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22)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22)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22)     

一念永恒50 詭異庭院

在這宅子大門打開的剎那,杜凌菲三人立刻警惕的看去,白小純心底緊張,更是拿出一大把符紙貼在身前,全身噼里啪啦的一頓亂響。 那出現的身影,手中提著一個燈籠,站在打開的大門內,整個身子似與黑暗融合在一起,幽幽的望著三人。 “三位暮色中來我落陳家族,不知有何事。” 在那燈籠昏暗的光芒中,三人依稀看清這是一個青年,他目光平靜,面色蒼白,仿佛沒有任何血色,穿著一身青色的長袍。 看到有人出現,馮炎與杜凌菲都松了口氣,之前的那種此地陰森的感覺雖然還在,可卻少了很多。 “這位道友,我等三人是靈溪宗弟子,此番拜訪,有要事問詢。”馮炎抱拳開口。 杜凌菲這才注意到白小純身上那一層層防護光幕,眉頭皺起。 白小純沒注意杜凌菲,他也不知為什么,這宅子也好,走出的青年也罷,都讓他有強烈的危機感。 “原來是靈溪宗的道友,那么就進來詳談吧……”青年平緩開口,在頭頂燈籠的晃動中,于那昏暗的光里,面孔看起來也是明暗不定,他說完退后幾步,轉身走去。 宅子的大門敞開,似在等待白小純三人的進入。 馮炎遲疑了一下,當先走去,杜凌菲跟隨在后,白小純看了看四周,咬了咬牙,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進入了宅子。 在他們進入之后,砰的一聲,大門關閉,兩個燈籠搖晃的更厲害,下面的那兩個石獅子,突然眼珠轉動了一下,慢慢成為了血色。 宅子內,有一條青石小路,四周有些草木假山,只是即便有月光在,看起來也都一片朦朧,唯獨最前方的青年,手中的燈籠散出微弱的光,隨著青年的前行,一晃一晃。 四人走在這青石小路上,四周陰冷寂靜,仿佛與外面是兩個世界。 在眾人的右側,有幾顆果樹,樹上長著很多紅色的果子,宅子內明明沒有風,可這果樹卻突然自行晃動起來,發出沙沙之音。 杜凌菲與馮炎立刻警惕,白小純在最后面,不斷地向著四周看去,尤其是那幾顆搖晃的果樹,更是讓他覺得詭異。 慢慢的,他聞到了一股血腥味,這味道雖很淡,可的確存在。 白小純內心咯噔一聲,正要開口時。 突然的,那幾顆果樹上的果子,一個個從樹上掉了下來,摔在了地上后向前滾去,在這果子的表面,居然各自出現了一張張孩童的笑臉,就像是有人故意畫上去似的,沖著白小純等人笑了起來。 “啦啦啦,你們好。” 它們的身上還長出了手腳,一個個拉著手,動作迅速的向著白小純等人跑來,將面色變化的馮炎、杜凌菲以及白小純團團圍住,發出歡快的笑聲。 “姑姑說,要聽話,不能哭,只能笑,熟透的果子最美妙。”這些果子繞著白小純三人不斷地轉著圈,聲音悅耳。 隨著它們的靠近,一股香甜撲面,可這甜意聞到嘴里,卻讓人似要把五臟六腑都嘔吐出來。 有幾個果子甚至還跑到了最前方的青年面前,這青年置若罔聞,一腳踩下后,將幾個果子踩碎,可這些碎裂的果子依舊爬了起來,帶著笑容,繼續唱著莫名其妙的歌謠。 “什么鬼東西!”馮炎目中露出精芒,袖子一甩,立刻有風吹出,卷著不少果子飛起,落地后一一碎裂,但還是爬起來,重新圍住眾人,歡笑依舊。 白小純更是全身雞皮疙瘩都出來了,身體外所有防護光幕,全部開啟。 杜凌菲面色蒼白,看著那些手拉手唱歌的果子,她神情驚恐,忍著心底作嘔之意,銀牙一咬,鳳目露出厲色,正要掐訣時,忽然的,這些果子一個個神色上露出恐懼。 “姑姑來了!!”它們快速倒退回到了果樹旁,跳起來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笑臉消失,恢復成正常的果子。 “這是老祖從落星山脈深處,帶回的一種靈果,總是喜歡唱歌,三位道友覺得他們唱的怎么樣?”前方的落陳家族青年,沒有回頭,繼續前行時傳出聲音。 馮炎與杜凌菲面色難看,冷哼一聲,邁步走去。 白小純在后面,心底升起寒意,正繼續前行時,他忽然發現,這里的腳步聲,似乎……多了一個! 