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永恒》 最新章節: 《三寸人間》上架啦已40萬字可以開宰啦~~(01-16)      第1314章你的選擇(終)(01-16)      第1313章青燈古廟伴一生(01-16)     

一念永恒49 落陳家族

馮炎盡管多次外出任務,可這么遙遠的一次,還是從未有過,見識了那一幕幕后,他也都頭皮發麻,更不用說杜凌菲了。 好在一路上遇到的所有這樣強悍的生物,對于他們都沒有發起任何攻擊,最多只是看一眼而已,似乎他們身上有什么氣息,不會引起這些生物的反感。 白小純猜測或許是因為他們是靈溪宗的弟子,而這里……無盡方圓的范圍內,畢竟是屬于靈溪宗的勢力籠罩。 就這樣三人在這驚顫中,不斷地前行,每個月都會在固定的日子,給宗門傳信所在方位,直至兩個月后,終于來到了靈溪宗的勢力邊界,落星山脈。 途中,馮炎不是不想再暗中出手,可這一路的各種震撼,讓他這里也沒了心情,整日心驚膽戰,再加上白小純頗為謹慎,總是靠近杜凌菲,讓他這里顧忌太多,找不到機會下手,于是始終隱忍。 此刻到了落星山脈,馮炎望向白小純時,目中有外人察覺不到的陰芒閃過。 “這是鐵了心要弄死我啊……多大的仇啊。”白小純心底發愁,他心細如發,瞇起小眼睛,對于馮炎的心思,已了如指掌。 落星山脈是一片南北縱橫的山巒之地,放眼看去望不到盡頭,如同一條龍蛇趴伏,好似將大地分割。 甚至遠遠一看,仿佛山脈另一邊的天空都與這里不大一樣,隱隱出現血色。 傳說中,在不知多少年前,有一顆星辰從天外落下,轟在了此地,使得地面坍塌,可卻有一部分高高鼓起,這才形成了這一片山脈。 其內叢林彌漫,兇獸眾多,但也有各種珍稀草木,使得此地雖充滿危機,可總是會有修士冒險闖入。 “這里就是落星山脈了。”杜凌菲緩緩開口,這一路所遇,讓她倍感疲憊,此刻終于到了目的地,她心底也松了口氣。 “侯師弟最后一次與宗門聯系,標記就是這片區域。”馮炎一拍儲物袋,手中多出了一個羅盤般的法器。 這法器上有一根針,此刻正飛速的轉動。 “按照宗門的規定,外出的弟子每個月都要把所在的方位傳給宗門,這靈溪盤可以讓我們找到侯師弟最后一次傳出方位的地點。”他正說著,手中的羅盤指針忽然一頓,指去一個方向。 “找到了!”馮炎身體一晃,直奔前方,杜凌菲也神色一動,跟隨而去。 白小純望著眼前這片落星山脈,此地草木成林,無邊無際如一片林海,時而有鳥獸之聲傳出,甚至遙遙的還可以聽到一些從深處傳出的兇獸低吼。 白小純神色凝重,激發玉佩的防護之光,確保任何風吹草動自己都會第一時間察覺后,這才小心翼翼的前行,與馮炎保持一定的距離。 馮炎與杜凌菲前行時沒有絲毫停頓,在這落星山脈內疾馳,速度飛快,漸漸深入一片山谷中,此地樹木眾多,且這些樹木一看就有不少年頭,縱橫交錯,乍一看如同一條條蟒蛇,每隔一段就有一個鼓起的結包,若是夜晚,定然讓人觸目驚心。 一個時辰后,三人在這山谷的深處,猛的停頓,馮炎低頭看著手中的羅盤,上面的指針清晰的指著一旁的一顆需要十人環抱的大樹。 “白師弟,你去查看一下。”馮炎看向白小純,一指那顆大樹。 白小純遲疑了一下,仔細的打量了那顆大樹,確定無礙后,右手一按腰上的玉佩,頓時本就覆蓋全身上下的青光,更濃郁了一些,甚至還取出了一些符紙貼在身上,這才三步一停的慢慢靠近那顆大樹。 “這么怕死,還來修行!”杜凌菲冷哼一聲,她本就對白小純厭惡,這一路上雖然自己也多次驚險,可白小純那里的表現,每一次都仿佛怕死到了極致,如今到了目的地,竟還是如此,讓她越看越不順眼。 白小純沒時間理會杜凌菲,謹慎的靠近了這顆大樹后,拿出一把飛劍,去扒開了樹皮,看出了一塊似新長出的區域,將其豁開,發現了里面藏著一枚玉簡。 