,向著另一人一拳轟去。 巨響回蕩,木劍被阻擋,他的那一拳落下,使得一個凝氣八層的族人嘴角溢出鮮血,身體雖退后,可白小純這里一樣鮮血噴出,傷勢裂開,可還沒等他后退,長臉青年驀然靠近,手中的長劍散出鋒利之芒,一劍刺來。 危機關頭,白小純勉強避開心臟的位置,那把長劍瞬間從他的胸口穿透,劇痛使得白小純全身汗水控制不住的泌出,他哆嗦了一下時,長臉青年笑聲傳出,正要抽回長劍,突然的,白小純一把抓住胸口的長劍,身體竟猛地向前一沖,任由長劍在身體內摩擦而過,只沒劍柄。 以此為代價,他整個人,直接就出現在了長臉青年的面前,在這長臉青年一愣之后駭然,頭皮都要炸開,被強烈的生死危機籠罩,猛地松開手要后退時,白小純閃爍黑芒的右手,一把抓住了長臉青年的脖子。 “你……”長臉青年睜大了眼,可話語沒等說完…… 咔嚓一聲! 直接捏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