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2)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2)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2)     

一念永恒54 道義在心

眼看那兩個凝氣六層的族人要逃走,白小純掐訣一指,小木劍呼嘯間,立刻從身邊一個凝氣六層的族人脖子上剎那飛過。 直至死亡,這凝氣六層的族人目中,都帶著前所未有的駭然與恐懼。 他們本應該是追殺者,可如今……卻反了過來,成為了被擊殺者! 短短的時間,白小純連殺四人! 那方才聯手圍攻白小純的最后一個凝氣六層族人,此刻面色慘白,拼了全力倒退,心臟砰砰跳動,身體都在顫抖,他無法想象,眼前這個瘦小的,白白凈凈的靈溪宗弟子,居然……如此恐怖。 白小純眼中露出兇芒,正要追擊,可就在這時,忽然內心升起危機感。 與此同時,杜凌菲焦急的聲音,也在這一刻傳來。 “小心!” 白小純身體驀然后退,就在他退后的剎那,一個一丈大小,紫色的骷髏頭,速度極快,瞬息出現在他方才所在的地方,驀然自爆。 轟的一聲,這自爆之力掀起的沖擊,讓白小純全身一震,他的不死鐵皮,首次感受到了疼痛,嘴角溢出鮮血,身體不斷后退。 出手的,正是那位凝氣八層的陳越。 他面色難看,目中帶著凝重,救下了自己的族人后,身體一晃,直奔白小純而去,他的身后,那兩個凝氣六層的族人,此刻狠狠一咬牙,也都跟隨。 三人直奔白小純。 侯云飛掙扎的想要去幫助,可他本就虛弱,之前拼殺時耗費了最后一絲靈氣,此刻嘴角溢出鮮血,無法出戰。 杜凌菲也是重傷在身,此刻焦急中她看著白小純,內心對于自己之前對白小純的所有敵意,所有偏見,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白小純面色蒼白,再次溢出鮮血,身體搖搖欲墜,速度也都慢了下來,陳越三人眼看如此,追擊更近。 可就在三人靠近的剎那,白小純忽然眼中兇芒一閃,之前陳越的術法轟擊,塔的不死鐵皮盡管無法全部阻擋,可也消散了大半之多,看似虛弱,嘴角還有鮮血,這一切都是他刻意裝出。 此刻速度一下子暴增,不是倒退,而是以這種瞬間激增的速度,直接與陳越交錯而過,他的目標……赫然是那兩個凝氣六層的陳家族人。 陳越面色一變,正要阻擋,呼嘯聲驀然回旋,白小純的木劍直奔他這里臨近,陳越掐訣一指,立刻身前出現骷髏頭,轟鳴間無法阻攔白小純。 他眼中露出厲色,大袖一甩,立刻一個燈籠出現,直接化作一個火球,呼的一聲直奔白小純。 與此同時,那兩個凝氣六層的弟子駭然,發出驚呼,急速后退,可白小純的身影已如閃電般,全面爆發,速度飛快,直接追上一人,右手抬起時拇指與食指黑芒閃耀,向著面前的陳家族人,狠狠一捏。 碎候鎖! 咔嚓一聲,這陳家弟子慘叫中,脖子被白小純生生捏斷后,白小純身后火球臨近,高溫擴散,他來不及閃躲,轟的一聲,這火球直接落在了他的身前。 爆發時,有一片火海將白小純全身籠罩,這一幕讓杜凌菲與侯云飛發出驚呼。 “白小純!!” 不遠處的那位凝氣六層的族人,神色露出驚喜,他眼看白小純被火焰吞噬,頓時大笑。 可就在這時,火海內有一個身影,驀然沖出,速度飛快,一瞬就靠近了著大笑的陳家凝氣六層的族人面前,在此人睜大了眼,身體要后退時,被白小純一腳落下,把腦袋砸進了身體內,連慘叫都無法傳出,直接滅亡。 做完這一切,白小純氣喘吁吁,他眼中血絲更多,全身上下多出皮膚出現燒傷,嘴角溢出鮮血,抬頭時,死死的盯著此地最后一個陳家族人……陳越! 陳越被盯的心里發毛,他修為凝氣八層,在整個家族里也算是天驕之一,雖不如少族長,可在族內也頗受老祖欣賞,平日里在落星山脈內與兇獸廝殺,經歷數次生死磨練,自身戰力不俗。 對于靈溪宗的弟子,他是瞧不上的,雖然對方的身份地位比自己高,可他一向認為,那些宗門內的修士,都是圈養的花朵,雖一個個神通不凡,可生死相斗時,絕不如自己。 