將這玉簡慢慢的取出后,白小純靈力涌入,面色微變,扔給了馮炎。 玉簡內只有一句沒頭沒尾的話。 “我查出了一些別的線索,要去落陳家族印證……” 馮炎看后,皺起眉頭,又將玉佩扔給了杜凌菲,杜凌菲看完后,一樣皺眉,沉吟起來。 “落陳家族……”半晌后,杜凌菲喃喃低語,轉頭遙望落星山脈的更深處。 落星山脈很大,資源眾多,這樣一個地方,又屬于靈溪宗范圍,且還是與血溪宗的交界處,靈溪宗自然安排人來守護,這守護的家族,就是……落陳家族。 落陳家族族人不少,駐守在這落星山脈已有千年,每一代都有筑基老祖存在,無論是震懾還是守護,都已足夠。 白小純三人的任務中甚至還有交代,若遇危險,可與落陳家族聯系。 但此刻侯云飛的玉簡,居然指向落陳家族,而且似乎……他是在去落陳家族印證某些事情時,從此失蹤。 “你們覺得呢,我們要不要去這落陳家族看一看?”馮炎目光看似隨意的掃了白小純一眼,望向杜凌菲。 “馮師兄,杜師姐,找到這枚玉簡,我們的任務已算完成了……安全為主,何必多此一舉。”白小純趕緊開口,目光看向四周,此地讓他感覺有些壓抑。 杜凌菲遲疑了一下,如果這么就回去了,她琢磨著貢獻點只能獲得基礎,可若是調查出的線索再多一些,那么貢獻點也會更多。 馮炎眼看杜凌菲遲疑,眉頭微微一皺,若就這么回去了,他擔心找不到機會弄死白小純,于是平靜開口。 “我的想法是去這落陳家族看一看,既然來了,怎么也不能這么離去,問清楚侯師弟到底發生了什么意外,況且說不定也可讓落陳家族的人幫助搜尋,這樣的話,我們獲得的貢獻點也會多了不少。” “況且……此行我們只要不進入落星山脈的深處,只是在邊緣,也沒有什么危險,至于那落星家族,哼,我靈溪宗范圍內所有的修真家族,他們的血脈內都有靈溪宗的印記,生生世世都無法背叛,怎么敢對我們無禮。”馮炎語速緩慢,說完后望著杜凌菲。 杜凌菲點了點頭,心底覺得馮炎所說有道理。 “好,我們就去這落陳家族看一看,說不定侯師兄是離開落陳家族后,才意外失蹤。” 看到杜凌菲同意,馮炎笑了笑,看先白小純時,目中深處有一抹冰寒閃過。 “既已完成任務,又何必節外生枝?”白小純皺起眉頭。 “你若怕死,就別跟著了。”杜凌菲沒有理會白小純,轉身一晃,直奔前方。 “白師弟,馮某此番也負責任務的考核,我三人同進同退,你若不去的話,回到宗門后,會讓我很難做。”馮炎似笑非笑的看著白小純,一樣向前走去,他斷定白小純一定會跟上來,否則的話,有杜凌菲作證,自己給他一個玩忽職守的評論,單單執法堂那一關,他就過不去。 白小純面色陰沉,血液流動都快了起來,看向馮炎的背影時,目中漸漸出現了血絲,他雖怕死,可也漸漸明白,如今只有自己反客為主,先解決了這馮炎,才是最穩妥的辦法。 “馮炎,這是你逼我的!”白小純站在那里沉默數息,最后低頭一晃,沖了出去,跟在馮炎與杜凌菲身后,三人漸漸消失在了叢林中。 兩個時辰后,在三人不間斷的趕路下,天色已是黃昏,隨著遠處夕陽落下,叢林內也慢慢暗了下來。 “到了!”馮炎忽然開口,三人腳步一頓,抬頭時都看到了在他們的前方,樹木漸少,地面有不少青石,鋪展成了一片區域。 在這區域中,有幾個四合院,組成了一個不小的宅子,看起來可以居住數百人的樣子,只是此刻明明還是黃昏,本應是一個家族里最熱鬧的時候,可偏偏這宅子內一片漆黑,寂靜無聲,仿佛與夜色融在了一起,給人一種荒涼之感。 唯有大門前掛著的兩個燈籠,發出昏暗的光,四周沒有風,可這兩個燈籠卻輕輕搖擺,使得燈籠下豎在門前的兩尊石獅,神情陰暗不定。 這一幕,讓馮炎與杜凌菲,都神色一變。 至于白小純,他在看到這宅子的剎那,他的心中猛地升起危機感,仿佛全身每一塊血肉都在向他發出尖叫。 “有些不對勁……”馮炎也內心咯噔一聲,可他話語還沒說完。 突然的,吱嘎一聲,宅子的大門,緩緩的打開,一股陰風吹出,依稀間,似有一個身影,無聲無息出現在了門內。