咯噔、咯噔、咯噔…… 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這里的腳步聲不再是四個人的,而是……五個人! 或許,從他們進入宅子后,就一直是有這個腳步聲,只不過被那些果子吸引沒有注意,此刻寂靜后,聽起來很是清晰。 白小純仔細一聽,全身猛地一顫,他發現,那多出的腳步聲,就在自己的身后,他脖子涼颼颼的,似有人靠著自己身后在呼吸。 “你們……有沒有聽到,腳步聲……多了一個!”白小純覺得汗毛全部乍起,前方的馮炎也一樣神色變化,他也聽到了這多出的腳步聲。 杜凌菲瞳孔收縮,呼吸急促。 三人腳步瞬間停頓,隨著他們的停頓,那腳步聲也消失了。 白小純心底發毛,咬牙猛地回頭,可就在他轉頭的瞬間,突然的,他看到了在自己身后,竟站著一個紅衣女子! 這女子紅衣飄搖,面如死灰,詭笑的望著白小純,雙唇微動,似乎在說著什么。 “火不夠了,幫幫我。”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白小純猛地跳了起來,發出一聲凄厲的尖叫,身體退后時,那紅衣女子剎那化作一道紅影,一閃消失。 白小純面色蒼白,立刻看去,可四周什么都沒有……只有他的聲音,化作了回音,在這四周回蕩。 杜凌菲與馮炎嚇的心神一震,紛紛看向四周,雖然沒察覺出什么身影,可二人此刻已都心驚肉跳。 就在這時,有一個女子的歌聲,在這漆黑寂靜的宅子內,飄忽而來,這歌聲似有若無,仿佛是哄著嬰兒睡覺的搖籃曲,可在這寂靜昏暗的宅子里,卻讓人頭皮發麻。 “孩子乖,快睡覺,風兒吹來火在搖,不要撓,也別叫……” “裝神弄鬼!”馮炎緊張,掐訣間立刻一把飛劍出現,在四周環繞。 與此同時,前方的拿著燈籠的青年,漸漸轉過身,在手中燈籠的昏暗之光下,他整個人看起來也都模糊了。 “怎么不走了?來啊,來啊。”青年臉上露出笑容,這笑容很是詭異。 “我們還是不進去了,我們來此是調查一位同門失蹤之事,不知道友可記得五個月前,有我的同門來此地?”馮炎深吸口氣,目中露出凌厲問道。 杜凌菲早已取出了法器,此刻精神高度集中。 “沒有。”拿著燈籠的青年,輕聲開口,聲音飄忽不定,似與那女子的歌聲,融在了一起。 “道友家族的族人,怎么都不在?”杜凌菲忽然問道。 “有事外出,你們問完了么?”青年笑容更盛,甚至嘴角都掀起老大,看起來很不協調。 “問完了,我們告辭。”馮炎開口的同時,身體立刻后退,杜凌菲一樣快速退后,至于白小純,早就在他們之前,已然倒退。 “既然你們不愿進來,那么就留下好了……留在這里,陪著我們……”青年笑聲傳出,他的嘴角竟直接撕開成為一道巨大的裂口,幾乎要將他的頭部分割! 他手中的燈籠,更是在這一瞬,直接變成了綠色,使得整個宅子,剎那更為昏暗,而他的身體,也在話語傳出的同時,直接飄起,直奔馮炎。 馮炎面色一變,掐訣一指,飛劍呼嘯而去,可那青年毫不閃躲,轟的一聲,任由飛劍穿透身體,帶著詭異的笑容,下巴掛在臉上,撲向馮炎。 馮炎呼吸急促,身體不斷后退,更是咬牙之下取出一枚黑色的丹藥,直接向著地面砸去,轟鳴之聲驚天回蕩,那丹藥在碰觸地面的瞬間,直接爆開。 向馮炎撲來的青年首當其沖,被沖擊了身體,倒退時,他的身上出現了無數破損的地方,可似乎不知曉疼痛,依舊詭異的笑,如風箏般轉了個彎,繼續撲來。 而丹藥轟開的地方,卻出現了無數縱橫交錯的條紋,那些條紋似一縷縷死氣組成,正在快速的編織,似要愈合。 “這里有陣法,這是陰冥陣!!”馮炎看到那些條紋后,驚呼失聲。 與此同時,在杜凌菲的腳下,那些青石板竟動了起來,出現了一雙雙眼睛,甚至還長出了雙手,那一只只手枯瘦如柴,如同干尸,仔細一看,還可以看到一條條絲線狀之物在里面鉆來鉆去……一把抓住杜凌菲的腿。 “你踩的我們好痛……” “來吧,來吧,和我們一起在這里吧……”那些青石板內,更有聲音傳出,這些聲音森然,讓人聽了后會心神震動。 杜凌菲面色蒼白,掐訣一指,立刻她的儲物袋內飛出一桿小旗,形成了兩條霧獸環繞身側守護,而她的面前,也有一把飛劍呼嘯而出,劍光閃耀時,斬斷抓住自己小腿的手臂,身體快速后退。 而白小純這里,在這一瞬,他耳邊那女子的歌聲,突然大了起來! “不要撓,也別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