但眼下,他在白小純這里,卻是感受到了恐懼,尤其是此刻白小純的目光,甚至比他在落星山脈內遇到的那些兇獸還要可怕。 那目光內蘊含的兇殘,似要將他生生吞噬一樣,使得陳越心底不斷升起寒意。 尤其是想到對方在短短的時間內,居然連殺六人,這種手段,讓他心神被強烈的撼動,更讓他覺得無法置信的,是他已然看出,對方的修為……居然只是凝氣六層大圓滿。 “他的力氣太大,速度極快,此人修煉了某種煉體之術,且修到了一定的程度,所以才可以一擊殺人!” “尤其是他的防護,太可怕!” “他雖沒什么術法,可他操控飛劍絕非尋常之輩,不但速度超乎想象,每一劍的力量更是驚人,而那木劍也非同小可,品階極高,所以才可以瞬殺凝氣六層!” “這種人物,必定是靈溪宗有名的天驕,可為何我之前從未聽過他的名字,白小純!”陳越心驚時,也升起了更強烈的戰意,他右手一揮,立刻身前出現了三個拳頭大小,玉石打造的骷髏頭。 他的神色凝重,望著白小純。 “我之前小看了你,現在不會了,就看看是你靈溪宗的術法厲害,還是我陳家的厲鬼殺道鋒利!” 話語一出,陳越掐訣間,立刻他四周的三個骷髏頭,紛紛如活了一樣,發出低吼,不斷地龐大,竟每個都達到了一丈大小,直奔白小純而去。 白小純呼吸急促,他此刻腦子里是空白的,沒有任何思緒,早就忘記了死亡,有的只是要干掉對方的沖動。 眼看那些骷髏頭來臨,他右手猛地掐訣,向前一指,小木劍呼嘯而出,同時還有兩把飛劍,也剎那出現,竟是操控三把飛劍,化作大量劍光,隨著身體直接沖出。 更有一片小盾在身體四周環繞,散出寶光。 剎那間,白小純的飛劍就與那些窟窿頭碰到了一起,轟轟之聲回蕩時,他與陳越二人,都速度極快,激戰起來。 陳越凝氣八層,修為比白小純深厚,可在力氣與防護上不如,二人交戰掀起巨響,竟一時之間不相伯仲! 這一幕,讓杜凌菲心頭提了起來,她握緊了拳頭,指甲陷入肉中都不覺得痛。 那在小比時可惡的白小純的身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則是此刻全身如鐵血一樣,與落陳家族陳越交戰的白小純! “我之前錯怪他了……這才是真正的白小純……” “他的確是怕死,可他能回頭與人拼死廝殺,他所需要的勇氣,是尋常之人的無數倍大……”杜凌菲望著白小純,她的目中慢慢多出了神采。 “他哪怕害怕死亡,可心中卻有堅持,有他的道義,不會因為害怕死亡而放棄伙伴……” 不多時,聲響震耳欲聾,白小純的三把飛劍,此刻碎滅兩把,唯獨木劍還在,而那三個骷髏頭,此刻都黯淡無比,被傷了靈意,飛回陳越身邊。 與此同時,白小純趁機殺來,陳越噴出鮮血,閃躲不及,被白小純的碎候鎖,直接按在了手臂上,咔嚓一聲,他的左手骨頭直接斷裂,雖然如此,可他口中卻飛出一把小劍,直接刺在了白小純的肩膀上,刺入一寸! 不死鐵皮都難以阻擋,鮮血流下時,陳越立刻后退,可還沒等他退后多遠,白小純不顧傷勢,紅著眼,驀然追來,速度之快,掀起呼嘯。 陳越面色難看,此刻危機中他狠狠一咬牙,掐訣一指眉心,身體立刻顫抖,全身氣血翻滾,他大吼一聲,猛地一拍額頭。 “白小純,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若是換了其他時候,陳越早就不戰了,可如今關乎全族大事,他必須要擊殺白小純,此刻一口體內的生命之血噴出,瞬間被那三個骷髏頭貪婪的吞噬。 “厲鬼猙殺!”陳越低吼,展開了秘法神通,他面前三個骷髏頭猛地雙眼露出幽光,竟直奔陳越而來,瘋狂的撕咬,眨眼間就把陳越的身體吞噬了不少的血肉,鉆入他的體內。 這一幕詭異,看的杜凌菲與侯云飛倒吸口氣,與此同時,陳越發出凄厲之吼,身體顫抖,表情猙獰,身體外出現大量黑氣,竟化作了一尊一丈多高的厲鬼! “死!”他聲音森然,右手抬起向著白小純狠狠一按。 “是你死!”白小純低吼,雙手掐訣時一指半空,立刻他體內的靈氣如脫韁的野馬,驀然爆出,在半空中飛快的勾勒出了一個巨大的鼎! 正是…… 紫氣化鼎! 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